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怀疑 耳根


  这是一把木剑,通体紫色散出凌厉寒气,其上有紫光散出,如同剑芒,长hóng般出现了一片紫影

  紫影在雷池外重叠,在此剑之上,站着一个男子,此人外貌看起来约三十多岁,面白无须,略有英俊,只是一双凤目却不协调的露出阴柔之相

  他身穿一袭紫金大袍,飘逸之中,好似被无形之风吹动,此刻双眼掠过申公虎,望在了雷池内环,盘膝的王林身上

  这一望,却是让他双眼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全身汗毛顿时张开

  在此人出现的瞬间,申公虎的面色,立刻阴沉下来,他身边的雷兽,也是站起身子低声咆哮,眼中带着不善的凶芒

  至于银角雷兽,则是目光从王林身上收回,斜着眼睛扫了一下那阴柔的男子,眼中流出不屑,趴在一旁,与身边的雷电玩了起来

  那一道道雷电,在它的操控下,极为乖巧,在其身上游走,如同一只只小手在为其抓痒一般

  不远处碎石之上,仙卫傀儡仍然盘膝,看都不看这里一眼,他的职责,便是守护主人,若是来者威胁到了主人,他会立刻出手,哪怕是死,也要完成那烙印在了灵魂中的守护但若是并未威胁到,即便是在对方在他面前屠杀十万,他身体也不会动一丝

  “战空烈”申公虎沉声道

  阴柔男子目光小心的从王林身上收回,生怕引起对方的误会,在他看来,此人虽说修为只是问鼎后期,但居然能进入这雷池的内环,这种事情,实在太诡异了若非是对方有难以想象的强**宝,便是隐匿了实际的修为

  而且他同样看到了雷池内的那头银角雷兽与不远处碎石上的傀儡,内心猜疑浓

  “一定是有什么法宝,不可能是隐匿修为只是这里,为何又会俩头雷兽,莫非,此人也是雷仙殿使者不成”他内心暗道,毕竟处于雷池的内环,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以他阳实圆满的修为,也不可能走进内环

  “原来是申公家族的申公虎,战某之前还没认出来,你这修为,却是降低了许多”阴柔男子收紧心神,看向申公虎

  申公虎内心冷哼,但表面上却是如常,只是面色略有阴沉,平淡的说道:“此地不是你留之处,还不离去”

  他虽说受伤,修为并未彻底恢复,但有王林在,即便是雷仙殿殿主此刻亲来他也敢如此说话

  战空烈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雷池深处的王林一眼,缓缓说道:“好大的口气,莫非此地是你申公家族的不成,带着族内小辈来此修炼,就不允许外人来了么”

  申公虎闻言冷笑,也不解释,寒声道:☆“三息内,若不退下,你也就不要走了”他本就对这战家天资极高之人有些厌烦,若非是二人之间实力相差不多,他以前早就出手了

  此刻若是这战空烈不知好歹,扰了前辈修炼,自己出手,即便是此刻修为没有恢复▲,只需前辈再次如当初看自己一般,看这个战空烈一眼,定可让此人崩溃

  况且,此人不是雷仙殿使者,杀了虽说会有些麻烦,但有前辈在,一切就都无关痛痒了

  战空烈目光一凝,身子立刻退后,他为人谨慎,退后之际目光在此落在了雷池深处的王林身上,心底猜测浓

  “这申公虎凭什么有如此把握说出这番话语,他体内伤势明眼人一看便知,莫非是装腔作势?若非如此,那就一定是有所依持难道……是这小辈不成”战空烈心念转

  “三息到了”申公虎狞笑,身子站起,雷光立刻在其身体上游走,发出啪啪之声,他一步之下,便迈出,旁边雷兽是咆哮间,紧跟其后,只不过它在走出时,却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内环深处的王林,目中的敬畏,表露无疑

  雷兽的目光,落在了战空烈的眼中,却是让他心神一震,暗道不妙,申公虎心机深沉,自会伪装,但雷兽,以战空烈的了解,却是截然不同

  这雷兽的目光,透露出的信息,不能深思,一旦深思却是立刻会得到一个让战空烈心神剧震的答案

  以他谨慎的性格,立即毫不犹豫的再次退后,试探的喝道:“申公虎,战某光明磊落,此地你我交战,难免会对你申公家的小辈修炼造成影响,你若要战,我们便出去,在碎石层外交战”他的语气,尤其重点的放在了小辈这两个字上

  申公虎眼中寒芒一闪,一步便踏出了雷池口中冷笑道:“何必那么麻烦,在这里便可”

  申公虎越是这样,战空烈便越是心中疑惑,他隐约中感觉有些不妙,宁可再次退后,也不想冒然出手,很显然,这申公虎的打算,便是逼自己出手

  联想雷兽之前的目光,一个荒谬的想法,在战空烈脑中浮现而出,他目光闪烁,双手掐诀,立刻一片紫色的雷光在其手中幻化,其脚下的紫色木剑,是散出浓郁的剑气,呼啸间,与其双手之中的紫色雷光融合,形成一股庞大威严

  这威严之中,是有天地元气蕴含在其,出手间,便是元力神通,显然这战空烈,对此战极为慎重

  眼看这战斗一触即发,申公虎是踏步间,右手抬起指向天空,好似欲引动天雷一般其身边的雷兽,此刻也是咆哮之中全身上下凝聚出了无数狂雷,相互之间被雷光牵引,看起来极为惊人

  但,就在这一刹那,王林缓缓地睁开双眼,平淡的说道:“申公虎,此战,我不会出手帮你,便算你依附我的一个考验,若是失败道魂还你”

  王林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暗自苦恼,无论是申公虎还是这个战空烈,都不是他可以对抗之人,一旦这申公虎失败,自己的处境便会不妙

  他本想找个地方安静的修炼,可却zǒng是无法达成,眼下又引出了这个找麻烦的战空烈,王林心念一转,便如是说

  申公虎身子一震,眼中战意在这一刹那,立刻攀升到了极限,他直勾勾的盯着战空烈,口中却恭敬的回答王林

  “尊主放心,申公虎,不会败”申公虎深吸口气,一拍储物袋,立刻拿出一瓶丹药

  战空烈此刻却是面色大biàn,王林的话语在说出的瞬间,他敏锐的看到了申公虎眼中那隐藏极深的崇敬,这种神态,他几乎认为自己看花了眼

  还有那雷兽,是在那内环之人说话的刹那,居然身子一抖,仿佛极为害怕

  尤其是对方的话语内,所透出的信息,居然说的是依附,这就让战空烈心神剧震

  如果这些还只是让他怀疑,那么接下来申公虎的回答,却是让战空烈大吃一惊,甚至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尊主”这个称呼,在罗天星域,绝不是轻易便可说出的话语,尤其是他们处于第二步的修士,是很难说出

  只有心悦诚服的依附在某个强大的存在后,才会称呼对方为尊主

  战空烈没有怀疑这里面申公虎的作假,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值得,申公虎的性格极为狂傲,这种人,即便是战死,也绝不会屈辱自己的尊严况且,即便是二人交战,怕是也很难最终出现战死,最多,也就是重伤罢了

  即便是战空烈自身,也决然不可能随意的称呼一人为尊主,只是为了避免这甚至无法决定生死的一战

  结合之前的猜测,方才那荒谬的答案,再次浮现战空烈的心中,他眼内露出骇然,好似还不敢相信

  “莫非……莫非此人走进雷池内环,不是依靠的法宝,而是隐匿了修为,若非如此,怎么可能让这狂傲的申公虎依附,并且称之为尊主”战空烈倒吸口气,身子再次退后,他心念急转,立刻说道:“申公兄莫要冲动”

  申公虎眼中寒芒闪烁,手中药瓶捏碎,其内只有一粒散发红芒的丹药,被他一口吞下,其整个人的气息,在这一瞬间,顿时疯狂的暴虐起来

  “战空烈,与我一战”低吼中,申公虎右手指天,其体内的元力疯狂的冲出,顷刻间,一道如同神龙般的闪电,轰隆隆的从无尽的虚空中降临

  是引起了雷池的波动,无数雷光游走,向着申公虎凝聚

  王林望着申公虎的元力神通,眼中露出奇异之芒,此神通极强,借着自身元力,召唤出天地之雷,比之元力化鼎,也不遑多让

  虽说没有元力化鼎那般宏大,但在威力上,却是剧

  战空烈面色一biàn,身子再次退后,与此同时脚下微动,木剑立刻飞起,被他右手一指下,顿时闪烁而出,其上紫光蔓延,发出剧烈的轰隆隆之音

  申公虎眼露战意,这一战,他要把自己的实力尽数的展示出来,因为,前辈在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