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19章 抓痒痒


  二师兄的微笑,柔和中透出的温暖,是苏铭记忆里的曾经,那是很久之前的回忆,已经很久、很久,再没有看到了。

  此刻再次看到了二师兄那温和的微笑,那抬起头,让阳光映照在侧脸的动作,这一切的□一切,让苏铭在这一瞬,眼泪更多。

  第九峰的一幕幕,当年那个温和如花一般的男子,那满地的青草与花朵中,在阳光xià冲着自己微笑的二师兄,与如今在那光球内饱受折磨,可依旧带着同样微笑的面孔,在这◆一瞬,重叠在了一起。

  天空上,呼啸的jiàn气轰轰而来,瞬息就直奔苏铭,在那jiàn气后,近万血色小jiàn如雨水一般,随之铺天盖地的来临,卷动的狂风横扫四周,锋利的jiàn芒似要割破虚无,○◆一瞬,重叠在了一起。

  天空上,呼啸的jiàn气轰轰而来,瞬息就直奔苏铭,在那jiàn气后,近万血色小jiàn如雨水一般,随之铺天盖地的来临,卷yīshùn,zhòngdiézàileyīqǐ。

  tiānkōngshàng,hūxiàodejiànqìhōnghōngérlái,shùnxījiùzhíbēnsūmíng,zàinàjiànqìhòu,jìnwànxuèsèxiǎojiànrúyǔshuǐyībān,suízhīpùtiāngàidìdeláilín,juàndòngdekuángfēnghéngsǎosìzhōu,fēnglìdejiànmángsìyàogēpòxūwú,就在要临近苏铭的刹那。

  苏铭流着眼泪,猛的抬头,死死的盯着那天空的近万大叶仙宗弟子,这一刻,再没有丝毫力量可以阻止苏铭的杀戮,他右手杀jiàn传出嗜血的兴奋jiàn鸣,在被苏铭抬起的刹那,苏铭向着那天空蓦然的,一jiàn削去。

  这一jiàn之xià,天地轰鸣,那来临的巨大jiàn气顿时崩溃四分五裂,连同其身后的那些血色小jiàn,全部都在苏铭的这一jiàn之xià,统统粉碎殆尽。

  与此同时,这天地间漂浮的雪花齐齐凝聚,从四面八方向着那天空的jiàn阵呼啸。

  这些大叶仙宗弟子,苏铭绝不会放过,但如今最重要的不是杀人,而是要将二师兄身边的铁链,全部斩断。

  苏铭身子一晃,手中杀jiàn蓦然间,削在了第二条铁链上,一阵金石碰撞之声刺耳回旋间,苏铭被那反震之力倒卷,退后了数步时。那第二条铁链顿时崩溃碎裂开来。

  苏铭没有停顿,他一步迈去,命修气息在体内轰然运转,爆发出了全部修为之力。再次一斩,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铁链,在苏铭这疯狂xià,全部被斩断开来。

  随着一条条铁链的碎开,那光球内的二师兄其身影快速的从雾气凝实,在那第五条铁链崩溃后,在那光球里的二师兄。已经完全的凝聚除了身体,只是其面色依旧苍白,全身散出一股深深的虚弱,这些年来,他被这阵fǎ折磨的,已经快要死去。

  他脸上的微笑依旧,即便是此刻虚弱至极,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看着苏铭,看着他的小师弟。

  他高兴,因为看到了苏铭。他自豪,因为察觉到了苏铭的强大,因为苏铭是他的小师弟。

  “小师弟……长大了。”二师兄轻声开口,他的声音透过那光球,微弱的传出。

  苏铭望着二师兄,记忆在他脑海里不断地浮现,以往的一切,成为了苏铭的宝贵,如今的这些,成为了让他杀戮的冰寒。

  可那些铁链绝非凡品。斩断了五条后,苏铭身体上承受的反震,几乎滔天一般,使得苏铭张开嘴喷出了一口鲜血,但他的双目内却是露出坚定与执着,向着那最后一根铁链。蓦然的一斩而去。

  那执着的目光,是哪怕前方有刀山火海,有无上凶煞,他都会毫不迟疑的迈出,那坚定的神色,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守护。

  当年,你守护我,今日……我来守护你,二师兄!

  一jiàn斩去的刹那,天空上,那近万大叶仙宗的弟子,在那无数飞雪的急速来临xià,整个天空都似要被冰封,可就在冰封的瞬间,一声低吼在天空回旋。

  “血祭!”

  那低吼之人,苏铭熟悉,那是记忆里乌山中陈欣的父亲,乌山部落的族长尘隆,或许如今应该是陈隆。

  随着其低吼,却见那正在被快速冰封,生命大范围流逝的近万大叶仙宗弟子,一个个双目顿时通红,眼睛里再没有了神智,而是一片空洞中他们的眉心全部都裂开了一道缝隙。

  在这缝隙裂开的刹那,大量的鲜血带着冰碴齐齐的喷出,随着鲜血的喷出,这近万大叶仙宗弟子一个个身躯快速的枯萎,转眼就成为了骸骨,成为了一个个冰雕从半空中直接坠落xià来。

  他们的死,不是苏铭造成,实际上苏铭的神通在冰封他们的瞬间,他们已经成为了死人,杀死他们的,是大叶仙宗的术fǎ神通,是他们凝聚而出的这jiàn阵,是那陈隆开启的,血祭之言。

  漫天的鲜血,在这一瞬铺展苍穹,它们在翻滚中,赫然凝聚成了一把千丈大jiàn,这大jiàn横扫苍天,向着苏铭破空而来。

  难以取形容这把大jiàn斩来的速度,看去还在天空,可实际上它已经临近苏铭不到十丈,那极致的速度超越了风,劈开了虚无,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要摧毁一切试图阻挡在其面前的生命。

  苏铭的jiàn此刻正斩向那第六条铁链,他身后的这血色大jiàn呼啸间,让苏铭双目瞳孔一缩,但他没有丝毫迟疑,手中的jiàn蓦然的斩在第六条铁链上,一声清脆的轰鸣回旋,那铁链顿时崩溃。

  但却有强大的反震涌入苏铭身体,使得苏铭身子向后倒退了数步,与那血色大jiàn,轰然的碰到了一起。

  在相互碰触的一瞬,苏铭体内蓦然的,有九色光芒直接爆发出来,那九色光芒是五方印所化,环绕在苏铭与光球及二师兄四周,与那血jiàn相撞。

  滔天的轰隆巨响惊天动地的回旋,在这剧烈的声响xià,苏铭的五方印所化的光幕层层崩溃,又层层凝聚,他身xià的大地出现裂缝,随之碎裂,随之扩散,转眼间,苏铭脚xià方圆百里的地面,全部在那轰鸣xià崩溃塌陷。

  九色光幕,在这一刹,碎了,一股莫大的冲击冲入,苏铭毫不迟疑的,一步迈出,站在了那光球外,站在了二师兄的面前,以自己的身躯,去阻挡那涌入而来的血色jiàn气。

  与此同时,那血色大jiàn也在斩于这九色光幕上的瞬间,在那九色光幕碎开的同时,出现了碎裂的痕迹,在那轰鸣与反震中,顿时崩溃开来,化作无数血色的碎片倒卷。

  轰隆的声音化作了余音渐渐散去,四周的尘土飞扬慢慢xià沉,当这里的天地再次清晰时,苏铭喷出鲜血,他身后的光球扭曲,可其内的二师兄,却是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因为绝大部分的血色jiàn气都被苏铭承受,传入光球的本就不多,在加上那光球本身的防护,二师兄,甚至都没有感受到那血色jiàn气的半点。

  但苏铭那用身体的守护,却是被二师兄清晰的看在了目中,他脸上的微笑依旧,那笑容里温暖,有感慨,有一种兄弟间的情!

  此事,不需要感谢,因为如果换了二师兄,他么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这么做,去保护他的师弟。

  天空上,那血色大jiàn崩溃化作的碎片在倒卷中,于半空突然的,再次凝聚于一起,赫然又化作了一把长jiàn,但却不是千丈,而是正常的大小,与此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回荡四周。

  “出魂!”

  血祭出魂,这就是大叶仙宗万人jiàn阵的名字,其中血祭是牺牲所有jiàn阵之人,化作毁天灭地的一击,而那出魂,则是血祭若无fǎ杀死敌人后,更强的一式。

  在这出魂二字被陈隆说出的瞬间,陈隆的身躯一颤,成为了飞灰,一缕魂从其消散的身躯内散出,与此同时,这天地八方,这整个大叶仙宗,方才被阵fǎ杀死的近万大叶仙宗之人,他们的魂,赫然在这天空一一浮现,带着茫然,带着恍惚,这些魂急速的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身影足有三丈之高,有双头,但却只有一臂,那手臂此刻抬起间,一把抓住了血jiàn后,两个头颅一个冲天,一个冲大地,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嘶吼咆哮。

  “二师兄,想不想亲手宰了这大叶仙宗之魂凝聚的凶灵。”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看了一眼天空那正在嘶吼的双头身影,看向二师兄。

  “这样,很好。”二师兄微微一笑间,苏铭手中之jiàn蓦然一扫,斩在了那光球上,顿时此光球剧烈的颤抖扭曲,崩溃开来,在其崩溃的刹那,凝聚出了完整身躯的二师兄,虚弱的一步步走出。

  随着其走出,他的脚xià成为废墟的大地,立刻有一片片青草滋生钻出。

  当二师兄走到苏铭身边时,他的面色依旧苍白,那种虚弱的感觉,让苏铭蹲xià了身子,将二师兄背在了背上。

  “二师兄,我们一起,去战这个双头凶灵!”苏铭抬起头,背着二师兄向着天空一步迈去,在其迈去的瞬间,那双头凶灵手持血色之jiàn,两个头颅齐齐的看向苏铭,嘶吼中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苏铭。

  双方,在一刹那,如两道流星从天与地冲出,在那半空,没有丝毫闪躲的,轰鸣在了一起。

  一击,决胜负!

  此时此刻,在这天空上,有那么一片稀薄的云若隐若现,即便▲◇是苍穹的震动也无fǎ将其驱散,最多就是让人看不到罢了。

  在那云层上,一个绝色的少女正磕着瓜子,脸上露出心痛之意,长吁短叹。

  “亏了……姑奶奶我这次亏了……这苏铭竟成长的这么快,早知☆道这样,可以多找老家伙勒索一些啊。”

  在那少女懊悔时,她身边爬着一条黄色的土狗,在那里舒服的打着哈气,在那土狗的身边,则是蹲着两个愁眉苦脸的家伙,一个是秃毛鹤,一个是钱辰,正在给那土狗抓痒痒。(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