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夺基(四)


  这些闪烁五颜六色各种光芒的防御层,以极快的度破裂,势如破竹般,在波纹的冲击下,宛若一层层薄纸试图阻挡利剑

  再说王林,他距离较远,又因为尸魅主要攻击的是téng厉,所以波及不大,在波纹来临的瞬间,他不慌不忙的从储物袋里翻出一块玉符,抛在半空,那玉符一出现,立刻从zhōng间碎裂开,一股黄色气体涌现而出,迅包裹在王林身外

  他的目光透过黄色气体,紧紧的盯着téng厉

  此时绿丹爆炸产生的波纹慢慢减弱,但téng厉身体外的防御层已然全部破碎殆尽,在最hòu一道防御层破碎的瞬间,téng厉左手一指,悬在半空的巨剑立刻横在尸魅前方,想要阻拦对方再次进攻,与此同时他身体迅hòu退,转眼间就退到五十米外

  他对于这突然出现的腐尸,已经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若不是他身上法宝极多,今日换了旁人,恐怕就要丧命当场

  要知道尸魅绿丹的自爆,虽说比不上结丹期的全力一击,但也具备了一半的攻击力,téng厉筑基hòu期,再加上大量的法宝,这才堪堪抵抗住

  他心惊肉跳,暗道万一那腐尸再扔出一个古怪的绿色丹球,自己今日定然会丧命在此,此时他已然失去了追击王林的兴趣,保命逃跑,才是他唯一的念头

  王林一直紧紧的盯着téng厉,此时他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双眼寒光一闪,右手微抬,两指合并在身前一挥

  顿时绿光一闪,仓惶hòu退zhōng的téng厉,只感觉hòu心处一痛,骇然间不及细看,度快的遁走

  王林眉头一皱,刚才对方已经破损大半的内甲略微阻挡一下,致使飞剑并未刺穿,他目光闪烁,一咬舌尖,喷出一口血雾,绿色小剑一闪,出现在血雾zhōng,紧接着剑鸣声大振,又是一闪,以极快的度刺向téng厉

  在半空zhōng,绿色小剑一个瞬息,刺向téng厉hòu心,téng厉猛地回头,双眼通红,露出一丝厉色,储物袋内立刻飞出几块玉符,这玉符一出现,便立刻化成一道道防御层

  与此同时他左手一指,巨剑一颤,升空冲着王林所在方向就要斩去,同时巨剑四周浮现数个雷球,这些雷球一出现便立刻飘开,向尸魅砸去

  他在赌,赌是王■林的飞剑先刺zhōng自己,还是自身的巨剑先斩下对方,若是王林瞬移逃遁,那么在瞬移的过程zhōng自然无法控制飞剑,借这个jī会,téng厉打算逃命遁走,他此时的状态,已然接近油尽灯枯,继续留在这里,◇■林的飞剑先刺zhōng自己,还是自身的巨剑先斩下对方,若是王林瞬移逃遁,那么在瞬移的过程zhōng自líndefēijiànxiāncìzhōngzìjǐ,háishìzìshēndejùjiànxiānzhǎnxiàduìfāng,ruòshìwánglínshùnyítáodùn,nàmezàishùnyídeguòchéngzhōngzìránwúfǎkòngzhìfēijiàn,jièzhègèjīhuì,ténglìdǎsuàntáomìngdùnzǒu,tācǐshídezhuàngtài,yǐránjiējìnyóujìndēngkū,jìxùliúzàizhèlǐ,无疑是自寻死路

  司徒南狂吼道:“疯了,你小子真是疯了”说着,他不顾王林反对,就要发动瞬移躲开巨剑但蓝色光芒刚一从王林胸口出现,王林立刻以极快的度说道:“还没到瞬移的时候,停”

  他脸上涌现一丝狠意,看都不看头顶斩下的巨剑,控制绿色小剑再次瞬息,躲过防御层,出现在téng厉面前

  téng厉脸上一阵惊慌,此时他的巨剑已然距离王林头顶不到半米一缕鲜血从王林额头流下,王林眼都不眨一下,狞笑一声,低念:“死”

  剑光一闪,绿色小剑穿透内甲,从téng厉hòu背射出,带起一道血流

  与此同时司徒南发动了瞬移,蓝光闪烁zhōng,王林的身体消失在巨剑之下,出现在面○色血色的téng厉身旁

  巨剑顺势斩下,轰然间,地面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王林不顾额头的鲜血,蹲下身子右手按在téng厉身上,司徒南知道王林所想,二话不说一股蓝色光芒从天逆珠子上透出,●▲顺着王林右手流到téng厉体内,顿时téng厉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的变成了一座蓝色冰雕,他的表情在冰雕内,凝固在骇然之色上

  这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快到尸魅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在tén◎○g厉被冰冻的瞬间,他微微一怔,立刻警惕的盯着王林

  半空zhōng砸向尸魅的雷球,此时全部消散,那把巨剑也立刻缩小,变成一把银色小剑,从半空zhōng落下,掉入了地面的裂缝zhōng

 □■ 王林一把抓起冰雕,二话不说迅hòu退,绿色小剑在他身体外闪烁寒芒,剑尖指向尸魅

  尸魅盯着王林,呲牙吼叫,正要冲上去,但回头看了眼地面上的裂痕,略一犹豫间,王林已然退到300米外,一个瞬移,○身影消失

  尸魅吼叫一番,不甘心的盯着王林消失的方向,许久之hòu身子一跃,跳入地面裂痕内,没过多久拿出téng厉的银色小剑,一脸兴奋之色,张开大口吞了下去

  王林抓着冰雕,脸色苍白,○急在丛林内闪烁而行,待确定安全hòu,他松了口气,把冰雕放在一旁,拿出灵气葫芦,一口把里面的液体喝干,随hòu盘膝坐地,吐纳呼吸

  丛林内一片安静,许久之hòu,王林慢慢睁开双眼,司徒南不满的◇声音传来

  “小子,你刚才疯了?要是老子慢一步,你小命就玩完了”

  王林沉声道:“杀téng厉的jī会只有一次,若是刚才错过,一旦他灵力恢复,就再没jī会了,而且这人追杀我多日,若是放任他离开,日hòu定是个大麻烦,不如赌一次,另外他巨剑斩下的度是随着他体内灵力的多少来决定,当时他已经油尽灯枯,度定然快不过我的飞剑”

  司徒南沉默了,他发现自己好像第一次认识王林般,许久之hòu他缓缓说道:“你已经合格了,这样的心态,可以在修真界立足了”司徒南语气zhōng不知不觉没有了往日的狂妄,对于王林,他第一次有了敬佩,他自问若是换成自己,刚才一定不敢去赌

  王林没有说话,盯着包裹téng厉的冰雕,目光闪烁,说道:“用他来进行夺基**,应该可以?”

  听到王林的问话,司徒南说道:“完全可以,而且他是筑基hòu期,若是用他作为夺基**的炉鼎,你成功hòu在筑基境界的度会比旁人快上一些,而且多多少少还会获取他的一些灵根,这样一来,你的天资也会有所改变这小子年纪轻轻能有如此修为,天资定然是极为惊人,呵呵,王林,你这次赌命换来的东西,值了”

  说完,司徒南又把夺基**的口诀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一一诉说,一直到夜幕降临,才解说完毕,王林沉吟少许,张口吐出绿色小剑,右手一指,小剑立刻刺向一旁苍天巨树

  在巨树上挖出一个树洞hòu,王林抓起téng厉,跃了进去

  绿色小剑他并未收回,而是任由它在四周徘徊

  数洞内不大,充满潮湿之气,但王林也顾不得那些,拿出灵气葫芦倒出一些液体,清洗了一些额头的伤口hòu,他收紧心神,闭目打坐

  第二天一早,王林睁开双眼,目光一闪,喷出一口灵气,灵气成雾状飘在半空,王林没有停留,双手掐诀,打出一道蓝光

  那蓝光一入灵雾,立刻消散,灵雾如同沸腾般翻滚,guǐ异的收缩、膨胀

  王林神色如常,双手连续不断的打出蓝光,射入灵雾之内,渐渐的,灵雾翻滚越来越剧烈,缩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紧接着他右手一引,包裹téng厉的冰雕飘起,王林胸口蓝光一闪,司徒南不待他吩咐,立刻解除了冰冻状态

  转眼间téng厉身上的蓝色结晶消失殆尽

  王林目光一闪,右手一指灵雾,灵雾立刻飘到téng厉身上,从他的七窍zhōng钻了进去,téng厉身体顿时颤抖抽搐起来,双眼紧闭,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不大一会,灵雾全部钻入téng厉身体内

  王林深吸口气,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二话不说咬破右手食指,隔空虚画,一个古怪的血色符号随之出现

  王林右手一翻,打在符号上,那符号立刻飞出,印在téng厉胸口

  téng厉身体剧烈的一颤,手脚抽搐,口鼻间血液止不住的流出,但流出的血液却并未滴下,而是全部飘起,相互凝聚

  紧接着,téng厉身上发出一阵脆响,他面色猛然间红润起来,与此同时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升起guǐ异的红色

  一滴滴鲜血,从他的皮肤渗出

  王林脸上凝重之色浓,他眼都不眨一下,再次隔空画出一个血色符号,打在了téng厉胸口

  téng厉蓦然间张开嘴巴,发出几声无意识的惨哼,紧接着全身所有血管统统爆裂开,血液止不住的从皮肤渗出,飘空凝聚在一起

  转眼间,一个巨大的血球,浮现在téng厉身体上方,此时的téng厉,身体由之前的红色,飞快的变成了苍白

  王林此时额头见汗,他望着血球,双手飞快变化法诀,时而发出几道灵光,时而画出几个符咒,渐渐的,那巨大的血球慢慢的缩小,最终变成了拳头大小,散发出guǐ异的暗红色

  王林深呼口气,全身已然被汗水浸湿,他没有停顿,再次张口喷出一口灵雾,打出几道蓝光,在灵雾沸腾时,一指téng厉,灵雾再次顺着他的口鼻七窍钻入进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