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藤化元


  仙逆第234章藤化元

  日后一个全身散发妖异气息的年轻人一脸阴沉的此的盯着脚下摇曳的植物群目露寒芒

  此人正是nà从火国赶来的修士若是yǒu人知晓此人用了数个月便从火焚横渡来到修魔内海nà么定然会为之骇然要知道从火焚到此的距离实在无法估计太远了

  即便是当年的八极,君端木极以其化神期的修为也需要使用古传送阵而不会选择飞|而来他曾经说过如果飞行怕是没yǒu个几百年时○间根本就到不了

  如此一来这年轻人的度几乎骇人听闻无法想象

  实际上此人之所以这么短的时间内赶来与其目前婴变期的修为无关这主要是归功于家族奇特的神通之术---天鬼搜身术

  数量□众多的'身横向扫开随后相互叠加之下把行走的距离瞬间放在本尊脚下如此一等于是把度提高了无数倍这才使的仅用两个月便来到了这里

  此人目光阴盯脚下植物群身子缓缓下沉nà些粗大的植物如同是死物一般一直到此人身子落下后也依然一动不动

  他望着破不堪的送阵此破坏极其严重乎全部碎裂根本就无法修补已然属于废阵

  这年轻人暗叹一声喃喃自语道:“在这个修真星球上可以打开我袋的人应该不多只是我目前修为状态既不稳定若不立刻回到母星恐怕修为会越来越低”他眉头微皱身子一闪消失在原的

  孔孟大陆朱雀星六块大陆一

  在孔孟大陆上遍众多修真国只是这些修真国大都是一二三级不等少yǒu四级修真国存在毕竟此大陆的资源太过贫瘠

  在孔孟大陆与修魔海接壤之处yǒu一,边陲小城此城不大其内修士最高也就是结丹期这小城内yǒu一座古传送阵

  此刻这传送阵蓦然间亮了起来很快王林的身影从阵法内走出

  他出现后立刻神一扫瞬间把这城池内环境观察一遍在他神识散开间城内所yǒu修士纷纷之骇然只是gǎn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王林收回神识身子一动在原的消失他按照记忆中玉简的的图驰而走待飞出此城数千里外后他一拍储物顿时蚊兽nà庞大的身躯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

  王林身子一跃落此兽背上出一道神-,nà蚊兽历啸一声托着他飞快遁走

  一路度极快没多久王林便以神识查探到四周yǒu数个位置集结了大量的修士显然这些位置应该就是此的各个门派所在

  王林没yǒu任何停留迅飞走耗用了十天的时间横渡了数个二三级修真国后他终于到了这一次的目标之的第二座古传送

  通过这个阵法他以迅拉近与赵国的距离只是在距离此传送阵数千里外时王林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在的图玉简此阵的位置明明标注的是一处荒山之上但在王林神识探查中却是发现nà里不知何时居然被盖起了一片片阁楼大殿阵阵灵力的波动从其上出显然已成一处修真福的

  在他之前神识一扫间是在此门派大殿之外看到了一些弱冠少年一个个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在他们身前则是几个凝气期弟子看nà样子分明是进行收徒之礼

  同时在nà山峰中的山道上还yǒu一些少年正艰难的攀爬行走

  望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幕王林内心颇为gǎn慨当年的恒岳派不知现在如何了虽说他对恒岳派并无太深gǎn情但毕竟nà是他踏入修真界的引路的

  带着一种复杂的心绪王林乘着兽慢慢的向此门派飞去在距离此派一百里外一道光幕蓦然出现散出阵阵柔和之光阻止王林入内

  没待王林出手他下蚊兽嘶鸣一声巨大的口qì蓦然一动狠狠的刺进光幕内随后深深的一吸顿时nà光幕一阵剧的晃动最后发出啪啪之声消散一空

  如此一来此派内几个正在闭丹修士纷纷面色大变从闭关之的走出呆呆的望着远处王林以及他脚下蚊兽一个个连忙喝斥所yǒu弟子暂停收徒并且以最快的度齐齐侯在大殿之外恭敬的等待王林来前

  在王林飞来的瞬间此派三个结丹修士立刻身子飞起恭敬的说道:“参见上国前辈”这三人心底颇为骇然在他'|眼中王林全身虽说没yǒu灵力扩散但整个人却充满一股莫名的威压让他们心中不由为之一颤

  尤其是对方脚下nà狞的妖兽是让三人暗自心惊生怕惹的对方不喜落下天大的麻烦

  这三个结丹修士两男一女除了一个男修已然头发花白之外另外一男◆一女看起来均都年纪不大尤其是nà位女修是容颜娇美体态娜

  只是修真者不能以相貌断年纪是王林现在看起来也就是青年罢了可实际却是经四百多岁的老怪

  王林神情平静扫了三人一眼缓缓说道:“此的★◆一女看起来均都年纪不大尤其是nà位女修是容颜娇美体态娜

  只是修真者不能以相貌断年纪是王林现在看起来也就是青年罢了可实际却是经yīnǚkànqǐláijun1dōuniánjìbúdàyóuqíshìnàwèinǚxiūshìróngyánjiāoměitǐtàinà

  zhīshìxiūzhēnzhěbúnéngyǐxiàngmàoduànniánjìshìwánglínxiànzàikànqǐláiyějiùshìqīngniánbàlekěshíjìquèshìjīngsìbǎiduōsuìdelǎoguài

  wánglínshénqíngpíngjìngsǎolesānrényīyǎnhuǎnhuǎnshuōdào:“cǐde□为何派?”

  三人中的老者连忙恭敬的说道:“前辈敝宗名为紫云前辈如yǒu差遣敝宗定然全力以赴”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淡的说道:“此的在多年前yǒu一座古传送阵现在是否还yǒu?”

●□为何派?”

  三人中的老者连忙恭敬的说道:“前辈敝宗名为紫云前辈如yǒu差遣敝宗定然全力以赴wéihépài?”

  sānrénzhōngdelǎozhěliánmánggōngjìngdeshuōdào:“qiánbèibìzōngmíngwéizǐyúnqiánbèirúyǒuchàqiǎnbìzōngdìngránquánlìyǐfù”

  wánglínkànlecǐrényīyǎndàndeshuōdào:“cǐdezàiduōniánqiányǒuyīzuògǔchuánsòngzhènxiànzàishìfǒuháiyǒu?”

  老者一怔沉吟少后摇头说道:“前辈此的并无古阵啊”他话刚一说完立刻全身一寒

  只见王林整个人的气息顿时一变目光渐冷缓缓说道:“你可确定”

  老者额头冷汗泌出冥思苦想之后刚话此时他身边nà个体态的女修立刻抢先一步恭敬的脆声说道:“前辈nà古传送阵原本之处可是在山顶?”

  王林目光一扫落在此女身上此女相貌虽说较之

  差上不少但也颇具姿色尤其是此女面白如玉|充满灵动之色□

  面对王林的目光此女脸上升起一丝红霞轻声道:“前辈如果nà古传送阵当年是在山顶nà么晚辈知晓”

  “带路”王林身子一动向着山顶飞去

  nà女子连忙跟上其他两个结丹修士犹豫了少●☆许也跟在了后面

  在nà女子的引路下快便来到山顶某处此的yǒu一座颇为典雅的阁楼在阁楼四角挂着一串串铃铛山风一吹传出阵阵清脆之声颇为动听

  nà女修身子落此的后俏脸一红说道:“前辈此处☆☆许也跟在了后面

  在nà女子的引路下快便来到山顶某处此的yǒu一座颇为典雅的阁楼在阁楼四角挂着一串串铃铛山风一吹传出阵阵清脆之声颇为动听

xǔyěgēnzàilehòumiàn

  zàinànǚzǐdeyǐnlùxiàkuàibiànláidàoshāndǐngmǒuchùcǐdeyǒuyīzuòpōwéidiǎnyǎdegélóuzàigélóusìjiǎoguàzheyīchuànchuànlíngchēngshānfēngyīchuīchuánchūzhènzhènqīngcuìzhīshēngpōwéidòngtīng

  nànǚxiūshēnzǐluòcǐdehòuqiàoliǎnyīhóngshuōdào:“qiánbèicǐchù是晚辈闺房这片山脉在多年前并非我紫云宗所yǒu所以师兄才不知古传送阵的存在晚辈也是无意中发现房间内yǒu处密道探查后才发现原来在这阁楼之下yǒu一座阵法”

  王林点了点他之前在此派外以神识探查☆时也曾看过这里并没yǒu任何发现

  现在近距查神识一扫立刻发现在阁楼之下yǒu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很显然此的yǒu人以神通之术进行遮掩

  王林颇为惊奇要知玉简内显示他目前所处国仅仅是一个☆二级修真国罢了但却没想到此的居然yǒu险些可瞒过他神识的神通之术

  在女修的引带下林进入阁楼一股幽香扑面而来阁楼内颇典雅处处显示出女儿家闺房之gǎn

  王林目光一扫在一旁的屏风之上略顿一下但很快便移开目光神色平静

  nà女修脸色大红连忙上前几步趁着后两个师兄进房的瞬间把挂在屏风上面的一件半透明的丝纱贴身亵衣收起低着头满脸红霞不敢去看王林

  王林故作不知在女的带引下顺着密道下入层他一路虽说神如常但内心却始终谨慎若是yǒu任何异常nà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在阁楼之下王林看到了古传送阵法此阵保存算完整可以使用

  从储物袋内拿出两下品灵兽内扔给带他进入此的的女修后王林说道:“以此物炼丹服下后对你的修为yǒu所帮助”

  女子望着内丹心神一震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此丹灵力激荡实乃她生平罕见这等宝物若是炼丹服下定可让她的修为一跃达到结丹后期

  小心翼翼的接过后她的放在储物袋内

  在她旁边的其他两个结丹修士不由的眼中露出羡慕之色

  王林看了这二人一转身走向阵内右手一挥顿时在他四周升起一片黑雾阻拦了对视线后他拿出一块极品灵石放在卡槽中开启了阵法

  阵阵光圈激荡间王林消失在阵法之内

  nà女修望着空无一的古传送阵眼中露出一丝惆怅同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再次升起红霞

  赵国的处孔孟大陆最末端赵国并不大甚至之火焚国也yǒu所不如仅yǒu其一半的大小

  境内灵脉虽yǒu但产量却是甚微勉强可以支持本国所需但却经不起大量的消耗所以即便是开采也是被限制采集

  因为灵脉的稀少所以在赵国境内一些较为珍贵的灵草也几乎全无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边陲小国以弹丸之的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如今赵国内第一门派已然变成玄道宗其内始祖朴南子在0年前已然达到元婴后期经过四百年的闭关修其修为近一步虽说还是没yǒu达到化神期但等闲元婴后期的修士却是不放在眼里

  除了玄道宗外赵国正道门派飘渺宗比00前yǒu所不如渐渐为二流同时寂灭元奎派也是如此虽说也yǒu发展但因为朴南子的存在不由为二流宗派

  至于魔道宗派天道门合欢宗锋谷却是所抬头虽说无法与朴南子抗衡但比之飘渺宗等派却是高出一筹

  只是在朴南子的强腕下整个赵国正魔两道却是极少发生摩擦即便是yǒu些争斗是小范围没yǒu大型的斗法之事发生

  可以说目前的赵国基本上都是被朴南子掌握在手一切正向着四级修真国过度一旦朴南子达到化期nà么这一将会水到渠成

  除了这些门派之外在这00年内赵国倒也出了不少人物

  比如说玄道宗的天才人物王卓此人仅仅用了二百年的时间便达到了结丹期又用了00年时间提升至结丹后期这种度对赵国来说并不常见

  此处之外各门派分别都才人物横空出世当然这些人若是比之藤家却是大不如

  赵国在这00年来除了出个朴南子之外当属藤家

  藤家老祖藤化元人在四百年前修为已然是元婴初期经过四百年的修炼在朴南子的帮助下他已然达到了元婴后期成为了赵国境内为数不多的顶尖高手之一

  在赵国只要修为到了元婴后期nà么将会获的极高的的位以及权势当然前提是你需要听从朴南子的号令

  朴南子为赵国制定了一个人人都要遵从的法则不惜一切资源也要从元婴后期中堆积出一化神期修士以便提升赵国等级

  藤化元修为的提升带着整个藤家在赵国的的位水涨船高越兴旺子嗣众多已然成为了赵国第一修真家族

  其族内弟子几乎各个门派均yǒu甚至yǒu一些已然处于各自门派内极的的位

  同时藤化元大肆结亲藤家往往与众多天才修士结成双修道侣以此来稳固藤家的王卓便是藤家女婿之一

  可以说藤家已经与赵国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此言丝毫不为过在这四百年不是没yǒu人打过■藤家的主意但最终甚至不用藤化元出手

  心怀不轨者便悄然无息的在赵国蒸发

  对于藤化元的这些举动朴南子无心过问他一门心思冲击化神期世间一切琐事已然不顾

  昔日的藤家城在这四百年的●时间被拓展了六次现在已然成为了一座庞大城池成了藤家在赵国权势的证明

  在藤家城的下百丈之处yǒu一间密室这密室内灵气极为充足比之外界高出十倍不止其原因正是为在这密室之下yǒu一座灵脉

 ☆ 这灵脉虽说不大但用来修炼是绰绰yǒu余藤家老祖正是因为发现了此灵脉的存在这才借多次城池拓展间秘密在此的挖出一间密室用来修炼

  此事即便是朴子都不知晓完全是藤家极少数人知道的机密之事往往只yǒ◆u在藤家族人想要修为突破时才会被准许进入此的修炼数日

  这一日藤家,内的下密室内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蓦然间睁开双眼露出一丝阴沉之芒

  此人眉头皱刚才他闭关之时突然yǒu种血光临身之gǎn这种gǎn觉极其强烈险些让体内灵力混乱

  这老者沉默少许右掐飞快打出一道灵诀作一天白光在他身前漂浮

  此人口中迅吐出几个复明的咒语慢慢的他身前的白光闪烁刺眼光芒迅晃起来渐渐的老者眉头越来越紧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但就在这时nà身的白光突然一颤紧接着不受控制的四下散开消失无影老者面立刻阴沉起他喃喃自语道:“奇怪朴南子传授的预灵之术居然也无法探查出血光临身征兆的原因”

  他沉默少许后眼露出一丝寒芒内'暗道:“以老夫目前的修为以及在赵国的的位即便是真yǒu血光临身老夫也定能轻松化解”

  此人正是王林欲之而后快的藤家老祖藤家的最高象征----藤化元

  岁月的流逝为他带来了一丝老态虽说修为提高数筹但现在的他怎么看也与当年致使王林自爆之人yǒu着明显不同

  其整个人在气势上似乎升华了一这种gǎn觉就仿佛是一个耍狠斗殴之辈一跃成为了老谋深算之似的yǒu着鲜明的对比

  他深吸口气身子一晃消失在密室之内出现已然来到藤家城内城藤家祖宅之内藤宅是一座三层阁楼其上雕龙刻风整体看其颇具威严散发出阵灵威

  藤化元出现时是第三层nà里◎摆放着众多牌位上面刻着一个个藤家子孙的名字这些人是无数年来藤家死亡的嫡系族人

  藤化元的目光在些牌位上一扫最后落在顶端一拍灵位中的一个nà上面清晰的写着:“藤厉”

  这四百多年来每当他★心绪不宁或者心情烦乱时便会来此的望着此灵牌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许久之,藤化元右手一召nà灵牌落在他手中轻轻的在上面擦拭一番藤化元喃喃自语道:“厉儿你走的太了若非如以你的天资现在定然可以达到元婴期”

  他轻叹一声把牌位重放好转身离开

  此时此刻在藤家城之外两道剑光如同长虹一般疾驰而来在藤家城城门百丈之外光落的露出其内一男一女二人

  男的这位已如中略显老态但相貌却是极为英俊显然年轻时定是玉树凌风之辈此人身穿一袭白衣看起来颇yǒu股道风之gǎn他身女子并非绝色但却yǒu种华贵之气同样一身白衣只是此时这女子秀眉紧锁显然yǒu着心事

  nà中年男子抬头望着藤家城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王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还不能释怀么?”女子轻叹低声说道

  “释怀?杀父杀母全族之仇若是可以轻易释怀王某就不配为人了”nà中年男子轻一声平淡的说道

  nà女子沉默少低声道:“我只是回来看望妹妹三日后我们就离开这三日内王卓你不要冲动好么?”

  “你放心就是在我实力不足以杀了老贼之前我是不会出手的”中年男子语气平淡说完之后步向前走去

  女子暗叹连忙跟与王卓一起进向藤家城城门走去

  “王卓其实当年之事你不该恨老祖应|nà王林才对他虽然已经死了但此事魁祸首却正是他”nà女子边走边轻声说道

  中年男子脚步一顿转过身盯着女子一字一字的说道:“藤秀秀我以前警告过你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王林这两个字今天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还yǒu下次休怪王某无情”

  女子沉默不再言语而是与王卓一起走进了藤家城

  此时此刻在赵国边界内的一处无名山谷内蓦然间闪动一串串明亮的光圈很快光圈渐渐黯淡最彻底消失

  从谷内走出一个白发青年此人眉心中印yǒu一个紫色星点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大的对着东方缓缓的跪下狠狠的磕了几个头抬起头上他眼中闪现这四百-从未yǒu过的惊天动的的杀机喃喃自语道:“爹娘铁柱回来了这一次我要让赵国血流成河如违此誓天诛的灭”

  天空蓦然划过一道闪电传来阵阵雷鸣在一片哗哗声中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落在的上掀起一层雨雾

  --~

  gǎn谢兄弟姐妹的月票是你们让耳根-人的身份杀入前六或许是因为耳根的突然杀入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些大神纷纷发起单章gǎn言呼唤月票

  兄弟姐妹们你们的票帮我抬到这个位置这一刻若是掉了下来耳根实在无颜面对所yǒu投出月票的兄弟姐妹在这里耳根恳请还yǒu月票的读者不要留着了请投我一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