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73章 棺中人!!


  天地zài这一瞬,没有了光明,黑暗取代了一切,当那光芒重新出现,当那黑暗渐渐散去的一刻,四周倒退了很远的数万修士,他们看到的世界里,没有了烛九阴,也没有了……金袍帝天。

  存zài于半空中的,只有带着疲惫,可双目却是露出强烈光芒的苏铭。

  十化之术虽强,且苏铭还可以坚持更久,但……小蛇那里却是有些承受不住这种与苏铭意识融合后的变化。

  所以zài生生的将帝天吞了后,苏铭放弃了十化之身,他站zài半空,zài四周于这一瞬一片死寂的刹那,仰天发出了一声,那是压抑了不知多少年的嘶吼。

  当年站zài苏铭面前,如天威一般的帝天第一具分身,死!

  死海之上让苏铭九死一生,强大无比的紫袍分身,灭!

  三具分身中最强的一具,燃烧自身爆发出了超越前两具分身修为之力的白日飞升之术,金袍分身……噬!

  压zài苏铭身上多年来的山峰,此刻已然坍塌,一种自由的感觉,zài苏铭的内心顿时滋生,但他明白,这还没有结束,帝天的分身一共四具,还有最后一具。

  那嘶吼中,如宣泄一般,爆发出了苏铭内心的压抑,爆发出了他对帝天的恨,此刻其啸声回荡八方,落zài四周所有仙族耳中,震动心神。

  汲黯那里,神色极为阴沉,他眼睁睁看着苏铭zài自己面前将那金袍帝天吞噬,可却无法去阻止,更是看着此刻的苏铭,其气势无尽的攀升起来,且随着气势的攀升,更是爆发出了更强的修为波动。

  苏铭感受到了自己突破蛮魂中期的痕迹,此刻已然强烈到了极致,他清楚地感受到了突破的存zài,感受到了那蛮魂后期,zài他意志的一念之间。

  他低下头。目光瞬间凝聚zài了那大地上,其四周没有丝毫修士存zài的……那具竖着的棺木。

  几乎就是苏铭看向这棺木的刹那,从这棺木内立刻传出了一声闷闷的轰鸣,仿佛其内有一只拳头,正轰zài这棺材盖上,让这棺材的盖子,出现了一些碎裂。

  轰,轰。轰。

  这声音不断地出现。那棺材盖的碎裂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一股超越了金袍帝天修为的波动。可以与汲黯法身并存的气息,从这棺木内渐渐散发出来。

■  “看帝天之前的神色与话语中的含义,其分身本只有三具。这第四具,显然是zài蛮族重新塑造出来……”苏铭目中露出一抹复杂,他想到了这具棺木所zài的位置,想到了那天岚道显露出的……近百大师兄的巫之战魂◆□。

  更是……感受到了zài这棺木内之人气息散开时,那隐隐的一丝熟悉。

  这一丝熟悉,让苏铭的心,颤了起来,让他之前灭杀了帝天分身的激昂,zài这一瞬……消失了。

  “是你么…▲…”苏铭闭上了眼。心底的颤抖,化作了悲伤,成为了心中的至痛,这熟悉,他怎能忘记,这熟悉……来自第九峰……

  似察觉到了苏铭这里情绪的波动,汲黯不再去对抗那正法眼藏之术。而是眯起双眼,看了看苏铭后,蓦然的把目光落zài了大地的棺木上,目中露出幽芒。

  他清楚的知晓帝天的分身,一共只降临了三具。那么这第四具就有些意思了。

  “意念隔界操控,帝天啊帝天。你为了控制这宿命,可谓是花费了极大的心血……这具分身若再次死亡,恐怕对你来说,也会是一次重创……

  这具分身……看那苏铭的神色,莫非是熟悉……有意思,有意思!”汲黯嘴角露出微笑,那笑容越来越盛。

  此刻四周的那数万修士,越来越多的人看出了苏铭的异常,zài苏铭身上这种沉默与哀伤,根本就是无法掩饰的,那看向棺木的目光里蕴含的复杂,更是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出。

  “那棺木里的是……”

  “那是大叶仙宗之物……莫非与帝天大人有关!”

  低声的议论zài这寂静的天地内渐渐轻微的传开,苏铭的异常,使得所有人的目光大都是凝聚zài了那棺木上。

  轰,轰,轰……这棺木上的闷声不断,那棺材盖★子的碎裂,越加的扩大,每一次轰鸣中都会有不少木屑四溅,一道道裂缝扩散,彼此zài交错之后,于又一声轰鸣中,一只拳头,轰然的穿透了棺材盖子,显露zài了所有人的目光中。

  可以看出,那是一个男子■的拳头。

  zài穿透了这棺木后,这拳头慢慢的缩回,再次的传出轰鸣时,那棺材剧烈的震动,这一次是两个拳头,穿透了棺材盖子而出。

  苏铭神色越加的悲伤,他怔怔的看着那棺材的拳头,熟悉的感觉更为强烈,这种强烈,让他的心愈来愈痛。

  一声剧烈的闷闷轰鸣zài此刻顿时传出,却见那棺材盖子zài这轰鸣下,直接的粉碎开来,随着其粉碎,有大量的雾气从这棺木内宣泄开来,一股强大的修为波动,更是向着八方骤然的扩散。

  随着其扩散,滔天的煞气直接卷动苍穹,一股庞大的漩涡,以这棺木为中心,猛的向着四周横扫开来。

  zài那漩涡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的从其内zǒu出,他的身影被隐藏zài雾气内,看不太清晰,但苏铭zài看到这身影的刹那,他整个人尽管内心已经有了猜测,可依旧是如被山峰扑面压来一般,身子踉跄的退出几步,双眼赤红,神色zài那哀伤中,几乎要癫狂。

  这一刻,他对帝天的恨,比之以往更要强烈,已然超越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他望着那zài雾气内,渐渐清晰,渐渐zǒu出的身影,苏铭整个人……哭了。

  他很少哭泣,甚至可以说,除了当年离开了乌山时,zài陌生的南晨大地,他曾默默的哭泣之外,他从来没有哭泣过。

  因为阿公对他说过,男孩子,可以流鲜血,但不能流眼泪,这是他zài很小的时候,阿公慈祥的对他说着的话。

  他一直记得。■

  可今天,zài看到这身影之时,苏铭流下了眼泪,只是那泪水zài其心里,没有流zài脸上,也没有人看到他的哭泣。

  “大师兄……”苏铭望着那清晰的身影,他的眼睛里这世界的一切都消失,☆只剩下了那高大的,站zài大地上,抬头看着自己的身影。

  赤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身躯,那身躯上有一副极为复杂的符文图案,覆盖了这身影大半显露zài外的肌肤上。

  那肌肤的颜色,是紫色的。

  上面有诸多的疤痕,那一道道疤痕,虽说都已经愈合,但有不少都是直接穿透了身躯,且能看出,就算是愈合,也是近年之伤,不像是太过时久。

  那满身的伤痕,让苏铭zài看到的一刻,他似看到了大师兄zài那这东荒大陆的一次次寻找师傅,寻找他的师弟,寻找属于第九峰的亲人时,那种疯狂,那种不顾一切。

  大师兄赤着脚,站zài大地的沙土上,他的身体站的很直,没有丝毫弯曲,仿佛代表了他的意志。

  他的头发已经没有,光着头,zài那头颅上有九根钢针刺入……

  他的容颜已经不再是苏铭记忆里的样子,多了沧桑,更是有一道十字形的疤痕,直接贯穿了大师兄的眉心与双耳之间。

  能明显的看出,这不是战斗之伤,这是被人生生的一点点豁开,且为了让其无法愈合,更是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使得这疤痕四周散出阵阵紫气,与大师兄身上的符文,若组成zài一起。

  使得大师兄的样子,与◎苏铭记忆的温和,不再一样。

  大师兄的右臂,贯穿了一根巨大的钩子,因为他的右手手掌已经消失,这钩子,成为了他的手。

  他的左臂完好,可其上青筋鼓起,更有无数扭曲蠕动,仿佛zài其体内,○○存zài了一些异物。

  苏铭看着大师兄,zài那哀伤中,zài那悲凄中,他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之吼,他的双眼内渐渐流出了鲜血,他不能流泪,但却有鲜血流出!

  苏铭知道,大师兄是一个☆不太会表达言辞的人,甚至有些木讷,他的关心总是zài无形之中,他不求回报,所以你可能察觉不到,可能感受也不深刻,但那关怀,无处不zài。

  如苏铭最早zài九峰静心,子车来临,虽说是二师兄出手,但大师兄当时的目光,是凝聚zài子车身上的,他不会允许外人,去欺负自己的师弟,直至二师兄出手后,他才收回了目光。

  如鬼台部的一战,九峰齐出,大师兄更是因不放心,排出了其巫魂,下达了哪怕巫魂死亡,也要守护其师弟几人安全的绝命。

  九峰如家,大师兄……如兄长。

  “大师兄……”苏铭身子颤抖,一股疯狂zài其体内轰然的爆发。

  “小师弟,你刚刚上山,可惜师兄无法出关,要等几年才可,这样吧,此物送你,用来护身。”这是苏铭第一次亲眼看到大师兄,那温和的目光,柔和的话语,让他无法忘记。

  “小师弟……巫族之行凶险莫测,师兄赠你此奴……她名为法葬……”这是苏铭离开第九峰前,去往巫族战场时,大师兄的声音,那声音里的关怀,苏铭怎能忘记。

  <<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