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东海为何


  天运星之外,苍茫星空之中,有一处神秘之地

  此地,远远看去,好似一大片漂浮之物相互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大片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到尽头的漂浮之海

  清红二色,是这里单调的色cǎi,整片漂浮之海,尽是如此**每隔五千年,这片漂浮之海,便会散发出一股奇异之力,在这股力量的回荡间,星空中,便会有大量的奇异之物,被此力量禁锢,吸收进入其内

  这些奇异之物中,有尸骸,有法宝,一切的一切,均都可能存在

  这里,就好似一个聚宝盆一般,每五千年,吸收一次,但却从来不会释放,若要寻宝,只能进入一探

  没有人知晓,此地是如何形成,据说在天运星出现之时,这里,便早就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

  有人传言,说此地,乃是当年xiān界一位强大的xiān君一处界外xiān府,hòu因xiān界崩溃,此地不知为何受到了牟连,最终化为归墟之状,实际上,这归墟之状只不过是一种法术的保护,若是有机缘之人,进入其内,定可把此xiān府恢复如初

  还有人传闻,说此地,实际上就是一处连接了不知名空间的通道,在这里,说不定可以寻找到那传说中,凌驾于xiān界之上的另一叮,世界

  总之,私种传闻,多不胜数,其中绝大部分都言之凿凿,好似有莫大的根据一般

  这片没有人知晓,何时存在的漂浮之海,其地处天运星外东部,久而久之,便被称之位天运东海

  天运子成道之日,曾邀请至交好友数人,其中就包囊尚未翻脸前的剑尊凌天候,一行数人,曾对这东海,进行过三次探索

  这三次探索,前两次,均都是空手而回,惟独那最hòu一次,一行人进入hòu,最终出来的,只有不足半数

  并且从那之hòu,剑尊凌天候与天运子分裂,这么多年来,二人始终闲口不谈第三次在东海之内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从那之hòu,天运子却是留下了一句话

  “这东海内,有古妖存在,此地,从此之hòu,便是我天运星禁地之一,东海妖灵之门”

  古妖一词,也是在那时,流传而出,被无数人记住

  这东海妖灵之门,即便是修真联盟,也有人前来杳看,只不过对于外界之人进入东海,天运子与剑尊凌天候,甚至四周其他修为高深的老怪,却是很少见的态度如一

  决不允许,任何外界之人进入,此地,是我天运星的禁地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之hòu,渐渐的,这东海妖灵之门,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天运星的禁锢之处

  星空之中,如东海妖灵之门般的神秘之处,虽说不是很多,但却绝对不少,如此一来,修真联盟也不想因为一处神秘之地,便与天运星众多修士交恶,此事,在他们眼中,不等值

  每五千年一次的东海妖灵之门开启,都是天运星上的头等大事,在开启的那一瞬间,将会有维持数月的潮汐之相

  这潮汐之相,便是东海妖灵内,那奇异之力扩散而出,届时弥漫秀,数范围之内,凡是在此地的修士,均都可以看到,有无数奇珍异宝,无数法诀xiān术,无数妖兽尸骸,无数奇异之物,全部都好似被吞噬一般,从四面八方,生生的吸入东海之内

  每当开启之日,天运星外几乎所有老怪,都会派出弟子前去,此行虽说凶险莫名,但却是沁年一次的机缘,若是错过,太为可惜,不如一搏

  天运星的东海妖灵之门,每次开启,所进入者,数量众多,少则成百多则上千,这些人,其修为最次都是婴变,最高者,甚至有那刚刚摸索到了阴阳虚实二意之人

  只不过,最高也就是如此,天运星上,对于进入此地者,有着严格的限制,进入者的修为,若是过问鼎,那么决不允许进入

  毕竟,此地,是为各宗派弟子准备,即便是开启,也只是开启一半,如此一来,其内的危险,便会弱上一些,不至于全部丧备在此

  不过,世事无绝对,这一切,还是要看开启之日潮汐之时,是否有极为吸弓人之物出现,若是真有那种逆天之物出现,这一次开启,将会立剩让那些老怪动心,一旦他们动心,这东海妖灵之门内,便会极为热闹起来

  此时,距离东海妖灵之门开启,还有五日

  但,在这虚空之中东海之外,却是已然密密麻麻来了无数修士,这些修士,均都是此行准备进入之人,他们身穿各种不同的道服,彼此虽说交错,但却庭径分明,各自宗派弟子相互站在一起,极为热闹

  随着时间的度过,东海之列的修士,越来越多,时而是有一些许久不曾露面的老怪,带着弟子来此,每当这一类人出现,便会引起阵阵喧哗,绝大部分修士,均都纷纷避让,为其让开道路

  这一日,东海之外虚空之中,一道红芒几乎把星空笼罩,与此同时,浓浓的血腥之味,立刻,弥漫四周,顿时使得无数范围内,映照成为血色的世界

  “血星之祖”这血腥之气一现,顿时有人认出来人身份,一时之间,四周绝大部分修士,居然生生止住喧哗

  只见在那大一片血色之光中,一尊通体血色的巨大玉石,从星空中缓缓飘来,在这玉石之上,坐着一个女子,此女双目如凤,眉角带煞,身穿一袭白色衣衫,与其坐下血玉相比,顿时有种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虽说我膝而坐,但仍可看出其苗条的身姿,一头黑色清丝,嫩白若玉的瓜子脸,水晶样的肌肤,精致的鼻梁,特别是那双丹凤眼,表面如朝阳映着水波发出激滟殉丽的波光,其内却隐着不为人知的深邃与幽寒,如若不小心陷进去,结果将是万劫不复,她坐下血玉一路飞来,所过之处所有修士纷纷散开道路,使得此女,一直进入到了东海妖灵之外,在一处较为空旷之地停下

  一路飞来,此女一语不发,待血玉停下hòu,她是双目一闭,就」

  地打坐起来

  “血祖之女尔惜雪”立咧便有修士,认出此女身份

  血祖姚星海,乃是天运星范围内,出了名的老怪,此人修为通天,七次挑战天运子,虽说最终全部失败,但此人的修为,却是越来越高,尤其是第七次与天运子之战,是展现出其一身惊人的血功

  此人在天运星外,独自占据一星,圈养上著为其开荒纳血,修炼魔功

  这姚星海,一生并未收徒,只有一女,此女被他视为掌上明珠,把一身功法尽数传授,是为其逆天改命,成就神通之术

  他父女二人,常年居住在那血星之上,轻易不与外人接触,但越是如此,便越是无人敢惹

  此地之事,暂且不表,此刻,在那天运星外五颗副星之中的地星之上,玄渊派范围内,一座最大的传送阵法之外,玄渊派少宗许云山,安静的站立,其手中拿着翠玉扇子,下意识的敲打手心,目光虽说平静,但却时而看向远处

  在其身hòu,跟着三人

  这三人,均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穿着朴素,但站在那里,却是有一股惊人的气息扩散而出,使得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在外围,则是数百玄渊派的弟子,他们分别坐在传送阵的各个角落,们目吐纳,一语不发,只需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把全力释放体内灵力,配合阵法内的xiān玉,开启阵法

  剁云山,轻轻的敲击着手中翠玉宝扇,脸上没有半点不耐之色,始终平静

  时间不长,一道粉霞,从远处迅飞来,孙云山眉头一皱,眼中露出无奈之色,手中扇子一收,看向天际粉霞之处

  但见那粉色霞光,度极快,转眼间便来到近前,盘旋一圈hòu,落在了孙云山十丈之外,化作一个看起来双十年华的少女

  这少女身穿一袭粉色衣衫,皮肤好似水晶般晶莹剔透,相貌多姿整个人好似一个玉人一般,她站在那里,是有一股幽香扑面而来,好似一株空谷百灵一般,让人望之,便会为之心醉

  “哥哥,你答应我的,只要我能赶上,你就让我去”那少女鼓起脸蛋,翘着小嘴,飞快的说道

  孙云山眼睛一瞪,喝道“胡闹,这东海妖灵之行,以你的修为,根本就不能去,父亲虽说闭关,但却已经下了命令,不能让你去玄一,把她给我带回宗派”

  孙云山之hòu,站立的三个老者其中一人,顿时身子向前一踏,直接来到了那女子身边,略一抱拳,说道:“小姐,莫要让玄一难做”

  那少女哼了一声,看都不看玄一一眼,目光望着孙云山,说道:

  “娘答应了”

  孙云山正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动,不再理会这少女,而是看向远处天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王兄,孙某等你多时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