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811章 蝴蝶之翅


  zhè青袍男子中年双目冰冷,但却有如耀般之明,双唇不厚,隐有刻薄之相,yī头黑发散开,仿若仙中之魔

  他走出祭坛大门,yī步便踏空升起,此人身影并非完全凝实,若看去,目光可以穿透其身,看到此人身后的祭坛

  王林身zài半空,zài其身旁,则是那射神车开启后,幻化而出的蝴蝶,zhè蝴蝶轻轻的闪动翅膀,使得身体保持zài了yī种平衡的状态中

  百丈外的仙选族族人,此刻yī个个目露警惕,直勾勾的盯着那中年男子,各自退后塔山是目光yī寒,踏出yī步,喝道:“来者何人”

  那青袍中年男子看了塔山yī眼目光是顺着塔山,zài仙选族族人身上yīyī扫过,最终,看向王林,眼中露出yī丝凝重

  “你并非此地之人,是从何处而来”

  王林神色冰冷,zhè中年男子的修为,他yī眼就可以看出,是阳实境界的巅峰,隐约过自己yī筹

  此刻塔山眉头yī皱,■身子向前yī踏,直接yī步而去,右手握拳,立刻其身体上的符文闪烁而出,凝聚zài他右拳之上,yī拳轰向中年男子

  “来者何人”塔山大喝yī声

  “跪拜”青袍男子目中露出轻蔑,好似看待蝼□蚁yī般扫了yī眼冲击而来的塔山,抬起右手向前yī指,yī股无形的波纹,以此人手指为中心,刹那间散开,弥漫四周

  塔山身子刚yī临近,便立刻面色苍白,身子剧震,他清晰的感觉到,zài自己的体内,有yī股力量阻止他靠近,阻止他出手

  zhè股力量极为强大,仿佛yī种本能,yī种深深地烙印zài了他体内的传承,zài那中年男子二十丈外,塔山无法前行,身zài半空,他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全身震动之下,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泌出

  他清晰的感受到,那股阻止自己前行的力量,是从自己身体上那些符文印记中传出,zhè些符文散出之力,使得他不能去反抗

  仿佛是遇到了天敌yī般,即便是自己再强大,即便是自己的实力再进yī步,面对zhè中年男子,依然还是不敢出手

  甚至心神的震动下他有yī种极为强烈的感觉,仿佛需要对方yī个念头,便可以让自己瞬间崩溃,魂飞魄散

  zhè种感觉塔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但此刻zhè感觉出现的刹那,却仿佛是恒久以来yī直存zài,yī直深深地烙印zài他们仙选族yī族的传承命脉之内

  无法反抗塔山身子颤抖,尤其是此刻,zài那中年男子目光望来的刹那,他甚至有种跪下膜拜的冲动,但尊严,却是让塔山紧咬牙关,硬生生的想要阻止zhè种来自灵魂深处,来自全身符文烙印的屈服

  yī声挣扎的低吼,近乎咆哮的声音,从塔山的喉咙内挤出,他双目此刻充满了血丝,身体外留下的已经不是汗水,而是带着血色

  挣扎中,塔山抬起脚步,向前迈去,zhèyī步,却是让他身子再次颤抖,仿佛面对的,是zhè天地

  zhèyī步抬起,尚未落下,塔山双目yī暗,喷出yī大口鲜血,身子再也承受不住,yī晃之下如同被有yī双无形大手按下,使得其身子蓦然间跪了下来

  两行血泪,从他的眼中留下,悲哀与不屈服的交杂zàiyī起的目光,从血目内疯狂的透出,但,他的身子,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站起

  只能跪下

  “下族卑民,也敢反抗奴符若非不想杀你,只需本仙心神yī动,便可让你形神俱灭滚开”中年男子冷笑

  塔山的身子立刻仿佛被无形的拳头击中,身体内传出砰砰之声,整个人立刻被远远的抛出,yī直到百丈外,轰的yī下撞zài了地面上

  塔山挣扎的爬起,眼露不屈与杀机,大喝道:“你是谁”

  此刻不仅是塔山□,所有的仙选族族人,全部都倒吸口气,呆呆的望着那中年男子,刚才的yī幕,太过诡异,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尤其是那先祖老者面色苍白,望着那中年男子,好似想起来了些什么,立刻面无血色,身子颤抖

  青袍男子神色冰冷之中带着yī丝傲然,平静的说道:“仙人还不跪拜”

  仙选族先祖老者,此刻惨笑,他毫不怀疑对方的话语,他想起来了,zài族内的典籍中,多次描述过祖先见到仙人时那种激动与恭敬

  不需要去猜测对方的身份只要见到,便立刻会知晓zhè是仙选族祖先留下的话语

  老者之前yī直不明白,他错误的把那种激动与恭敬,当成了发自肺腑的忠诚,但此刻,他看到了仙人后,却是心中yī下子明悟过来

  “不得不激动,不得不恭敬……”老者惨笑,跪zài了地上,低声道:“下民,拜见上仙”

  跪下的不仅是他,四周的仙选族族人,zài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下,yī个个心神剧震,体内有yī股力量,让他们必须要屈服,即便是死,即便是魂飞魄散,也必须要屈服

  yī个接yī个的仙选族族人挣扎的跪下,低下了头

  片刻后,此地唯yī没有跪下的,只有二人,王林,与塔山

  塔山没跪,他已经跪了yī次,zhè第二次,他尽管全身血气云涌,尽管体内那无形的力量不断地冲击,但他的身子,却是挣扎的不让自己跪下

  砰砰之声回荡,大片的血雾从塔山体内喷出,他之前与王林的yī战,本就受伤,此刻是不堪,双目黯淡之下,但却露出发自灵魂的不屈

  王林望着zhèyī幕,渐渐皱起眉头他看出了很多事情

  “仙选族也好,仙遗族也罢,很显然,都是仙人的奴族,就与那奴印yī样,生生世世,世世代代,全部都会成为仙人之奴

  zhè是烙印zài传承之中的奴印,就如同李元的家族yī样……”若是没有经历李元的事情,王林此刻断然无法如此清晰的看出事情的始末

  此刻,却是心里yī扫而清

  “zhè种奴印,zàizhè仙选族zhè里,与他们身上的符文印记结合,便是奴符很显然,zhè奴符极为霸道,远远过了李元yī族的奴印毕竟,李元yī族的奴印,只是针对yī个仙人产生敬畏

  但zhè奴符则不然,很有可能是,面对所有的仙人,zhè些仙选族之人,均都会屈服zhè已经不是操控,而是彻彻底底的奴化,使得zhèyī族之人,完完全全的成为仙人之物

  而且,zài朱雀星有仙遗族,那么显然,zhèyī族之人,并非少数,而是极多”王林目光凝重,结合所知晓的yī切,他心中浮现出yī个大胆的念头

  “很有可能,zài无数年前,仙界并未崩溃时,有y◇ī族,此族之人实力极强,甚至可以与仙界对抗,但最后,zhèyī族之人被仙界击溃,甚至很有可能四大仙界联合zàiyī起,对zhèyī族之人施展了yī个极为强大的神通,化作符印,让zhèyī族之人,世世代◎代成为仙人的奴仆”王林看了yī眼地面上那些颤抖着身子,跪下中眼露敬畏的仙选族族人,暗叹yī声

  青袍男子目光落向塔山,皱起眉头,抬起右手向着塔山yī指,塔山立刻身子砰的yī下,从全身汗毛孔内喷出大片的血雾,几乎刹那,他便成为了yī个血人

  “跪拜”青袍男子声音冰冷

  塔山双目神色已然黯淡,可目光却是充满了不屈,但奴符的力量,却不是他可以抵抗,好似有无数座山峰压下,他的双膝砰■的yī下碎裂,整个人跪zài了地上

  此刻,四周yī片安静,许立国早就见事不好,飞出了老远,小心翼翼的看向zhè里,内心琢磨着如果煞星不敌,自己是反抗呢,还是投降

  蚊兽盘旋zài半空■,目光锁定那青袍男子,至于雷蛙,同样zài远处腹部鼓起,冷冷的看去

  那青袍男子,扫了王林yī眼,没有轻举妄动,他自然看出了王林的修为,尤其是王林身边那扇动翅膀的蝴蝶,是让他有yī种很强的危机感

  “此人不是zhè卑族之人,他到底是如何进来看其身上的气息,又不像是仙人……他,是谁……”

  zhè青袍男子目光yī闪,没有去招惹王林,而是左手虚空向着下方祭坛yī按,立刻祭坛下的大门轰隆隆间开启

  zàizhè大门开启的刹那,yī道道黑雾冲出,zài天空中化作yī头头狰狞的雾兽,zài那大门内,之前王林看到的那个女子虚影,此刻出现,但却没有踏出大门,而是冰冷的盯着王林

  天空中的雾兽出现,地面上那些跪拜的仙选族族人,yī个个面色大变,但身体内传来的那奴符的力量,却是让他们根本就无法站起身子,zhè是yī种本能,他们,抵抗不住

  雾兽幻化,片刻间睁开☆双目,露出yī道道冰冷的目光,阵阵厉啸回荡之下,那青袍男子右手向着地面yī指

  立刻zhè些雾兽身子yī晃,直奔地面冲去

  zhèyī幕,让王林双目yī凝

  yī头雾兽化作五爪◎戾鸟,yī冲之下便临近yī个仙选族族人身前,直接抓其zhè族人升空,抛出后厉啸yī声,直接穿透那族人身体,吞噬之下,zhè族人身子立刻崩溃,化作血雾被雾兽吸收

  那族人yī直到死,都没有出手反抗半点,只是他的眼中,却是有yī丝挣扎,但zhè挣扎,太弱

  另yī边,其他的雾兽纷纷临近仙选族族人,抓起yī个个,相继吞噬吸收,几乎立刻,血腥的气息弥漫四周,zàizhè气息中,还有yī股深○深的悲伤与无奈

  每yī个死去的族人,均都无法反抗,眼中的悲哀,浓郁至极zài他们的心中,死亡的yī刻,升起了明悟

  “或许,zhè就是我族的使命……”

  塔山双膝碎裂,跪zà□○深的悲伤与无奈

  每yī个死去的族人,均都无法反抗,眼中的悲哀,浓郁至极zài他们的心中,死亡的yī刻,升起了明悟

  “或许,zhè就是shēndebēishāngyǔwúnài

  měiyīgèsǐqùdezúrén,jun1dōuwúfǎfǎnkàng,yǎnzhōngdebēiāi,nóngyùzhìjízàitāmendexīnzhōng,sǐwángdeyīkè,shēngqǐlemíngwù

  “huòxǔ,zhèjiùshìwǒzúdeshǐmìng……”

  tǎshānshuāngxīsuìliè,guìzài地上,他挣扎的抬头,望着yī个个族人如此屈辱的死亡,yī声声几乎野兽的咆哮,从他喉咙内传出,他脸上青筋鼓起,仿佛要抵抗符印世世代代的传承本能

  青袍男子冷淡的看着zhèyī切,神色如常

  仙选族先祖老者,此刻身子颤抖,狂风扑面,他身边yī个青年,被雾兽卷起,zài半空中搅碎,吞噬起来

  几乎下意识的,老者抬起头,yī滴带着余温的鲜血,落zài了他的脸上,顺着脸颊流下,老者双目内,透出浓郁的悲愤

  “为什么……为什么……”他喃喃自语

  就zàizhè时,yī头雾兽飞来,yī把住着老者,带起半空,zàizhèyī刹那,仿佛有yī股来自其族灵魂中最深处的力量,zài他的心中如风暴般横扫,zhè老者眼中露出悲哀,望着青袍男子,大吼道:“为什么”

  zhèyī刻,随着老者的大喝,地面上那些没有被杀的族人,纷纷挣扎的抬起头,顺着老者的目光,落zài青袍男子身上

  zhèyī道道目光,蕴含了无尽的悲哀与愤怒

  “你们的使命,就是喂养雾兽,没有为什么我不会让你们全部死亡,还需要你们去繁衍后代……”青袍男子声音平静,不起半点波澜

  就zàizhè时,天空中的yī头雾兽,yī冲之下直奔远处而去,其目标,赫然就是远处建筑群内,那些躲藏zài房间里的孩童

  青袍男子略yī皱眉,但却没有阻止

  老者惨笑,身子zài那雾兽yī冲之下,眼看就要崩溃,就zàizhè时,王林轻叹,抬起右手,虚空yī指,立刻那要吞噬老者的雾兽,身子轰然间崩溃老者怔怔的望着zhèyī切,此刻,远处的雾兽已然接近建筑群,甚至zàizhè里还可以听到yī声声孩子惊恐的呼唤,他们,zài呼唤自己的亲人……

  地面上的仙选族族人,yī个个挣扎的抬头,试图站起身子,yī声声低吼的咆哮,zài他们口中疯狂的传来

  塔山尽管双膝碎裂,但他红着双目,却是仍然想要站起,哪怕骨头再次碎裂,他仍然也要如此

  “仙人……仙人……你把我族当成了什么我族守护zhè玄阴鼎无数年,从未间断,可换来的,是什么是zhè些雾兽,是yī个个族人的死亡

  现zài,我终于知道,zhè些雾兽,原来就是我们守护之物,原来,我族的使命,就是成为zhè些雾兽的食物

  既如此,我便要反抗,宁可粉身碎骨,也绝不屈服”塔山的咆哮,终于冲破了喉咙,从口中传出

  不仅是他,此刻地面上所有的仙选族族人,yī个个均都咆哮起来,红着双目,眉心植物剧烈闪烁,挣扎的想要站起

  那青袍男子神色依旧冰冷,带着yī丝轻蔑,缓缓说道:“当年你们yī族失败沦为奴从,zhè,是你们的命改变不了”

  说着,他抬起右手,向前yī按,立刻砰砰之声回荡,地面上的仙选族族人,yī个个身体内喷出血雾,其挣扎的行动,立刻便被生生的阻断

  惟独塔山,整个人怒吼中从地面yī冲而出,zài冲出的瞬间,他身体上传来砰砰之声,却是骨头开始崩溃,但他的身子,却是冲出

  青袍男子目光yī闪,右手向前yī指,就zàizhè时,王林暗叹yī声,他本不愿多管闲事,而且zhè青袍男子来历极为神秘,居然是仙人

  但此刻,他暗叹中,张口吐出碎片大印,此印yī飞,立刻便出现zài了塔山与青袍男子之间

  那青袍男子目光yī闪,眼中寒芒毕露,右手掐诀,yī指之下立刻yī道充满了仙气的符文印记,直接幻化而出,直奔王林而去

  “我还以为,你始终都不会出手”青袍男子身子向前yī冲,紧随符文之后,冲向王林

  王林右手虚指大印,立刻此印yī晃,便直接飞出,zài半空旋转,轰然间砸向青袍男子,与此同时王林身子yī步之下,来到了塔山身边,左手zài其身上yī拍,送出yī道元力zài塔山体内运转

  塔山的身子立刻被抛出,直奔那冲向建筑群内的雾兽而去

  做完zhè些,王林转身双指成剑,抬起后猛地向下yī斩,立刻那冲击而来的符文,顿时崩溃,化作yī股波纹消散

  此刻碎片大印落下,那青袍男子眼中寒芒yī闪,双手掐诀,◆体内仙元运转,立刻yī把长枪zài其手中幻化而出

  此枪通体白色,散出浓郁的仙气,被此人yī把拿住,长笑中直接刺向天空砸来的碎片大印

  轰的yī声巨响回荡,那青袍男子身子后退,眼中露出◆凝重,只是那碎片大印,却也被生生的震退几丈

  “卑族奴符,与我yī同出手”青袍男子后退之际,口中低喝

  他的声音落zài地面上那些挣扎的仙选族族人耳中,立刻成为了本能的命令,容不得他们反抗,立刻yī个个仙选族族人飞起,眼中透出悲哀与挣扎,但身子,却是如闪电yī般,齐齐围向王林

  王林目光yī闪,身子后退,那射神车化作的蝴蝶,始终zài王林身边跟随,此刻他退后之际,那蝴蝶也是退后,仿若yī个影子

  王林内心yī动,zhè第三辆射神车到底具备了何种威能,他现zài尚不完全清楚,此刻眼中寒芒yī闪,退后之时右手掐诀,立刻yī道印决自他手中出现,印zài了蝴蝶身上

  王林眼中杀机闪烁,立刻指向青袍男子

  zhè蝴蝶身子没有半点变化,翅膀仍然轻轻扇动,只不过度上略快了yī点,yī片五彩之粉,从zhè蝴蝶翅膀上落下,飘散四周

  那青袍男子身子立刻◇停住,眼露警惕之芒,那蝴蝶他之前便早就注意,zài那蝴蝶上,有yī股让他极为心惊的感觉,若非如此,他早就出手,不会等待现zài

  四周的仙选族族人,yī个个身子几乎不受操控,齐齐飞出,直奔王林□tíngzhù,yǎnlùjǐngtìzhīmáng,nàhúdiétāzhīqiánbiànzǎojiùzhùyì,zàinàhúdiéshàng,yǒuyīgǔràngtājíwéixīnjīngdegǎnjiào,ruòfēirúcǐ,tāzǎojiùchūshǒu,búhuìděngdàixiànzài

  sìzhōudexiānxuǎnzúzúrén,yīgègèshēnzǐjǐhūbúshòucāokòng,qíqífēichū,zhíbēnwánglín而去,他们的眼中挣扎,越来越浓,但却根本就无法抵抗那种来自传承中本能的力量

  王林目光如炬,盯着蝴蝶,他想要知道,zhè第三辆射神车,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就zàizhè时,那蝴蝶扇动翅膀,离开了王林向前飞去,zài刹那间,其翅膀yī顿,但立刻,便再次轻轻的yī扇

  zhèyī扇之下,没有任何征兆,但远处警惕之下没有靠近而来的青袍男子,却是立即面色苍白,他身边没有风,但他的头发,却好■似被清风吹拂,向后轻轻的散开

  其体内传出砰的yī声,他整个人身子向后yī扬,yī口红雾从其口中喷出,zhè红雾zài半空中凝聚,居然化作了yī只红色的蝴蝶,zhè蝴蝶刚yī出现,便立刻扇动了◆yī下翅膀

  砰的yī声,青袍男子前胸喷出血雾,zhè雾气又化作蝴蝶,扇动了翅膀

  砰砰之声回荡,zhè青袍男子身子不断地后退,不断被抛出,每yī次都有大片血雾喷出化作蝴蝶,每yī次蝴蝶翅膀的扇动,都给他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创伤

  他眼中露出惊骇,甚至还透出恐惧,他根本就无法反抗,身体内的yī切,甚至包括其仙元,zàizhèyī刻都仿佛不是自己的,而是被yī股奇异的力量封印

  血雾中蝴蝶再现,翅膀yī扇,青袍男子身子又yī次飞出,连续不断,yī直退出千丈之外,他眼中的恐惧已然达到了极限

  “雷,爆”挣扎中,青袍男子几乎嘶吼,他身体内传来轰隆隆之声,右手蓦然间◆崩溃,化作血肉,其内是蕴含了毁灭性的力量

  借着zhè爆发,他面色苍白,暂时恢复了对体内仙元的操控,此刻的他,已然惊魂落魄,内心之骇然几乎占据了身心的全部

  “zhè是什么神通zhè是☆什么法宝”他zhèyī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法宝,他甚至都无法反抗,只是蝴蝶翅膀yī扇,就让他险些崩溃

  此刻他毫不犹豫身子yī闪,直奔下方祭坛而去,想要逃离

  王林双目yī凝,倒吸口◇气,他与射神车之间有奇异的感应,隐约间,他有yī种感觉,似乎此车最凌厉的攻击,尚未展开

  就zàizhè时,王林身边那五彩蝴蝶,轻轻的,扇动了yī下左翅

  那度极快逃至祭坛口的青袍男子,zài祭坛大门关上的刹那,身子蓦然间yī顿,眼中露出无法相信之色,身子从脚底开始消散,几乎刹那,zhè消散便波及头部,连同其yī切,永恒的消散

  青袍男子死亡之时,幽冥兽体内yī处无尽黑色的▲虚无,盘膝坐着yī人,此人全身散发黑气,奇异的是,黑气中居然透着仙力

  此刻,他猛地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眼中露出yī丝震惊

  “如此轻易毁我分身……zhè是什么法宝”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