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我要,问鼎


  整个广场三处看台高架上,所有观望着,在这一刻,一片安静”鼓声回荡,环绕四周,这鼓声中蕴含了一股悲,酝酿了一种伤,泌入众rén之心,勾起了秋风落叶般的追忆与回味

  万丈广场内,甚至包括哪些妖将,均都沉就

  一种意境的升华,在这回荡耳边的鼓声中,如消消细流,趟八rén心,触及灵魂深处诡

  王lín的手,shǐ终停在妖鼓上,这一声鼓鸣,把他的道,在这一刻,传递天地

  与李慕婉相识的一幕幕,

  修行七百年的孤独…

  天运宗内幻象中那百年的长相厮守

  在妖灵之地街道土行走的没落

  这一切,在偶然间听到河面画船临系时飘来的琴音的刹那,停止

  琴音入耳,呀留的数月,洗涤了心灵,升华了道念

  那弹琴女子的琴音,与这鼓鸣,在这~瞬间,共融以王lín之心的桥粱,产生了共鸣,以他之手qiāo响鼓声,把这股自李慕婉离去后,一□直隐藏在王lín内心深处的悲缓,传了出去

  鼓声,在这广场内回旋,四周之rén,在沉就中,甚至已经流下了泪水,他们被这鼓鸣引动,沉浸在了内心的世界中,那一件件往事,浮现在心底

  每一个◎,rén,都有故事,这故事,埋藏在心底,但有一种力量,却是可以把这埋藏心底的故事让其浮出,这力量,便是一种共鸣之威

  这~刻,王lín在qiāo响鼓声的瞬间,把他当日听到琴音所感悟的一切,传递了出去

  妖将之中,莫厉海眼中露出回忆,不仅是他,就连石萧,也是目中有一丝悲伤

  惟独一rén除外,此rén,便是墨非,他神色平淡,这种平淡,在这一刻,甚至可以说是冷漠这鼓声中的悲念,好似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共鸣一般

  鼓声不知何时停止,~直延续了许久之后,才有rén陆续清醒

  在清醒的瞬间,除了那些妖帅与极个别之rén外,绝大部分都露出震惊之色,他们在清醒的刹那,却是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玄昏帅怔怔的望着妖鼓旁的王lín,他轻叹一声,眼中的复杂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敬佩

  “鼓音传念,或许他,才是妖帝陛下等待了无数年之rén在这鼓★音之中,我止步许久的修为,居然有了松动”

  妖帅之中,除了天帅列,其他rén看向王lín的目光,各自不同,但有一点却是一样,那就是震惊

  此地中rén,再没有rén比他们知晓,鼓声传念■代表的意义

  这是一种境界

  天帅目光如电、望着远处的王lín,眼中浑浊之色早已消失

  ,他,叫做王lín么”

  王lín轻轻的抬起右手,他回头看了一眼四周,这一刻,他被所有rén瞩目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金甲男子身上

  金甲男子面色不再阴沉,而是一股苍白,他怔怔的望着王lín,许久说不出话来,今天,眼前这个修士,带给了他太多的震惊

  从开shǐ的连续qiāo响五下而面色丝毫不变,身子仿若巨峰般巍峨不动,一直到再次qiāo响三下直追墨非随之第九下,第十下的回荡,尤其是第十下中,王lín身子被逼退后

  这一幕看在他的眼中,他本以为这就是结束,但此刻却是发现,这一切,原来才刚刚开shǐ

  第十一声鼓鸣,在他的震惊中,响起

  若这鼓声,如前十声一样,那么他也不会如此惊心,但,这第十一声,却是以鼓传念,这种境界,金甲男子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这与修为关系不大,而是一种境界一种意境,一种灵魂的升华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金甲男子来说,可谓是终生难忘,此刻对于王lín的目光,他居然有种不愿与之对视的想法,这股想法很浓

  “十五下,你断一臂,是么?”王lín轻声道,他的声音不大,可在这一刹那,却是让所有rén都清晰的听到

  金甲男子头皮发麻,他宁愿上前与王lín直接对战一场,甚至甘心不适用强大的神通与王lín对战,也不愿此刻面对这刚刑鼓音传道之后,余威尚在的问话

  王lín没有给金甲男子回答的时间,他收回目光,第一次,从四周看台之上扫过,他眼中,一个个观望者的相貌,一一浮现,这些rén对于他的目光,全部选择了回避

  副帅之中,天,玄、黄、宇、宙、荒六rén,随着王lín目光的扫过,一一避过,唯有一rén,眼中露出清明,与王lín目光相碰

  此rén,是那玄副帅,他眼中清明,望着王lín时,露出一丝感慨,他抬起双手,向王lín抱拳

  王lín略一点头,目光便移开,这一次,他看向八位妖帅,一一扫过,众妖帅均都与他对望,彼此之间好似在目光中,看出了很多不同天帅在王lín看来的瞬间,第一次,开口了

  “王lín,你的名字,我记住了”

  妖将之中,对于王lín的目光,纷纷避开,但那石萧,却是低吼一声,强行让自己没有避开,与王lín●目光碰撞

  他眼中露出一丝战意,只不过这战意,却被王lín目光移开的瞬间,直接无视

  王lín的目光,最后停留的位置,是墨非

  此rén神态shǐ终冷漠,冷冷的望着王标

  收回目光,王lín闭上了双眼,他的右手轻轻的按在了妖鼓上,qiāo响鼓声,已经不是他此刻目的

  在刚才鼓声传道的一刻,王lín从未与过的,第一次,感受到了问鼎的召唤触摸到了问鼎的边缘

  “我要,问结”王lín双目未睁,但其整个,rén在这一瞬,却是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氢信

  他的右手,放在妖鼓之上

  “咚咚,他右手未动,但鼓声却是蓦然回荡化作雷霆降临大地

  鼓声中的悲哀,一声强过一声,连续两声鼓鸣,使得这雷霆,也蕴含了悲伤

  “还差一些,王lín轻声道,他声音落下的瞬间,妖鼓之上,再次传来“咚”的一声

  三声鼓鸣第十二、十三、十四声鼓鸣响动天地

  这鼓声融合,形成一股比之前强大了数倍的冲击,顺着妖鼓,顺着王lín的右手,直接冲入他的身体中

  这一刻,几乎所有rén都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从王lín身体内传出的阵阵砰砰之声○,这声音清脆,比不上天藏,但听在四周之rén耳中,却是让所有rén,有一股好似来自骨髓中的舒爽

  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王lín全身汗毛内泌出

  “洗髓”天帅眼中爆出一道精芒,其内蕴含了□从未有过的赞赏

  “这,才是真正的洗髓,之前那次,只不过洗去皮毛罢了”

  其他的妖帅,看向王lín的目光,甚至有一股浓浓妒意蕴含没有rén比他们明白,这妖鼓,为何会成为天妖郡内仅次于龙潭的生物

  龙潭内,有古妖之灵,传教化之道,为天地之尊

  而这妖鼓,则是由古妖之皮做成,苞含了古妖之力,甚至传闻中,历代妖帝,以传承之法qiāo响这妖鼓,可以把古妖之力抽出,从而保护天妖郡万万载之荣耀

  以古妖之力洗髓,这本是天妖郡内帝族之rén才可拥有的资格,外rén除非是立下汗马功劳,才可被赐景洗髓

  每一位妖帅在上任之前,都会被赐予一次机会qiāo响妖鼓,这里面,实际上蕴含的奖赏,便是洗髓

  只不过能不能做到洗毅,那就要看各自修为了

  三声鼓鸣,化作强猛的冲击,在王lín体内疯狂的游走,把本就已经几乎没有杂质的身体,再次洗涤了一遍

  “十四下……”金甲男子面色越加苍白

  广场四周之rén,除了金甲男子外,余看好似都忘记了这件事情,他们沉浸在那声声入耳,体内余波震荡的感觉之中

  这,是洗髓之音

  洗髓者,在◆洗髓之时,其体内传出的声音,可以使得听闻者,体内余波震荡,产生一种次于洗髓的波动

  王lín睁开双眼,体内所有杂质,全部被鼓声洗去,这一刻,他好似有种身子要被天空吸去般的错觉,他望着妖鼓,眼中◆清明

  “我王lín修道七百年,意境入体圆满,但却没有达到问鼎的原因,我,知晓了问鼎我意境虽说八体,但道心却未圆满,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shǐ终都有一丝悲,一丝伤,一道封印的痕,

  李慕婉身亡之时,我意境感悟升华,入体但婉儿,却是成为了我的一丝执念一

  所以,在听到那弹琴女子的琴音时,我,才会感到悲伤,感到共鸣若是听那琴音百年,待那弹琴女子老去,当其身亡的一刻,我才会彻底的明悟,内心之悲,会随着那琴音的绝响而流逝只留下一道烙印,融于灵魂之中…

  但今日,借着此鼓,我却是在短暂的时司,好似经历了百年的流逝,我把所有的悲念融于鼓内qiāo出,当心中再无悲伤,道心圆满,便会达到问鼎”

  王lín右手抬起,又轻轻落下,在其落下短暂的一瞬间,他内心深处对于李慕婉的思念与一切一切的悲伤,全部涌驯,而出,随着这一掌”向着妖鼓按下

  “但,这么做,便等于是选择了遗忘真的要遗忘么,王lín的手,一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