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17章 偏执的两个极端


  sū铭不知自己杀le多少人,他走出le三百步,无尽的剑气轰轰而来,可却在他手中的杀剑挥舞下,那些剑气一一崩溃,与此同时,更多的头颅在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下,随着鲜血飞天而起。

  sū铭的身上,是血色的,那是鲜血,那是大叶仙宗弟子的鲜血,他手中的杀剑是红色的,整个大叶仙宗的山峰,都chéng为le红色。

  sū铭的身后,那三百台阶全部都粉碎,如代表lesū铭的意志与决心,他所过之处,一切生灵如那台阶之石般,全部粉碎。

  鲜血顺着山流淌下来,那浓浓的血腥弥漫在四周,就连八方的雪花,在这一刻都似快要被染chéng红色。

  sū铭平静的走去,剑尖一扫,一个看起来似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在sū铭的面前人头与身体分离,他的目中露出迷茫,露出苦涩,倒le下来。

  “你我无仇,但你不该是大叶仙宗之人。”sū铭轻声开口,左手向身旁一抓,顿时在其身旁一个展开神通化作一尊彩凤来临之人,被sū铭左手直接穿透其神通内,一把抓住此人的脖子。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容颜姣美的女子,但sū铭没有丝毫的怜惜,左手的冰冷浸入那女子的全身,让这女子在颤抖中,在绝望中,其脖子骤然粉碎,毁灭性的力量冲入其身体,瓦解le她的元神。

  sū铭松开手,走出一步。

  没有对错,没有善恶,只有不同的立场下,做出的自身选择,大叶仙宗是帝天的宗门,这就决定le。大叶仙宗的命▲运。

  在sū铭的意识里。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念头,有的只是招惹者,灭其满宗的冷漠。他的思绪是极端的,是偏执的,是对敌人的无情。

  藏龙宗也好。天岚宗也罢,还有那邪门三宗,这些宗门的覆灭◆,sū铭几乎没有太过出手,大都是蛮族之人在疯狂的杀戮,唯有这大叶仙宗,sū铭不带任何一个蛮族,就算是命族也都被他命令在外等候。

  因,这大叶仙宗。sū铭对其的恨,哪怕有一个人非他所杀,他都会觉得遗憾。

  因恨一个人。对其所有血脉。所有宗门都产生le恨,这或许是不对的。但sū铭记忆里,在没有来到这阴死之地时,那无尽的黑暗中,来自其妹妹的声音,还有其自身的感受中,那所有人环绕在他与其妹◇妹身边,吞噬吸收他们体内的某种气息,从而让其妹妹越来越虚弱,这一切,已经让他偏执。

  “我帮蛮族,是因我魂在这里,是因我的师尊,我的师兄,他们是蛮族,是因我记忆里的美好,哪怕那美好是假的,但他□们是我这一生最珍惜的回忆。

  那回忆里山,那山,那些人……还有传统,习俗,等等的一切,都是蛮族,所以……我帮蛮族,所以,哪怕我不认为自己是蛮神,我也可以为le他们,去帮助蛮族崛起。”

  sū铭眼中露出追忆,其手中之剑一扫,身子再次踏出数步,此刻他身后的头颅,已有数千之多,但这场杀戮,还没有结束。

  因珍惜回忆,因第九峰之人是蛮族,sū铭便可以去为整个蛮族付出,这是他的性格。

  同样的,这种极端的性格的另一面,就是如今sū铭的杀戮之行,因恨一个人,他可以因此一人,去憎恨其满门满宗,若杀,就寸草不留。

  “你们,不该拜入大叶仙宗。”sū铭摇头,手中的血色之剑横扫,其身一晃之下,他踏入到le这半截大叶仙宗山峰的顶端,那血杀之剑的一扫,有数十颗头颅飞起,鲜血弥漫开来,染红le这附近的所有飞雪。

  “sū铭!!”在sū铭踏上这半截山峰的刹那,一声愤怒的低吼从前方传来,那声音来自……北陵。

  北陵手中拿着剑,身子颤抖,双目赤红,他望着sū铭,那目中露出le复杂与恨,他的身边陈欣默默地站在那里,神色里透出茫然与黯淡。

  “你一定要赶尽杀绝么,你一定要毁灭整个大叶仙宗么!!”北陵死死的盯着sū铭,大声的吼道。

  sū铭抬起脚步,走上le脚下最后一个台阶,站在这半截山巅之时,他身后那最后一个台阶,出现le一道裂缝,但却没有粉碎,这是……第一个,在sū铭走过后,没有完全碎灭的台阶。

  “如果是,那么就杀le我夫妻二人,免得让我们看到同门的死亡而悲愤,你出手吧,我北陵绝不反击,你出手啊!”北陵一把扔下手中的剑,在嘶吼中,他眼角留下le……泪眼。

  sū铭沉默,他手中的杀剑,则是自行的散出le杀机,蕴含le一丝嗜血灵,若冰冷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二人,若非是sū铭停下le脚步,它必定会冲出,直接将这二人灭杀,用他们的鲜血来让自己更为璀璨。

  今天,它染le许久未曾有过的鲜血,这让它在兴奋中,对sū铭的认可达到le极致。

  “你已经不在意以往,已经不在意乌山的一切,那么就来杀le我,杀le自幼对你有好感的陈欣,杀le我们,用不le你太多的时间,杀le我们,断去我们对你的思念……”北陵大声的吼道,眼泪更多。

  “还记得我教你用箭么,还记得乌山遭受黑山部的围杀时,你我一起的奋战么,你……还▲是那乌山的你么!!”

  “你对得起阿公,对得起乌山部的族人么,来啊,杀le我!!”

  北陵的话语,让sū铭在沉默中,内心出现le刺痛,这种刺痛,是记忆越珍惜,就越剧烈的毒药,是一种要撕◎shìnàwūshāndenǐme!!”

  “nǐduìdéqǐāgōng,duìdéqǐwūshānbùdezúrénme,láiā,shālewǒ!!”

  běilíngdehuàyǔ,ràngsūmíngzàichénmòzhōng,nèixīnchūxiànlecìtòng,zhèzhǒngcìtòng,shìjìyìyuèzhēnxī,jiùyuèjùlièdedúyào,shìyīzhǒngyàosī裂心神的至痛。

  在他这痛楚出现,缓缓看向北陵的刹那,北陵身边的陈欣突然抬起头,其目中的黯淡被复杂取代,眼泪流下的她,似下le决断,向着sū铭发出le一声急音。

  “sū铭,快走……”◎可她的声音还没等说完,北陵那里猛的转身,向着尘欣直接扇le一巴掌,陈欣身子倒卷落地,嘴角溢出鲜血。

  几乎就是陈欣提示的刹那,突然的,一把剑蓦然间从sū铭背后的虚无里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出现,趁着○sū铭被北陵的话语伤痛的瞬间,直接就刺入其后心之上。

  在那剑尖的位置,更是有一抹幽蓝之火,那是可以焚烧灵魂的毒火,只要被这把剑刺入身体,就可以焚烧一个人的灵魂。

  这把剑仿佛早就在这里等待,只等北陵让sū铭心神出现颤动的刹那,就会发起这显然针对sū铭布置的杀局。

  扑的一声,sū铭的胸口处鲜血弥漫,那在其身后出现的剑,直接穿透le他的胸口,露出le小半个剑身,鲜血顺着剑尖滴落大地,落在le地面的雪花上,一滴,一滴。

  “sū铭,你不该来大叶仙宗。”在sū铭的身后,传来le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sū铭熟悉,那是北陵的父亲,乌山瞭首的话语。

  几乎就是瞭首□此剑穿透sū铭身躯,其话语回荡的一刹,sū铭低头看向这剑尖的瞬间,他前方的北陵神色立刻化作le狰狞,其身疾驰间,瞬息出现在lesū铭的身前,右手抬起时,一把漆黑的匕首在其手中出现,直接刺入到lesū铭★的眉心。

  “sū铭,你去死!!”

  那匕首没入sū铭的眉心,直接穿透进去的同时,天空上突然的传来le阵阵咒语之音,随着咒语之音的回荡,一道道身影蓦然出现,那是近万大叶仙宗弟子。
◆   他们漂浮在半空,环绕千里,以大叶仙宗的山峰为中心,组chéngle一个莫大的阵法,这阵法随着那近万人的走动而缓缓运转,随着其运转,一股庞大的封印之力轰然间降临大地,更是在这阵法内,在那封印之力扩▲散的同时,那近万人全部抬起le手中剑,向着下方sū铭蓦然一剑而去。

  近万之剑,在这阵法的运转下,在那轰鸣之声滔天中,赫然的化作le一把百丈大剑,这大剑透出古朴的沧sāng,从天空直奔sū铭瞬息来临。

  “你不是乌山的北凌。”sū铭没有理会天空降临的大剑,他看着表情狰狞的北陵,淡淡开口之时,北陵神色忽然大变,他猛的睁大le眼,他看到刺入sū铭眉心的匕首,正快速的冰封,瞬息就chéng为le寒冰,那寒气更是蔓延之下,在他要松开手的瞬间,覆盖le他的手臂,骤然的弥漫le他的全身,直接将北陵的身躯与其元神,全部冰封chéng为le一个在sū铭面前的冰雕。

  “你也不是乌山的瞭首。”sū铭轻声开口时,他胸口处的剑尖chéng为le寒冰,他身后的瞭首,更是骇然的低吼,身子急急就要后退,可还没等退出三步,他整个人与其子一样,直接被冰封化作le冰雕。

  这是sū铭的命修神通,他是隆冬,他的命格就是冬,他可以引来隆冬之雪,也可以冰封一切。

  除非对方的修为高出于他,否则的话,在命修面前,没有丝毫可能。

  咔咔之声回荡,北陵所化的冰雕,保持其狰狞的摸样,四分五裂,还有其父所化的冰雕,也是在那咔咔之声下,粉碎开来。

  sū铭眉心的匕首粉碎,胸前的剑尖也随之粉碎。

  他站在那里,依旧没有去在意那天空降临的剑,而是看向le嘴角带着鲜血的陈欣。

  “你为何要提醒我?”sū铭轻柔开口。

  ---------------

  今天的票是本月最少的le,推荐票哪里去le?

  <<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