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寒冷


  林哑然失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等叔叔赚了去娶媳妇了”

  dà牛正要说话,这时他父亲在铁具铺子内唤了一句,dà牛连忙应声,苦着脸对王林说道:“唉,又要打铁”说着,他无奈的回到铁具铺子

  从铺子内,传chū几句dà牛父亲的喝斥声,王林喝了口酒,静静的坐在门口,这时,天空渐渐飘下些许雪花,慢慢的,雪花越来越dà,今年的第一场雪,无声无息间,从天而降

  温度,一下子冷了下来

  雪花打在王林脸上,迅融化成为冰水,王林抬头看着昏蒙蒙的天空,许久之后,他伸chū右手,随意的一握,顿时四周的雪花瞬间凝聚而来

  王林深吸口气,松开右手,雪花立刻溃散,再次向着四周飘荡

  这一幕生的极快,并没有任何行人现异常,一个个只是低头急匆匆的赶路

  随着天空越暗,行人渐渐少了,最终,整条街上再无一个人影,即便是四周的铺子,也因为天降dà雪,而提前关了门,不再做生意,而是一家人团聚在火炉子旁取暖

  这种暖,除了身体上之外,还有心灵,一家人团团圆圆,那种暖意,可以驱除任何寒冷

  王林眼中渐渐露chū没落之色,雪花带来的冰冷,对yú他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此时的他,看着四周店铺内一家家亮起灯光,整条街上只有他的店铺是黑漆漆的一片,他的心里,蓦然间升起一丝冷意

  这种冷不是任何火源可以驱除不是任何神通法术可以弥补这种冷是感悟天道地代价是体会人生地必须

  若要化神先要化凡

  可化凡说来容易实际上又岂是那么简单王林现在体会到了独孤这种孤独他深知自己要一直体会下去

  与这孤独相比若干年后身边之人一一死去似乎整个天地之间只有自己一人地感觉与此相比那才是真正地孤独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他蹒跚地站起身子整个人似乎在这一瞬间有些苍老起来慢慢地把门口椅子收拾一番回到了店铺内轻轻地关上了门

  许久之后店铺内亮起一团火光虽说看起来与四周其他铺子无异但实际上这火光只是表象其内隐藏着一股深深地孤寂

  王林坐在火炉旁,铺子内的很暖和,只是他的内心,却是越来越寒冷,沉默了许久,王林拿其储物袋,从◎里面取chū一个雕像,放在了身边

  这雕像所刻,是他地父亲

  看着雕像,王林内心的寒冷,渐渐少了一些,他又拿chū了母亲的雕像,接着,一个个雕像被他从储物袋拿chū,放在了火炉四周

  雕像中有男友女,有老有少,全部都是当年小村庄里的邻里乡亲

  看着这些雕像,王林露chū一个微笑,这微笑虽说充满了一丝满足,但若是此时有任何人看到这笑容,都会感觉到,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无声的哭

  炉火闪动,明暗不定,映在人脸上,也是如此,映在那些木雕之上,是有种奇异的感觉

  轻轻的拿起一个个雕像,王林内心地寒冷,渐渐的少了,只是,孤独虽少,但悲哀却重

  “放不下……放不下……”王林喃喃自语,他早年修仙之时,就放不下亲人,到了现在,依然还是放下

  不过,这种情感,却是与当年不一样,若要化神,先要化凡,如果真正的放下了亲情放下了一切,那么想要化凡,根本就不可能

  每一个化神期的修士,之所以强dà,除了其修为之外,重要的,是其内心,都拥有一段隐藏极深的情感,正是这份情感,才可以让他们化凡,从而借着情感,突破元婴,达到化神境界

  正是因为这份执念,所以王林在化凡上,并没有遇到太dà的挫折,而是渐渐的感受到了那种凡人地感觉

  此时此刻,他沉浸在对父母的思念之中,静静的感悟着这种感觉,他体内的灵力,再一次疯狂的旋转起来,这种旋转,渐渐透chū体外,在这店铺内地所有木雕之上,蓦然间升起一丝丝灵气,与王林体内的灵力以同一种波动,迅旋转

  渐渐地,这种灵力的旋转越来越快,透chū店铺

  天空下降地雪花,在落到店铺房顶之时,也随之转动,形成一个个旋转的雪花团,向着四周飞滑开

  雪,越下越dà,许久之后,王林渐渐清醒,在他清醒地瞬间,四周架子上的木雕,有一小半,啪的一声,chū现了碎裂

  虽说这一小半木雕有了碎裂,但其上弥漫的灵威,却是比之前重,甚至yú品zhì,也有所提高

  王林看了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站起身子,推开店铺之门,迎面吹来一股寒芒,夹杂着无数冰冷

  ,王林抬头看天,平淡的轻语道:“化神,我王林,得”

  天空落下的雪花,dà了,地面上堆积着厚厚的一层,这时,对面铁具铺子的门忽然打开,dà牛与他的父亲,正要chū门时,看到王林站在对面,不由的■楞了一下,随后dà牛快跑几步,踩在雪上,chū嘎吱嘎吱的声响,来到王林身边,喊道:“王叔,你是不是知道我们要过来啊”说着,他进了房间,坐在火炉旁

  dà牛的父亲,憨笑着拿着一个木篮,对王林说道▲○:“王家兄弟,不忙?”

  王林微笑让身,说道:“不忙,进来说”

  dà牛父亲进了房间,看了眼四周的木雕,眼中露chū羡慕之色,随后把手中木篮放下,搓了搓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好意○:“wángjiāxiōngdì,búmáng?”

  wánglínwēixiàoràngshēn,shuōdào:“búmáng,jìnláishuō”

  dàniúfùqīnjìnlefángjiān,kànleyǎnsìzhōudemùdiāo,yǎnzhōnglùchūxiànmùzhīsè,suíhòubǎshǒuzhōngmùlánfàngxià,cuōlecuōshǒu,sìhūxiǎngyàoshuōxiēshíme,dànyòubúhǎoyì思开口

  这时,坐在火炉旁的dà牛,看到了王林父母亲人的雕像,立刻轻呼一声,说道:“王叔,这些雕像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是最近做地么?”

  王林关上房门,坐在一旁,说道:“是以前做的”

  dà牛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些雕像,说道:“王叔,这些雕像上所刻的人是?”

  王林眼中露chū一丝怀念,缓缓说道:“是我的亲人”

  dà牛一怔,便不再继续询问,而是连忙站起身子,跑到木篮那里,打开盖子,只见其内放着三盘精致的小菜以及两壶果子酒

  王林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望着dà牛父亲,这三年来,他与对方时常来往,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爽朗地汉子有现在的一幕,显然他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帮助

  “曾dà哥,有什么事你就说”王林说道

  dà牛父亲犹豫了一下,搓了搓手,尴尬的说道:“没事,没事”

  dà牛望着木篮里地小菜,吞了口唾沫,伸手向里面抓去,他父亲眼睛一瞪,吓的dà牛连忙收手,不满的嘀咕道:“不就是要借点银子么,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dà牛的父亲,脸一下子红了,骂道:“小兔崽子,你等回家的”

  dà牛伸了伸舌头,对王林说道:“王叔,我爹不好意思说,我说,我娘准备把旁边铺子盘下来,把店弄的dà些,可是钱不够”

  dà牛地父亲叹了口气,望着王林,无奈的说道:“王家兄弟,你嫂子总是说咱家铺子小,所以来买铁具的人也就不多,这不是看到旁边老李家的铺子要外租么,就合计着租下来”

  王林微笑点头,拿起木篮内的酒壶,喝了一口,说道:“要多少?”

  dà牛父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家铺子挺dà的,而且一次要交两年,需要五十两银子……恩……三十两,三十两就够了”

  dà牛噘着嘴,小声说道:“娘明明说是需要八十两……”他没等说话,又被父亲狠狠的瞪了一眼

  王林点了点头,也没说话,而是起身来到后房,在那里有一个dà框,里面全部都是金银之物,王林随意的拿起一块金子,回到了铺子内,放在dà牛父亲地面前

  dà牛父亲看到金子后,顿时一怔,连忙说道:“用不了这么多,王家兄弟,你快拿回去,我只■借三十两银子就够了”在他看来,这金子,少说也有十两了,与他所需,chū太多

  王林拿起酒壶,笑道:“曾dà哥,这钱,不是借你的,而是我的买酒钱,从今往后,每天一壶,你这果子酒不错,十年的酒钱,◇也值得了”

  dà牛父亲犹豫了一下,脸上露chū激动之色,说道:“王家兄弟,这……”

  dà牛眼睛一翻,说道:“爹,你就拿着,王叔卖一个木雕,就值十两金子了”

  dà牛父亲再次☆瞪了dà牛一眼,随后深吸口气,他拿起酒壶,狠狠的喝了一dà口,点头说道:“王家兄弟,什么十年八年地,只要你在这里住一天,我就每天给你送一壶过来”

  王林轻笑,看着眼前父子二人,内心渐渐不再寒冷●,慢慢有了一丝暖意

  这一夜,dà牛的父亲喝了很多,两壶酒显然不够,dà牛在一旁伺候着,一直到拿来第十壶后,才够喝

  最后dà牛父亲喝地醉倒过去,但手里却一直紧紧的握着金子,被dà牛扶着回去了

  临走前,dà牛悄声对王林说道:“王叔,我家这酒,可多了,我爹不让我告诉别人,实际上,我家地窖里,有好几dà坛,都是祖上留下来地,听说地底下还埋了不少,要不是我爹坚决不让卖,我娘也不会让他来借钱的”

  -

  女儿生病,晚上要多陪陪她,今日就两了,等过几日,我会找几天,持续三

  dà家不要猜疑,没有父亲会拿自己女儿当借口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