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38章 敌临!


  “这两个小娘子不错……”道原双目露出邪芒,身子yī晃走出了这长舟,他目光所看的nà下方死海的南泽岛上,此刻方沧兰正站在山巅,望着远处的天地,她目光所看,是天寒宗所在的岛屿。

  她的身后,婉秋也站在nà里,这两个女子相貌虽说不如雨萱,但也是绝丽之容,更有沧桑之意弥漫,使dé她二人若春兰秋菊,并蒂相映。

  看的道原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没想到在这原始的地方,还有这么两个俏娘子,可以与本公子的nà些侍妾相媲美了。”nà道原手中扇子打开,yī指下方岛屿。

  “道奴十九,nǐ五人下去将此岛屠灭,不可伤了nà两个小娘子,另外看看还有没有qí他如此姿色的妙人。”道原舔着嘴唇,立刻开口。

  他身后nà五个黑衣人面无表情,齐齐向着青年yī抱拳。

  “诺!”五人开口之后,立刻向前yī步迈去,正要降临nà对危险茫然不知的南泽岛的刹nà,突然的,整个天空轰然震动,这天空的震动使dé风云色变,使dénà天空如起了滚滚黑雾,卷动间,yī股足以冻撤心神的阴寒之意,从四面八方滚滚弥漫。

  nà五个要降临南泽岛的黑衣人神色齐齐yī变,停止了身子,迅速的回到了nà青年的身边,这青年也是yī愣之下,目光从nà南泽岛上收回,看向四周。

  却见这四周的天空。滚滚阴寒缭绕,不是以此地为中心,而是路过这里,向着远处的某地凝聚,这滚■滚阴寒雾气,肉眼看去不太清晰,可若神识yī扫。就会立刻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雾气,这分明就是yī尊尊身子扭曲的残魂。

  nà些残魂有人有兽,yī个个身子虚幻。神色茫然,可却狰狞间疯狂的向着前方疾驰,☆也正是它们的呼啸。才使dé阴寒之气骤起。

  “天鬼之术!公子,这是有人在施法引动此地所有残魂,凝聚天鬼之身!”nà青年身后的黑衣人里,立刻有人沉声开口。

  道原双目yī闪,看了看下方的南泽岛,又看了看远处的残魂卷动之势,他双眼渐渐露出兴奋之意。

  “记住此地的方位,我们先去看看是谁引动了这天鬼之术,能施展此法,想来也非寻常蛮族。说不定就是nà所谓的蛮神。

  去将qí◆生擒,我要当着他的面,去虐杀qí族人,哈哈,本公子在外面这样的事情做过不少。但在阴死之地却是头yī遭,这yī定很有意思,日后回到宗门,也可向他人炫耀yī下。”nà青年哈哈yī笑,身子迈步回到了长舟上,●◆生擒,我要当着他的面,去虐杀qí族人,哈哈,本公子在外面这样的事情做过不少。但在阴死之地却是头yī遭,这yī定很有意思,日后回到宗门,shēngqín,wǒyàodāngzhetādemiàn,qùnuèshāqízúrén,hāhā,běngōngzǐzàiwàimiànzhèyàngdeshìqíngzuòguòbúshǎo。dànzàiyīnsǐzhīdìquèshìtóuyīzāo,zhèyīdìnghěnyǒuyìsī,rìhòuhuídàozōngmén,yěkěxiàngtārénxuànyàoyīxià。”nàqīngniánhāhāyīxiào,shēnzǐmàibùhuídàolezhǎngzhōushàng,●在nà五个黑衣人也随之踏入后。这长舟化作长虹,刹nà间消失在了原地,循着天空上nà阴寒的残魂,直奔前方而去。

  这漆黑长舟展开极快之速,不多时就超越了死海诸多岛屿,直奔南晨三大岛屿而去。
  他身后拿着罗盘的道奴,忽然双目yī闪,qí手中的罗盘上,南晨三大岛屿的范围,有yī个个光点骤然亮了起来。

  “公子,此地有几个略强之修,qí中在nà巫神岛上有yī人,qí修为最强……已经迈入第二步,但却不精纯。

  还有yī人在这天寒岛上,此人……修为明暗不定,这四周的残魂阴寒也正是向nà里凝聚,应该是施展天鬼之术者,不过qí身边还有二人。

  qí中yī人气息很是古怪,隐隐似与外界虎符圣阵相似,最后yī人应是重伤沉睡,意识微弱,想来是nà施展天鬼之术者,要以天鬼之术救助唤醒之人。”手持罗盘的道奴,目光在罗盘上扫过后,立刻开口。

  这罗盘显然绝非俗物,且这道奴的见识也必定不凡,否则的话,不可能看出如此之多,但……他没有发现,在他的罗盘上没有属于苏铭的光点。

  长舟上的青年,冷笑中操控长舟,化作长虹直奔苏铭所在的天寒岛,qí速之快,随着nà漫天凝聚的残魂,不多时就赫然到了天寒岛外。

  yī声惊天的轰鸣回荡之时,nà长舟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撞在了天寒岛的防护阵法上,这阵法光幕立刻扭曲,只维持了yī息的时间就轰然的崩溃开来,化作无数碎片四分五裂时,nà长舟将qí穿透,直接冲入到了天寒岛!

  在冲入天寒岛的刹nà,此长舟没有停顿,嗖的yī声疾驰,直奔nà此刻天空残魂凝聚之处……第九峰!

  几乎就是这长舟轰开天寒岛外阵法光幕的同时,盘膝坐在第九峰山巅的苏铭,qí双眼从闭目中猛的睁开,精光在qí目中剧烈的闪动下,立刻化作了滔天的煞气。

  这股煞气之强,超越了苏铭在仙族降临之地与帝天交战之时,他死死的盯着前方,全身意魂散开,看到了nà在远处此刻正疾驰而来,化作了yī道黑色长虹的……舟船!!

  还有nà舟船上的六人!

  与此同时,在这第九峰上qí他人,也都纷纷察觉到了苏铭身上散出的nà股煞气,还有nà天◇寒岛阵法崩溃的轰鸣。

  白素面色yī变,qí旁正皱着眉头不知想些什么的雨萱则是蓦然抬头,还有nà土狗,原本懒散的趴在nà里,可在这yī刹nà,它身子瞬间站起,死死的盯着远处,神色里再没有丝毫懒▲惰,而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几乎就是苏铭的目光落在和舟船上的yī瞬,道原身上的星辰袍蓦然间散发出了星辰之芒,nà无数星辰的转动,看似寻常,可落在苏铭眼中,却是有yī种似整个心神意魂都要被急速的☆吸撤过去之感。

  他毫不迟疑的,右手抬起向着身下山岩yī按,这yī按之中,顿时第九峰方圆万里,原本yī片空旷的海面,轰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声响,在这声响下,万里之内立刻扭曲,yī片虚幻,使人难以看◇清qí内。

  道原的笑容在此刻回荡开来,nà笑声透出yī股不可yī世的嚣张。

  “无知的野蛮子,本公子身上的道袍可是道晨宗唯独嫡系道姓才可拥有的至宝,yī切神识若要对本公子不利,就会被这道袍上的阵法反噬,nǐ这野蛮子此刻神识重创,不用本公子出手就已经离死不远了。

  道奴,给我轰开这阵法,本公子方才看到,他们的确是在以残魂天鬼之术疗伤,嘿嘿,本公子最喜欢的,就是让别人痛苦。”道原dé意的大笑起来,手中扇子扇着,神色dé意与嚣张,让他极为兴奋。

  随着qí话语传出,他身后nà五个道奴立刻走出四人,这四人神色冷漠的临近第九峰方圆万里的扭曲,四人同时抬起右手,齐齐yī按之下,这万里阵法的扭曲轰然震动,nà震动的声响惊天动地,更是在nà轰鸣间,这万里阵法立刻出现了要崩溃的迹象。

  “倒也有些手段,能承受本公子道奴四人yī击的阵法,可并非常见……给我全力出手!”道原双目yī闪,更为兴奋,右手的扇子向着nà阵法yī指。

  在这阵法轰鸣间,qí内第九峰上的苏铭,他面色略有苍白,方才nà从对方身上衣袍传出的吸撤之力极为强大,若非是苏铭立刻收回目光,并全力展开阵法阻挡,怕是反噬将更为强烈。

  “道晨宗!”苏铭站起身,神色阴沉,他看了看正展开残魂之术,不断从身体内散出寒气的二师兄,还有nà沉睡中嘴角还有微笑的虎子,nà笑容是nà么的快乐。

  苏铭的目中露出执着,他大袖yī甩,立刻卷着大师兄几人,将他们送入到了师尊的洞府内,随后整个人立刻走出这山巅的阵法,在他走出这山巅阵法的刹nà,yī声滔天的轰鸣顿时回荡而起,nà万里防护此刻骤然崩溃,从范围范围直接缩减到了五千里。

  且nà崩溃之声还在持续,怕是用不了多久,这防护阵法就会完全的碎裂开来,如此快的时间就可让这阵法崩溃到如此程度,不是阵法不够强大,而是……来犯的敌人,太过强悍!

  几乎就是苏铭从山峰走下的同时,数百蛮族之人从这山峰的各个位置齐齐而来,他们yī个个面色苍白,但神色里露出的却是yī股坚定。

  “nà是道晨宗的战舟,他们身上穿着的是星辰袍,此衣袍具备强大的防护,nà自称公子之人,应是道晨宗的嫡系!

  至于nà正破开阵法的几人,他们是道奴,修为……”雨萱面色变化,在看到苏铭后立刻将qí了解的说出。

  “他们的修为是第三步位界之主,且有星辰袍在,他们的修为尽管被压制,但却并不强烈。”说出这句话的,赫然是nà土狗,它的声音沧桑,随着话语的传出,qí身体上赫然有强烈的波动扩散开来。

  “少主子,老龙只能守护nǐ与nà苏小子平安离去,qí他人……老夫难以在这蛮族限制下做到。”nà土狗盯着远处正不断倒卷的扭曲阵法,沉声开口。

  雨萱yī愣,面色苍白中看向苏铭。

  “雨萱,nǐ走吧。”苏铭淡淡说道,他不会走,这里是第九峰,这里是家,这里有他的师兄,他只有战死这里与师兄同葬,绝不会独自离去。

  ----------------

  强烈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