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万魔百日诛杀令


  王lín停下身子,目光在他手中的令牌上一扫而过,冷冷的盯着钱坤李慕婉看到令牌后,怔了一下,随后又仔细的看了几眼,神色立变,低声道:“这是百日追杀令,没想到修魔海内居然huì有这等法宝,我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上看过一些介绍”

  李慕婉三言两语把她所知道的诛杀令的利弊一一诉说,最后语气略缓,言谈之中对那令牌颇为忌惮

  钱坤还真怕王lín不认识这令牌,万一真不认识,任凭自己如何去说★,对方恐怕也huì半信半疑,如果真是不信之下杀了自己,那就弄巧成拙了

  现在既然那小娘们已经把令牌介绍一番,钱坤就不相信了,有人明知诛杀令的歹毒,还能动手杀人,他心底松了口气,说道:“道友,你□看我的提议如何?不要一意孤行,若是真杀了我,到时候你被诛杀令通缉,定然麻烦不断,你身边这位女子,也定huì受到牵连,何必呢?是不是?”

  王lín看都不看钱坤,转头盯着李慕婉,一字一字的说道:“你确定,若能挨过百日,便kě获得对方的全身修为?”

  李慕婉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钱坤心底一颤,暗道不好,正要退后时,王lín目中寒光闪现,口吐一字:“死”

  钱坤惨哼一声,☆口鼻喷血,双目、双耳是鲜血喷涌,眼神涣散,神识破灭,倒地身亡,在他死亡的瞬间,他手中令牌无声无息的碎裂,一道红光蓦然飞出,在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诛字

  这诛字颜色鲜红,犹如刚从血池里捞出一般高高■的悬在王lín头顶的半空,显得极为刺眼

  王lín抬头看着半空中那个大大诛字面无表情,身后龙筋甩出分支,捆着钱坤尸身扯到后面王lín拉着李慕婉向后飞去,转眼间便回到五丁峰

  木南、木北二人呆呆的看着那巨大的红色“诛”字,一丝贪念自心底升起,但很快这贪念便化为乌有,二人恭敬的站在五丁峰上,寒蝉若惊

  王lín冷眼一扫平淡地说道:“斗邪派总部,kě有元婴期修士?”

  木南连忙抢先说道:“没有,别说斗邪派了,南斗城方圆百万里内一个元婴期都没有,那些前辈怎么huì看得上这里,一般都是在内海出没”

  王lín盯着木南的双眼,一直看地木南心底毛双腿颤抖他这才又道:“斗邪派的掌教,什么修为?”

  木北连忙上前一步恭敬道:“前辈,斗邪派掌教大人是结丹中期的修为,只不过已然达到巅峰据说随时kě突破进入后期”

  王lín心底冷笑,双眼内寒芒闪过冷言道:“■你二人带路,去斗邪派总部”

  木南、木北二人怎敢拒绝,连忙恭敬称是,起身带路飞行间,他二人眼光时而扫向王lín头顶半空的巨大“诛”字,心底默默祈祷最好多吸引一些人,把这家伙杀死最好

  ◆一路之上,王lín所过之处,风雷阵阵,在下方有修士惊讶的抬头,一个个却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冷气

  最显眼,当属王lín头顶鲜血淋淋的赤红色“诛”字,其次则是他身后如十道流星般被横铺在半空中的十具尸体,在所有人眼中,看到这一幕后,都huì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十具尸体说不定就是想要杀被诛杀令通缉之人,结果反被杀死

  此人把尸体捆在一起,定然是有着强烈的警告目的,一时之间凡是看到,心里都惊●魂不定,一个个迅拿出传音玉简,把这件事情即刻传递给好友、同门

  万魔百日诛杀令再现修魔海,这一消息,立刻通过各种渠道,四面八方的传递开来,诛杀令一现,这代表地是谁若是能杀此人,即kě获得最少是■结丹初期修士的全身修为

  这等事情,无论是筑基期还是结丹期,都kě谓是天大的诱惑,尤其是后,一旦成功,提高一个境界不在话下

  甚至那些结丹中期的修士,凭此迈入后期,也不是不kě能尤其是☆让人猜测不到地,则是开启令牌,到底是以什么样的修为来祭献,若是结丹后期地修为祭献,那么此事定huì引起大范围的波动

  王lín飞行中,体内原本丹胚所在地位置,丹胚转化成拳头大小的金丹,散出阵阵●ràngréncāicèbúdàodì,zéshìkāiqǐlìngpái,dàodǐshìyǐshímeyàngdexiūwéiláijìxiàn,ruòshìjiédānhòuqīdìxiūwéijìxiàn,nàmecǐshìdìnghuìyǐnqǐdàfànwéidebōdòng

  wánglínfēihángzhōng,tǐnèiyuánběndānpēisuǒzàidìwèizhì,dānpēizhuǎnhuàchéngquántóudàxiǎodejīndān,sànchūzhènzhèn灵力,充斥他地全身

  结丹的修为,王lín计算之下,比之筑基高出百倍有余,他遥望修魔内海所在方向,目光仿佛穿透了内海,略过对面大陆直接投在了赵国境内,他嘴角露出一丝寒笑,内心默道:“藤化元,我王lín结丹了,待结婴之日,就是我杀回之时你kě千万不能提前死了,我huì让赵国所有藤姓之人,为你陪葬”

  木南偷眼看了王lín一眼,对方此时地表情与笑容,让他看了后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哆嗦,心脏猛跳几下,内心暗骂:“怎么还没人来杀了这人,那么大的诛字在头上顶着,快来人杀,不然要是真把他领到总部,我二人即便不被他杀死,也huì被掌教灭魂”

  他正祈祷着,远处迷雾中蓦然间走出一人,这人气焰滔天,随着走动,迷雾滚滚散开,黑、黑眼、黑衣、黑剑,全身上下,透出森森黑芒

  若是此人面色冷峻容若剑削的话,定然huì充满萧杀之意,kě惜,此人年约中旬,腹部是高高鼓起,脸成圆形,嘴角带笑

  如此一来,萧杀之气半点全无,反而倒有一股滑稽的味道,只是木南、木北二人看见此人后,面色立刻一变,但紧接着,二人眼中却是喜色一闪而过

  “桀桀,万魔百日诛杀令,好,好”中年黑衣胖子双眼透出一丝绿芒,盯着王lín头顶半空的巨大“诛”字,大笑的赞叹起来

  “小辈,我给你半炷香时间,你kě处理后事,不要试图反抗,以你区区结丹初期的修为,我黑衣魔君不放在眼里”此人说完,双手背后,抬头望天,露出睥睨天下之势

  李慕婉掩口失笑,看了看那嚣张不kě一世的胖修士,又看了看王lín,嘴角笑意浓

  木南心底略有激动,心道这才是高手,不愧是连掌教都要礼遇三分的散修魔君上官墨,听说他与掌教修为相当,已然达到结丹中期巅峰,随时kě进入后期其修为比之大长老也要强出几分

  王lín眉头一皱,冷笑道:“找死”

  上官墨一怔,绿芒小眼打量王lín,嗤之以鼻道:“不知天高地厚,就让老夫送你一程,你且看好了,什么叫做结丹中期巅……”

  没等他说完,王lín右手一点黑衣魔君上官墨,冷声道:“死”

  这死字一出,上官墨胸口蓦然飞出一块玉佩,玉佩啪的一声一分为二,冒出一股青烟,消散在修魔海内

  “咦?”王lín右手一捞,分成两块的玉符立刻落入他手心,神识一扫,王lín脸上惊奇之色闪过,顺手放在储物袋内后,他盯着站在原地,眼露惊恐之色的上官墨

  “死咒术”上官墨脸上的冷汗,哗哗的留下,这块玉符是他很早以前的师父临终给他留下的唯一一块法宝,据说kě抵抗一次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修魔海外围,遇到元婴修士便yǐn藏起来,不敢招惹,若是遇到修为不如自己的,那说什么也要搜刮一番,渐渐创下些许威名,但现在,他脑袋立刻清醒过来,心惊肉跳之下又看到王lín那森寒的目光,生怕对方嘴快,再说一个“死”字,他脚下一软,立刻跪在地上,大声颤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晚辈上官墨知错,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木南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惊惧万分,颇为忌惮的偷看了王lín一眼,心底再也不敢起刚才那些心思站在他身边的木北,也是连忙低头,掩饰目中的骇容

  上官墨看到王lín表情依然冰冷,立刻心头哆嗦几下,狠狠的一咬牙,说道:“前辈,晚辈愿拜您为师,从此之后仅尊师命,师父,您老人家就收了我”说完,他又连忙看向李慕婉,哀求道★:“您一看就是师母了,师母,您劝劝师父,让他收了我”

  李慕婉俏脸微红,偷眼瞄了王lín一眼,看到他表情冰冷,不由得心底一叹,低头不语

  王lín冷眼盯着上官墨,极境神识自识海内翻滚,◎双眼内yǐnyǐn透出红色闪电上官墨一直眼巴巴的观察王lín的反应,此时暗叫不好,他深知对方既然能让自身玉符主动防御并且碎裂为二,定然有不弱于元婴期的攻击,再加上那诡异的死咒术,这是让他心惊肉跳,自讨即便是逃,也定然难免一死

  惊惶焦急之下他连忙一点眉心,结丹中期巅峰修为的魂血,蓦然间从额头飘出,这魂血颜色为金黄色,魂血一出,上官墨的神情立刻萎靡起来,体内灵力波动的厉害,修为yǐn有跌落境界的迹象

  这魂血,修为越高,越是珍重,一旦献出,全身修为定然有损,修为越高,损耗越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