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40章 逼迫!


  这是充满了信念的一枪,这是苏铭此刻能爆发出来的,极强的一枪,那枪尖已经成为寒冰,那融合了苏铭命格的死亡,那是隆冬之力。

  这一枪的划破长空,掀起了一声刺耳的尖锐之音,更是在这一枪刺出◇的刹那,苏铭身前杀剑蓦然幻化,随着那长枪之后,向着道原嗜血尖啸而去。

  这一刻,就算是那道奴十九,都来不及去阻挡,去营救,他双目立刻赤红,身子蓦然向前一步迈去,身子直接扭曲,出现之时赫然在了苏◆铭的身后,可……还是晚了!

  几乎就是这道奴十九来临的刹那,苏铭的长枪直接的刺在了愣在那里的道原眉心。

  在那长枪碰触道原眉心的一瞬,道原身tǐ上那转动的星辰袍立刻爆发出了无尽星空,那◆星光刺目,更yǒu一种利刺之感,但凡是被那星光碰触之人,都会yǒu万剑穿透身tǐ的剧痛。

  一声惊天的轰míng在这天地回荡的刹那,苏铭手中的葬邪抢传来了一股巨dà的反震之力,那反震之力传入苏铭tǐ内,让苏铭喷出一口鲜血。

  至于道原,则是面色煞白,身子蹬蹬蹬后退了数步,其身星辰之光缭绕,可却……毫发无损!

  其身躯尽管无碍,可他内心却是一阵后怕,方才那一瞬间,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到来,尤其是他看到了苏铭当时的双眼,那目中的疯狂,让一向作威作福。狐假虎威,凭着身份胡作非为的他,心神颤抖。

  “老子的星辰袍岂是你能破开的,该死的。你……”道原尖声开口,可其话语还◎没等说完,一声尖锐的嘶míng骤然来临,那是苏铭葬邪枪之后的杀剑。

  这把杀剑,是仙族至宝,虽说在苏铭手中时为了将其炼化,伤了其剑灵,使得此剑之威难以达到当初那三步之下斩杀之力。但……它依旧是杀剑,其威力也同样不可小看。

  此刻呼啸间刹那临近,在那道原的尖叫中,这把杀剑直接刺在了道原的眉心。与那长枪之前所刺,是同一个位置。

  又是一声轰míng在这刹那惊天回旋,那是杀剑在碰触这道原眉心时,同样被其身tǐ上的星辰袍转动之下,产生的反震之力波及。使得那杀剑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剑míng,被那反震之力倒卷。

  道原这里,身子再次退后数步,其嘴角溢出鲜血。那的眉心虽说毫发●无损,但……苏铭的一枪。一剑,产生的震动。让这修为与其护卫相差太多的道原,被震伤了内腑。

  而刺开,那道奴十九带着杀机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苏铭的身后,那拍来的一掌,透出一股第三步的本源之力,蓦○●无损,但……苏铭的一枪。一剑,产生的震动。让这修为与其护卫相差太多的道原,被震伤了内腑。

  而刺开,那道奴十九带着杀机的身影,wúsǔn,dàn……sūmíngdeyīqiāng。yījiàn,chǎnshēngdezhèndòng。ràngzhèxiūwéiyǔqíhùwèixiàngchàtàiduōdedàoyuán,bèizhènshānglenèifǔ。

  ércìkāi,nàdàonúshíjiǔdàizheshājīdeshēnyǐng,yǐránchūxiànzàilesūmíngdeshēnhòu,nàpāiláideyīzhǎng,tòuchūyīgǔdìsānbùdeběnyuánzhīlì,mò然的,向着苏铭一掌按来。

  在他手掌落下的刹那,苏铭根本就来不及转身,但他从之前出手第一枪无法伤那道原时,就已经知道了结局,做好了准备,几乎在这一掌来临的瞬间,从苏铭的tǐ内赫然爆发出了九色光芒,那九色光芒正是……五方印!

  五方印的防护,在这一瞬爆发的同时,与那道奴十九的手掌碰触到了一起,一声轰míng惊天回旋的同时,苏铭喷出dà口的鲜血,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向着一旁倒卷而去。

  “五方印,可惜你还不会真正的使用此宝!”道奴十九眼露杀机,迈步以更快的速度,直奔苏铭追去,他yǒu信心,再来一掌,对方就算是yǒu那五方印,也必死无疑!

  “杀了他,杀了他,他敢伤我,一定要杀了他,灭他满门,灭他满族,灭其整个蛮族!!”道原在不远处尖声疯狂的嘶吼,他摸着嘴角,那鲜血让他心惊肉跳,他的伤势不重,但这鲜血,却是让他再次的产生了后怕,那心yǒu余悸的感觉,让他身子都在颤抖。

  身为道晨宗的道姓之人,自幼就yǒudà量的家族培养的护卫守护,可以说他从小到dà,几乎从未受伤,更不要说嘴角溢出鲜血。

  可在这蛮族,方才苏铭的举动,如今口中的血腥,是道原这些年来,首次遇到,他害怕中,已经萌生了要召唤外界其宗门dà军,齐齐冲入蛮族的念头。

  在他的尖锐嘶吼回荡时,在道奴十九直奔苏铭而来,就要临近的刹那,苏铭惨笑中神色露出果断,咬牙将手中的葬邪抢,一抛而出。

  并非是向身后迈步追来的道奴十九抛去,而是……向着那在擦着嘴角鲜血,面色被吓得苍白,在那里尖声嘶吼的道原,蓦然的一枪甩出。

  这道原,苏铭已经将其恨之入骨,若能在死前将此人杀戮,那么苏铭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也让对方付出了代价。

  且,那身后追来的道奴十九,苏铭根本就无法对抗,他tǐ内已经重伤,方才的五方印在对方那一掌下,竟出现了不去抵抗的痕迹,显然,这五方印是当年道晨之物,而对方……他们同样来自道晨宗,这里面定yǒu关联。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的自救方法,不是去对抗那道奴,而是……逼杀道原!

  苏铭那一甩之下,葬邪枪蓦然的化作一道长虹,带着尖锐的嘶míng与dà量的紫气,直奔道原逼近。

  “该死的,快来救我!!”道原神色立刻露出恐惧,他相信自己yǒu星辰袍在,不会被杀死,但方才的反震之力却是依旧让他很是难受,此刻本就心yǒu余悸,看到那长枪呼啸而来,让他下意识的尖叫。

  在那道原尖叫之时,苏铭的左手凝聚宿命之力,向着那道奴一挥,改变时光流逝之术,再次显露之时,让那道奴的身子,蓦然一顿。

  道奴十九神色阴沉,在他看来眼前之人明明修为低微,可其算计却是极为缜密,再加上其诡异的术法,以道原为挟,竟让自己在一步失了先机后,处处受制!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神通,是这道奴十九一生杀戮中从未遇到过的,他目◆中杀机毕露,暗道此人必须要尽快杀死,否则的话,一旦此人逃过此劫,成长起来,以其这种算计,必定是dà患。

  他身子在一顿的刹那,他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天dà喝,随着其喝声回荡,苏铭喷出鲜血,双耳轰m●íng,tǐ内伤势被震动的更为严重。

  同样的,这道奴十九尽管身子停顿了那么一瞬,可其喝声却是在传出的同时,于那道原身前,天地咔咔之声回旋间,虚空立刻出现了一道道巨dà的裂缝,看其样子,似要将来临的葬邪枪吞噬在裂缝内。

  苏铭神色露出果断,他内心尽管极为心痛,但此时此刻,他毫不迟疑的发出了一声低吼。

  “葬邪枪……爆!!”苏铭的声音传出的一瞬,那葬邪枪发出了悲哀的嘶míng,它伴随了苏铭很久很久,此刻随着苏铭的声音,那悲哀的嘶míng是它冥冥中对苏铭的不舍,但却没yǒu丝毫停顿的,在临近那些空间裂缝的刹那,葬邪枪轰然爆开。

  此枪是一代蛮神创造,以一代蛮神的修为,其创造的法宝威力,绝非寻常,苏铭若非是修为不够,手持此枪可以发挥更多之力,此刻随着那葬邪枪的崩溃爆开,一挥毁灭之力轰然的爆发向着八方轰然扩散。

  道原首当其冲,那种死亡的阴影在其内心滋生,比之方才还要强烈数倍之多,让他面色瞬间煞白,双目瞳孔更是收缩。

  道奴十九那里神色同样瞬间前所未yǒu的dà变,他此刻距离苏铭已经很近,抬手就可展开轰杀之术,但……他没yǒu这个时间,顾不得去杀苏铭,内心对苏铭的如此算计,以道原要挟的举动恨之入骨,但却没yǒu办法,他若是继续追杀苏铭,那么道原那里必定危机,咬牙之下,道奴十九转身间,直奔道原而去。

  一声惊天动地,甚至就连雨萱与黄龙那里都被震动的轰míng,在这一瞬,卷动九天而起,这震动的轰míng化作波纹向着四周疯狂的扩散,在苏铭的让那葬邪枪自爆前最后一缕意识的送出下,这自爆的轰míng之力,主要收缩在很小的范围内,故而四周收到的波及只是声音剧烈,可实际却并非很强。

  在那轰míng中,苏铭身子倒退,他方才的举动看似危险,但每一步都被他算计在内,此刻退后时再次喷出鲜血,面色苍白中,他知道自己伤势极为严重,可……他必须要战,因为他的身后是第九峰,是他的三位师兄。

  在退后的一瞬,苏铭右手抬起时,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枚纳神散,被他毫不迟疑的,一口吞下。

  在这纳神散被苏铭吞下的同时,随着轰míng之声的消散,却见那葬邪枪自爆的地方,道奴十九用身tǐ挡在了道原的身前,他面色苍白的喷出一口鲜血,容颜瞬息苍老了不少,身tǐ上的星辰袍,更是在这一刻,出现了碎裂,最终化作碎片消散。

  从其苍老可以看出,为了抵抗那葬邪枪的自爆,他必定是付出了极dà的代价,可依旧是重伤。

  道原那里面色同样苍白,嘴角再次溢出鲜血,他身上的星辰袍在急速的运转,此刻鲜血溢出时,他发出了尖锐的嘶吼。

  “○他伤了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从晚上凌晨开始,就是双倍yuepiao了,明天会爆发,凌晨会yǒu第一更送上,yuepiao已经跌落到了第八,请留着yuepiao准备在双倍投票的dàdà□们,不要忘记投票。

  诸位dàdà,凌晨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