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89章 此后命修!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故事里有仙族,有巫族,也有蛮族……那故事中有南晨,有东荒,也有大虞皇宫……”

  “那故事里有第九峰,有不死不灭,还有蛮神……”部落内,有一年的秋天,在那秋叶的洒落中,在一棵大树下,围着十多个孩童,这些孩童一个个睁大了眼,聚精会神的听着坐在大树下的一个老人,在讲着tā的故事。

  那老人看起来很是沧桑,皮肤上已经出现了皱纹,头发已经有了白发,笑容很慈祥,声音似带着某种奇异,吸引着这些孩童,在那故事里如痴如醉。

  那是苏míng。

  这是白灵离开hòu的第六十年。

  六十年前乌山的剧变,如今那些经历过的人们,已经大都成为了黄土,一代代新的族人长大,成为了乌山部的中坚。

  乌山部,也扩大了数倍之多,在这乌山下占据的范围,已然极大。

  在三年前,苏míng的修为迈入到了祭骨境hòu,tā成为了这四周方圆万里内,最强之人,即便是风圳部落也出现了祭骨强者,可在苏míng的手中,此人……不是对手。

  tā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少年,岁月在tā的身上留下了睿智,留下了沧桑,或许是年纪大了的原因,苏míng对于六十年前的那场梦,从渐渐遗忘中,开始了追忆。

  “最终,tā成为了蛮神,与帝天一战……”苏míng微笑着,向着四周的孩童缓缓的说着故事。

  “阿公爷爷,最hòu到底是谁胜了啊。”

  “那帝天太可恶了,阿公爷爷你快点告诉我们。到底谁赢了啊。”

  “阿公也不知道最hòu是谁赢了,这个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或许……还没有。”苏míng站起身,摸了摸身边一个七八岁的男童的头,这个孩子,是北凌的小孙子。

  在那些孩童不甘心不情愿中,苏míng离开了。tā的故事的确已经讲完了,六十年的时间,tā让乌山部落扩大了数倍之多,tā让乌山部落成为这附近的最强,即便是tā离开这里,乌山部也不会出现危机,因为北凌……也到了祭骨,因为在部落的这六十年来。又出现了四个……开尘!

  且开尘以下,更是诸多。

  这是苏míng的药石起到的作用。

  在这一年,秋天落叶最多的那一天清晨,苏míng整理了一下行装,走出了tā的屋舍,要离开这已经壮大起来的乌山部。

  在tā的身hòu,没有小红跟随。

  小红已经老迈,回到了山林里,去陪伴它的子嗣……

  部落里的清晨,本不会有太多的人外出。可如今,在苏míng走出屋舍的那一刻,整个部落的族人都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苏míng。

  “恭送蛮公!”所有的族人,无论老少,全部都跪拜下来,声音回荡,让苏míng的脚步停顿,tā看着这些族人,许久。许久,苏míng微笑的点了点头。

  “都散去吧,我会回来。”苏míng挥了挥手,向着部落大门走去,直至tā走出了部落,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一个老者。

  这老者身躯挺拔。如一杆枪般,目光炯炯如蕴含了闪电,tā望着苏míng。苏míng也望着tā。

  这是北凌,踏入祭骨境的北凌。

  “真的要走?”北凌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

  “那场剧变之hòu,如今已是六十年……乌山部已经壮大了,不需要我在留在这里……”苏míng回头看了一眼部落,平静的说道。

  “可是雷辰还没有回来……”北凌神色里,露出不舍,乌山的壮大,这一切若压力,被tā与苏míng扛了数十年,这六十年里,经历了很多。

  “这里是tā的家,tā会回来的……我……走了。”苏míng走过北凌的身边,拍了拍tā的肩膀,微笑中,向着天空一步迈去,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长虹,渐渐消失在了天边。

  苏míng,走了,六十年来,这是tā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离开。

  十年hòu,在西盟大陆的南侧,在那无尽的绿意丛林外,苏míng的修为从祭骨中期,迈入到了祭骨hòu期。

  二十年hòu,在那西盟大陆的东侧,苏míng站在一座此地的最高山峰上,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tā的修为,迈入到了祭骨大圆满!

  五年hòu,在那西盟大陆靠近死hǎi的边缘,苏míng站在一艘木舟上,此时的tā,已经不再是祭骨,那全身上下可与天地融合的波动,清晰的表露了tā的修为,已然蛮魂!

  tā在西盟找了三十五年,这三十五年里,tā走过★了西盟的全部,可是……tā没有找到白灵。

  近百年前的离别,似成为了永久,只存在回忆中,无法看清。

  苏míng在踏上那舟船的一刻,tā离开了西盟,在那死hǎi的波涛呼啸之下,tā独自■一人,踏着孤舟,在那死hǎi中随波疾驰。

  天大地大,苏míng迎着那死hǎi的腥风,破浪而行,tā的目标……是南晨!!

  在西盟的这三十多年,tā知道这蛮族大地有南晨,有东荒,有北州!当tā知道这世间的确存在了南晨与东荒hòu,苏míng想要去南晨,tā想要去看一眼那梦中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tā要去看一眼第九峰,看看哪里,是否如梦中的一样。

  在死hǎi中,苏míng度过了十年,直至十年之hòu,在一路的杀戮中,苏míng的修为攀升到了蛮魂中期,tā踏在了南晨的大地!

  在南晨,tā看到了巫族,看到了hǎi秋部,看到了还没有完全成型的天岚壁障,看到了……一些仙族之人。

  在南晨,tā看到了邯山城,只是那里没有城池,是一片荒山。

  tā看到了天寒宗,也看到了第九峰,只是那第九峰上居住的人,不是虎子。不是二师兄,不是大师兄,也没有师尊。

  在南晨大地,苏míng停留了百年的时间,tā走过每一处梦境中曾去过的地方,在那里,想要去寻找熟悉,有些地方是熟悉的。可有些地方却是陌生。

  直至苏míng选择了离开的那一年,tā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蛮魂大圆满,tā……看到了巫族的大巫公,看到了一场巫族与蛮族的大战!

  在那大战中,tā本不愿参与,直至在那战场上,tā看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hǎi天部的大长老,另外一个,是之前从未出现,仿佛刚刚来到南晨的中年男子,那男子的摸样,在苏míng看到hòu的一瞬,tā的心神罕见的震动了一下。

  那中年男子,与天邪子,极为相似!!

  只是如今的苏míng,tā的摸样沧桑中。弥漫了岁月的痕迹,tā目睹那中年男子与hǎi天部的大长老,与那巫族的大巫公交战,那大巫公之强,似已经超出了堪比蛮魂大圆满的程度,那一战,苏míng选择了出手!

  此战结束,大巫公消散,其魂沉睡,即便是苏醒也将再不会具备如今的修为。因其魂也受到了重创。

  这一战,南晨三大强者的名声,就此崛起,但苏míng的名字无人知晓,渐渐成为了三大强者中,最神秘的一个。

  苏míng离开了,tā找到了答案。踏着那艘从西盟到来的孤舟,tā带着复杂与感慨,离开了南晨。去往了东荒。

  在那东荒大地,tā去了两个地方,一个是那东荒的深处,一座山峰之下的荒地,那里是tā梦中的小丑儿一家居住的位置。

  还有就是,在这东荒大地的中心,弥漫了无数深坑与漂浮的大石,梦里的,仙族的降临之地!

  站在这降临之地的一处大石上,苏míng在那里站了许久,许久,tā看▲着天空,梦境里的一切在脑hǎi中不断地浮现,最终tā笑了起来,那笑容里露出了洒脱,露出了一股明悟。

  那是对生命的明悟,那是一种对轮回的看透,更是一种……对命运的掌控。

  “帝天……”◆苏míng笑容中,双目渐渐起了寒芒,tā低下头,看着大地,tā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在tā面前急速凝聚,最终化作了一颗血晶!

  苏míng拿着血晶放在了额头,将tā的全部修为以及对岁月,对命运的明悟,全部的都融进这血晶hòu,将其向着大地蓦然一甩,立刻此血晶直奔大地而去,破开泥土,进入到了最深处,在那里……永恒的埋葬。

  做完这些,苏míng大袖一甩,毫不停留的,向着远处的天地走去。

  “轮回是一个点……”苏míng的声音,在tā离去之hòu,还在这八方若隐若现的回荡着。

  时间再次流逝,又是一百年。

  这一百年,苏míng走过了蛮族的一处处大山,○tā在寻找一座……阿公口中的界蛮山,只是tā始终没有找到,又一个一百年,又一个……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míng走遍了全部大地,那界蛮山,tā依旧没有找到。

  直至苏míng的疲惫弥漫▲了身心,在一处tā忘记了是什么地方,忘记了在何方的大陆上,在一座山峰的顶端,苏míng盘膝坐在那里,看着远处的天。

  “界蛮山……”苏míng喃喃。

  “阿公说它在我的心中……”苏míng闭上了眼,这一闭目,春夏秋冬的循环,岁月的流逝不知多久,多久……

  一直到有那么一天,苏míng睁开了眼,沧桑的容颜露出了一抹明悟的微笑,tā的前方,随着tā睁开眼,出现了一座山,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在那山峰上,有三个大字被深深的刻在岩壁。

  界蛮山!

  苏míng站起身,一步之下,tā踏到了这座界蛮山上,在那山巅,tā看向万丈深渊,带着微笑,整个人向着那深渊迈出了●一步,tā没有展开修为,tā的身躯骤然的,直奔那深渊下方而去。

  呼啸尖锐的风声在tā的耳边嘶鸣,tā的容颜从那沧桑中急速的改变,最终……变成了少年。

  tā的世界更是在这一瞬,轰然的●yībù,tāméiyǒuzhǎnkāixiūwéi,tādeshēnqūzhòuránde,zhíbēnnàshēnyuānxiàfāngérqù。

  hūxiàojiānruìdefēngshēngzàitādeěrbiānsīmíng,tāderóngyáncóngnàcāngsāngzhōngjísùdegǎibiàn,zuìzhōng……biànchéngleshǎonián。

  tādeshìjiègèngshìzàizhèyīshùn,hōngránde崩溃,成为了乌山碎片倒卷中,tā的耳边传来了那梦中的埙曲。

  “明悟了轮回,掌握了缘起,苏醒了民族的魂……”

  “舍身于界蛮,超脱了命运,从镜子的一面,踏入到……另一面。”

  “此hòu命修……”

  “我是谁……这个答案,在你于真实中再次来到界蛮山时,我等你……”

  ---------------------

  1,推荐一本读者的书(不灭仙枭)

  2,又来打滚求推荐票!(打滚次数多,不知还好不好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