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有女云妃


  魔内海,碎星乱

  这是一片由无数碎石组成的巨大环形之地,此地充满了一股神秘的力量,无论是从外进入,亦或者是从里面冲出,都需要面对数个与自己修为相等的分身,与之战斗胜利hòu,才可通过

  此地神秘莫测,再加上这环形地内凶险异常,所以,几乎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渐渐的,此地几乎渺无人烟

  这一日,两道剑光一前一hòu,从远处迅飞来,前方剑光略有黯淡,在剑光中,可见一妙龄女▲子,此女抿着双唇,面色苍白无血,她身穿青纱红底衣裤,腰部纤细,相貌颇有几分姿色

  在她身hòu的那道剑光,qí上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此人方脸粗眉,眼大如铃,此时他嘴角泌出一丝冷笑,双眼露出hán◎芒,紧紧的盯着前方女子

  他脚下剑光平稳不乱,显然并未全力追击,他盯着那女子,目光越来越冷

  这一前一hòu两道剑光,瞬间便从远处临近,青纱女子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碎星乱,心底升起苦涩之意,她已经逃了快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无论她逃向何处,身hòu那人都会紧追不舍,若不是她使用出师门秘术遁走,怕是早就被对方追上

  可依靠秘术遁走,这法术太过消耗体内灵力,几次之hòu,她已然无力再次施展,慌乱之下并未liú意方向,居然来到了这碎星乱的范围内

  当她反应过来,想要改变方向时,身hòu那人,却是再次追来,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飞行,于是,二人在追击中,距离那碎石组成的环形,越来越近

  她心底明白,身hòu那人显然没有用出全力,而是以一种戏谑的方式,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压力,逼着自己向前飞行对方定然算准,自己不会进入碎星环中,如此一来,随着距离此环越近,她心底的压力也就会越大

  钱昆不疾不徐的追击着,他心中对此女怀中之物志在必得,若非此女那几次奇异的遁逃方式,他早就追了上去,可现在,此女慌乱之下,居然进入了碎星乱,如此一来,可以说是连苍天都帮忙,他想到这里,嘴角笑容,加阴冷

  “云妃前方就是碎星乱这碎星乱在修魔内海极具凶名到现在为止在下尚没听说有谁可以侥幸通过你可否愿意一试?”钱昆语气阴沉声音缓缓传出

  此女面色越加苍白内心泛起阵阵苦涩之意在距离碎星乱五丈之外她脚下一顿身子蓦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钱昆脸露凄惨之容紧咬下唇说道:“钱前辈小女子是个苦命人这次侥幸逃出那里您何必赶尽杀绝呢”

  钱昆嘴角一动脚下飞剑在女子十丈外停下看了此女身hòu碎星环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在下也是奉命行事要怪之怪你拿了不该拿地东西”

  女子惨笑从怀里储物袋内拿出一块玉简望着钱昆低声道:“这本就是小女子师门之物又怎能是不该拿地呢前辈此物魔宫内尚有副本我拿走对于魔宫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钱昆目光投在那玉简之上眼中隐露一丝贪色他接到地任务本是杀死此女并把玉简拿回

  此玉简上有魔宫封印钱锋知道即便是自己拿到手也无法查探只能上缴而这叫做云妃地女子此人之前身份暧昧却是可以查看此玉简之人否则地话她也没有机会把这玉简偷出

  正是因为这一系列原因,所以,他之前才并未下死手,而是步步紧逼

  钱昆阴森的说道:“你拿走此物,对于魔宫来说有无影响在下不知,但在下却知道,此物对我,却是影响极大”

  女子神情露出果断之色,她一咬银牙,说道:“前辈有话直说,可是要妾身把此玉简内之物拓印一份?”

  钱昆并未说话,但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喜色,他早就知道,这个云妃是当年修魔海内有名的岐黄门传人,虽说岐黄门最终被一股神秘力量一夜之间摧毁,但此女却是机缘巧合下逃过了一劫

  随hòu,此女拿着记录岐黄门最为珍贵几种丹药配方的玉简,被魔宫之人擒住此女忍辱负重,成为宫主侍妾之一,现在事隔多年,此女终于寻到机会,拿着玉简逃了出来

  钱昆现在已经是结丹中期,距离hòu期虽说只差一线之隔,但他资质有限,功法也并未绝佳,如此一来,怕是此生,都无法进入hòu期

  可若是能获得这玉简,按照qí内的配方炼制丹药,那么他进入结丹hòu期将会变成可能

  女子暗叹一声,二话不收再次拿出一块空白玉简,拓印之hòu,她盯着钱昆,说道:“前辈,我已经拓印完,你若是放我离开,那这玉简,就是你的”

  钱昆哈哈一笑,说道:“好,你把玉简拿来,在下看过确定无误hòu,自会放你离开”说着,他身子就要向前迈去

  “站住”女子立刻厉声娇喝,她右手捏着玉简,只需灵力倾吐,就可把这仿制的玉简捏碎,同时,她身子hòu退两丈,盯着钱昆,口中说道:“前辈已然是结丹中期,小女子修为只不过刚刚迈入结丹,与前辈相差一个境界,所以不得不防前辈拿到玉简hòu反悔”

  钱昆眉头微皱,他目光闪现hán芒,盯着此女手中玉简,停下脚步,缓缓说道:“你是何意?”

  云妃深吸口气,檀口微张,说道:“还请前辈退出千丈之外,我定会把这玉简放在此地,待我离开hòu,前辈可来取玉简

  否则的话,我立刻把这复制的玉简捏碎,然hòu自杀,到那时,前辈可就一无所获了”

  钱昆嘴角露出冷笑,说道:“笑话,我又◎怎知你那玉简是真是假,若是你糊弄于我,那又该如何?”

  此时,二人都没有发现,在那碎星环内,天空中出现了一道三丈多长的空间裂缝,阵阵黑芒,从qí内散出

  云妃秀眉紧锁,正要说话,此时钱■昆面色一沉,继续说道

  下可没时间与你纠缠,交出玉简,我放你生路,否则T不liú情面,这玉简,钱某大不了不要就是”说着,他身子向着前方,缓缓飘去

  十丈的距离,原本一闪便可过去,但钱昆,却是步伐缓慢,他生怕动作太快,会让对方下意识的捏碎玉简,如此一来,他可就真的一无所获了

  云妃银牙再咬,她将手中玉简蓦然向一旁扔出,随身身子立刻一动,反方向疾驰而走

  钱昆身子顿时一◇折,qí身影如若奔雷,迅冲了出去,追上玉简,抓在手中神识一探,随hòu面色立刻大喜,狂笑几声hòu,他盯着正在疾驰,尚未逃远的云妃,眼中露出一丝淫邪之芒,身子立刻一冲而出,追了上去

  这一次,▲他的度,与之前追击明显不同,几乎快了数倍

  云妃虽是疾驰,但神识却一直暗中liú意钱锋的举动,在看到对方追击玉简时,露出这一路上从未有过的度hòu,她就感觉不妙,连忙咬牙迅飞行

  但很快,她便绝望起来,那钱昆,拿到玉简hòu,并没有遵守承诺,而是向她追来

  “钱昆,即便我死了,你若是按照那玉简炼丹,也定会落得凄惨下场,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云妃内心冷笑,但很快,她便是一叹,索性停了下来,闭上了双眼,准备自断心脉

  钱昆看到云妃不但不跑,反而放弃抵抗,他哈哈一笑,身子迅向前飞去,口中淫声道:“看在你识趣的份上,一会钱某让你在舒服中死去,让我好好看看,这让主人为之*■*的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凡之处,若是你把我伺候好了,说不准真把你放了也……”

  钱昆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眼睛猛地瞪出,直勾勾的盯着碎星乱内,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但很快便立刻转化为极端的恐怖
  云妃听到钱锋的话尚没说完便嘎然而止,她正要自断心脉的举动立刻一缓,睁开妙目,一眼便看到了碎星乱内的异象,小嘴立刻无意识的张开,露出一脸的震惊

  只见在碎星环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这缝隙此时正在以极快的度,迅扩展,眨眼间,便几乎达到了五十多丈此缝隙成弧形,仿佛是一个挂在半空的野兽之口一般,让人看起来,不由得心底生出阵阵hán意

  要知道在修魔海内,由于内外海之间的若隐▲若现的红雾与裂缝阻隔,空间裂缝代表的含义极大,几乎谈之色变,可即便是内外海之间,也只是一些细小的裂缝而已

  可现在展现在钱昆与云妃二人眼前的,却是如此巨大的一道裂缝,此裂缝的出现,立刻让钱昆感觉头皮发麻

  他几乎立刻就想放弃追杀云妃,迅离开这里,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便他被立刻压下,他目光闪动,盯着碎石环,心底略安,暗道有这碎星环阻隔,即便是那裂缝内有什么危险之物,也不可能冲出来,实在没必要如丧家犬般落荒而逃

  就在这时,那裂缝突然停止蔓延,qí内闪烁阵阵黑色异芒,一丝丝古怪的气息,从qí内慢慢散出,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从qí内一脸平静的走了出来

  此人一头◇白发,无风自动,在脑hòu飘散,充满了一股脱尘之气,但qí双眼却隐露无情之色,若是仔细看,可以从qí内看到一丝灰光

  最显然的,还是此人额头眉心处,一个深紫色的星点,这星点散出阵阵紫芒,看起来○充满了妖异之感配合他身hòu那巨大的空间裂缝中散出的阵阵乌黑之芒,此时他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是那从地狱里走出的神魔一般

  此人走出裂缝hòu,头也不回,右手随意在身hòu一挥,顿时那巨大的裂缝,迅收拢,几乎是眨眼间,便由大变小,最终彻底的消失无影只liú下那飘在半空中,宛若神魔一般的青年

  此人站在半空中,眼中露出一丝感慨,四下看了一圈hòu,目光透过碎星环,落在了外面钱昆与云妃身上

  钱昆在那白发青年走出裂缝的瞬间,便立刻有种心惊肉跳之感,因为中间有碎星环阻隔,他的神识无法探入,如此一来,便不能查看对方修为,但即便是二人之中没有碎星环,钱昆也依然不敢用神识探查对方

  在他看来,此人能从那么庞大的空间裂缝内走出,qí修为定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最少也一定是元婴期,说不定此人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化神期

  如此一来,他又怎敢冒犯

  另外重要的,则■□
  在他看来,此人能从那么庞大的空间裂缝内走出,qí修为定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最少也一定是元
  zàitākànlái,cǐrénnéngcóngnàmepángdàdekōngjiānlièféngnèizǒuchū,qíxiūwéidìngrándádàolebúkěsīyìdejìngjiè,zuìshǎoyěyīdìngshìyuányīngqī,shuōbúdìngcǐrényǐjīngdádàolechuánshuōzhōngdehuàshénqī

  rúcǐyīlái,tāyòuzěngǎnmàofàn

  lìngwàizhòngyàode,zé是他心底总是感觉眼前的一幕,好像在那里听说过,但此时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听过

  此时在那白发青年的目光一扫下,尽管中间隔了碎星乱,但他依然还是双脚一软,下意识的就是逃走,但他很快◎便生生止住脚步

  钱昆知道,若是自己现在逃走,那么对方一旦真的有本事从碎星乱内走出,追上自己只不过是瞬息罢了,如此一来,跑与不跑,没有任何区别,反倒是会给对方liú下深刻印象

  另外,■若是对方无法走出这碎星乱,那么他即便是不跑,也一样安全

  心底这么想着,钱昆的脚步停了下来,他连忙抱拳,恭敬的说道:“晚辈毒王魔宫坐下五代弟子钱昆,参见前辈”

  云妃此时心中百转千绪,□她刚刚经历了生死,此刻又看见了令人震撼的一幕,她的判断与钱昆差不多,只不过她想的是,若是自己逃走,那么结果只是被钱昆追上,死路一条,可若是不走,在此地,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她连忙恭◆敬的说道:“晚辈岐黄门遗徒墨云,参见前辈”

  那白发青年,冷漠的扫了二人一眼hòu,便收回目光,看向碎星环,沉吟了少许hòu,此人右手在腰上储物袋一拍,顿时一只巴掌大小的小兽,在qí手中出现 ▲
  此兽背hòu长着三对翅膀,双眼清明,看起来颇为通灵,它出现hòu立刻飞起,

  翅膀拍打声中,迅向着碎星环内飞去,很快,它便形之内

  紧接着,碎星环的内一块碎石,蓦然间闪烁白光☆●,待白光消失hòu,出现了一只一摸一样的小兽

  二兽一见面,彼此顿时发出尖锐的声波,相互攻击起来

  白发青年皱着眉头看了少许,右手一召,顿时那小兽立刻身体一抖,整个身子化作一道细小的漩☆涡飓风,从碎星乱内飞了出来,趴在此人肩膀,并在qí右手一摸下,消失无影

  这白发青年,正是王林,他从古神涂司存放忆之传承之地以记忆中的方法,打开了离去的通道

  从通道内走出hòu,便是在这碎星乱内环之中,想要出去,就必须要通过此环当年通过端木极等人的交谈,王林已然对着碎星乱有了一丝了解

  qí实他本打算以当初进入此地的方法离开,可那传送阵太过复杂,古神涂司的记忆中,偏偏在传▲送阵这点上几乎没有任何了解

  qí实想想便可明白,与古神的强大,实在没有必要以传送阵来移动,它们随手撕出黑洞,就可顺着qí内穿梭而过

  当然也不排除古神记忆中qí实本应有传送阵方面的知★识,不然的话,为何在古神之地的第四关,会有那神奇的阵法存在

  若真是如此,那么也证实了王林之前的猜测,他所吸收的古神记忆,恐怕还并不是绝对的完整

  只不过这些都是王林的猜测,至于事实是否这样,没有任何人知道

  王林沉吟片刻,眼中露出一丝果断,他二话不说,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蓦然一动,冲入了碎星环内

  在他进入qí内的瞬间,钱昆尽管神色恭敬,但内心却是紧张起来,这■不是他次看见有人敢闯入此地,实际上在多年前,他曾看到过魔宫一位元婴期强者,闯入这碎星环内,结果落得身亡的下场,甚至连元婴都没有逃脱,被碎星环内的神秘力量吞噬

  此时他再次看到有人闯碎星环,双眼▲◆立刻凝神看去

  云妃的紧张程度,比之钱昆重,她现在把自己可以免于被杀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那白发青年身上,在她想来,若是对方可以冲出,那么钱昆必然不会轻举妄动,到时候她若是以玉简奉送,获得保命的▲机会,可能性虽说不知有多少,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转折,云妃决定一试

  王林身子一进入那碎星乱,顿时qí内几个石块立刻相互碰在一起,在一阵白光中,一个与他一摸一样的分身,出现在这碎星环内
▲   这分身出现hòu,立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右手一拍储物袋,一把黑色的飞剑,立刻一闪而出,这飞剑造型古怪,qí上充满一些分刺,分明就是王林以毒王鼎炼制的剧毒之剑

  王林扫了那飞剑一眼,心底对○   zhèfènshēnchūxiànhòu,lìkèzuǐjiǎolùchūyīsīlěngxiào,yòushǒuyīpāichǔwùdài,yībǎhēisèdefēijiàn,lìkèyīshǎnérchū,zhèfēijiànzàoxínggǔguài,qíshàngchōngmǎnyīxiēfèncì,fènmíngjiùshìwánglínyǐdúwángdǐngliànzhìdejùdúzhījiàn

  wánglínsǎolenàfēijiànyīyǎn,xīndǐduì这碎星环的神秘力量颇为佩服,它居然连法宝,都可以复制而出,甚至那飞剑上被魔化hòu的孟驼子击中,出现的那一丝裂缝,也毫无遗漏的显现出来

  这一次,王林没打算与之战斗,他的想法是以试探为主

  分身祭出飞剑hòu,只听一声呼啸,那黑色飞剑瞬间破空而来,王林嘴角微动,他一拍储物袋,同样祭出黑色毒剑

  顿时,两把一摸一样的毒剑,立刻交错在一起,相互进攻

  紧接着,王林内心冷○笑,他极境神识蓦然一动,化作一道红色闪电,在qí双眼内一闪而过,与此同时,分身也是双眼闪烁红色电光

  此时王林双目紧盯分身,神态凝重,只见那分身眼中的红色电光,刚刚闪烁了几下,qí双眼便立刻砰◆的一声爆裂开,化作几个碎石散落在一旁与此同时,那分身整个身子,似乎也承受不住红色电光的威力,蓦然间自爆开

  王林目光一闪,立刻沉吟起来,他刚才极境神识虽动,但却并没有攻击,而是试探一下这由碎石组成的分身,是否连极境神识都可复制

  现在他可以判断,这碎星环虽然神秘,但显然无法复制极境神识,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身子蓦然向前迈出,走进这碎星环内部

  按照之前王林从端木极那里听到的话语,这碎星环内总共百里,若是打败了个分身,那么可走出五十里五十里外,会出现两个分身,再次打败hòu,便可再次安然走出五十里,如此一来,便顺利通过

  钱昆的心,在那分身死亡的瞬间,险些崩溃掉,他心目中王林的地位,瞬间飙升,达到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他如何也没想到,那碎星环神秘力量凝结的分身居然刚一出现,就诡异的自己爆开,他无法想象,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惊人的玄机

  云妃双眼露出一丝强烈的神采,妙目看向碎星环中的王林,心底暗自计算以何种方式请求对方,才不会被拒绝

  王林身子从容向前移动,但他刚刚走出十里,突然四周的碎石,蓦然间闪烁浓密的白光,白光一闪即逝,两个与他一摸一样的分身,顿时出现

  这两个分身出现hòu,qí中一个祭出飞剑,另外一个居然拿出一个画轴

  王林神色如常,但心底却是一沉,若非端木极说谎,那就是此地因为自己之前太过容易毁掉分身的缘故,出现了一丝变化

  不过王林情绪却是没有任何波动,他依然神态冰冷,在这两个分身出现的瞬间,他双目蓦然红光一闪,极境神识再次出动

  这一次,两个分身居然颇具灵性的没有紧跟着施展极境,而是快祭qí◆法宝

  王林目光闪动,身子毫不犹豫,迅向前冲出,他之前已经试验了极境神识,现在,他准备试验一下,自己获得古神传承,身体经过一次古神重组hòu,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威力

  如古神般重组的身体★,是否像涂司记忆中那般强大?(未完待续,如欲知hòu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多,作者,正版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