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16章 握在手中的剑


  在苏铭获得的红罗传承中,有关剑的用法与仙族之人展开的飞剑之术,有着明显的不同,这种使用剑的方式更为古老,近乎笨拙,比不上飞剑灵活,故而当年红罗在偶然间获得后,并未深层次的研究。

  但苏铭则对这种用剑的方法,很感兴趣,这种古老的用剑之术,秉承的是要用手握住剑,唯有在手中的剑,才是剑者真正的利器。

  手持金光闪动的杀剑,苏铭那随意的向前一刺,顿时在此剑划破虚空前行的瞬间,一股莫dà的吸撤之力骤然的从这剑身上爆发出来。

  这不是此剑自身之力,而是苏铭的这一刺,隐隐符合了某种天地间的法则,引发了一些诡异的变化,使得那剑身所过之处,成为了这四周的中心,使得一切存在哪怕是神识与气息,都要被这一刺之下吸撤的倒卷而来。

  那四周的数十万剑气在这一刹那,骤然的扭曲,齐齐的被改变了方向,被吸撤的直奔这剑身而来,如这剑身划过的那条线,成为了一个被展开的黑洞,可以吞噬一切。

  但那从dà地裂缝内飞出的九道近乎实质,化作形体的剑气,则是在略有涣散,于虚幻与实质间变化后,传出了刺耳的剑鸣,竟毫不改变方向,直奔苏铭而来,瞬息间就临近苏铭不到十丈,这九把剑齐齐临近,散发出的强dà威压,似可以摧毁一切。

  一刺之后,苏铭神色píng静,持着杀剑的右手微微放松,并未死死握紧,而是在那九把剑临近的一瞬,他的手腕一晃,以腕为轴,挥动杀剑在身前从左到右,从上到下,píng转一周!

  看去时。随着苏铭手中的剑在身前píng转,一道竖着的由无数剑之残影组成的剑圆,赫然随着苏铭的舞动幻化而出。

  那看去是剑圆,再看则是剑阵的用剑之术,ruò形成了一面剑□盾,守护在了苏铭的身前,与那来临的九把飞剑,赫然的碰触到了一qǐ。

  阵阵剑身碰撞之声在这一刹那崛qǐ。最终形成了轰鸣之音扩散的同时。那九把化作实质的剑顿时崩溃倒卷,成为了飞烟散去,苏铭站在原◆dùn,shǒuhùzàilesūmíngdeshēnqián,yǔnàláilíndejiǔbǎfēijiàn,hèrándepèngchùdàoleyīqǐ。

  zhènzhènjiànshēnpèngzhuàngzhīshēngzàizhèyīshānàjuéqǐ。zuìzhōngxíngchénglehōngmíngzhīyīnkuòsàndetóngshí。nàjiǔbǎhuàzuòshízhìdejiàndùnshíbēngkuìdǎojuàn,chéngwéilefēiyānsànqù,sūmíngzhànzàiyuán地。神色淡然,手中之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斜于其身左下方。他双目寒光一闪,一股煞气在其目中乍现。

  这煞气的出现,与苏铭这将剑斜于其身左下方的举动,竟使得苏铭在这一刹,出现了一种蓄势之感。

  如暴风雨爆发的前夕,如火山轰鸣前的低沉,如一尊远古凶兽,在吞噬天地的那一瞬之前,散出的滔天凶焰。

  更是在这一瞬。四周的一切天地运转,竟出现了静止的迹象,一股无法形容的压抑无声无息的笼●罩了四周,这一切的根源,正是苏铭的这个将剑斜身zuò下方的举动。

  “剑有十三式,我只明悟了四式,分别是弹、刺、云、削……但破此阵。足矣!”苏铭淡淡开口的瞬间,他斜身左下方的剑,猛的向着右上方▲直接挥去。

  一道从其身左下连接右上,清晰的一道剑痕,在这天地间轰然的显露。这是削,以剑身之利。削开一切阻挡在前的壁障。

  这一剑,在挥出的刹那天地轰鸣,它蕴含了这世间某种法则之变,在◆削出的一刻,一声激昂的剑鸣从那杀剑内传出,那剑鸣内透出一股激动与兴奋,那是此剑全部的认可,因为这样的用法,才是可以将剑,爆发出惊天动地之力的最正确之路!

  ruò是飞剑,在无人握住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展现出这削的用法,除了刺,斩等,再无其他灵动。

  杀剑有灵,它之前被苏铭镇压,不得不屈服,但显然这种屈服存在了反噬,可直至此刻,随着那剑鸣的传出,这把杀剑的灵,真真正正的认同了苏铭,因为它感受到,被苏铭握在手中的自己,在方才那一刺,一云,尤其是如今的这一削这三种动作下,爆发出了它完整的,甚至超出了它自身的力量。

  这股力量,让它颤抖,让它激动,这股力量,让它感受到了一种洗涤,一种仿佛冥冥之中,身为剑,就应该是这样绽放的明悟。

  天地轰鸣,在苏铭的前方,随着他那一削,一道斜着的剑痕蓦然间,在他前方的虚无内撕裂而出,这撕裂向前轰然而去,一路所过之处,天地撕开,虚空碎裂,其裂痕越来越dà,横扫千里后,直接的落在了那dà叶仙宗的山峰上,一声更为强烈的轰鸣过后,苏铭的那一削之剑痕,穿透了这dà叶仙宗之峰。

  穿透剑形山峰,直奔其后,在那不断地扩散下,最终化作了足有数千丈之长的天地裂缝,直接的将这环绕在dà叶仙宗的剑阵生生的穿透,轰开了一道巨dà的缺口。

  随着那缺口的出现,苏铭四周这dà叶仙宗的护山剑阵,骤然的崩溃开来,此阵碎裂,形成无数剑气碎片,向着四周倒卷,掀qǐ的狂风卷动九天,传出了震动八方的剧烈轰鸣。

  与此同时,在这dà叶仙宗剑阵崩溃的瞬间,那剑身形状的dà叶仙宗山峰,更是通体一震,从其山体中间的位置,山峰在那轰鸣下,慢慢倾斜,直至半个山峰向着左侧倒去,落入dà地,使得dà地震动中,掀qǐ了滔天的巨响。

  阵阵尘土卷动,向着四周扩散,苏铭的头发与衣衫被那山峰倒下掀qǐ的风吹动,但他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手持杀剑,冷漠的看去。

  此刻的dà叶仙宗之山,已然段去了半截,那断面极为光滑,那里正是方才苏铭的剑痕穿透此山所过之处!

  剑山,断!

  苏铭手中的杀剑在颤抖,在兴奋的嘶鸣,那剑尖散出的杀气似在渴望鲜血,渴望以这种用剑的方式,去饮下终生的鲜血。

  “剑,主杀之器。”苏铭抬qǐ头,看着那断去的dà叶仙宗,缓缓的向前走去,今日他一人,要灭一宗,要救下在dà叶仙宗内的二师兄。

  在苏铭身后,命族的族人神色激动的看着他们的墨尊,方才那一剑的威力,震动苍天dà地,足以让所有目睹之人,心神撼动。

  苏铭步伐看似缓慢,但实际上他每一步迈出,其身都会有些虚幻,清晰时已在□百丈开外,ruò是看其背影倒也罢了,不会产生太多的不适,可ruò是有人在其正面向他看来,那么立刻就会有头晕眼花之感。

  因目中所看分明是在数千丈外,可转眼之下就如眼睛欺骗了自己一般,在四周之物◎不动的情况下,苏铭身影突然的虚幻又突然的清晰,立刻使得那dà叶仙宗此刻盯着苏铭的诸多仙族之人,有眩晕之感。

  这种眩晕之感几乎刚刚出现,苏铭已经站在了dà叶仙宗半截山峰之下,他抬qǐ头,看着那断剑山峰,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随着苏铭的呼吸,顿时这dà叶仙宗的天空上,有一片片飞雪落下,那每一片飞雪都但发出无尽的寒气,转眼之间,方圆万里,尽是飞雪。

  那雪花密集,洒落dà地的同时,远远看去,ruò一道莫dà的封印,直接将这dà叶仙宗封困在内!

  这是苏铭的命修之术,隆冬之寒。

  以此术,封印八方,使得这dà叶仙宗内的仙族之人,没有一个可以逃出这里,使得这里□变成了一个困牢!

  “今日苏铭来此,灭……dà叶仙宗。”苏铭缓缓开口,其声回荡之时,从这四周无数的雪花内,也隐隐似传出了无尽的苏铭的回音,这些声音融合在一qǐ后,形成了ruò苍天的嘶吼,震的那◎dà叶仙宗的半截山峰一片颤抖。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苏铭抬qǐ脚步,走上了前方dà叶仙宗山峰的台阶,在他脚步落下的刹那,无尽剑气轰然的,从dà叶仙宗内爆发出来,随着那些剑气一同飞出的,是两千道长虹。

  那两千道长虹内,是两千个dà叶仙宗的弟子,他们一个个双目赤红,疾驰间,与那些剑气一qǐ直奔苏铭而来。

  在他们的身后,一声声嘶吼回荡间,更多的dà叶仙宗弟子一个个飞出,冲向苏铭。

  苏铭手中的剑在嘶鸣,渴望鲜血的染红,让这把主杀之剑在剧烈的颤抖,那嘶鸣的声音似在哀求苏铭让它可以尽情的杀戮。

  苏铭默默地看着那数千人的临近,他眼中的冰冷越加的隆寒,脚步抬qǐ,向前再次迈出一步,随着他的迈步,他身后的台阶顿时粉碎成为飞灰。

  没有多余的话语,在迈出这一步的同时,这数千dà叶仙宗之人已经来临苏铭身前,苏铭手中的剑向前一斩,一颗人头蓦然飞qǐ,带着一腔鲜血,染红了剑尖。

  剑花点点,向外一散,立刻数颗头颅再次飞qǐ,于那鲜血遮盖了苏铭与仙族之人目光的同时,苏铭走出了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他píng静的向上走去,他的身边无数仙族之人还有剑气轰鸣,他手中的剑没有丝毫停顿,在那剑灵兴奋嗜血的嘶鸣下,一颗颗头颅落地,滚动直奔山下。

  <<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