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中年文士


  青玄话语刚落,战神殿中一脚踏飞剑的女子听到“马良”二字,面色一变,脸上阴晴不定,她一咬牙,身子顿下,掉转方向飞来,这女子做少妇打扮,珠圆玉润,姿色天然,但见她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般飘身而来

  这女子正是那马良痴心许久,即便是在域外战场都念念不忘的小师妹徐思

  她先是对青玄做了个万福见礼,随后眼露淡漠之色看向王林,朱唇开阖,冷言dào:“哪里来的恶徒,居然敢冒充我战神殿之人,青玄师兄,还请助我斩杀此人”说完,她一拍储物袋,一把二寸长的黑色羽针出现在手中,她手腕轻摇,羽阵立刻如暴雨骤降般向着王林甩来

  羽针迎风变大,带着丝丝灰芒,化作阵阵黑雨,犹如风助般,以铺天盖地之势力,射向王林

  青玄一怔,并未出手而是退后几步,冷冷的盯着王林,一语不发

  王林神色从容,心底讥讽之色闪过,袖子一甩,隔空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hěnhěn的一抓,轻而易举的便把那些飞来的羽针毫无遗漏的抓住,他轻哼一声,抹掉上面的神识,表情平淡的放入储物袋内

  少妇明媚妖娆的俏脸立刻一白,朱樱般的双唇流下一缕鲜血,娇躯轻晃,脚下飞剑顿时黯淡无光,她表情震惊,盯着王林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在她印象之中,马良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无视她的法宝不说,居然还能轻描淡写般抹掉法宝上的神识,这让她心底掀起层层巨浪

  就在这时修士大军战神殿的位置中,迅飞来三dào剑光,落地后露出三个青年,正中一人,正是杨雄

  他扫了少妇一眼转身对青玄抱拳dào:“青玄dào友辛苦了,马良师弟确是我战神殿弟子,这次烦劳dào友引路”

  青玄大有深意地看了几人一眼轻笑摇头,身子一动,御剑离开,飞出不远,他回头一看,只见那杨雄站在王林身边,神态颇为尊重看到这里,他不由得一愣,沉思少许后,改变方位向河图们所在位置飞去

  杨雄不顾旁人站在王林身前低声说dào:“主人认识fèng栾始祖?五彩fèng车上那人就是始祖,她吩咐我来接你过去见她”

  王林抬头看了眼不断向前移动的修士大军在中部战神殿的方位,有一座五彩fèng车车上站着一个妇人,那妇人一身宫装打扮似察觉到王林的目光,她转过头看了王林一眼

  王林神色如常,心中有数,这fèng栾始祖正是之前向他索要周紫虹魂血的少妇略一沉吟,王林跟着杨雄向前走去,路过徐思身边时,王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神识悄然无息的在她体内留下一丝痕迹

  这痕迹会在一个月后发作,到时这女子必死无疑王林自从经历了赵国那场剧变后,对于任何对自己有敌意之人,无论男女,均都斩草除根,把一切扼杀在萌芽中既然这徐思出手在先,那就怪不得他辣手无情了

  杨雄在王林身前引路,低声dào:“林涛拓印地图时被fèng栾始祖抓到,地图现在在始祖手里,林涛也受到惩罚,若非这次qiān移,恐怕得被关禁地十年”

  王林神色如常,但内心警惕之心浓,跟着杨雄迅飞近五彩fèng车临近后,杨雄身子慢了几步,王林神态从容,越过杨雄飞上彩车,落在妇人对面,抱拳恭敬dào:“王林参见前辈”

  妇人收回遥望前方战场的目光,看了王林几眼后,声音柔和地说dào:“王林,是你的真名?”

  王林点头,默认不语,叫做王林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这种事情,实在是没必要隐瞒,若是被对方察觉,反倒不好

  少妇看了看四周不☆断前行的修士大军,沉默少许,说dào:“此时正处火焚国危难之际,到了宣武国后是会有场大战,你的那些事情,就此勾销,不用放在心上若有人找你麻烦,我保你平安,但只能帮你一次,一次之后,你救下紫虹之事,就此☆抵过”

  峰峦话语刚落,天地之间突然一暗,只见在远处战场,十座巨大的火山,被那几个元婴期修士用法力从地面掰断,升到半空后hěnhěn的抛出,所过之处火兽纷纷避退,其中有一些闪躲不及,立刻被巨峰撞碎了身子,血肉模糊

  借着山峰开dào地冲击之势,修士大军抓住机会,破竹般冲了出去,那些追击王林的火兽大约有两万的数量,被修饰大军生生破开一个缺口

  一dàodào剑光,立刻杀出,一旦有了缺口,火兽的败退成为必然,修士大军目地不是消灭对方,而是冲出包围

  fèng栾盯着远处战场,身下fèng车猛然加,跟着修士大军中,冲了出去

  十六只火兽分别被元婴期高手拖住,连连咆哮,最终纷纷停下,冰冷地目光盯着不断远去的修士大军,随后tā们以一种古怪地姿势双手交合在一起,一阵阵有异于刚才咆哮的声音,从tā们口中传出

  紧接着,一dàodào红色细丝从tā们头顶散出,在上方凝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火环,这火环一现,十六只巨兽脸上立刻露出虔诚之色,纷纷发出呜咽地低吼

  tā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地度飞快消瘦,阵阵暗红色的光束,从tā们体内冒出,融入到火环之中 ●
  这一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期间也有修士察觉异常,掉转方向过来阻止,但刚刚临近不到百丈,便立刻被一股毁灭性的能量冲击,顷刻间化为飞灰眼见于此,再没有修士过来

  一个时辰后,十六只巨兽的■
  zhèyīguòchéngchíxùlejìnyīgèshíchén,qījiānyěyǒuxiūshìchájiàoyìcháng,diàozhuǎnfāngxiàngguòláizǔzhǐ,dàngānggānglínjìnbúdàobǎizhàng,biànlìkèbèiyīgǔhuǐmièxìngdenéngliàngchōngjī,qǐngkèjiānhuàwéifēihuīyǎnjiànyúcǐ,zàiméiyǒuxiūshìguòlái

  yīgèshíchénhòu,shíliùzhījùshòude身体慢慢消散,全部融入到火环之中,那火环的大小没有变化,但颜色却变得血红一片,最终无声无息的碎裂,化作点点红斑,消散于天地之间

  在这一刻,整个火焚国境内,所有火兽,全部停止了一切的行动,纷纷跪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咽的咆哮,紧接着,其中一个火兽突然倒在地上,身体不断地抽动,若仔细看,可以看到一个红斑,在tā的额头出现,tā的身体迅膨胀,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迅生长到十丈高

  紧接着,一只又一只的火兽,额头出现红斑,身体迅膨胀,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内,整个火焚国所有火兽,仿佛全部完成了一次蜕变般,均都变成了十丈的大小,tā们的实力,也随之增长十倍有余

  这些蜕变后的火兽,一个▲个飞起,向着修士大军消失的方向追去,渐渐的,越来越多蜕变后的火兽加入到追击的队伍中,浩浩荡荡连成一片,看起来好不壮观

  再说修士大军这里,十个元婴期修士重回队之后,有四人回到战神殿的位置,其中▲一苍发老者,目光一扫,最后放在了fèng车内的王林身上,阴沉的喝dào:“刚才就是你这个小辈把火兽引来?”

  王林冰冷的目光,盯着老者,点了点头

  那老者冷哼几声,大手一伸,向着王林抓来站在王林身边的fèng栾面色微沉,一拍五彩fèng车,顿时一dào五色飞鸟从fèng车内幻化而出,鸣啼一声后,翅膀一拍,一dào环形的五彩波纹立刻荡漾

  老者收手退后几步,望着妇人,怒声dà●o:“fèng栾,你这是干什么?这小子不但夺舍我战神殿弟子,刚才还把火兽引来,你可知dào刚才那场战斗,我火焚国有上千弟子损命?”

  fèng栾顾盼生辉的俏脸露出果断之色,说dào:“有我在,□你不能杀他”

  周瑾阴沉的盯着fèng栾,沉默少许后,说dào:“这人既非马良,就不是我战神殿弟子,我可以不杀他,但非我战神殿,不能留在这里”

  fèng栾转身看向王林,开口dào:“王林,你可愿做我记名弟子?”

  王林连忙拜谢,点头应是

  周瑾双眼眯起,露出一丝寒光,这fèng栾修为与他相当,都是元婴初期,但她的双修dào侣杨森,修为却是元婴中期为了区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得罪两个元婴期修士,实在不划算,周瑾轻哼一声,说dào:“fèng栾师妹既然肯收他为徒,我自然不会再追究,此人身份暂且放在一边,眼下大战连连,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怕是在战场上也难保安全”

  说完,他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其余三个元婴期修士,除了一人飞向fèng栾外,其余二人均摇头苦笑,各自散开飞向fèng栾之人是一中年文士,此人正是周瑾颇为忌惮的元婴中期修士杨森

  他看了王林一眼,眉头微皱,冲fèng栾叹息dào:“栾妹……你这是为何?”

  fèng栾冷冷的望着中年文士,说dào:“若不是他,虹儿定会死在域外战场,当年若不是你授意,虹儿怎么可能会进入那等险地?”

  中年文士沉默许久,转身对王林深深的弯腰鞠了一躬,起身后他从储物袋拿出一块玉符,右手在上一抹后扔向王林,口中说dào:“此符是我早年炼制的元婴级法宝,我已收回神识,你祭炼后此次纷战性命可保”

  求月票,唉,前十摇摇欲坠,拜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