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88章 甲子


  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梦。

  只是那梦里de世界,是那么de真实,那南晨de第九峰,是那么de温暖,那来自虎子师兄,二师兄还有大师兄de关怀,每次想起,都会让人暖暖de,有种形容不出来de思念。

  原来,这些都是梦……

  自己没有被卷入乌山de虚洞里,阿公也没有失踪,自己也从未去过……南晨,也没有一个叫做天邪子de师尊。

  原来,这真de是梦……

  自己没有拜入天寒宗,也没有去过九阴界,更没有见过什么巫族之人,还有东荒之灾,还有那与帝天之人de一幕幕仇怨。

  自己也没有xiū为最终到达了蛮魂大圆满,成为了……蛮神。

  “这个梦,好长好长……”苏铭喃喃,坐在风圳部落给予乌山部de那片区域内一处干枯de大树上,他坐在那里,遥望远处,天边de风雪带着呜咽,吹在身上,让他下意识de感觉有些冷。

  “梦里,我看到了那些熟悉de人,北凌、尘欣、乌拉等等……仙族,巫族,蛮族,xiū埙de老人,还有阴死之地。”苏铭轻叹。

  “真de是……梦么?”苏铭抬起头,望着天空de飞雪,眼中露出了迷茫。

  在苏铭de身后,是不再■完整de部落,那些从乌山迁移而来de族人,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只能在这风圳部落de范围内,成为风圳de附属。

  阿公受到了重创,一直在昏迷。

  雷辰离开了。不知去了何方,或许有一天■□回归来,或许……

  乌拉死去了,南松死去了,诸多de族人,都yǐ经成为了尸骸,阵阵哀伤弥漫在整个部落内。沉重de让人似呼吸都有些凝固。

  山痕也死去了,死在了自己de手中,苏铭低下头。◇看着自己de双手,沉默下来。

  他身后de部落内,那叫做彤彤de小女孩。一直缩在角落里,抱着一个残破de玩偶,流着眼泪。

  “苏铭,要开始了。”在苏铭这沉默中,他de身旁传来了一个低沉de声音,那声音来自北凌,北凌面色苍白,一步步走来,站在了苏铭缩在大树de下面。

  苏铭看向北凌,他de梦中此人是仙族。是一个叫做大叶仙宗之人,是帝天de弟子,可是……那终究是一场梦,不是么…●…

  苏铭摇了摇头,身子从那大树上跃下。

  一场祭祀乌山亡魂de葬礼。在这部落内,在suǒ有族人de哀伤与默默de哭泣中,展开了,那燃烧de火焰,跃动着奇异de扭曲,在那火焰内整齐de■摆放着……一具具乌山部落de尸体。那是suǒ有能找到de,为部落死亡之人de遗体。

  这些尸体大都是残缺de,很少出现完整,火焰在他们身上燃烧,在这隆冬de风雪中,四周desuǒ有乌山族人,一个个默默地跪在了地上。

  看着那火焰燃烧中de明暗,听着传来啪啪之音,四周族人默默de哭泣成为了压抑,使得这四周越加de寒冷。

  在那火焰中,苏铭看到了乌拉,看到了诸多熟悉de面孔,看到了很多,很多。

  这场葬礼结束de第三天de深夜,苏铭站在部落中,看着那那天空de雪,看着远处被雪花映衬de不是漆黑de大地,他看到了一个女子de身影,站在那里,似默默de等着自己。

▲  那是白灵。

  风雪很大,把世界似分割de支离破碎,无法重新de凝聚在一起,在那雪中,苏铭走向了白灵,与她站在一起,默默地,彼此都没有说话。

  穿着一身白色貂毛de白灵,乌黑de秀发◆上粘着雪,美丽de容颜在这风雪里,格外de靓丽,只是那双眸内de关切与悲伤,使得她怔怔de望着苏铭,渐渐流下了眼泪。

  “我要走了……去很遥远de地方,是我de阿爸阿妈传来了音讯,让人来接我……”

  白灵咬着下唇,望着苏铭。

  “和我一起走。”白灵轻声开口。

  苏铭内心苦涩,他失去了很多de族人,失去了太多太多,他无法离开,他更是难以去挽留白灵,他……不知道自己凭什★么,来留住白灵,让她不去见她de爹娘。

  “一路……保重。”苏铭沉默了很久,苦涩de开口。

  他de话语几乎刚刚说完,白灵走到了苏铭de面前,轻轻地,抱住了他de身体,一个带着冰冷de○唇,还有那让苏铭无法忘记de面孔,取代了他de世界。

  那唇很冷,可在那冰冷中带着温暖,还有眼泪de苦涩,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离别de吻。

  “我们de约定还在,它不是七天,不是七年,而是一辈子……苏铭,我会等你,一直,一直……”白灵转过身,向着远处跑去,泪水在那风雪里看不到落在了何方,只是有那么一滴似落在了苏铭de脸上。

  一样de冰冷,分不清是泪,还是雪。

◆  苏铭站在那里,一直站着,直至依稀间,在远处白灵de身边,他看到了两个高大de身影,似守护一样,带着白灵远去。

  苏铭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滋味,沉默了很久,很久。

  白灵离去de半个月后■,阿公苏醒过来。

  有关与黑山蛮公一战发生de事情,阿公没有说,苏铭也没有与任何人谈起,黑山蛮公de死亡,随着时间de流逝,渐渐de成为了过去。

  苏铭可以感觉到,自己de性格改变了,◆不再是活泼,而是习惯了沉默,部落里de族人,以往de欢声yǐ经消失,失去亲人朋友de悲伤,使得每一个都选择了沉默。

  他开始整日整夜dexiū行,开始不断地炼制药石,让自己dexiū为去提高,▲只是时常de,他还会在深夜打坐时睁开眼,回忆起那场梦。

  时间一晃,就是十年。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随着孩童de长大,随着时间de流逝,十年前de哀伤yǐ经很淡很淡,唯有在每年de祭祀之时,人们才会想起那十年前de凄惨。

  乌山部落,yǐ经彻底de成为了风圳de附属,因为阿公……yǐ经失去了xiū为,成为了一个风烛残月de老人。

  这十年de时间,苏铭陪伴着阿公,直至这第十年de冬天,在一个冰冷de深夜里,外面de寒风呜咽,吹打着皮帐,使得帐篷内de灯火晃动,阿公躺在那里,此时de他yǐ经极为苍老,他看着苏铭,看着眼前这个长大de青年。

  “阿公无法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了……拉苏,不要悲伤,这一天终究会到来……记住阿公这些年对你说de那些话,记住……界蛮山……你一定要去找界蛮山,一定要去找到这座山。

  此山到底在什么地方,阿公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它……在你de心里,去找到这座山,你会在那里,找到你想要de一切。”

  这是阿公在死前,对苏铭说de最后一句话。

  阿公,归墟……

  在阿公生命熄灭de第三天,苏铭dexi◆ū为,迈入到了开尘,成为了部落内第二个踏入开尘之人,第一个,是北凌。

  两个开尘境de存在,使得乌山部落在风圳部落de附属中,占据了极高de地位,使得乌山部,展开了一次……回到故乡de迁移。

  即便是风圳部落,也不会去阻止这样de迁移,因为如今de乌山部落,yǐ经具备了这样de资格。

  那是一场阔别了十年de归乡,当整个乌山部落之人,在回到了十年前de乌山废墟de那一刻,有很多老人,流着眼泪,跪在了那片土地上,哭泣de声音回荡四周。

  乌山,yǐ经不是当年de乌山,只有四座山峰,那乌山下de部落,在这十年后de重建中,却慢慢de处出现了往昔de轮廓。

  ★这里是家,是乌山部落de家,是乌山族人de魂。

  岁月在这无声无息中,随着一个个春夏秋冬,慢慢de流逝。北凌与尘欣de婚礼,就是在这乌山下de秋天举行,那场婚礼举办de很盛大,因为一个是乌山d●e族长,而另一个则是上一代族长de女儿。

  北凌,在迈入开尘de那一刻,就成为了乌山de族长。

  这场欢声笑语,族人回归家乡后展开de婚礼,很多人都在那快乐中醉了,苏铭默默de站在远处,看着那深夜篝火外de族人舞蹈,耳边传来欢乐de歌曲,看着尘欣脸上幸福de笑容,看着北凌那俊朗de相貌下,yǐ经有了身为族长威严de挺拔,他默默地喝着酒。

  他想起了白灵。

  距离白灵离开,yǐ经十七年。

  苏铭还记得十七年前,白灵离去时de那冰冷de吻,还记得那一个约定。

  还记得,他如今只是偶然,才会想起de,那十七年前苏醒时脑海中de梦,一场很长,很长de梦。

  这一夜,苏铭醉了,他十七年de沉默,不喜多言de性格,使得他在这乌山部落内,具备了极高de威严,尤其是在成为了乌山蛮公后,他de威严更是让suǒ有族人,都不敢在他面前多说话语。

  带着醉意,拿着酒壶,苏铭望着北凌与尘欣,转身走向了属于他de帐篷,开始了xiū行,在他de帐篷外,蹲着一只有些老迈de火猴,它是小红。

  岁月de流逝,生老病死de离别,渐渐随着那秋天de叶子,在飘落中画出了年轮,一圈一圈,代表了一年一年。

  又是三十年,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