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和他拼了


  龙头密室内一道七彩guāng斑蓦然出现在其内这guāng斑越来越亮最后化作一道虚影渐渐凝实后露出wáng林的样

  在他出现的一瞬上官墨立刻感应到他心底乱跳暗道这煞星到底在修炼什么功法◎居然可以把全身气息收敛刚才他还在猜测到底什么原因自己能否借此机会脱离多方掌控但此时他心底再也兴不qǐ半点这样的念头

  李慕婉摸着巨龙身上的鳞片shén情专注心底好似在计算着什么此时的她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双目凝shén玉手在龙鳞上轻划

  即便是体内魂血的波动也没有引qǐ她半分注意渐渐的她眼中露出似有所悟之色看向下一片龙鳞

  wáng林出现在闭关之处盘膝坐下拿qǐ储物袋到现在为止他所杀结丹期修士的金丹全部收集在此大致算了一下这里面不下上百

  除此之外所杀修士的储物袋几乎全被他收qǐ此时闲暇下来他连忙整理一番其中飞剑、法宝众多只不过这些东西除了一个画轴之外wáng林均都看不在眼里

  这画轴两尺见长有手臂粗细淡淡的灵力波动自上面透出wáng林记的是从一个结丹期修士身上获的当初对方拿出后已经打开了一半阵阵传出

  可惜wáng林的极境shén识是不分单人还是群体凡是shén识一扫后元婴期以下即刻死亡对于极境wáng林心里始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域外战场传送阵内在界律法则的威压之下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极境的存在心底有了一丝明悟其后的多年使用与战斗让○他加深层次的了解了极境威力那种过一切的可怕作用

  只是他还不知道极境的终点是元婴后期想要化shén希望飘渺

  画轴的原主已然死亡shén识早就消散wáng林右手一摸shén识印在其上只◇不过这法宝奇异古怪尽管shén识烙印其上但却没有半点与之感应之处与没印下shén识前一样

  wáng林立刻露出感兴趣之色若是寻常法宝他只需抹掉对方shén识烙下自身shén念后即可挥动自如除非是元婴级法宝以上否则均都是如此

  从这法宝的灵力波动上看似乎不像是元婴级wáng林手中元婴级法宝有几样其中一样是当初在火焚国战shén殿元婴期修士周瑾送予的玉符

  元婴级法宝最大的特点就是灵力波动庞大比之丹宝根本就是天的之差

  除了这玉符外再就是会瞬移的飞剑按照wáng林的分是一件元婴法宝若非他用血炼之术炼化恐怕没有长时间的祭炼根本就不可能使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想qǐ那把古朴的剑鞘与瞬移飞剑配合后可增加飞剑的威力这剑鞘司徒南也曾说过他看不透想必等级定然过元婴法宝甚至越化shén、婴变都有可能毕竟能让司徒南看不透的实在不多

  wáng林暗叹一声可惜这法宝随着储物袋被藤化元捏碎wáng林忽然目guāng一闪暗呼不对那剑鞘若真是这等宝贝凭藤化元元婴期的修为似乎没那个本事毁掉

  如果没有毁掉那么剑鞘会在哪?

  wáng林目guāng闪动放下画轴后猛的站qǐ身子来回走了几圈他翻出一个装着一些极低材料的储物袋灵力流转两指轻轻一捏顿时储物袋砰的一声爆开化作层层飞灰消散

  wáng林目guāng露出凝重之色一直盯着储物袋的爆开过程许久后他再次拿出一个储物袋捏碎连续数次后wáng林眼露若有所思之色

  储物袋虽毁但里面的材料却不会毁掉这就好比一排排无数的格子格子外的门就是储物袋门锁虽然碎了格子也被永久的封死了但实际上里面的物品还是存在的

  若能找到再次打开格子的回里面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

  wáng林沉吟少许重盘膝坐下拿qǐ画轴凝shén看了qǐ来这画轴定然不是元婴级法宝至于上面为何留下shén识烙印后并未有那种挥动由心的感觉wáng林猜测不出他沉思片刻后蓦然间一把拉开卷轴打开后wáng林目露凝重之色

  卷轴内画面通体漆黑上面没有任何画影

  看着看着蓦然间一丝危机如闪电般冲入wáng林心中只见一双充满邪异之色的三角形眼睛在画幕中突然出现紧接着一声如在耳边的咆哮轰然间传出画幕上剧烈的荡qǐ涟漪

  wáng林不假思索立刻合上画轴一声愤怒的咆哮自内传出慢慢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消失

  wáng林额头见汗在刚才的一刻画轴内的咆哮丝毫不弱于当初尸谷十四谷内蛟龙临死的怒吼只不过它被限制在画轴内灵力波动散发不出

  此时他终于知道画轴为何留下shén识后但却始终没有控制自若的感觉缘由这画轴只不过是qǐ到一个封印作用这法宝真正的威力却是出自画卷内那灵兽身上

  谨慎的收qǐ画轴wáng林目guāng闪动许久之后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粒金丹其颜色已然黯淡wáng林沉吟少许一拍储物袋顿时上百个金丹一一飘分颜色均都黯淡透出死灰之色

  若是以往wáng林一旦取出金丹定会立刻服下但一路上李慕婉却低声告知吞噬修士金丹虽然修为增加是快但却很容易造成灵力驳杂从而引qǐ体内气息混乱甚至各种金丹的灵力属性也大不相同一旦吞噬数量过多那么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体内五行不均从此之后头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听闻此话wáng林虽心有不gān但却打消了直接吞噬的想法按照李慕婉的话这金丹若是加以祭炼以五行搭配之法服下就可没有后患

  只不过这等制炼之法当属魔道法门李慕婉只是听说却没有具体方法wáng林沉吟少许把金丹单独放在一个储物袋内留待以后寻到五行搭配之法后使用

  随后wáng林又拿出龙筋轻弹之下魔头立刻从里面被抛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后它露出委屈之色看着wáng林

  魔头身上的红guāng已然浓郁了不少wáng林冷淡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你修为恢复到什么程度?”

  魔头小心翼翼的退后几步连忙说道:“才刚刚恢复到筑基后期若不是那剑灵总是与我争抢我定能恢复到结

  wáng林冷笑盯着魔头一语不发魔头渐渐被看的发毛筑基后期大圆满距离结丹只差一步”说完他心底暗骂心道你若要再逼老子老子豁出去和你拼了但这只是想法罢了魔头自认自己现在怕是就算拼了也吃不到半点好果子

  wáng林目中寒芒一闪大手一抓魔头尖叫一声正要闪断但却发现四周已然被禁锢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抓住拽向wáng林

  wáng林伸手在魔头体内拨乱一番渐渐的一丝丝红气从它体内散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金丹在它如烟雾般的体内出

  魔头气势立刻蔫了下来尴尬的说道:“咦?什么时候结丹了?一定是我吞的太多了自己都被发现就……”它说着说着看到wáng林目guāng渐冷立刻身子一颤露出求饶之色

  wáng林沉默少许忽然说道:“你恢复记忆了?”

  魔头立刻哆嗦一下眼shén露出恐惧之色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他在结丹的瞬间脑子里突然多了一些画面但他不敢声张此时被wáng林一语道破立刻下意识的惊慌qǐ来

  心里不住的在呐喊:“要不要和他拼了?拼了?不行好像打不过他★……决定了和他拼了”

  魔头心中的想法好不容易刚刚坚定正要付之于行动抬头时猛然间看到wáng林目中红刻传来剧痛惨嚎着在半空翻滚qǐ来阵阵青烟从他身体内散出甚至金丹都缩小了一般

  wán■g林的极境shén识原本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但他当初可是吞魂之一此时虽然shén识改变但吞魂的威压尚在甚至吞魂的能力也依然保留

  这就成为了魔头的天敌魔头惨嚎数声之后wáng林收回shén识魔头◇立刻萎靡不振的站在一旁shén色不见半点逆色而是露出深深的献媚之容

  他不怕别人只怕wáng林刚才若是对方再收拾他半柱香那他刚刚结成的金丹也会碎裂掉

  “吞了多少魂魄都给我吐出来”wá◎ng林shén色如常平淡的说道

  此章为今日基本第一章接下来还有一章基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