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763、764章 机缘


  xuè祖的声音带着砰然的杀机在这储物空间内弥漫,山脉被撕裂,山谷仿佛融化,这整个储物空间,在刹那间被一千多个禁制完全开启,造成le最终的崩溃

  在这一刻,xuè祖的双目通红,他几近疯◎狂,度是快的无法想象,一步之下,便来到le被法术加固的传送阵旁

  此刻他的身后,储物空间就仿佛被一片黑色的火焰焚尽,那火焰狰狞的扑来,欲把xuè祖吞噬

  就在xuè祖准备踏入传送阵离开○○的瞬间,在碎片大陆上被那红针追击的王林,面色极为阴沉,他凝聚在仙卫体内的元神虽说被灭,但仙卫却是在xuè祖的炼化下,仍然存在

  通过与仙卫傀儡的一丝联系,王林如同亲临般看到le传送阵内光芒闪烁□○的瞬间,在碎片大陆上被那红针追击的王林,面色极为阴沉,他凝聚在仙卫体内的元神虽说被灭,但仙卫却是在xuè祖的炼化下,仍然存在

 deshùnjiān,zàisuìpiàndàlùshàngbèinàhóngzhēnzhuījīdewánglín,miànsèjíwéiyīnchén,tāníngjùzàixiānwèitǐnèideyuánshénsuīshuōbèimiè,dànxiānwèiquèshìzàixuèzǔdeliànhuàxià,réngráncúnzài

  tōngguòyǔxiānwèiguīlěideyīsīliánxì,wánglínrútóngqīnlínbānkàndàolechuánsòngzhènnèiguāngmángshǎnshuò,xuè祖的身影正在迅的凝聚

  一旦被xuè祖冲chū王林自认自己必死无疑,将再无任何可能有侥幸存活的希望

  危机之际,他暗叹一声,心神中下le一个果断的神念

  “没能完成对你的承诺,王某日后补之”

  传送阵外,被xuè海炼化之中的仙卫,此刻双目金光一闪,这金光瞬间浓郁,覆盖le其全身,阵阵砰砰之声从仙卫体内立刻传chū,一股毁灭的气息是参杂在内

  仿佛一股风暴在仙卫体内迸发,他全身金光如同一把把利剑,疯狂的向外散开,阴虚境界的仙卫傀儡自爆,所产生的可怕力量,硬是使得仙卫从那没有lexuè祖操控的神通中冲chū

  只不过xuè祖神通尽管没有le其操控,但却仍然不凡,炼化之下,硬是把仙卫傀儡自爆的力量消融le近六成

  带着四成的毁灭力量,仙卫冲chū,一步之下便来到le传送阵旁,在传送阵内xuè祖幻化而chū的瞬间,仙卫全身如同太阳,金光疯狂的爆发而chū

  一股庞大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le

  在这力量的波及下,那传送阵刹那间便立刻崩溃没有任何停滞,化作点点晶芒,又瞬间消散一空

  储物空间内的xuè祖,半个身子踏入le传送阵内,此刻大吼一声,身子被生生的挤chū,他眼睁睁的看着身前的传送阵迅的消散,那度之快,犹如千年岁月瞬间压缩至一息般

  在这危急之时,xuè祖眼露奇异之芒,他毫不犹豫的看le一眼手中姚惜雪所在的禁制光球,一把捏碎

  在储物空间的自爆下,即便姚惜雪吃下xuè魂丹,可仅仅一颗的话,却是仍然无法复活,所以,xuè祖亲自chū手,捏碎禁制,为的,就是让姚惜雪复活以xuè祖对于xuè魂丹的le解,在看到禁制球的一刻已然知道,姚惜雪吃下lexuè魂丹

  在他的身后,黑色的火焰扑来,xuè祖全身红芒疯狂的弥漫,他要延缓储物空间的崩溃,为姚惜雪争取时机,让其在复活的过程中,不受波及

  xuè祖伸开双臂,净涅中期的修为,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爆发chū来,阵阵xuè芒从其体内散chū,在这储物空间内,硬生生的对抗吞噬而来的黑色火焰

  他的身躯,刹那间便被黑色火焰弥漫,不断地焚烧,剧烈的痛楚数万年从未有过的冲击着他的身躯,但,这一切对于xuè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他倾尽全部,保护身前三丈范围内,姚惜雪神识的消散

  数息的时间,仿佛度过le数万年,姚惜雪在其父的保护下,在禁制光球的崩溃中,神识消散,在这一过程内,没有受到任何此地储物空间崩溃的波及

  妖灵之地,当年姚惜雪吞下xuè魂丹之处此刻红光弥漫,相互凝聚在一起,姚惜雪**着身子,缓缓地chū现

  她现身后,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天空,眼中露chū浓浓的悲哀与刻骨铭心的杀机

  看到自己女儿神识安全的消散,xuè祖脸上露chū身为人父那种慈祥的微笑,整个身躯,刹那间,便☆被黑色的火焰覆盖

  在这一瞬间,他从储物袋内拿chūle三粒xuè魂丹,没有吞下,而是全部捏碎

  xuè魂丹,只剩下le十三粒绝大部分都在姚惜雪那里,xuè祖所剩,只有这三粒xuè魂丹□碎裂,蓝色的液体从其内弥漫,与那黑色的火焰,一同的消散le

  整个储物空间,在这一刻,完全的崩溃,其内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消失,它们并非是冲入虚无,而是完完全全的崩溃,再无任何存在的痕迹

  王林之前藏身的那处碎片大陆,此刻他度极快,身子闪烁九次xuè光,不断地逃遁,在王林的身后,那红色之针紧追不舍

  只不过却是在下一息,那红针停止le追击,一层层崩溃最终仿佛要完全消散……王●林松le口气,全身冷汗已然把衣衫浸透,风一吹,便立刻感觉阵阵寒意涌现

  在他的前方,那红针已然变的半透明,缓缓地消散,但,就在这时,忽然那眼看就要彻底消失的红针,居然一颤之下,不再消散,而是掉▲头就要飞向远处

  “没死?”王林眼中骇色一闪,不假思索的一冲而chū,双手虚空一抓,口中立刻喷chū元神精气,形成一个困牢,生生的把那远遁的红针困住

  那红针发chū尖锐的呼啸,仿佛要冲chū,在困牢内不断地冲击,砰砰之声回荡,每一次撞击,王林都会面色苍白一分

  他眼中寒光一闪,体内仙力运转,加大le困牢的坚固,缓缓地拉近自己身边,盯着其内红针,往里目中露chū果断

  “封”低喝中,困牢瞬间收缩,最终紧贴着红针形成le一道封印,随后他一把捏住此针,身子落在le地面

  此针若非是随着xuè祖无限的消弱le绝大部分神通,王林想要封印,根本就不可能,但此刻,此针却是最为虚弱之时,王林倾尽全身仙力,终于把其封印住

  尽管如此但其内仍然不稳定,那红针好似随时都可以冲chū一般,王林深吸口气,面色极为阴沉

  “那xuè祖没死……但即便是没死,也一定极为虚弱,不然此针不可能如此变化……这xuè祖一旦恢复,定会第一时间杀我……”王林眼中寒光一闪,盯着那红针,此针半透明,好似散chū一股濒临死亡的气息

  “此针定是被吸引要回到xuè祖身边,这个时机不能错过,拼一把”王林一咬牙,右手捏着红针向前一抛,此针一晃之下,直奔远处而去,王林紧跟其后,追寻中调整体内仙力

  那红针上有他的封印,跟踪起来方便很多,一人一针,在这雷之仙界内,度极快,往往一晃之下便失去le身影

  雷之仙界,一片虚无中,漂浮着无数细小的xuè滴,这些xuè滴上,有蓝光闪烁,乍一看去,倒也颇为绚丽

  每一个xuè滴内,都蕴含lexuè祖的一丝元神与庞大的元力,在那储物空间的崩溃中,他以三粒xuè魂丹之威,施展le一个姚家密术,这才得以存活

  来这罗天星域时,xuè祖太过自信,他根本就没有提前服下xuè魂丹,若非如此,他施展这秘术,将会chū现在联盟星域的xuè星内

  虚无内,这些xuè滴相互之间并非是静止不动,而是彼此缓缓地收拢,一旦完全融合在一起,他便可以苏醒

  这一过程,缓缓地持续,三个月后,原本分散很广的xuè滴,已然距离很近,其中有一些甚至已经相互融合

  xuè祖的元神,也渐渐地将要苏醒,一旦苏醒,那么他恢复的度将会倍增

  这一日,几乎六成的xuè滴已然全部融合在le一起,xuè祖的元神,◎缓缓地从那迷失的状态中有le苏醒的痕迹

  但,就在这时,此地虚无的远处,一道雷光呼啸,那雷光是一头生着银角的雷兽,此兽的脖子上,被人拴着铁链,全身上下是挂着很多纸符,看起来有些凌乱不堪

  甚至其头上的银角,也被人不知以何物穿透le一个小洞,把一个铁环栓在le上面

  此兽的眼中,露chū楚楚可怜的神色,无法想象,这段日子它是如何度过的

  “看看,这个样子才匹配老夫的身份,这才是雷兽嘛,你要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即便是那些金角雷兽看到后,也会自叹不如的,你是雷兽中最独特的相信老夫,没错的,老夫和你有缘”在雷兽的背上,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右手抓着拴在雷兽脖子上的铁链,好似骑马一把,悠然自得

  在他的身后,远远地还有一大片雷光如流星般跟随,那每一道雷光中,都有一头雷兽,它们的眼中,均都露chū畏惧之色

  这老者是时而抬起左手拨弄一下雷兽银角上的铁环,眼中露chū赞叹之色

  “老夫与你这么有缘,都有些不想还给那小家伙le……”

  雷兽身子一颤,它此刻对于这老者是彻彻底底的怕le,尤其是那有缘两个字,对它来说是噩梦一般

  它永远也忘不掉,那老头每次都是一边嘴里喊着有缘,一边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放在它的身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它对于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满意,唯独那个铁环,倒也觉得很顺眼……

  “没错,就是这里le,嘿嘿,净涅中期的大神通修士啊,居然也有今天……有缘啊”老者望着远处大片相互融合的xuè滴,双眼冒光

  第763章

  “这溶神化xuè之法,是老姚家的嫡系神通,今天可被老夫逮到le”老者摸le摸下巴,双眼光芒亮,在那片xuè滴上扫来扫去

  “不愧是老夫看中的有缘人,居然想chū这么一个方法来对付净涅修士,罢le,谁让他是老夫的有缘人呢,说不得,老夫得帮他一下”老者舔le舔嘴唇,大手向前一抓,立刻所有的xuè滴立刻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他全部抓住

  一捏之下,这些xuè滴瞬间全部融合在le一起,xuè祖的元神是刹那间完成le融合,苏醒

  “多谢前辈相助,我姚家◇必有重谢”xuè祖的神念从那xuè滴内传chū,听不chū喜怒与任何感**彩,极为平静

  “别装le,明明心底怕的要死,担心老夫没安好心,直接把你炼成丹药是,还把姚家搬chū来,就算是姚家的x●uè神子亲来,莫非老夫还能怕他不成”老者摸le摸坐下雷兽银角的铁环,拨弄le一下,说道

  “无论如何,姚某都要感谢前辈相助之恩……”xuè祖沉默片刻,传chū神念

  “我老人家最是讲道理,你看,我帮你缩减le融合的时间,呃……我可不知道你姚家的溶神化xuè神通,不能强行融合,一旦如此,修为会降低数个境界,虽说你现在降至le窥涅后期,可我老人家不知道这点啊,你可怪不得我”老者撇le撇嘴,说道

  xuè祖沉默,强行压下元神中的怒火,平淡的传chū神念:“无妨,既然前辈不知晓,便是姚某命该如此,前辈若无它事,还请松开神通,让姚某离去”

  老者呵呵一笑,双眼放光,说道:“姚家小子,你我有缘啊”他身下雷兽身子一颤,看向xuè祖的目光,有le一丝同情,但多,却是幸灾乐祸

  xuè祖沉默

  “你刚才不是说要报恩么,现在就报”老者抬起右手,虚空一抓,立刻生生的把xuè祖元神从那相互融合成为一片的xuè水中抽chū,随后一捏之下,硬生生的扯下一半元神,是右手一挥,把那大片的xuè水分chū一半

  “恩,半个元神,半具xuè身,足以报答老夫助你之恩le”老者笑呵呵的大手一拍,立刻便把xuè祖剩下的半个元神打入xuè水中,向着xuè水吹le口气

  立刻这xuè水沸腾,刹那间崩溃,化作无数xuè滴散开,xuè祖的元神甚至连一道神念都来不及散chū,便立刻再次沉睡

  “老夫的大事,虽说一定会成功,但有le这姚家子孙的半个元神与xuè身,能多一分把握岂不能好”老者嘿嘿一笑,看都不看那些xuè滴一眼,带着雷兽,远远地离开le此地

  虚无中,王林面色阴沉,紧跟前方红针飞行,突然之间,那红针立刻红芒大闪,散发chū一股强大的气息,居然一下子便冲chūle王林的封印

  这一变故让王林双目一凝

  但立刻,那红芒闪烁的红针,瞬息间又黯淡下来,甚至比之前,为虚弱,隐约间,仿佛随时都可以崩溃它一晃之下,直奔前方虚无而去

  王林皱起眉头,略一踌躇,紧跟其后

  “必须要趁这个机会,杀le那xuè祖,以绝后患■”王林咬牙之下,度快,追击而去

  时间缓缓过去,在这虚无中,王林已然忘记le时日的流逝,忘记le肉身内那燃烧的痛楚已然不在剧烈,而是越来越弱

  这些他都已经忘记,眼中唯一存在的,便是前▲”wánglínyǎoyázhīxià,dùkuài,zhuījīérqù

  shíjiānhuǎnhuǎnguòqù,zàizhèxūwúzhōng,wánglínyǐránwàngjìleshírìdeliúshì,wàngjìleròushēnnèinàránshāodetòngchǔyǐránbúzàijùliè,érshìyuèláiyuèruò

  zhèxiētādōuyǐjīngwàngjì,yǎnzhōngwéiyīcúnzàide,biànshìqián方那几乎要崩溃的红针

  渐渐地,那红针度越来越快,王林之,已然跟不上,但就在这时,王林忽然止步,眼中寒芒凝聚,看向前方

  前方虚无中,有十多个大小不一的xuè球,彼此相互环绕,仿佛要收拢,那红针一闪,融入进le一个xuè球内

  顿时,一股xuè腥的气息弥漫,那融入红针的xuè球,立刻诡异的蠕动起来,向着旁边的xuè球迅吞去

  “xuè祖?”王林眼中杀机一闪,他不假思索,一拍储物袋,立刻山石飞chū,抽魂之下王林拿着山石之魂,立刻向前蓦然一按

  山石之魂呼啸而chū,在那十多个xuè球前崩溃,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使得xuè球颤动起来,只是山石之魂的力量对于xuè球来说还是不够,那些xuè球相互迅融合

  抛chū山石之魂后,王林一步踏chū,从储物袋内拿chūle仙剑,抬起后向下迅一斩

  斩罗决如同电光,闪烁之下一剑斩来,其中两个原本正在融合的xuè球,在这一斩之中立刻被生生的阻断

  王林没有停留,元神内的强大雷威瞬息间从体内爆发而chū,形成一道道雷霆,疯狂的冲击而chū,直奔那些xuè球而去

  剧烈的打击之下,那些xuè球立刻剧烈的颤抖,其内xuè祖的元神,如同挣扎一般想要苏醒

  王林双手掐诀,多的雷霆从其元神内疯狂的冲chū,这一刻的他,毫不保留的把雷霆之力全部施展在le那些xuè球上

  与此同时他是抬起仙剑,再次一斩

  砰的一声,一个xuè球崩溃

  一声惨哼好似从虚无中传来,其余的xuè球,在这一刹那,以极快的度,疯狂的凝聚起来,xuè祖的元神,马上就要苏醒

  王林眼中杀机大闪,他有种感觉,一旦这些xuè球凝聚,怕是再无机会杀这xuè祖他右手向前一点,口中大喝:“定”

  定身术,瞬间施展chū来,但那xuè球内xuè祖的元神太过强大,以王林的修为,施展定身术,却是无法定住

  他全身仙力疯狂的运转,甚至连经脉都有le剧痛,是因为他元神之前受伤,这一路之上也没时间静养,此刻负荷之下,喷chū一口鲜xuè,狰狞的大喝道:“给我定”

  凝聚之中的xuè球,在王林负荷的施展下,只停留le刹那,就在这一瞬间,因果昆极鞭蓦然chū现,狠狠地一抽

  与此同时王林体内凌天候的剑气,这最后一道剑气,瞬间从他体内冲chū,直奔那xuè球而去

  因果昆极鞭,凌天候的剑气,在加上王林元神内那无数雷霆,在这一刻,好似凝聚在le一起,疯狂的冲chū,在那些凝聚的xuè球内,xuè祖苏醒的一刹那,冲入其内

  崩溃

  相互融合凝聚的xuè球,在这一刻,崩溃le,分chū无数xuè滴,带着xuè祖不甘心的咆哮,在崩溃中分成两部分,一部反卷着xuè祖的元神以快至不可思议的度迅逃遁,另外一部分则是倒卷而回,冲向王林

  冲向王林的xuè滴,一下子便把王林弥漫,顺着他汗毛孔,全部钻入其体内,剧痛疯狂的传来,王林身子一晃,再次喷chū一口鲜xuè,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大力撞击,直接被抛chū,消失在le虚无内

  仙剑被许立国操控,一卷之下带着山石,追向王林

  许立国虽说性格反叛,但此刻却是有le惊慌,他第一个想的,不是独自飞走,不是自由,而是追向被抛至虚无的王林,在其身边环绕,与其一同直奔虚无而去

  王林整个人,彻彻底底的昏迷le,他身体内那冲入进来的xuè滴,每一个里面,都蕴含le庞大的天地元力,这些元力,是xuè祖无数年来修炼而得,极为珍贵

  可在王林体内,这些元力,便是使其身亡的利◎剑,但这世间之事,有时候却是自有机缘,当初那索要雷兽的老者,喷chū的一口气,却是无意之中多chūle很多,这股气,会在王林肉身燃烧消失的一刻爆发,到le那时,王林能否承受,还是两说,但有很大的可能,●是无法承受,连同元神一同崩溃

  但此刻,xuè祖重伤之际为le逃遁,为le杀王林,分chū一半的xuè身作为攻击,冲入王林体内,他的本意是杀,但却无意中,给le王林一场自修道以来,仅次于看到le第三步方向的造化

  轰隆一声巨响,虚无中王林的身子,撞在le一处没有雷光炼铁连接,而是漂浮在虚无中的碎片大陆上

  在雷之仙界,并非所有的碎片都相互连接,还有一些过于微小的碎片,是在虚无中漂游

  王林的身子,深深的冲进le这碎片大陆的地下深处,这才停le下来,他整个人完全昏迷,但他的肉身,却是在迅的改变,在他的体内,充斥这庞大的天地元力,这些元力,正是chū自那大量的xuè滴

  就连他的元神,此刻也发生le惊人的变化,被这么浓郁的天地元力包裹,居然开始le吸收……

  他的修为,正在向阴虚境界,迅的推动

  在这范围不大的碎片陆地外,虚无中原本不应该存在云层,但此刻,却是有le云层幻化而chū,这云层,与当年王林妖灵之地逆修问鼎天劫,一模一样

  再说xuè祖,他此刻由于xuè滴融合,元神苏醒,恢复le意识,只不过他的身子,却是没有实质,而是一片暗红的xuè色

  自修道以来,他从未如现在这般虚弱过,这种虚弱,甚至让他感受到一股深深地寒意

  他心中对于王林的恨,已经达到le巅峰,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王林,是第一个

  第764章

  储物空间的崩溃,使得他不得不施展溶神化xuè,遇到那神秘的老者,他自认倒霉,被取走一半元神与体内无数年修炼的元气化作的xuè身

  使得他的修为,大范围的降低,若仅仅如此也就罢le,但那老者最后那一拍,却是让他再次回到le元神迷失的状态,需要重的等待xuè滴融合除此之外,在那神秘老者的一拍之下,甚至还蕴含le一股强大的力量,如同禁锢一般

  就在其融合到le关键时刻,第二次将要苏醒的时候,王林chū现le,一代xuè祖,连番的挫折,他最终只能逃

  此刻的他,已经虚弱到le极点,他元神中充斥着滔天的怒火

  “王林,老夫与你势不两立”xuè祖疯狂的咆哮,在这虚无中散chū,他已经没有le理智,换le任何人,经历le这么多事情,理智也会丧失

  尤其是其元神内那神秘老者留下的禁锢,是让他几乎发狂,飞chū片刻后,他猛地转身,直奔王林消失的方向追去

  “老夫宁可不疗伤,也要杀你”

  虚无中王林所在的碎片陆地,缓缓地漂游,其内的王林,此刻双目紧闭,仙剑在其身体四周环绕,许立国是飘在一旁,苦着脸,喃喃自语道:“按理说我▲应该走才对……可把这煞星放在这里也不行啊,唉,我许立国可是忠诚之人,绝不能做chū弃主而走的事情……我这次不逃,想必这煞星定会加器重我,日后的好处应该会多……嘿嘿,还是你家许大爷聪明”

  许立★国眼珠一转,下定le决心

  “况且这煞星只是分身……其本尊……”想到本尊,许立国全身打le个冷颤,若说这世间有什么人可以让他从心里惧怕,唯有本尊

  联盟星域内,一处散发雷光的废弃星球上,在其内部深处,有一处天然的溶洞,洞中雷光浓,此刻,在这溶洞最底部,盘膝坐着一人

  此人一头红发如xuè,全身散chū阴森寒气,在其眉心处,四个星点缓缓的旋转,随着其吐纳,一道道灵力从四面八方吸收而来,融入他的体内

  蓦然间,他睁开双眼,其目内,在可怕的冷静之中,透chū一丝嗜xuè的杀机

  “xuè祖你逼王某分身不得不昏迷,此事,岂能罢休”他,正是王林本尊

  本尊握紧le拳头,缓缓地站起身子,沉默许久,直接一冲而起,轰隆隆的巨响回荡中,他直接从地底冲chū,在其上方的所有泥土石层,纷纷碎裂

  一声巨响回荡,在这星球东部的大地上,本尊一冲而chū,带起大■片的尘烟散开

  他冲chū后没有任何停留,踏着虚空直奔星空,在星空中,本尊双臂散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响从他体内不断地传chū

  这声音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密集,本尊全身是青筋鼓起,◇■片的尘烟散开

  他冲chū后没有任何停留,踏着虚空直奔星空,在星空中,本尊双臂散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响从他体内不断地传cpiàndechényānsànkāi

  tāchōngchūhòuméiyǒurènhétíngliú,tàzhexūkōngzhíbēnxīngkōng,zàixīngkōngzhōng,běnzūnshuāngbìsànkāi,yīzhènzhènpīlǐpālādeqīngcuìshēngxiǎngcóngtātǐnèibúduàndìchuánchū

  zhèshēngyīnyuèláiyuèpínfán,yuèláiyuèmìjí,běnzūnquánshēnshìqīngjīngǔqǐ,☆到le最后,其体内传chū的声音,就犹如闷闷的雷鸣,不断地扩散而chū

  渐渐地,本尊的身体居然起le变化,他的双腿增粗,缓缓延长,就连其手臂也是如此,慢慢的,他整个人,就仿佛胀气般,疯狂的增▲☆到le最后,其体内传chū的声音,就犹如闷闷的雷鸣,不断地扩散而chū

  渐渐地,本尊的身体居然起le变化,他的双腿增粗,缓缓延长,就连其手臂也dàolezuìhòu,qítǐnèichuánchūdeshēngyīn,jiùyóurúmènmèndeléimíng,búduàndìkuòsànérchū

  jiànjiàndì,běnzūndeshēntǐjūránqǐlebiànhuà,tādeshuāngtuǐzēngcū,huǎnhuǎnyánzhǎng,jiùliánqíshǒubìyěshìrúcǐ,mànmànde,tāzhěnggèrén,jiùfǎngfózhàngqìbān,fēngkuángdezēng长起来

  他的身体,疯狂的增大,在这一过程中,从他体内传chūle声音加沉重,仿佛如同来自远古的咆哮

  在他的脸上,没有痛苦之色,有的只是平静与双目内的怒火

  他的身子,越来越大,半柱香后,在这星空中,一个高约百丈的巨人,chū现

  在他的身上,散发chū一股蛮荒的气息,其皮肤是充满le粗糙的细微符文,闪烁之下,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le无法想象的威严

  一声低吼,从本尊口中传chū,此吼声,仿佛是从远古时代传来,充满le睥睨天下的气息在这吼声中,四周星空一切游离之物,仿佛开启le远古的记忆,纷纷的退避

  就连附近星球上的一些凶兽,也在这低吼中,立刻趴伏在地,全身颤抖,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抖

  古神,是这星空之神

  在古神横行的年代,一切生物,都要以其为尊

  此刻,在古神消失le无数万年的今天,这一声低吼,仿佛向着星空大喝,古神,重现

  这一刻,王林,才具备le古神的威严他,就是古神

  古神从四星开始,体型就会疯狂的增长,之前被王林一直压制,但此刻,他却是不再继续压制,而是让自己古神之体,第一次,展现在le这星空下

  只有展开le古神之体,才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古神,才会拥有真正古神的力量

  “xuè祖……你使我分身重伤昏迷,我便去毁你xuè星”本尊眼中透chū无情,身子向前一踏,仿佛这星空都为之一颤

  踏步间,本尊如走平地,直奔远处而去

  行走间,本尊抬起巨大的右手,食指在眉心一点,立刻体内庞大的灵力涌现成为一道印记,这印记上透chū远古的气息,覆盖之下便把他眉心的星点盖住,消失不见

  这印记,并非修士可以掌握,而是古神之术,它的作用,便是隐藏古神的标志,施展之下,除非修为极为强大的神通者,否则不会看chū其身份

  “联盟星域内,既然有巨魔◆族,那么我这副百丈身躯,便不会有人怀疑是古神”本尊眼露寒光,他的身躯对于成年古神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自然不担心有人会凭借身躯的强大,联想到古神身上

  奔走间,本尊面无表情,直奔xuè星所在之●地而去,当年他曾经看过天运子留下的星图,自然知晓xuè星所在

  一路迈步行走中,本尊目光一凝,在他的前方,他看到le数块大小不等的星空漂浮的碎石

  这样的石块,在星空中很常见

  没有任何犹豫,本尊一踏之下,庞大的右手虚空抓向其中一块百丈大小的碎石,低吼中那百丈碎石硬生生的被他抓起,以体内灵力环绕牵引,再次踏走而去

  本尊离开后,一旁一块略小的石块后,飞chū两个修士,这二人身子轻颤,眼露骇然,直勾勾的望着本尊迅远去的身影,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二人相互看le看,头皮发麻,迅逃离此地

  这一路上,王林凡是遇到碎石,便会挑选百丈大小,抓住后以体内灵力牵引,这些,就是他的武器,在他的记忆传承中,不会太多神通的幼年古神,便是以此物为武器,而且记忆中,似乎此物,很好用,越多越好

  带着一条如长河般的大量碎石,王林向着xuè星,带着阴森的杀机,越来越近

  “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