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蓝肤怪人


  摸着自己的小腹,王林喃喃自语道:“黄泉升窍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了”

  所谓黄泉,就是修练此功时身体状态必须改变成濒死状态,以这种即将步入黄泉的形态来让自己适合吸收阴寒之气不过这期间稍有不慎,很有可能真的身入黄泉

  这黄泉升窍决,实际上在六级修真国都没多少人有勇气修炼,司徒南是少有的几个修炼成功的按照六级修真国魔道的称呼,这黄泉升窍决又被称之为诡功

  所谓诡异,正是因为其诡异的变化太多,这种变化有的对修炼者裨益极大,有的则是会功散人亡

  就这样,王林在此地定居,每天夜里都要吐纳阴寒之气,转眼间一个月过去

  这一个月,王林除了修炼黄泉升窍决外,另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神秘石珠在这里居然也可以凝结出露水,而且这露水内蕴含的并非灵气,而是阴寒之气

  至此,王林对石珠又有了的认识

  于是王林开始积累阴寒露水,尤其是在子夜时fèn,阴寒之气达到最浓烈状态,阴寒露水很容易就会出现

  服下阴寒露水后,王林发现这露水蕴含的阴寒之气虽多,但若yǔ灵气露水相比较,明显不是一个档次

  若把阴寒之气yǔ灵气当成同等品质之物,那么阴寒露水的效果,只能达到灵气中雪水的档次,远远不及灵气露水

  王林深知这黄泉升窍决其实说白了,就是看体内吸收阴寒之气的多少,吸收的越多,威力越大,于是,白天的时候,王林都会进入梦境空间以阴寒露水修炼,夜晚则在房间吐纳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林身体内寒气渐渐增多,每次吐纳时都会yǔ四周的阴寒之气融为一体,不fèn彼此每到这时,他的心跳都会渐渐的缓慢,最后近乎若有若无

  甚至有几次,几乎就已经停止了心跳,但最终都坚持了下来

  这一天清晨,王林从入定中醒来,他深吸kǒu气,喃喃自语道:“体内阴寒之气越来越多,应该可以第一次冲窍了”

  突然,他盯着四周阵法幻化出的迷雾,眼露古怪之色接着他二话不说大袖一甩,迷雾顿时向两旁散开,露出一条小路

  王林走出阵法,一眼就看到地面上有几道长长的痕迹,一直延伸到废墟深处他记得昨天这里有几只未等到光柱来临便失血身亡的yě兽

  可现在,yě兽尸体不翼而飞,显然是被拖入了废墟深处

  “难道这废墟内还有人?”一股寒意立刻涌入王林心中对方昨天夜里拖走yě兽尸体,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王林目中凝重之色闪过,他立刻在自己的房屋四周观察一番,没有任何异常,阵法并未有被人进攻的痕迹

  他摸了摸下巴,不动声色的身子一闪冲入丛林内,没过多久便抓着两具兽尸飞了回来,把兽尸仍在一旁后,他立刻回到阵法内,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白光,顿时四周迷雾加浓密,引有风雷阵阵之声

  做完这一切,王林依然还是不安,心中总有一片阴影笼罩,许久后,他平缓心绪,神识全部散开,喝下一kǒu阴寒露水,一边吐纳吸收,一边保持警惕

  夜幕来临,这一夜,王林没有吸收阴寒之气,而是静静的坐在原地,神识最大范围扩散,百米之内风吹草动随时映在心中

  尤其是两具兽尸的位置,王林是凝神瞩目,他倒要看看,废墟内到底有什么生物,在夜晚会到这里来

  时间渐渐过去,转眼间子时临近,阴寒之气浓郁到极点,王林一直屏气凝神,密切的观察四周

  神识所及之内,一片寂静,那两具兽尸,此时也被阴寒之气浸透,☆泛起一片片霜痕除此之外,就连废墟外的丛林,也没有任何声息,平静的有些可怕

  这并非王林第一次在夜里散发神识,但往日就算深夜,也会有一些yě兽以及虫蝇时而发出嘶鸣如此的平静,这还是第一次

  突然,王林神色一动,神识内废墟方向阴寒气息如沸腾般滚滚舞动

  他目光炯炯,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冷眼静看

  只见在废墟方向,随着那翻滚涌现的阴寒气息,一个波谲云诡般的影子迅出现对方的度★太快,王林神识中只看到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地面上的几具兽尸便失去踪影

  王林怵目惊心,他刚才在对方出现的一瞬间,看到了对方的样子,那是一个全身泛着蓝色皮肤的人形生物

  一个个诡异的符号■tàikuài,wánglínshénshízhōngzhīkàndàohēisèdeshēnyǐngyīshǎnérguò,dìmiànshàngdejǐjùshòushībiànshīqùzōngyǐng

  wánglínchùmùjīngxīn,tāgāngcáizàiduìfāngchūxiàndeyīshùnjiān,kàndàoleduìfāngdeyàngzǐ,nàshìyīgèquánshēnfànzhelánsèpífūderénxíngshēngwù

  yīgègèguǐyìdefúhào布满对方全身每一寸皮肤,除此之外,还有九张半寸长的黄纸,贴在此人全身数个位置这一付动心骇目的诡异造型,让王林惊疑不已

  此时,这怪人再次出现,他站在王林的阵法外,目露思索之色

  怪人退后几步,疑惑的看了看阵法迷雾,目中略带犹豫之色,最后绕着四周迅转了一圈.

  王林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没有急于攻击,他倒要看看,这怪人到底有什么手段

  怪人在迷雾外转了一圈后停了下来★,眼中透出好奇之色接着他身体一动,冲向阵内

  在他进阵的一瞬间,王林眼中杀机一闪,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白光,射入阵法内,迷雾立刻如沸腾般翻滚

  紧接着,阵法内传出砰砰的石块碎裂声,一个又■,yǎnzhōngtòuchūhǎoqízhīsèjiēzhetāshēntǐyīdòng,chōngxiàngzhènnèi

  zàitājìnzhèndeyīshùnjiān,wánglínyǎnzhōngshājīyīshǎn,yòushǒuqiājué,dǎchūyīdàobáiguāng,shèrùzhènfǎnèi,míwùlìkèrúfèiténgbānfāngǔn

  jǐnjiēzhe,zhènfǎnèichuánchūpēngpēngdeshíkuàisuìlièshēng,yīgèyòu一个阵法,飞快的被破坏掉,迷雾的颜色也越来越淡

  王林二话不说张kǒu吐出一道绿光,绿光一闪间,疾如旋踵般射出只听轰的一声,迷雾内传来怪人的怒吼,紧接着一股庞大的推力从阵法内传出,成环形向四周○疯狂散开,无数的石块全部被抛起,在半空中砰砰的碎裂,化成飞灰

  迷雾立刻消散,怪人顿时看见了王林,眼中露出嗜血之色,狞笑的迈步走来

  王林神色如常,右手虚空一指,顿时绿芒一闪,飞剑瞬间○出现在怪人身后,直接穿透,从他前胸心脏位置射出,带起一道蓝色的血液

  那血液一出现,便立刻化成冰晶落在地上

  那怪人痛哼一声,立刻退后几步,脸上露出惊惧之色

  王林心底一沉,对方受到飞剑攻击,居然还能行动,他二话不说眼中寒光一闪,一拍储物袋,顿时一把古朴的剑鞘飞出

  绿色小剑一闪间刺入剑鞘内,下落到五fèn之二的位置时停了下来,紧接着颜色立刻改变,迅由绿到蓝,又由蓝转变成黑,之后猛地离鞘而出,向怪人斩去

  怪人一看到飞剑,眼中惊惧之色弄,正要闪躲,只见黑剑一冲,破空刺中怪人胸kǒu,yǔ此同时黑光一闪,一连串轰轰的闷响中,怪人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被狠狠地抛出

  飞剑被怪人血液沾满,居然贴在了怪人身上,任凭王林如何驱使,都难以撼动,甚至连瞬移都失去了作用

  震惊之下,王林目中杀机渐浓,刚才在飞剑射中对方的瞬间,他敏锐的观察到,对方全身诡异■的符号同时一闪,显然是用了某种秘术来抵抗自己的进攻

  他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拿出得自张虎的那张纸符,迅追出蓦然间王林瞳孔一收缩,只见那怪人身体在半空中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一个扭转,立刻单膝在地落下●,他胸kǒu出现碗大的伤kǒu,蓝色的血液大量的流出

  他身体外所有的符号正飞快的闪烁,随着符号的闪烁,对方的伤kǒu正在飞快愈合

  王林眼都不眨一眼,张kǒu喷出一kǒu灵气,祭出纸符,那纸符顿时自燃,化作一道散发浓郁热浪的乌光,瞬息再次射中对方胸kǒu伤处

  怪人惨吼一声,身体被生生穿透

  “还不死”王林内心一沉,对方受到如此致命的伤势,居然还未死不过让他略微心安的是,经过纸符的攻击,被粘在对方身体上的飞剑,在黑光一闪间,终于冲了出来,盘旋而回

  怪人目中露出挣扎之色,突然抬手撕下身上九张黄纸中的一个,在黄纸被撕下的一刹间,一道青色的气体立刻从他全身◎每一处位置疯狂的涌现而出,包裹住全身

  王林面色阴沉,毫不犹豫一指剑鞘,飞剑立刻归鞘,下沉到五fèn之三的位置飞剑颜色迅由黑,变成了红

  剑鞘五fèn之三的位置,这已经是王林目前的极限◆了,按他的fèn析,以自身目前筑基初期的实力,用上下沉五fèn之三剑鞘的飞剑,即便是筑基中期,也有一搏之力

  就在这时,怪人身体外的青色气体迅收缩,飞快的融进身体内,再次出现在王林面前时,胸kǒu平滑看不出一丝伤痕

  他盯着王林,目中露出怨恨之色,不过显然对王林有很深的忌惮,尤其是目光看到飞剑时是面带惊惧

  “你是谁”王林没有急于攻击,对方身上有九张黄纸,撕下一张就可在濒死状态痊愈,如此一来,这场战斗定不可能在短时间fèn出胜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