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离开楚国


  中一个老,二话不说袖子一甩,顿时一片片黑云蓦飞出,若仔细看,这黑云密密麻麻,完全是由拇指大小的黑色飞虫组成,他们连成一片,带起一股浓密的腥风*泡_书_*中文网*最小说章节*

  四周其他宗派的元婴修士,立刻有人认出,这黑云正是云天宗始祖之一陈百良的成名法宝---紫墨虫

  这紫墨虫不但全身充满剧毒,皮甲极为坚韧,等闲法宝几乎完全无视,一旦被其扑上,也就是几息时间,便会被它们吞个干干净净,甚至连骨头都不会留下半点

  除此之外,即便有修士可以躲过此虫的攻击,但只要其咬上一口,也同样难逃一死,此虫之毒,可排在修真界奇毒暗法之中第一百八十四位,由此可见一斑

  要知道前一百的奇毒,几乎已经绝迹于修真界,如此一来,这紫墨虫毒,可谓是令人谈之色变

  即便是往年四:修真国来这云天宗,也均都对陈百良的紫墨虫颇为感兴趣,每每都要讨要一些,由此可见,此虫在四级修真国眼中,也是不可多得之宝物

  在此黑云出现的瞬间,王把柳斐顺手扔在一旁,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在其手中出现,被他一抖之下,立刻迅变大,化作一张巨大的旗帜,旗布一动,立刻把他与李慕婉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王的极境神识蓦然而动,顿时天地间再次被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云天宗五个元婴后期的始祖,纷纷面色一变,彼此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立刻双手结印,祭出法宝抵抗

  极境神识化作一道红闪电,疯的宣泄而出,几乎在瞬间,便穿透整片黑云,xiàng着陈百良眉心落下

  陈百良不愧是元婴后的大神通修士,他能清晰的感觉dào,那道神识攻击中蕴含着一股毁灭一切的力量,在这危机时刻,他身子疾退,与此同时他双目蓦然睁大,双手结印,元婴是在其头顶瞬间出现,同样开始结印

  只见一道道法印灵符顷刻其身前出现试图阻止对方神识地攻击只不过神识化作地红色闪电势如破竹一路疾驰而来

  陈百良没有任何停顿咬破舌尖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他头顶地元婴也是随之喷出一口元婴精气陈百良面色狰狞口中喝道:“血盾”

  顷刻间他喷出地血液与元婴精气融合诡异地蠕动化作一个巨大地圆珠与此同时神识闪电一闪而来没入dào血珠之中

  “破虚”陈百良大吼一声一头白无风自动只见那血珠之旁瞬间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裂缝内传出阵阵黑芒紧接着血珠连同其内地红色闪电一同被吸扯进了裂缝之内几乎在进入地刹那裂缝合并
▲   百良额头冒出冷汗刚才地一刻他几乎是在鬼门关前打了一个转稍微反应慢了一些就会身亡

  站在他身后地四个元婴后期老怪一个个也均都是露出心有余悸之色

  王林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直冷冷的○注视陈百良的行动,心中暗叹,元婴后期的修士,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极境神识这还是次,被人生生破解

  陈百良深吸口气,脸上露出níng重之色,阴沉的说道:“好厉害地法宝不过现在这法宝已经被老夫送入空间裂缝,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紫墨虫,给我把此人连同那个贱人通通吞掉”陈百良右手一挥,顿时身边的黑云,度一变,疯狂的xiàng着王林以及李慕婉呼啸而去

  李慕婉脸上露出惊容,咬着下唇,一拍储物袋,刚要展开反击时,王林轻声说道:“不用”

  说着,他右手在身前一挥,心念一动间,顿时在他前方地虚空中,传来阵阵撕裂之声,紧接着,一道红色闪电,从那虚无中蓦然现行,落在了王林手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王林身外的禁幡一动,立刻胀大,如同一道遮天盖日的黑幕一般,瞬间便把那些扑来的紫墨虫包裹在内

  一道道禁制之光,在其内闪烁不断,任凭那些紫墨虫如何挣扎,也始终无法冲出禁幡 □
  陈百良面色苍白,他盯着王林,一字一字地说道:“阁下dào底是谁?以阁下的神通,想必不会为了区区一个炼丹师如此大动干戈,有什么目的,还请直说”

  “我要云天宗”王林语气平淡的徐徐说道 ◆
  陈百良狂笑起来,语气充满讽刺的说道:“阁下未免太过狂妄,我五人若是联手,即便无法抵抗你那闪电法宝,但全力之下,也可让你身受重伤……”

  他话还没说完,王林抬起右手,其手心之上出现一道□红色细丝,这细丝一出现,立刻天空风云色变,阵阵雷鸣蓦然而出,甚至于隐隐有红云níng聚,这等样子,与当初修魔海的天劫,极为相似

  陈百良地话语立刻止,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道细丝,倒吸了口冷气,此时,他身后的四个元婴后期老怪,纷纷上前,目不转睛地看xiàng那细丝,其中一个颇有仙风之气的老,忽然说道:“这……这可是那……”说着,他收口抬头看了看天空地红云,脸上露出惊惧之容

  王林目光平静,悠悠的说道:“没错,以在下的修为,若是你五人同时出手,即便可以杀死几人,但最终也会落得重伤的下场,不过,若是王某用出此物,那么结果就不一样了此物正是一丝天劫之力,我很是好奇,你五人联手之下,能否抵抗这丝天劫?”

  这一丝天劫,王林在结婴之时,终于逼出体外,虽说无法炼制成为法宝,但却可以勉强操控作为杀手锏

  五人刻沉默,他们不怀疑此物虚假,毕竟从那细丝上传出阵阵天威以及天空慢慢níng结的红云,这一切都在表明,此物,的确是天劫之力

  “此事我等要商议一下,阁下稍等”那仙风老,颇为忌惮的看了红色细丝一眼,沉声说道

  “可以,不过……”王林目光平静,他语缓慢★,在说dào不过二字时,手中天劫细丝xiàng上一抛,顿时那细丝冲xiàng天空红云,蓦然间阵

  之上轰然大作

  五人不由得抬头看天,脸上露出一阵慌乱之色

  与此同时,在抛出天★劫细丝的瞬间,王林身体蓦然间xiàng前一冲,极境神识再次急剧的闪烁而出,紧跟之后的,则是禁幡化作的旗幕

  五个元婴老怪面色一变,正要后退时已了一步,极境神识瞬间落在了陈百良身上,这一次,他没有来得及再次抵抗,原本一直紧密防范地他,在王林扔出天劫,引得天空异象的瞬间,心神不由得有了一丝缝隙

  陈百良面色顿时苍白,眼中出现涣散,但他毕竟是元婴后期的修士,居然凭其强悍的修为,硬生生阻止了境神识在识海内的破坏,整个人瞬间落在地上,二话不说盘膝打坐,再也不管身边任何事情,他知道,若是自己再晚一步,那就死定了,即便是现在打坐,能否阻止那红色闪电在识海内的破坏也还是两说

  宋青与剩■下的个长老,立刻来dào陈百良身边,神态惶恐的为其护法

  与此同时,紧随极境神识出地,还有禁幡,这禁幡化作黑幕,瞬间便落在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身前,xiàng后一卷

  那修士尽管色阴沉,但■只要不是对上那诡异的红色闪电,他却是没有任何惧怕,只是他正要冲出黑幕时,却现眼前尽是一片黑暗,他心底一动,立刻知道,自己定是进入了某个阵法禁制之中

  这一切生的极快,几乎就是王扔出天劫细丝的瞬间,他便以极境神识损落陈百良,以禁幡困住一人

  如此一来,半空只剩下人

  王林身子停下,右手一召,顿那没入红云中的细丝,瞬间落下,再次回dào他地手中,王林盯着眼前三个元婴后期老,沉声说道:“现在,你们只剩下三人,即便是联手,在下也有把握一一斩杀”

  三人均都是面色阴沉,那仙风老低头看了一眼正在闭目打坐的陈百良,又看了一眼被卷在黑雾旗帜中另一人,心底不由得沉了下来

  “交出魂血,否则,死”王林目中闪烁寒芒,声音冰冷

  仙风老深吸口气,缓缓说道:“老夫修行一千三百余年,从来没有交出过魂血”

  王林目光一闪,轻声说道:“你等与我本无仇隙,不过,既然不愿交出魂血,那么,休怪在下无情”

  说着,王林一点眉心,顿时从其内飞出魔头许立国以及第二魔头,这两魔出现后,立刻四下一看,最终把目光投xiàng对面三人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陈百良,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一代始祖,已然身亡

  一死,仙风老与身后二人,均都是神情一暗,其中一老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若是把魂血给了阁下,那岂不是与身亡并无两样,如此一来,倒不如我等拼一把,即便死了,也无遗憾”

  王林神色平静,开口说道:“交出魂血,五百年后,自当归还”

  那老脸上露出挣扎之色,许久之后轻轻一叹,说道:“希望你不会食言”说罢,他歉意地看了身边同伴一◎眼,放弃了反抗,右手颤抖的点在眉心,一滴金色的血液从额头飞出,被王林抓在手中后,他身子落在地上,沉默不语

  仙风老苦涩一笑,看了眼身边最后一个老,那老犹豫少许,扫了地面上身亡的陈百良,叹道:“▲罢了,罢了”说着,他右手点在眉心上,交出了魂血后,袖子一甩,落在地面上盘膝闭目,不再考虑任何事情

  此时,只剩下仙风老一人,他沉默片刻,指着被困在禁幡之人,苦涩地说道:“阁下可否放过天云子”

  王林右手一挥,顿时禁幡散开一道缝隙,天云子的身影,迅从其内飞出,他面色阴沉,出来后刚要说话,但立刻察觉不对,仔细打量几眼后,神色大变

  仙风老叹了口气,传音一番,那云天子立刻面色阴晴不定,看xiàng仙风老

  二人沉默片刻,纷纷神态黯淡,交出了魂血

  如此一来,整个云天宗五位始祖,一死四降

  宋青全身上下已经冷汗淋淋,他脑中一片空白,诚惶诚恐不知该何去何从◆,至于那柳斐,也是双眼茫然,他没想dào,始祖居然也无法战胜此人,云天宗,难道真的就要易主了不成

  收了四人的魂血,王林目光一扫,落在了宋青与柳斐等人身上,语气中充满一丝威压,平淡的说道:“所□有结丹以上修士,统统交出魂血,不允许落下一个”

  宋青身子一颤,连忙恭敬的点头称是,先先把自己地魂血交了出去至于柳斐与另外两个长老,纷纷交出魂血

  最后,王林地目光,落在了各宗派来此地修士身上,他眼中一片冰冷,说道:“不送”

  众人纷纷松了口大气,连忙诺诺告辞,纷纷以最快的度离开了云天宗,没过多久,整个大殿内外,只剩下寥寥数人

  王林神色平淡,搂着慕婉,身子迅腾空而●去,xiàng着南苑疾驰而去,也是几息间,二人便来dào南苑李慕婉房舍,dào了此地后,李慕婉正要说话,王林面色顿时苍白起来,他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不由自主地轻颤几下

  李慕婉脸上立刻露出惊容★,王林深吸口气,飞快的说道:“我要闭关几日,婉儿为我护法”

  说完,王林身子瞬间消失,出现时,已然在了李慕婉房间内,他一进房,右手立刻点在眉心上,整个人进入天逆空间中

  在那里,他盘膝而坐,脸上苍白没有半点血色,闭目吐纳

  实际上,王林地结婴,并未全部成功

  否则,以他的性子,定然会将所有阻拦全部杀死,拿着云天宗丹药,带着李慕婉离开楚国万万不会如此麻烦地收取修士魂血◇

  之前的二十天中,分身服食了六品丹药后,成功的结婴,并且修为一路攀升dào了元婴初期顶峰,一直dào这里,都是顺顺利利,并没有任何差错

  只是,在与本尊融合之时,却是出现了变故,事情□

  林预料那样,以分身的修为带动本尊,从而让本

  他实在是低估了极境神识瓶颈的难度,在他之前,多少拥有大才大智之人,获得了极境后最终纷纷止步,无法突破

  甚至可以说,想要让极境神识彻底地突破瓶颈,那是一件不可能完成之事,因为极境,它实际上就是一种另类的天劫,想要提高天劫的威力,那岂能是凡人可以改变,即便是修士,也没有任何办法,这种力量,只属于那神秘莫测地天威

  在最终融合的过程中,王林始终法让本尊结婴,最终他无奈之下,不断地压缩分身,níng练分身的元婴,最终将整个分身化成一个元婴,端坐在本尊丹田之中,以此来代替元婴

  这个方法,虽然可以暂时把本尊的修●为提高dào元婴期,甚至于连带着境神识也达dào元婴期地威力,但是,这种提升只是暂时,无法持久,每一次极境攻击,不但消耗神识,而且还消耗着分身的元婴之力

  极境神识,在现的一刻,已经不再是他本◆身拥有的神通,而是变成了一样法宝,使用法宝,就需要消耗灵力,只不过这极境的使用,消耗的不仅仅是灵力,还有神识之力以及元婴之气

  这样虽说有些无奈,但也非全无好处,最起码,分身三十年寿命地极限,在与本尊融合之后,自然而然的消失了,现在地王林,他没有本尊与分身的区分,如果硬要区别,只能说,元婴就是他地分身,**则是他的本尊

  实际上他现地修为,准确的说,是元婴初期的巅峰,极境神识,是他不dào万不得已,轻易不能使用的法宝

  若非如此,云天宗也不会是现在一幕

  极境神识连续使用了次,造成之气大量消耗,这才是他受伤的原因,盘膝调整体内灵力,又服下了数粒丹药后,王林体内渐渐平息

  这一次打坐,用了七天的时,只不过在现实中,却是仅仅不足一日

  从天逆空间走出,王林目光闪动,境神识虽说变成了如同法宝一般地存在,但无论如何,他总算是从结丹突破,达dào了元婴期

  是该杀回赵国,报仇的时候了

  他几乎刚一走出天逆空间,李慕婉便推门而入,静静的站在王林身边,轻声道:“好些了么?”

  王林看着李慕婉,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右手抚摸着李慕婉的秀,笑道:“没什么大碍”

  “你……你是不是结婴时出现了什么变故?”李慕婉关切的望着王林,郑重的继续道:“王林,我想听实话,有关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好么?”

  沉默少许,看xiàng李慕婉,从其眼中,他看dào了一丝认真之色,于是缓缓说道:“好,此事你早晚也会知道,我并未火焚国之人,实际上我所出生之地,距离这里有着极远的路程,那是一个叫做赵国地三级修真国……”

  在王林的平静的声音中,他把赵国的事情以及自己现在体内的变故,轻描淡写仿佛在诉说别人故事一般,缓缓地叙说

  李慕婉的双眼,不知何时已经红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dào,原来王林的身上,有着这么多故事

  许久之后,李慕婉咬着下唇,轻声道:“你现在要回赵国?”

  王林目光闪烁寒芒,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回去,我要让藤家血流成河你和我一起走”

  李慕婉秀眉紧锁,沉吟少许,说道:“你地极境神识每次使用,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元婴之气,如此一来,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她抬起头,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目中露出一丝坚定之色,说道:“我想留在云天宗,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有充足的炼丹材料以及炼丹之地,如果能炼制出六品以上灵丹,对于你地现状,会有极大的帮助”

  王林沉默,看了李慕婉一眼,缓缓说道:“你确定?”

  李慕婉认真的点了点头,嫣然一笑,说道:“你把那些元婴◇后期的魂血给我,就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问题了,没有关系的,婉儿在云天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我要把这云天宗,变成专门为你一人地炼丹之宗”

  王林望着李慕婉,眉头一皱,说道:“●若是四级修真国来此,你又该如何?”

  李慕婉轻蔑的一笑,说道:“那些四级修真国,不会去管云天宗归谁所有,只要按时交纳灵丹,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王林你放心就是,我自己可以处理”

  王林深吸口气,他本就不是拖泥带水婆妈之人,此时既然李慕婉心意已决,他便不再劝说,而是沉吟少许后,一点眉心,顿时第二魔头从额头飞出,恭敬地望xiàng王林,眼中露出崇敬之色

  王林目光一闪,沉声道:“从此之后,你要寸步不离的守护在李慕婉身边,你可记住?”

  第二魔扫了李慕婉一眼,点了点头,随后化作一道黑光,落在李慕婉眉心上,消失不见

  李慕婉一怔,立刻想dào王林之前所言中地魔头,不由得大为好奇,心念一动间,第二魔头立刻从她眉心飞出,李慕婉望着这只小兽形态的魔头,颇为喜爱

  沉吟少许,王林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右手一翻,把他现在最为强大地法宝禁幡,递给了李慕婉,说道:“此法宝若你用好,即便遇dào化神期修士,也可稍微自保若是有危险,以我与魔头之间的感应,会立刻得知,dào时我定会以最快度赶回”

  李慕婉望着王林,她没有拒绝,而是乖巧的接过禁幡,珍重的放在了储物袋中

  做完些,王林神识一扫,立刻在整个云天山脉横行一圈,找dào了宋青等人与四个元婴后期始祖后,传下神念,让所有人来此地

  没过多久,整个云天宗所有元婴修士,全部一一来此,他们的魂血,有的直接给了王林,其他的那些,则是在王林闭关之时,被李慕婉收取

  此时可以说,整个云天宗,已经完全掌握在了王林手中,只需要一个念头,便会让

  刻身亡

  当着这些人的面,王林把魂血取出,交给了李慕婉

  四个元婴后期始祖,脸上露出诧色,看了李慕婉一眼后,便不再言语,至于宋青等人,却是暗中松了口气,与王林相比,他们能接受李慕婉,毕竟李慕婉本就是云天宗长老

  李慕婉接过魂血后,对这云天宗众人微微欠身,嫣然道:“小女子代替夫君管理云天宗,还望各位前辈照顾一二,四位始祖前辈,你们身份高贵,这魂血之事不用放在心上,500年一dào,婉儿定然奉还,这五百年,还望四位前辈不要介意,另外,婉儿可以炼制一种增加寿元的丹药,作为歉意,婉儿将对四位前辈无偿奉送,只不过这丹药炼制困难,而且材料很难寻找,所以,每五十年,婉儿将会给你们每人一粒,服下后,可多出五十年寿元”

  “增加寿元?”仙神色一动,沉声问道

  另外三人也均是为之侧目,要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寿元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增加寿元的丹药在修真界不是没有,只不过最少都是六品灵丹,而且换取地话,需要付出极重的代价

  “我这里就有五粒,四位前可以看一看”李慕婉嫣然一笑,拿出一个小瓶,倒出丹药,递了过去

  仙风老看眼后,与身边另外两人,纷纷把目光投xiàng云天子,云天子níng神看了少许,为之动容,抬头望着李慕婉,沉声道:“此丹是你炼制?”

  李慕婉微微一笑,说道:“此丹是我制,但材料却是夫君提供”实际上这寿元丹,就是以灵液炼制而成

  云天子目光望xiàng王林,片刻,叹:“罢了,你把我等魂血交给李长老,想必是要离开此地,你且放心就是,若能按时给我等此丹,500年内,我保她平安”

  王林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

  李慕婉美目一转,落在宋青与柳身上,笑道●:“欧阳子师兄为何没来?”

  宋青瞄了王林一眼,连忙说道:“他正要炼制丹药,不过欧阳子师兄传来一句话,若是你能把云天宗所有五品灵丹都给他用来做祭品,那么魂血交给你又何妨……恩,这是他原话”

  李慕婉轻笑,说道:“欧阳子师兄是除小女子外云天宗的五品炼丹大师,他的要求,婉儿自当同意,不就是五品灵丹么,拿去就是”

  说完,李慕婉看了王林一眼,解释道:“云天宗三位五品丹师,除了婉儿与欧阳子之外,最后一人,则是云天子前辈”

  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静看李慕婉处理这些事情

  以李慕婉这些年多云天宗的了解,针对所有的元婴修士,都一一安抚,她人本就极美,语气是温和,一一诉说之下,再加上灵药赠送,渐渐的,那些交出魂血之人,心底怨气也少了一些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魂血在别人手中,难道还能始终作对不成,现在既然李慕婉给了台阶下,也就没人在偏执dào底,毕竟,王林阴冷的目光,时而在这些人身上扫过

  时间不长,众人纷纷散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王林深吸口气,沉声说道:“坐下,吐纳,你当年寿元有损,造成体内结婴无望,我助你一臂之力”

  李慕婉抿着下唇,点了点头,盘膝坐在王林身前,王林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其内仅剩地六瓶灵液,全部飞出,被他一挥间玉瓶碎裂,其内灵液相互níng结在一起

  王林右手一抓,灵液立刻从李慕婉天灵内落下,慢慢融进她体内他目光一闪,迅以这些灵液滋补李慕婉全身,以其元婴期修为,把李慕婉多年前亏损的身子,一点点补充起来

  这也就是王林,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会拥有如此多的灵液,不可能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用在帮助别人补充身体上

  两个时辰后,王林收功

  在云天宗又居住了数月,王林借此机会每日采集天逆灵液,补充所需的同时,也给李慕婉留下一些

  除此之外,陈百良地紫墨虫,◎也被王林一一收取,放在了一个特制的储物袋内,以备日后所需

  另外,由于禁幡给了李慕婉,所以王林利用这数月的时间,以一块墨间石再次制作起来,这一次,他选择地是单一进攻属性的禁幡

  只不过属性禁幡,制作起来颇为缓慢,往往一个禁制,需要思考很久之后才会印在旗幡之上

  数月之后,禁幡将成之日,王林顾忌dào会引下天劫,于是犹豫了少许,并未印下最后一道禁制,如此一来,这禁幡的威力,自然无法挥dào最大,只不过由于此幡是单一属性,所以尽管没有小成,但其威力,比之王林之前的杂品小成禁幡,也只是稍弱一些罢了

  这一日清晨,王林踏着微风,拿着李慕婉整理云天宗藏丹阁后给他地丹药,离开了云天宗,在大殿之顶,站着一个女子,她目光露出柔情,一直望着王林的身影渐渐远去

  她不知道,下次相见,将是何年何月实际上李慕婉原本是打算与王林一起离开的,只不过她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知道自己在王林身边,很容易成为累赘,莫不如留在云天宗,为其炼丹,这样一来,在对方的心中,自己的地位,只会越来越高

  结束,请看下一卷---返回赵国

  谢谢大家,现在已经达dào了第六位,不过第七追击很猛,只差几票就会被赶下宝座,今日8000字,求票耳根腰间不好,坐时间长不但身体很痛,而且状态也会直线下降,看书评区,很多读大大建议耳根买个笔记本趟床上写,这个建议很好,谢谢大家

  可是笔记本太贵了,便宜一些地也要3、5千,所以这个月,请大家一定顶我,我计算过,如果这各月能拿dào1奖金,正好可以买个笔记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