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唬人法宝


  “王某借此地修炼,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出手伤人,你若就此退去,以后不再扰我修炼,今日之事就此罢休”王林双眼开阖间寒光微闪,冷言道

  怪人脸上露出不解之色,张开嘴,说了几句发音尖锐的词语,□王林皱起眉头,他一句也听不懂,对方显然也听不懂自己所说

  王林微眯双眼,缓缓向一旁移动几步,来到一处断bì下怪人看到王林走动,立刻露出警惕之色

  王林右手一挥,在断bì下飞快划弄怪人一◎呆,眼睛不眨的望着王林手指,脸上渐渐露出明悟之色

  只见王林手指飞快,在墙面上画出一个代表废墟的草图,接着,他盯着对方,指尖在草图中间一划,把草图左右一分为二

  随后,王林一指怪人,手指落在右半位置,接着他又指了指自己,手指落在左边位置做完zhè一切后,王林手指自右慢慢移动到左,在墙bì上留下一道痕迹,zhè时,他盯着怪人,目露森森杀机,含义不言而喻

  “你若再到我zhè来,王某拼了耗费灵力,也定灭了你”

  怪人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他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自己胸口,眼中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颇为忌惮的望了眼飘在王林身前的剑鞘、飞剑,张开嘴尖锐的说出一番古怪的发音

  王林眉头一皱,那怪人眼看王林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立刻焦急起来,大手在身前比划半天,最后一拍脑袋,跳到不远处一拳打在一处断bì上,在他拳头击中断bì的瞬间,他全身符号猛地一闪,断bì轰的一下,四分五裂

  怪人抓起几块碎石,脸上露出回忆之色,把石块摆放四周,做完zhè些,他希翼的望向王林,又是怪吼了几声

  王林眉间略松,右手隔空一抓,顿时怪人身边的石块全部飘起,按照某种规律分放一旁随后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白光,顿时一道迷雾瞬间出现,覆盖住石块范围

  “你说的可是zhè阵法?”王林盯着怪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怪人立刻手舞足蹈,露出颇为兴奋的样子,一拍胸口,顿时身体符号一闪,他低喝一声,双手张开,蓦然间地面一震,那小迷踪阵法所在的地面,居然慢慢的升高,露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飘在半空的小迷踪阵法,宛若一个小山般,被怪人举在头顶,他对王林点了点头,zhuǎn身匆匆离开,没走出多远,他停了下来,回头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高声吼叫一番,同时一只手举着小山,一只手冲王林比划手势,随后迅消失在城市内

  王林盯着对方的身影,他不是没考虑杀死对方,但zhè怪人身上的黄纸太过古怪,不到万不得已,王林不愿意与其生死搏斗,所以他选择了沟通

  他脑中正思索间,突然面色一变,眼中杀机顿现,飞剑嗡鸣作响,散发森森寒意怪人,去而复返

  “你找死”王林望着远处突然出现的身影,声音冰冷,悠悠的开口

  怪人连忙停下脚步,手中拿着圆形物体在身前连连摆动,脸上是露出解释之意,他看到王林眼神依旧冰冷,于是把手中物体扔向王林

  王林不疾不徐的退后数步,怪人用劲不大,圆形物体滚到王林身前不远外便停了下来

  扔完东西后,怪人咧嘴对王林一笑,立刻zhuǎn身消失在阴寒气息中

  此时天色渐亮,王林谨慎的望着怪人离开的方向,过了许久,他才收回目光,缓缓走到圆形物体所在位置,低头一看

  zhè是一个只有拳头十分之一大小的圆珠,上面沾满灰尘,甚至边缘位置还有一些细碎的裂痕,看着看着,王林突然面色一动,他捡起身边一块石头,轻轻砰了下圆珠,圆珠立刻向后滚zhuǎn

  一丝丝微弱的灵力波动,从圆珠上散出

  “zhè是法宝?”他一怔,右手隔空一抓,珠子飘起,他谨慎的观察了许久,最终目光闪烁,毫不犹豫一把抓在手中,神识一扫,灵力催动

  顿时从圆珠上冒出一缕白烟,zhè白烟浓密的飘在半空,眨眼间化作一个身穿白衣的古稀老者,zhè老者鹤发鸡皮,鹰嘴鹞目,全身散发出危险地气息,他似随意的扫了王林一眼,露出讥讽之色,悠悠开口道:“你可敢与老夫一战?”

  王林一怔,退后几步,仔细一看,对方的修为看起来也就是凝气期十五层左右,他摸了摸鼻子,目光闪动,加大了灵力的催动

  随着灵力的流zhuǎn,那老者全身气势急剧的攀升,最终在筑基中期停了下来,苍发无风自动,老者身体飘起,眼露滔天战意,低吟道:“你,可敢与老夫一战?”

  王林彻底楞了,他有些摸不透zhè圆珠法宝的作用,沉吟少许,再次加大灵力流zhuǎn

  老者眼中闪现极其明亮的光芒,气势徒然剧增,,举手投足间风雷阵阵,最后增强到王林看不出修为、且只需一眼就心惊的地步,此时,老者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以一副绝世高手睥睨天下的姿态,背着双手,面露寂寞之色,漠然道:“结丹期以下,没资格与老夫一战,滚”

  王林内心一动,收回灵力,老者立刻消失重化作白烟,收缩进圆珠内,咔的一声,圆珠上的裂痕,又多了一道

  王林望着手中圆珠,半响说不出话来,他对zhè法宝的作用,算是心服口服了zhè是一个幻术法宝,逼真程度几乎与实质没什么区别,幻化出的老者,无论神情气质,言谈动作,都相当的具备“高手”风范,尤其是最后那句“结丹期以下没资格与老夫一战,滚”

  气势表情等等都达到巅峰,王林自认就算自己遇到,也难以发现虚假,毕竟老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看在大部分人眼里,那可是实打实的绝世高手

  而且随着自己修为增强,流入珠子内的灵力yuè多,幻化出的老者实力就yuè高用来吓唬人,实在是首选

  “zhè蓝皮肤的怪人倒也有些意思,拿走小迷踪阵法,定是觉得过意不去,所以给我送来zhè么一个宝贝”王林收起法宝,轻笑自语

  他从zhè一点事情上,立刻分析出,怪人应该不会使用法宝,还有就是在zhè个城市废墟内,一定还藏有其他的宝贝

  现在,zhè个废墟的城市,在王林眼中,变成了一个神秘的宝藏

  “拥有可以治疗任何伤势的光线、幻术类法宝、神秘的怪人,zhè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呢?”王林摸了摸下巴,此时天色大亮,他重布置了一下修炼地外围的阵法,便坐在其内喝了一口阴寒露水,吐纳呼吸

  时光飞逝,两个月过去

  zhè一日白天,王林盘膝坐在房间,两个月的阴寒之气吐纳,在他的体内已经形成了一个浓郁的阴寒气团,至此,他准备第一次黄泉升窍决的冲窍

  王林目光闪动,他对黄泉升窍决已经研究透彻,对于功法内描述的三大窍穴也熟之在心

  三大窍穴的所在,分别是小腹丹田,胸口气海,脑部祖窍

  zhè三个位置,分别需要碎立三次,如此循环方可形成寒丹,简单来说,比如丹田,按照黄泉升窍决描述,第一层大成后,丹田开窍,而若要练成第二层功法,必须要丹田先碎再开

  黄泉升窍决讲究的是不破不立,先破后立的原则

  王林沉吟一会儿,按照功法上的方法,调动体内小腹部阴寒气团,开始第一次冲窍

  在他的控制下,阴寒气团yuèzhuǎnyuè快,一阵阵剧痛从小腹传来,王林熟记功法,深知zhè是开窍前的正常反应,疼痛yuè剧,说明开窍yuè是来临

  zhè种疼痛,不是常人可以忍受,他就如同一把尖刀刺入小腹,不断地扭动割裂般豆大的汗珠从王林额头滴下,短短的几秒时间,他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气团在急剧的zhuǎn动下,化为漩涡状,阴寒的气息迅扩散四周,从外表看去,王林的腹部此时变成了青色,寒霜渐起

  王林紧咬牙齿,疼痛yuè来yuè剧烈,阴寒气息立刻席卷王林的全身

  就在zhè一瞬间,随着气团的旋zhuǎn,一个深幽的黑洞,出现了,在它出现的一刻,阴寒气团如同石牛如水般,迅沉入其内

  紧接着,他体内的灵力也如同被吞噬般,不顾一切的从身体各个位置钻出,吸入黑洞

  一种诡异的变化在黑洞内产生,流入其内的灵力,原本在外面与阴寒气息彼此各不干扰,可进入zhè里后,二者立刻仿佛争夺地盘一般分庭而至,相互剧烈的攻击

  渐渐的,阴寒气息与灵力,开始了相互的吞噬与融合,最终形成一股与众不同的变异灵力,在黑洞内缓缓的zhuǎn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