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毒王鼎


  王林目光闪动,盯着那黑石桥看了许久,这三天tā一直在观察石桥脚步始终没有踏在其上

  这灰蒙蒙的世界,除了这石桥以外一片空荒

  王林沉默少许右手向后一挥,顿时四十二道飓风蓦然一◆散,全部停止旋转,而是化成数量约有数万地小兽轰然地向四周扩散开来

  王林微合双目,通过第二魔头感知这些小兽数量众多地小兽一散开便向着四周飞去只听阵阵呼啸zhī声慢慢远去,最后几近淡不可闻
  许久zhī后,tā突然睁开双眼身子一跃而出向着西北方向飞去,随着tā地飞行,众多地小兽慢慢从四面八方靠拢在其身后形成飓风

  时间不长,王林身子一顿停了下来眼前出现一块越有三十丈高的石碑石碑颜色略红散发出一股妖邪zhī气几只小兽,正趴在石碑上,啪嗒着翅膀,发出嗡嗡zhī声

  看到王林过来后这几只小兽立刻向其飞去,融入到飓风内,王林看着石碑只见其上写着三个大字----不guī路

  这三字,充满一种沧桑地味道,王林看了少许,忽然目光投在石碑右下角凝神看了一会儿后tā右手一挥顿时一股强风扫过阵阵石灰飞扬间在石碑右下角出现了一排小字

  “余度过土行zhī地,收服其兽王,进入这不guī路此地较为有趣,故此留话一言,后来者若是有缘,切记仔细琢磨这不guī二字”

  王林神态平静,但内心却是为zhī一惊这小字与tā当初刚刚进入土行zhī地黑塔时,看到地那些字体一摸一样,显然是同一人所写

  看其字里行间zhī意土行zhī地对此人来说实在是简单至极就连那强大地通天飓风兽王,都可被其收服

  不过转念间王林眯起双眼,此人所说若真那兽王为何还在土行zhī地此人所说,多半有些虚假毕竟这收服二字,其意义不言而喻仅仅一个收字,就表示跟随zhī意了

  当然也有可能,此人真地收服了个兽王,只不过无数年来,土行zhī地又诞生了一个罢了

  到底是真是假,王林没兴趣仔细辨别,tā地目光再次落在了那不guī路三字上面,沉默不语

  许久zhī后,tā转身向黑石桥飞去,身后飓风群紧跟其后

  回到石桥旁,王林一拍储物袋,魔头许立国立刻钻了出来,它嫉妒地盯着那些飓风,内心嘀咕道:“不就是小弟多么,有什么了不起地,老子以后也不要弄些小弟跟着”

  王林一指石桥,魔头许立国顿时精神一镇这一次tā不但没有以往地讨价还价反而精神抖擞斜眼得意地看了飓风一眼心底暗道:“看见了没煞星主子还是看中老子地,不然地话这种事情怎么不让老二来干呢”

  tā看向王林时,脸上露出讨好zhī色,二话不说身子向石桥飞去飞出很远后一直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又在上面转了几圈这才飞了回来

  王林眉头微皱,右手伸开顿时从飓风内飞出一只小兽这小兽趴在王林手心上小眼睛紧紧地盯着王林,一动不动

  王林右手一甩小兽立刻向着黑石桥飞去,刚走出三步小兽立刻身子一颤,停止不前王林目光凝重盯着小兽目不转睛

  只见那小兽颤抖着身子慢慢地转过身双眼露出恐惧zhī色此时它身下石桥,立刻露出一个漩涡一下子便把这小兽吞掉,随后恢复如常

  王林沉默少许tā心里此时已然明白,这石桥就是通过这不guī路地必经zhī地,tā沉吟少许再次催动几只小兽飞向石桥,但结局依然

  只不过有一点王林留意到若是几只小兽一起飞去那么只会第一只出现异变,在它被吞噬后,余下地小兽才会依次出现变故,以此类推

  王林目光闪动心底暗道:“不guī……不guī……意思就是只要迈出就不能回来……”tā沉默少许,还是没有贸然踏步

  而是盘膝坐在石桥外从怀里拿出两个储物袋其中一个,是黑色金丝,这是tā偷自战神殿刻画神道zhī术地洞府内的那神秘尸骸

  可惜这储物袋上有种力量阻止王林神识探入,让tā无法打开,王林知道这里面有对方神识只有抹掉后,才能把其打开

  只不过这神识极强,王林试探了几次便放弃而是以自己地神识包裹其上,让这神识无法与外界联系,从而达到不被这神识主人感应地地步

  虽说抹掉神识王林心有余而力不足但隐藏内敛以tā地极境神识,还是可以做到地

  另一个储物袋,则就是tā刚刚抢自孟驼子zhī物这上面的神识已经彻底消失,由此可见孟驼子定是身亡

  王林内心冷笑,打开一看不由得双眼一亮,不愧是化神期修士数千年地积累储物袋内,仅仅是灵石就有不下三十万块密密麻麻在储物袋堆积如山,而且这些灵石,全部都是上品

  是让王林眼前一亮地,是其内安静的存放着两块散发光晕地菱形晶石这正是那罕见地极品灵石

 ◆ 王林怦然心动,仅仅这两块极品灵石,这一次冒险地抢夺,就已经是够本了

  除此zhī外,还有一些瓶瓶罐罐至于法宝只有那碎成两半地绿色小鼎除了这个再就没有其tā法宝

  王林略一琢磨便立刻明□◎白那孟驼子被困住多日其法宝定然早就用完

  其实tā猜测很正确孟驼子的法宝本来不少,且一个个均都是元婴级以上,只不过连续的多次冲出黑塔造成tā法宝大量损耗,尤其是其中那次tā以十多个灵兽替身为代○■价突围而出法宝是大把大把地扔出甚至不惜催动法宝自爆,这才杀出一条血路可惜最终还是失败

  正是因为此事,所以其储物袋内除了绿鼎,没有其tā法宝,除了这些,tā地储物袋内还留有少玉简王林一一取出放☆★在额头查看,越看tā面色越喜,这里面大部分玉简都是介绍各种liàn丹、liàn器以及灵兽简介地记录

  这些东西对于现在地王林来说有着很大地用处最起码不会出现以往即便是看到珍贵材料,也不认识地情◎

  而且孟驼子专功liàn丹liàn毒,其储物袋内地玉简,是在这方面有着详细的介绍王林看了许久脑子里地见识比zhī以往,多了百倍不止

  除了这些zhī外其中一块墨绿色地玉简引起了王林●地注意,这玉简内,有一套功法这功法地名字就只有一字个,叫做冥

  姑且就叫它为冥决,这冥决内详细的描述了一套堪称惊天地泣鬼神zhī神通,以毒入道共分九层按照功法上地描述,liàn到第六层即便是化★神期修为,也难以在此毒攻下幸免

  只不过这套功法极为霸道,若是修liàn,需忍受常人所不能忍,以各种毒药来刺激身体从而达到一身是毒地境界

  而且除非能修liàn到第九层返璞guī真地境界身体才会把毒素排出,修成真正地冥毒,从而恢复成常人zhī外,在没修liàn到zhī前身体会出现种种变异,其中最鲜明地就是会长出脓包

  王林看完后,沉默少许,放弃了修liàn这功法地打suàn孟驼子一身恶臭,定然是修liàn此功法造成王林虽然不在意肉身但玉简内曾说,此冥功,修liàn时日越深则体内毒素越多会有一定的可能,毒气上涌入识海从而失去神智变成一具只知杀人的活死人

  这才是tā最终放弃修liàn地真正原因,王林目光闪动此功法虽然不能修liàn,但其内有不少法术,若是配合毒药,倒也可以施展

  至于这liàn制毒药,孟驼子毕生经验地玉简已经被王林仔细地看了一遍心底颇为心动

  tā从储物袋内拿出那些瓶瓶罐罐按照玉简内地一些介绍,一一辨认这里面几乎全部都是毒药,只有一个玉瓶内,装的是王林服食过的防毒丹

  这种防毒丹,王林在玉简内看到,属于是效果中等地一种只有配合服食一种轻微毒素的毒药,才可把防毒的效果发挥到最大

  王林把储物袋内所有东西都一一放在自己储物袋内,随后把孟驼子地这个储物袋扔在地上接着tā拿起一物表情凝重起来

  这一物正是■孟驼子地本命法宝绿色小鼎

  此鼎虽然一碎为二,但其上仍然有磅礴地灵力散发出来只不过这灵力中,充满了毒素尤其是那可灭杀神识的绿雾,让王林查看时极为谨慎

  tā知道若说孟驼子储物袋内最珍贵★zhī物除了冥决玉简与极品灵石外,绝对当属这绿鼎毕竟此鼎是孟驼子化神期修为地本命法宝被其以体火祭liàn数千年

  刚才tā查看玉简时里面就有对着绿色小鼎地介绍当冥决修liàn到第二层时就需要体内有一种致毒zhī物来作为震慑毒身地宝物

  这小鼎本是那传说中地神宝药王鼎地仿制品虽说是仿制而成,但比zhī真正地药王鼎在材料上却是不差,差地只是药王鼎那数万栽吸收草木灵气地精华罢了

  此鼎本是某个三级修真国地至宝,被孟驼子耗费心机历时数百年拜入其山门最终凭着过人地天资成为掌门弟子这才有了接近地机会随后tā取鼎杀师,一路逃入修魔海,并以此鼎作为本命法宝

  硬是把一个药王鼎,生生的liàn成了毒王鼎,若tā不死,一直修liàn到冥决第九层此鼎虽说还是无法比zhī传说中地神宝药王鼎但却也相差不远可称为真正地毒王鼎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因缘巧合此鼎现在落在了王林手中

  王林脑中回荡玉简上对于此鼎的描述,沉默片刻,这等宝贝若是tā同样修liàn冥决liàn到一定程度后,到是可以吞下成为本命法宝可惜现在王林已经没有了修liàn冥决地打suàn,这绿鼎就有些不好处理了

  这等宝贝若是无法使用,王林颇为不甘心费尽周折不就是为了可以让自己变强么,虽然还没到结婴地时候此鼎也对结婴没什么增加效果但tā身处这等险地,若是可以用着绿鼎,其生存的几率定然会攀升一个高度

  王林脸上阴沉如水tā抬头看了眼望不到尽头地黑色石桥,目光一闪,二话不说张口吐出一道晶光,晶光飞剑立刻在四周绕了一圈,最后飘在tā的身前,散发出森森寒芒

  王林看着飞剑脸上露出踌躇zhī色,随后一咬牙二话不说大手在其上猛地一拍,飞剑立刻一颤发出一声剑鸣,在其剑身上,出现一道道血色细线

  这些细线,正是王林当初在赵国时以血liànzhī术凝结而成地精血最后虽然飞剑与tā地肉身一起碎灭但血liànzhī术却是极为霸道硬是刻印在了剑灵zhī上

  这剑灵本是无形无神zhī物,但在王林识海内多年又随tā经历了吞魂的演变从而剑灵产生一丝灵识这才完整地保存下来

  直至王林以战神殿地liàn器zhī术为它重祭liàn出剑胚此飞剑才最终完成了剑灵转移

  可以说,这把飞剑,为王林立下过赫赫战功,死在其下zhī人,不计其数,日久天长剑灵内杀气越积越多已然成为了一把凶器

  王林目露凝重zhī色右手隔空顺着剑身上地血丝,慢慢移动,随着tā右手挥动,剑身上地血丝越来越红,最后整个飞剑发出咔咔zhī声居然从血丝分割出断裂,化作碎片摔落在地

  半空中,只留下一道道血丝飘在其中,一个虚幻的剑影在其内若隐若现

  王林深吸口气,一拍储物袋,反应炉飞出,tā一指绿鼎,顿时两半绿鼎飞入反应炉内,在它们进入的瞬间绿色雾气立刻把反应炉包裹其内发出阵阵呲呲zhī声

  王林目中寒芒一闪,双手连续打出几道法诀,透过绿雾印在反应炉上炉体立刻一动,慢慢地旋转开来,渐渐地,其旋转越来越快,最后包裹其上地绿雾被其带动,形成一道绿色地漩涡

  王林大手一召,地面上晶光飞剑的碎片,被其抓在手中tā捏着其中一片,盯着飞旋转地反应炉,过了许久后tā右手猛地一甩一块碎片化作一道晶光一闪而逝,准确的进入到高旋转反应炉内

  在进入的一瞬间碎片立刻化成液体融入炉内

  王林目不转睛右手连连甩动,在一个时辰内,把所有地碎片全部扔了进去此时tā缓缓呼出一口气,双手打出几道灵气打在了反应炉上

  在这一瞬间反应炉转动地度,立刻又快了一倍,只能看见一团旋转zhī物看不清里面细貌,其上的绿雾漩涡乍一看仿佛静止不动,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不是不动而是转的太快以至于造成虚假zhī像

  “还是不够”王林喃喃自语,以tā的神识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反应炉内因为旋转而产生地高温对于其内的绿鼎来说还是不够,这绿鼎只是颜色略红但却并未融化

  王林目光一闪心念微动储物袋内立刻飞出数物tā看都不看一眼抓住其中一物右手一甩准确地落入反应炉内☆

  在此物落入地瞬间一团青色火焰腾地一下冒出,尽管反应炉地度依旧,但其内地温度却猛然间增强了一倍绿鼎地颜色已经彻底地变成了红色

  但仍然没有融化地迹象

  刚才王林所扔zhī物是□□一种战神殿特殊的liàn器材料它叫**血石灵力催化后可产生高温

  这鸡血石,若是仍的数量过多则不但不会增加温度,反而会立刻降温所以王林再次扔出几块后,便把其收起

  此时反应炉地温度,已☆然达到恐怖的地步,只不过绿鼎却只是通红一片还是不曾融化

  王林沉吟少许连续又扔出了紫月腾,碎花石蓝月木等数十种战神殿liàn器材料,这些东西被tā一一投入反应炉后一股五颜六色地烟气轰的一声冒出形状如同虚鼎

  这虚鼎般地烟气出现后立刻把那绿雾漩涡冲散最后居然又诡异的从散发状态连同散开的绿雾,迅回缩,全部缩回到反应炉内

  在这一瞬间,反应炉发出阵阵轰鸣,渐渐地,一丝丝裂痕从外表露出王林定气凝神紧盯其内小鼎,只见那两半地绿鼎此时已经开始融化,只不过其融化的度过于缓慢若是以此进展下去很可能反应炉碎裂了,还没有完全融化完

  王林目光闪动右手抬起手心中浮起一团蓝色火焰,这火焰一现,四周温度立刻下降这正是那以黄泉升窍决修liàn到大成后,结出地黄泉冰焰

  这冰焰已经与王林体内金丹融合,可谓是生生不息,但若是使用过多,却还是会对其金丹造成一定的伤害

  所以时至今日这冰焰tā只是作为杀手锏,一般轻易不用

  此时眼看反应炉承受不住碎裂在即王林二话不说右手向前一送冰焰立刻飞出迅碰到反应炉

  王林神情高度集中目不转睛,小心的控制冰焰慢慢接近,尤其是其中的灵力微控,是不能出现半点波动,尽可能地保持冰焰低温的稳定

  在这一瞬间,反应炉上地裂痕蓦然间增多,但还没等扩散,便立刻被冰焰覆盖,生生地凝固住

  仅仅这么几息zhī间,王林已然出了一身汗水,tā这是冒险一试,若是操控的好可以帮助反应炉凝固若是出现差错,那么结果就是反应炉加剧碎裂

  此时反应路在冰焰的加固下,碎裂的情况得以缓和不过若是不限制冰焰的低温对炉内绿鼎地融化必然会造成致命的影响,所以,王林此时加小心谨慎,尽全力把冰焰地低温,限制在即可凝固炉体又不影响绿鼎融化地平衡点上

  慢慢地绿鼎缓缓地融化,期间王林不敢有任何大意,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绿鼎完全融化成为一汪透着深绿色的液体铺在了反应炉内

  王林呼了口气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灵光,印在反应炉上顿时炉体一震,停止了旋转,王林大手一抓炉体内地绿色液体飘出

  在这摊液体中,隐约有个虚幻的小鼎,若隐若现王林知道这定是这毒王鼎地鼎灵,tā二话不说右手隔空一召,浮在半空地剑灵立刻飞出融合在那绿色液体中

  在这一瞬间鼎灵立刻一动同样融入其中王林目光凝重,这两个不同的灵体,并未如王林所猜测那样出现相互攻击、吞噬的情况而是对持少许后鼎灵立刻化作阵阵绿色地灵气钻入到飞剑剑灵zhī中

  二者迅地融合在一起,至此,王林suàn是松了口气tā双手连点几下,顿时那摊液体慢慢凝固按照王林地意愿,变成一把六寸长的墨绿色小剑

  在剑身两侧,是生出两排密密麻麻的小刺阵阵绿芒,在剑刺上闪现看起来颇为惊人

  此时,飞剑彻底凝形通体墨绿色其内是隐含毒王鼎的毒素若是被碰到一下即便不被此剑杀死,也定然中毒而亡

  此时这飞剑,即便是元婴期,若是被tā偷袭刺中也难逃一死,毕竟这其内蕴含的毒素是孟驼子的毒王鼎

  只不过重凝练zhī后,王林也不敢吞入腹中以金丹养liàn了哪怕□就是使用时,也要极为注意,否则地话一旦tā被刺中,也定然难逃一死

  这毒王鼎的毒根本就没解药,除了孟驼子没人能解

  王林踌躇满志,尤其是飞剑剑身上的那些利刺,这是tā地杀招,只需心念一◇动那些利刺便会断开射出,叫人防不胜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