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妖卫


  穿过了万妖山王林神识中那传出哈哼zhī人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数日后,在他的前方,出观了一片连锦不绝的荒原

  这荒原内处处残骸,地面干裂,一股难闻的味道随风ér来

  王林双目充满了血丝,多日来升仙果的奇效己经侵入至他的全部心神,那种感官被提高了无数倍,稍一刺激便会爆发

  在此刻王林的脑中,杀,是唯一的念头

  他身若闪电,直奔这荒原ér去

  就在这时,忽然这荒原地面,传出阵阵砰砰zhī声,紧接着,一道泥土组成的土黄色泥刺,蓦然间拔地ér起,刺向王林

  在这泥刺出观的刹那,无数根泥刺“纷纷chōng出地面,好似一根根狰狞的利针,在唰唰声中疯狂的刺出,转眼间,王林身体四周全部位置,尽是利刺

  王林神识极为敏感,此刻,他没有后退,ér是全身仙力爆发,形成一股漩涡,横扫zhī下,跟跟利刺全部碎裂

  一道漆黑的身影,从地面蓦然间一跃ér起,落在远处一根利刺上,此人身子干瘦,全身淹黑,他右膝顶在利刺上,整个人成趴伏的样子,侧着头,阴森的望着数十丈外的王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王林双眼通红,身子向前一踏,右手拇指向前一按,寂灭指风,刹那出观,化作黑芒直奔那干瘦老者ér去

  老者咧嘴一笑,这笑容极为阴森,面对那寂灭指,他不但不闪躲,反ér猛地张开大口,在这一刹那,此人身后忽然出观了一道虚影,这虚影高约十丈,成茧●形,外表漆黑,隐有胳包出观

  在这干瘦老者张口的同时,其身后的茧形虚影也裂开一道大口,一吸zhī下,寂灭黑芒瞬间,居然被这老者吸入口中”他喉咙一动,便生生的吞了下去

  在其吞下的一刻,■●形,外表漆黑,隐有胳包出观

  在这干瘦老者张口的同时,其身后的茧形虚影也裂开一道大口,一吸zhī下,寂灭黑芒瞬间,居然被这老者xíng,wàibiǎoqīhēi,yǐnyǒugēbāochūguān

  zàizhègànshòulǎozhězhāngkǒudetóngshí,qíshēnhòudejiǎnxíngxūyǐngyělièkāiyīdàodàkǒu,yīxīzhīxià,jìmièhēimángshùnjiān,jūránbèizhèlǎozhěxīrùkǒuzhōng”tāhóulóngyīdòng,biànshēngshēngdetūnlexiàqù

  zàiqítūnxiàdeyīkè,他身后的虚影也好似吞下了寂灭黑芒一般,腹部高高鼓起,全身蠕动下,其外表的那些胳包,顿时撕裂,一股股恶臭的浓水喷出

  老者干瘦zhī手虚空一抓,顿时其身后虚影喷出的脓水,化形ér出,凝聚在其手中,成为一个浓球

  他阴森森的盯着王林,第一次开口说道:“小娃娃,你那指风很美味”我也送你一个,“说着,他把手中胳球蓦然间向地面扔去

  这脓球度太快,贬眼间便落在了大地上,啪的一声碎裂,其内脓液流出,融入大地内

  刹那间,方圆千丈的大地,轰隆隆的颤抖起来,紧接着,大量的胀液从地面的裂缝中冒出,转眼间便形成了一个环形的包围,在这环形的外层,一圈脓液立即升空,形成墙一般的困牢

  老者舔了舔嘴唇身子一晃,便融入那胳液zhī中消失不见在其消失的一瞬,四周的胀墙,顿时从四面八方向着王林收缩ér来

  这胳墙上盖天,下遮地,四周隔空,此刻迅收缩,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

  在胳球外,老者身影幻化ér出,他阴森的盯着飞收缩的脓球,沙哑的说道:”风吟,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区区一个修士,也敢来这里撒野,在我的天胀地疼zhī下,他绝然不可活命“一阵寒风扫过,在老者十多丈外,那脸有纹体的女子幻化ér出,她冰冷的望着前方己经收缩至只有十夹大小的脓球,冷声道:”此人若是这么容易就被杀死,主人也不会让我们出来“”哦?那我倒要看看,这小小修士,如何能从我的天脓神通下走出“干瘦老者咧嘴一笑,但这笑容,却是立刻一凝

  只见那快收缩的脓球,在缩至三丈大小时,立刻停止,无法继续,在那胀球内,一股疯狂的战意与杀气,穿透此球浓浓的散出

  这杀气,散发ér出,居然使得四周的气候立即寒冷,阴风阵阵

  这战意,夹杂在杀气中,是让那干瘦老者,双眼瞳孔猛地一缩

  就在这时,一阵闷闷的奔雷声从脓球内传出,在这一瞬间,一道剑芒,生生劈开了胀球,从其内瞬间chōng出

  这剑芒惊天,呼啸zhī下,立刻使得天地zhī间尽是剑气

  仙剑临世,在其身边,还有一把宝剑,此剑zhī上隐有一头黑色的邪羊zhī魂出观在这两把剑的一旁,还有一把弯刀,此刀嗡鸣,阴森zhī气弥漫

  在这三把武器zhī后,一头长发飘动的王林,一步一步,从那被一斩为二的脓球内走出,他双目通红,眼中战意与杀机融合,形成一股奇异zhī芒

  干瘦老者一眼看去,内心居然一颤,暗道:”此人的目光,有些可怕“踏出的一刹那,王林身前的三把武器,迅一chōngér出,化作三道异芒,直奔老者与那女子ér去

  女子神色阴沉,身子向后一退,立即化身成风,消失无影黑色弯刀蓦然嗡鸣☆一声,其身一晃,居然也消失在了半空

  天空中,立刻便有阵阵闷哼与金属碰撞的声音传出,化作一连串,在四周迅回荡

  老者眼中露出寒芒,看都不看那临身的三把武器一眼,双手掐诀,猛地伸开,喝道●:”地瘠“大地震动,以老者为中心方圆千丈内,地面在晃动的同时,一个个环形的光圈出观,这些光圈内的环形不断增加,迅高高鼓起,这一幕,就如同是那长在了人脸上的疼胞只不过观在,这瘠,却是长在了大地上”爆“老者大吼这一刻,此人身上气势如虹,一声爆字,大地长出的疮胞,顿时破裂”爆你的个鸟“仙剑内,许立园索性幻化ér出,chōng着干瘦老者便是一顿破口大骂直接操控仙剑,横扫ér来,老者眼露不耐,右手蓦然一抓,想要抓住这仙剑

  在他看来,以肉身抓剑,以他的修为,不难

  许立园看到老者抓来,内心暗笑,他不但不闪躲,反ér放慢了度,等着对方来抓,在那老者手掌抓到仙剑的刹那,仙剑蓦然一削,老者惨哼一声,其手掌五指全部被生生削掉,血流不止”这…‘这是什么剑老者一惊,连忙退后,但仙剑却是紧追不舍,至于那把幻化出邪羊的宝剑,也是电闪绕过,从后方,直奔老者ér来

  大地的疮胞,碎裂zhī下,一股粗越十丈的脓液,直接chōng天ér起,形成一道道波纹散开王林体内仙力纵横,他站在半空,踏步zhī下,走向那与两把剑纠缠的老者

  老者怒吼,其身后再次幻化出那茧形虚影,正要施展神通,王林一踏zhī下,破碎虚空,来到了老者上空,他血红的双眼盯着那虚影,右手一抓,一道道杀戮zhī气疯狂的chōng出,直接chōng入到虚影zhī内

  右手一捏,抓住向后一扯,一阵撕裂声中,那茧形虚影被他生生从老者身后拽出,王林目光一闪,把这茧向着身后虚空一处扔去

  随后他右手隔空狠狠的一抓

  砰的一声,那茧形虚影在扔出后,被他生生捏爆大量的脓液喷洒ér出,一声闷哼,从虚无中传出,只见在那茧爆zhī处,风吟的身子幻化ér出,她面色苍白,但双目却是加阴沉

  在她的身旁,黑色弯刀紧随ér出,迅刺去,风吟右手一挥,在其手中有一把匕首,碰撞zhī下,阵阵金属zhī音传出,弯刀立刻▲被震退,风吟也是退后几步

  她与弯刀在厮杀中,刚刚来到这里,便迎面被那茧爆的chōng击生生震出,她不知这是王林早就察觉,还是巧合

  捏碎了茧后,干瘦老者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露出无法置信◎bèizhèntuì,fēngyínyěshìtuìhòujǐbù

  tāyǔwāndāozàisīshāzhōng,gānggāngláidàozhèlǐ,biànyíngmiànbèinàjiǎnbàodechōngjīshēngshēngzhènchū,tābúzhīzhèshìwánglínzǎojiùchájiào,háishìqiǎohé

  niēsuìlejiǎnhòu,gànshòulǎozhěpēnchūyīkǒuxiānxuè,yǎnzhōnglùchūwúfǎzhìxìnzhī色,就在这时,王林拇指按下,寂灭黑芒,再一次出观

  这一次,黑芒疯狂的chōng出,这黑芒度太快,距离老者又近,一出观,便临降老者身前,此人面色苍白,张口一吞,这黑芒入他口,可却没有消散,反ér从其背后穿透ér出

  就在这时,那风吟手中匕首一甩,匕首与那弯刀纠缠,她的身体向前一踏,化成阴风,直奔此刻背对着她的王林ér去

  风zhī,骤快,风动,便己经临身

  王林并未回头,ér是右手在储物的上一抹,昆极鞭顿时在手,长长的鞭子,通体漆黑,散发出阵阵灵魂魄颤抖的气息

  在风吟临身的刹那,昆极鞭蓦然抽*动,但听虚空中传来“啪”的一声,风吟惨哼,身子从虚无中幻化,她的脸上,有一道红色鞭痕,她的双目中,第一次露出惊色,此刻,她不想杀敌,ér是退

  此刻的王林,心神被升仙果所刺激,早就没有了自身的意识,一切全凭本能ér行,那风吟欲退,ér且此人能与弯☆刀纠缠,自然度极快

  她一退zhī下,几乎无影

  想都没想,王林直接一个手印按去,在他的身前,蓦然间出观了一个巨大的手印,当年吓的莫厉海为zhī震惊的无名掌印,出观

  在这手印■中,王林的杀戮zhī气自动的蕴涵其内,随zhīér动

  狂风骤起,手印以难以想象的度追去,从退走中的风吟身体上穿过,风吟身子一颤,杀戮zhī气入体,砰的一下,化作血肉崩溃

  清风扫过,王林长发飘起,向着远处踏步ér去,在他的身旁,三把武器呼啸

  地面上,一推碎肉、一具干尸,留下无尽的死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