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禁制大爆发


  身子一动不动,仔细看了少许,口中忍不住低声骂道t是又有一个连环禁制,此人真是阴损到了极点”

  tā右手一挥,顿时扔出四支白色小旗,这小旗立刻旋转,分落在tā的四周

  随后tā■目光阴沉,双手连点之下,四周小旗立刻变大,旗帜无风自动,化作阵阵白芒,向着wáng林所在之地飞去

  这些白芒在此地盘旋少许,随后蓦然一动,全部集合在一点,直指其中某处山石所在

  wán◎g林身在众多禁制之内,tā神色如常,眼内平静,没有丝毫惊乱之色,对于这十年来自身在禁制上的造诣,tā有着一定的信心,若说匆忙布下的禁制或许瞒不过对方,但要知道,此地禁制,可是tā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完成

  对此,wáng林还是有把握的,所以此时眼看对方以其独特的方式来试探,wáng林除了冷笑,身子不动一下

  尤其是对方所攻击之点,正是wáng林故意露出的一个破绽,若是此人看不出来,那么反倒让wáng林费些手脚

  四支小旗施放出来的白芒,相互凝聚在一起后,其度徒增,几乎是眨眼间,便落在了wáng林众多禁制中的一个上

  那是一处看似平淡无奇的山石,此时在白光侵蚀下,慢慢变淡,最终彻底消失,露出一条可通人行走的小道

  古帝目光闪动,盯着那条小道,沉默少许后并没有走去,而是右手一挥下,收回那道白芒,随后再次仔细观察起来

  以古帝在此山常年破解禁制的经验来看,这处禁制,其内绝对隐含了极为阴损的杀招,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触动一些大型的禁制

  而且此地已经距离山顶很近山峰固有地禁制其威力本就是让tā有些疲于应付若非这千年来系统地学习禁制之术避重就轻之下定然会加艰难

  所以古帝很小心tā索性盘膝坐地双手控制白芒从外围慢慢蚕食一点点地破解禁制

  wáng林嘴角冷笑依旧实际上tā和古帝二人距离不足十丈但古帝却看不到tā即便是神识扫动也难以jìn入禁制之中毕竟这里除了wáng林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tā到底布置了多少禁制

  以wáng林地谨慎性子此地禁制定然是不会少了tā几乎是把这十年所学一切禁制都放在了这里

  一个月后古帝站在那月前就开辟出地小道上脸上颇为难看本以为此地禁制定然非常复杂定是那阴损之人布置可tā用了一个月地时间仔细研究最后愕然地发现这里地禁制根本就是简单至极这种强烈地反差让tā心底极为烦闷好在诸如此类地事情tā这一路上遇到过数次深吸了几口气后tā抬头盯着山峰之上暗自决定上去之后若是能看到这神秘人定然要好好会一会tā对此人地恨意已经到了刻骨铭心地地步

  不过暗地里古帝还是谨慎异常始终提着一☆口气那神秘人最擅长地就是虚实变换往往看起来是真地最后发现却是假地但实际上在你最疏忽地时候却会震惊地发现这里不是假而是真

  如此一来,古帝的心神,几乎都放在了四周左右,慢慢的向前走去

  ○顺着小路向前走去,但tā刚走出不到五丈,忽然四周山石蓦然间蠕动起来,一根根石刺,以闪电般的度,瞬间出现

  古帝看见这些石刺,不但没惊,反而松了口气,tā右手在身前一晃,顿时一道蓝色光圈自tā身体四周出现,那些石刺落在上面,立刻诡异的被蓝芒侵袭,通体变成了蓝色

  此时看去,这不长的一条小道内,处处蓝色石刺,交错在一起,充满了峥嵘之色

  紧接着,一股怪风吹来,所有的石刺,纷纷从根部碎裂,摔落在地上,在地面铺下了厚厚的一层蓝石冰屑

  古帝抬起脚步,先前走去,一直走到小道尽头,眼看就要走出此禁制,wáng林身在其内,目光闪动,tā右手上,有一个残影之圈,只需把这残影之圈扔出,就可彻底开启四周禁制内的攻击

  虽说杀死对方可能性不大,但让古帝受伤,还是能做到的

  沉吟少许后,wáng林右手一散,收起了残影之圈,看着古帝从tā的禁制内走出,tā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不想打破平衡,若是古帝受伤,wáng林以己代人,定会寻觅个地方疗伤,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在继续前行这显然不是wáng林所要的最佳效果

  不过,wáng林还是出手了,tā右手一甩,手中残影之圈立刻化作一道环形,蓦然间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只见无数的残影,迅融jìn一个个禁制之中,在这一瞬间,wáng林布置的这座巨大的禁制群,被开启了

  以古帝在禁制上的造诣,在小道内走出一大半的距■离时,突然发现不对劲,此地禁制可谓是层层相连,其内蕴含无穷变化,禁制的数量,是多得让人头皮发麻,tā面色一变,二话不说身子迅就要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禁制开启

  一道七彩之光,从四周山○壁内蓦然出现,向着古帝以极快的度飞去

  古帝面色微变,tā知道,这七彩之光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它却是禁制之光,只要被其碰到一下,就会立刻被传送到释放禁制者特定的地方而去

  古帝右手迅一挥□,四支白旗立刻浮在身前,tā心痛的看了旗帜一眼,二话不说吐出一口灵气,顿时四支小旗迅旋转,一条漆黑的通道,蓦然间出现在四旗之中

  此时,那禁制之光已然来临,古帝身子一跃,jìn入那通道之内,出◇现时已然身在十丈之外

  出了这禁制之后,tā度突然一增,猛地向前跃出几丈,tā额头隐隐见汗,阴沉着脸,回头看着那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禁制

  沉默少许,tā转身向前走去,四支小旗在其身边旋转

  wáng林的双眼,一直紧盯那四支小旗,目光闪烁tā之所以展开jìn攻,正是因为这帮老家伙一个个阴险狡诈,若是风平浪静的放其过去,说不定反倒疑心起来,到时定然会出现变故

  如此一来,反倒不如展开jìn攻,让对方凭借己力破解,这样的话,便不会升起疑心,毕竟这禁制之山上,处处禁制,破解而行已成必然

  只不过wáng林没想到,对方身边的那四支小旗,居然有如此威力,可以生生在禁制□内打通一个通道,让其安全离开,这小旗,显然就是古帝闯关的杀手锏

  wáng林沉吟少许,继续安静的坐着,目光却是看向了几百丈外,山顶处的巨大漩涡

  六欲魔君

  在距离山顶的一百丈◇nèidǎtōngyīgètōngdào,ràngqíānquánlíkāi,zhèxiǎoqí,xiǎnránjiùshìgǔdìchuǎngguāndeshāshǒujiǎn

  wánglínchényínshǎoxǔ,jìxùānjìngdezuòzhe,mùguāngquèshìkànxiànglejǐbǎizhàngwài,shāndǐngchùdejùdàxuánwō

  liùyùmójun1

  zàijùlíshāndǐngdeyībǎizhàng之位,tā面色极为阴沉,若不是T那个年轻人,tā早在两年前,就可来到此地

  这里的禁制即便是tā,也不敢轻易触发,之前一次破解失败后,禁制被触发,出现了一个禁制之光,六欲魔君最头痛的,就是这种东西,一旦被传送到其tā禁制之内,那么将是极其危险地事情,眼看闪躲不及,无奈之下tā以身边那年轻人替换,这才侥幸逃离

  六欲魔君丝毫不担心对方的生死,tā在这年轻人身上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对方被◇禁制之光传送走后,tā立刻紧追而去,费尽周折,这才把其重拿了回来

  此时那年轻人站在tā身边,双目紧闭,生机全无,实际上在其禁制之光传送出去的瞬间,tā便已经被禁制杀死

  但tā却诡异●的保持了行动,紧跟六欲魔君的步伐就在这时,六欲魔君蓦然回头,紧盯身后,内心冷笑,tā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的禁制,再次被人破解

  此人一路之上连续破解自己无数禁制,已经被tā评为此次的大敌,tā添了添嘴唇,内心暗道:“定是古帝上来了,可惜此地禁制太多,不然到真是除掉tā的好机会……不过老夫在这几百丈内,已经布置了数个强力禁制,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解”tā看了眼身边的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tā收回目光,看向百丈之外的漩涡,这最后的百丈,以tā的在禁制上的研究,根本就无法破解,即便是tā师父,当年也是在这里止步

  这一次,六欲魔君有信心闯关,岂能没有准备,tā看了身边年轻○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傲然的笑意,内心暗道:“老夫耗费百年时间,弄出的杀手锏,定然可以助我成功jìn入古神体内”

  tā盘膝坐地,右手一召,那年轻人立刻同样坐下,六欲魔君双手掐诀,连续打出几道法印一阵漩涡,自tā二人四周卷起

  再说古帝,自下而行后,一路上遇到的禁制,加复杂,其危险程度徒增数倍,若非tā化神期的修为,怕是定然葬身

  即便如此,也耗费了tā大量的法宝,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甚至有一些禁制,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破解,而是需要强大的神通,才可度过,古帝的面色,越加阴沉

  当古帝再次从一处禁制内走出时,距离山顶,已然不足二百丈,tā的目光,在走出禁制的瞬间,蓦然一阵收缩,tā前方禁制没有阻拦视线的作用,所以,tā清晰的看到了百丈外,六欲魔君阴沉的面孔,在tā的身后,有一道漩涡,其内漆黑,不知通向何处,漩涡中盘膝坐着一人,正是那一直跟着六欲魔君的年轻人

  六欲魔君盯着古帝,tā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快就上来了,只要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漩涡通道就可完成,到时候虽说只有三息的开启时间,但对tā来说,已经足够

  可此时在这个时刻,对方出乎tā的预料,提前上来,tā的计划不由得需要改变一些

  看到这漩涡的瞬间,古帝眼内瞳孔略一收缩,这漩涡tā极为熟悉,正是千年前六欲的师傅,天魔散人曾经布置下,可以通过百丈距离的禁制之术

  “◆六欲……”古帝双眼目光平淡,强yā下心底的仇恨,相比于这六欲魔君,tā想找到那个神秘人,目光一扫,落在那年轻人身上,古帝忽然皱起眉头,内心暗道:“那神秘人难道是tā可此人生机全无……”

  “没◆想到古兄也走到了此地,实在是可喜可贺”六欲魔君嘴角微动,平缓的说道

  古帝皮笑肉不笑,yā下怒火,阴沉的说道:“古某这身老骨头,一路上多亏了你和这位小兄弟留下的尾巴照顾,这才侥幸来到此地”

  六欲魔君一怔,看了年轻人一眼,双目寒光一闪,笑道:“古兄此言何意?”

  古帝面色阴沉,看了眼与对方之间的禁制,没有说话

  六欲魔君心底冷笑,但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变化,笑道:“古兄,此地就你我两人,你我修为相当,且这里禁制众多,一旦动起手来,定然会引起大范围的禁制触发对于之前之事,在下向你道歉,不过古兄也该理解,毕竟我等修魔之人,行事自然极端一些”

  古帝沉默少许,冷声说道:“你先把这禁制破解,让老夫过去”

  六欲魔君看了眼古帝身体四周旋转的四只小旗,目光闪动,略一沉吟

  此时古帝看似随意的扫了那漩涡一眼,冷笑道:“这漩涡禁制看来尚未完全打开,若是老夫拼了触动四周禁制,不知道会不会让这通道永久的消失”

  六欲魔君面色如常,含笑点头,右手一挥,那禁制立刻一分为二,此禁制毕竟已然被六欲破解,此时轻描淡写,自然可以再次破除

  古帝二话◆不说,向前走去,只不过tā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六欲魔君,待tā走到禁制内一大半路程后,蓦然间古帝身子一晃,身体四周的四支小旗立刻旋转,以极快的度形成通道,古帝身子一闪而出,jìn入了通道之内

 ☆ 在对方身子一动的瞬间,六欲魔君双手一合,禁制立刻并拢,开启

  只不过tā也没想到古帝的小旗,居然有如此威力,禁制开启的瞬间,古帝已然从通道内走出,横渡了近十丈的距离

  在tā出现的瞬间,tā没有任何犹豫,口中吐出一道灵光,目标不是六欲魔君,而是漩涡中的年轻人这一次,古帝不惜暴露自己的法宝神通,就是为了杀此人,可见tā对此人的恨意,已然滔天

  六欲魔君面色一变,双手掐着印决,低喝道:“腹欲”顿时一道黄色气息从年轻人七窍内迅流转而出,形成一把飞剑,与古帝吐出的灵光轰击在一起

  一股灵力波纹立刻散开,四周立刻有几个禁制被触动,阵阵威yā自禁制内传出,古帝目露恨恨之色,来不及继续攻击,而是立刻扑向一道禁制旁,尽全力阻止其开启

  六欲魔君也是如此,这样弥补一番后,终于把四周被灵力波动开启的禁制慢慢平复下来,此时tā面色苍白,盯着古帝,狰狞的说道:“你若是找死,现在直接闯入禁制就是”

  古帝也是一脸阴沉,右手一指那年轻人,说道:“我古帝在此以天地灵威发誓,此人交给我,你我在jìn入第三关前,休战”

  六欲魔君眉头一皱,内心暗道:“难道tā看出来了?”不过表面上却是面色微沉,说道:“tā就是一个死人,哪里得罪你了?”

  古帝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大笑道:“死人?即便tā是死人,老夫也要生

  tā的身体,哪怕耗费法力也要逆天召唤其魂魄而来,T3得罪?老夫这几年对tā的恨,岂能是得罪二字可以形容”

  六欲一怔,tā看了身边年轻人一眼,皱起眉头,说道:“古兄,此事定是误会……”

  古帝冷笑,说道:“误会?老夫此番jìn入这第二关,一路之上共遇到两种禁制手段,除了你之外,另外那种禁制,不是出自此人之手,还会是谁?而且老夫遇到此禁制无数,一路破解而来,对其施放者的修为多少有了判断,其定然不会过元婴期,你说,此次jìn入此地之人,除了tā之外,还有谁的修为,没过元婴?你莫要和老夫说是那叫做wáng林的小子,你我都看的清楚,tā随着巨蛟沉入虚无之地即便tā没死,难道你还认为,以tā区区结丹期,能够渡过第一关,通过不归路,并且走在我的前面,身在这第二关内么”

  古帝一口气说出tā这几年心底的猜测,这几年,tā已然分析了无数次,这神秘人到底是谁,最终,目标锁定在六欲魔君身边的年轻人身上,只有tā,最符合标准

  六欲听完后,面色一变,tā立刻分析出,若是古帝所说正确,那么此地就不是tā三人,而是四人

  若真是如此,定然会出现不少变故,而且此人居然没有上来,定是隐藏在某处,tā放任古帝上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tā暗骂古帝愚蠢,二话不说向着漩涡迅闪去,古帝轻哼一声,右手一挥,打出一道灵光,阻止六欲的脚步

  六欲心底暗恨,但此时不是与其打斗之时,tā目光闪动,看了眼古帝身后方向,忽然对这古帝传音一番

  古帝面色一变,沉声道:“你确定?”

  六欲魔君没有说话,而是迅划破指尖,挤出一滴鲜血,右手一挥,鲜血外顿时散发出魔炎,那魔炎缓缓飘到古帝身前

  古帝沉默少许,同样扔出一滴鲜血,双方碰撞下,立刻化作两个符号,各自飞回,被二人抓在手中

  这是修魔海最高等级的誓言,叫做心魔之誓古帝此时面色阴沉,说道:“难道真的是tā?不可能”
◆   六欲魔君同样面色阴郁,tā冷笑道:“不管有没有可能,你我二人还是离开此地为好”

  tā话音刚落,忽然面色大变,不顾古帝,身子一跃而出,来到漩涡通道之旁,抓起年轻人,就要踏步jìn入
  “晚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徐徐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山峰三百丈之内,出现了无数残影之圈,所过之处,所有的禁制,全部被触发,阵阵毁天灭地之威,蓦然降临

  wáng林身在五百丈外的巨石,但其禁制之术残影之圈,却是在这一年的时间,积累了无数,平时这些残影之圈都是存放在四周tā制作的禁制之内,此时统一爆发出来,顿时把tā之上二百丈以外的大部分禁制,全部引动

  甚至可以说,wáng林身边亲自制作的每一道禁制,实际上就是一道残影之圈,如此一来,大量的波动之下,古帝与六欲魔君二人,立刻陷入了被动之中

  六欲本是算计别人,可惜没想到最终却还是被别人所算计至于古帝,由于至始至终的误导,再加上是心底把wáng林排除在外,如此一来,难免会产生误会

  此时此刻,tā立刻反应过来,目光露出深深的恨意,浓郁不散

  整个山峰三百丈之内,禁制的大范围开启,顿时一道道禁制之光、◎一个个粗大的风刃火球,一把把即便是化神期修士也要头痛的五行利剑,一kuàikuài闪烁毁灭气息的五彩光斑,全部从四面八方迅出现

  这大范围的禁制开启,立刻引起天空之上禁制的触动,顿时一片黑yā◇yīgègècūdàdefēngrènhuǒqiú,yībǎbǎjíbiànshìhuàshénqīxiūshìyěyàotóutòngdewǔhánglìjiàn,yīkuàikuàishǎnshuòhuǐmièqìxīdewǔcǎiguāngbān,quánbùcóngsìmiànbāfāngxùnchūxiàn

  zhèdàfànwéidejìnzhìkāiqǐ,lìkèyǐnqǐtiānkōngzhīshàngjìnzhìdechùdòng,dùnshíyīpiànhēiyāyā的乌云,从天空慢慢yā了下来,其内紫光闪耀,偶有电芒一闪而过

  除此之外,是有一道环形的黑光,再三百丈处蓦然出现,向上迅推动而去,一路凡是阻拦黑光的物质,甚至此山峰固有的禁制,全部都消失在其内

  这一幕,让wáng林目瞪口呆,tā没想到引发全部禁制后,居然会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尤其是那黑光,所过之处威力惊人

  山顶的禁制,被触发后,其使命,是毁灭这三百丈内的一切生灵

  原本按照wáng林的分析,六欲与古帝二人与tā之间阻隔了层层禁制,若真是放弃向上冲关,而是下来找tā麻烦那么tā身边还有近百个残影之圈,足够引发此山峰千丈之内的一切禁制

  到时大不了tā向后离开,等此地禁制再次平静后,在想办法上来就是

  可现在看来,这些准备已经完全没有必要,那六欲魔君与古帝,若不是疯子,就绝对不会选择后退,毕竟那飞向上收缩的黑光,实在太过骇人

  按照wáng林的计划,无论六欲魔君或者古帝能否通过此地,都与tā没有任何关系,tā让古帝先行的目的,除了因为前方禁制威力太大,tā没把握度过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看看这五百丈内的禁制,到底威力大○到什么程度,好方便日后破解

  现在目的已然达到,不过wáng林的目光,却被那环形黑光吸引,这黑光没在tā的计算之内,此时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六欲魔君只看了那黑光一眼,○便立刻头皮发麻,二话不说抓这那年轻人,身子刚刚一碰到漩涡通道,那通道立刻受到四周禁制波及,迅崩溃,tā呆呆的看着崩溃的通道,面目狰狞,猛地回头,目光如电,冷冷的看向wáng林所在位置,那里被一层迷雾包裹,看不清细貌

  tā知道时间紧迫,迅从储物袋抛出五kuài石头,此石一出,立刻化作五道光幕,把tā身体包裹住,与此同时tā身子蓦然一冲,向着山峰顶端冲去

  至于古帝,也是颇为忌惮的看了那黑光一眼后,再次拿出四支小旗,加上之前四支,一共八支小旗在tā全身上下迅旋转,阵阵白芒闪烁间,那些禁制内的攻击,立刻宣泄而来与此同时,tā的想法与六欲魔君一样,都是向前冲出,而非向后

  二人几乎同时起步,向着山顶冲去

  六欲魔君度飞快,身外五kuài石头化作的光幕,为其阻挡了大部分攻击,但仍然有一些穿透而入,一路狼狈之下,硬是让tā冲出了几十丈远

  古帝也是如此,只不过tā身体外的八支小旗,每防御一次攻击,tā的面色就会难看几分

  此时,tā们身后的黑光,步步紧跟,匀收拢天空的乌云也越来越近,其内电光剧烈闪烁,一个头颅大小的紫色雷球,慢

  云内出现,◇它闪烁电芒,轰然降临

  一道震天惊地的巨响,从天传来,紧接着,紫色雷球向着六欲魔君,瞬间落下,其身体外的五层光幕,无法阻其半点落势,立刻一一碎裂

  六欲魔君双眼通红,低喝一声,右手抓着■年轻人,向上一扬,雷球立刻落在此人身上,在这一瞬间,此人蓦然睁开双眼,其眼内没有任何神采,tā猛地一张口,那雷球居然被其生生吞下

  紧接着,此人身体内传来阵阵轰鸣之声,其皮肤出现阵阵龟裂之色,六欲魔君脸露狂喜之色,tā没想到这东西居然真能抵抗禁制紫雷,于是二话不说,再次向前冲去

  wáng林双目瞳孔一缩,tā盯着那年轻人的尸体,心底一阵骇然,看六欲魔君的样子,分明就是对着雷电颇为忌惮,可那尸体居然能够硬抗而不毁

  wáng林心底微沉,目光再次放在了黑光之上,tā一咬牙,连续挥出十多个残影之圈,打在了黑光中,仔细分析起来

  古帝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内心暗惊,心道六欲魔君果然没有欺骗tā,此人果然是那东西……

  tā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此时tā距离山顶,只有不足五十丈,tā深吸口语气,双手连连点了几下,顿时八支小旗旋转度快,一条漆黑的通道,蓦然出现在tā身前

  tā身子向前一迈,顿时从通道内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然是山顶之上,tā狂笑一声,正要jìn入第二关的出口,此时六欲魔君也已经冲了上来

  但百丈之内的禁制,岂能是那么简单,tā二人之所以可以跃过,除了因为其修为极强之外,与手中之物有莫大的关联

  这两样东西,其来头极大,是二人这次闯关的杀手锏

  先不说那年轻人的肉身,单单是古帝手中的八面小旗,那可是五级修真国某个以禁制著名的宗派之镇派法宝

  以八面小旗,可组合成无数禁制,其内组合变化千万,若非古帝所掌握组合手法不多,怕是一路走来,也不会如此狼狈

  但若是比较度来看,wáng林、六欲、古帝三人中,实际上还是此人度最快,这本身也就说明了问题

  此物古帝可惜花费了天大的心思,这才弄到了手

  若是千年之前,tā们手中有此物,那么定然不会死伤如此众多

  只不过虽说如此,但百丈之内的禁制,也并非儿戏,在二人就要jìn入漩涡的瞬间,所有的攻击,全部集中而来,天空上的乌云,是连续落下数道紫色雷电

  即便是那黑光,度也徒然一增,迅向上收拢而来

  wáng林此时蓦然站起身子,目光闪动,原本tā计划,是不参与jìn三百丈之内,可现在这个时机,实在是极为难得,若是放弃,tā日后定然会颇不甘心wáng林目中寒光一闪,双手连连拨点,顿时几十个残影之圈全部飞起,把tā包裹在内,但紧接着,wáng林立刻停了下来,tā目光闪动,盯着前方,随后慢慢的又把残影之圈散开

  wáng林强行把自己的脚步止住,tā知道,自己哪怕被一道雷电击中,都会立刻形神俱灭,决不能冒险

  而且那六欲魔君与古帝二人,均都是化神期的修为,自己如是蓦然冲出,虽说这时机珍贵,但此二人对自己恨之入骨,心存杀念,自己定然难逃一死而且最重要的,那黑光若是不散,tā也没有信心可以破光而入
  wáng林的心态渐渐平伏,tā目光遥望二人,内心已然决定,绝不上前,一切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六欲魔君在冲入漩涡的瞬间,十多道雷电降临,tā尽管挥动手中尸体阻拦,但仍然受到余及,喷出数口鲜血,修为立刻永久的下降一个境界,手中尸体是有一只手臂被雷电生生霹折,抛飞出去不过六欲魔君却是喷血咬牙一跃,身子冲jìn了漩涡内,消失一空

  至于那断臂,直接落入随之而来的黑光之中,但却诡异闪烁金芒,冒出阵阵青烟,迅从中穿过,落在了黑光之外,只不过其上的血肉已经消失,只剩下略有金色斑点的骨头,这骨头上也是破碎不堪,显然黑光对它来说,也是具备一定的伤害

  与此同时,古帝也被十多道连▲续降临的雷电轰击,八支小旗顿时一散,tā最后牺牲了四支,这才冲出雷电,jìn入漩涡中,只不过一个紫电雷球,却是紧紧追去,在tājìn入漩涡的瞬间,落在了tā的身上

  wáng林盯着那飞出的断臂▲,目内寒芒闪烁,右手一拍腰上存放活物的储物袋,顿时阵阵呼啸声从内传出,一只只小兽立刻飞了出来,组成一道高约三丈的小飓风

  wáng林右手一指,那飓风立刻冲出迷雾,向着前方飞去,一路上紧跟黑光之后,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挡,便来到了山顶卷起六欲魔君手中年轻人尸体的半只手骨,迅回撤

  只不过还没等飞回多远,便被一道紫色雷电轰然击中,整个飓风立刻崩溃,消散一空,只留下那只断骨,摔落在地
□   从六欲、古帝二人向山顶冲去,一直到二人最终jìn入漩涡,这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快的让人无法想象,此时随着tā二人jìn入漩涡之中,四周立刻慢慢平静下来,天空的乌云渐渐散去,只有那黑光,在○山顶凝聚之后,又迅向下扩散开,所过之处,一切禁制全部恢复如初,只不过从其灵力波动上看,明显比之前要弱上不少,没有个千年恢复,怕是很难具备之前的威力

  wáng林紧盯那kuài手骨,此骨显然不可能承受黑光的二次侵袭,tā一咬牙,眼看天空乌云散掉,身子迅冲出,如同闪电一般,抢在黑光来临的瞬间,隔空一抓,顿时把tā手骨抓了回来

  tā身子不停,迅后退

  那环形黑光一直扩散,待到了三百丈位置后,蓦然间消失了,wáng林一头冷汗,目光闪动,tā仔细观察了这三百丈内的禁制,立刻察觉出其中的不同

  略一沉吟,wáng林回到tā所在山石,盘膝坐下后,拿出那kuài手骨,刚才在tā看到这手骨上金色斑点的瞬间,tā脑中立刻想到了在第一关,兽wáng额头浮现而出的那一段金色指骨

  tā看了少许,右手在其上一捏,此骨经过雷电与黑光的侵袭后,已然变得极为脆弱,此时被wáng林一捏之下,立刻出现裂痕,慢慢脱落,最终只留下八个米粒大小的金色颗粒,闪烁金芒

  其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wáng林看了一会儿,沉吟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