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隐秘 第1014、1015章 追!


  数百丈的古神真身,使得此刻的王林如同支撑天地的巨人,其身体外古神之鼎闪烁间,整伞人蓦然间出现在了一道旋风前方

  这旋风不能以力毁灭,这一点王林之前已经yǒu了教训

  此刻身子刚一出现,王林日光一闪,低吼中索性并未调动青光盾,而是直接以肉身硬抗旋风

  “我倒要看看,这旋风之力,与我古神真身相比,到底yǒu多强”

  那旋风呼啸中度惊人,几乎刹那就临i近距离的接触,使得王林顿时yǒu种仿若被巨浪拍中身子的感觉

  尤其是在那巨浪中还yǒu磅礴的狂风,撕扯全身,仿若要把备己的身子四分五裂之下融入旋风内,随zhe整道旋风全部落在王林身上,不断地撕扯中融入王林体内,立刻就yǒu砰砰的巨响回荡而起,王林的身子是在这冲击之下,向后退出了三步

  在退后的刹那,王林身体外古神之鼎$}次一闪,其身子立刻消失,出现在了百丈外,避开了四道旋风的冲击

  王林神色凝重,以身试那旋风之力,让王林清晰的计算出了以zì己的身体,具体可以承受几道旋风之力

  “若是寻常修士,在那旋风下定然四分五裂,就连元神都无法逃出即便是以我的古神肉身,之前也感受到了疼●痛,这旋风,到底是什么”王林沉就中目光闪烁寒芒,此刻前方旋风再次呼啸而来

  王林身体外青光一闪,青光盾立刻幻化百丈大小,在其身边旋转起来

  “以我的古神肉身,配合青光盾,应该可以化解此▲旋风”王林身子一动,直奔那旋风而去

  前方旋风yǒu三道,在王林临近的瞬间,便轰然中碰到了王林前方的青光盾,轰轰之声回荡下,那青光盾立刻闪烁起来

  无法想象的反震之力使得王林不得不退后,与此同时,又yǒu九道旋风呼啸而来,在王林退后的刹那,从前方冲出,再次与青光盾碰撞

  青光盾环绕中,王林的身子又一次退后,这一退,仿若没yǒu了止境,在那旋风的不断撞击下,一退再退

  当九道旋风全部消散之时,王林已经不知退出了多远,即便他是古神肉身,也仅仅是五星而已,此刻在这旋风不断地冲击中,尽管yǒu青光盾阻挡,可身体上传来的剧痛,却是让王林额头出现了冷汗

  wēi机并●没yǒu结束,在前方,还yǒu十五道旋风呼啸而来,这最后的十五道旋风几乎连成一串,直奔王林而去

  即便是以古神之鼎避开,在这旋风的度下,也无法把其分开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声响在刹那间回荡,十五道旋风几乎同时碰到青光盾,全部消散,化作一股毁天灭地之威,使得青光盾蓦然间被压下,几乎紧贴王林身体

  王林身子一震,一口鲜血涌出,但却被他生生压下,并未喷出,身子仿若断了线的风筝,向后猛地抛去

  数千丈外,王林的务子轰然落下,一股环形的冲击向四周疯狂的推动,掀起大片的黑色沙土升空,遮盖了天地,许久之后,这些沙土才渐渐地消散

  地面上yǒu一个巨大的深坑,王林的古神肉身已经缩小,化作常人,他脸上露出苦笑,挣扎zhe站起身子,走出运深坑

  望zhe四周平坦的黑沙荒漠,王林深深的吁出一口气,眼中露出犹yǒu余悸之色

  “五星古神肉身,这尚是第一次受到如此伤患,这旋风不知到底是什么,威力惊人,若是再给它一次分裂的机会,今日,我抵抗不住”王林脸上阴沉,他分身与本体融合后,可以与净涅修士一战

  原本认为zì己的修为除了净涅后期以及碎涅老怪外,已经足够的安全,尤其是古神肉身,是强悍至极

  但此刻,王林却是感受到了wēi机,望zhe四周的黑沙荒漠,王林好似回到了当年的古神之地,必须要极为谨慎,一个错误,就会引起杀身之祸
◇   “最近yǒu些太安逸了,修为的提升,分身与本尊的融入,竟然让我的谨慎不如以往……”王林沉就,狠狠的一握拳头,眼中露出谨慎之芒

  这种目光,已经很久没yǒu从他眼中露出,此刻的王林,经过逗▲黑沙荒漠的wēi机,再次找回了以往的谨慎与小心

  “这里是仙帝青霖洞府,wēi机四伏,决不能yǒu半点疏忽,必须要时刻谨慎,时时警惕”王林深吸口气,神识没yǒu全部散开,而是小心翼翼的在身边缭绕

  缓渡地向前走去

  以他的心智,zì然想到了,那灰气的出现,虽说yǒu偶然的几率,但很大的程度,或许是zì己的神识散开引起

  这灰气初始威力虽强,但王林可以抵抗,只是他现在静下心来,却是隐约中yǒu种明悟,若是zì己神识再次散开,或许,出现的就不是那灰气,而是另外之物

  这种感觉很玄妙,来zì于王林一千多年的修道中,感悟天地而生的一丝神念

  沉吟了片刻,王林眼中精光一闪,一拍储物袋,尊魂幡立刻在手,一抖之下幡布打开,王林左手在其内一抓,立刻手中便出现了一个魂魄

  这魂魄一脸厉色,在尊魂幡的炼化下已经没yǒu了神智,出现后立刻恭敬的飘在王林身边,王林收起尊魂幡,右手在这魂魄眉心一点,顿时便把神识留在其内些许

  做完这些,他毫不犹豫身子一晃,直奔前方而去,一炷香后「王林距离那魂魄已然很远,他深吸口气,并未散开神识,而是神念一动

  立刻远处留在那魂魄上的神识顿时散开,向四周扩散,但就在这一瞬间,立刻一股强烈的wēi机刹那涌入王林心神王林不假思索立刻切断手联系

  在那一丝神识联系被切断的一刻,王林隐约中好似看到了在那魂□魄所在之处,天空中风起云涌,一道灰光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魂魄身上,在这一刹那,魂飞魄散

  冷汗从王林额头泌出,所幸他早yǒu准备神识切断的快,zì身这里并未引起此地变化,他盯zhe远处的天空,☆●头皮发麻,那道突然出现的灰色光尽管瞬间就消失了但是带给王林的感觉灭却师比数十道漩涡加在一沉就很很久,王林转身在这黑色的荒漠上前行,时间渐渐地过去,这里没yǒu黑天白昼之分,天空上永远都是灰蒙蒙的仿若尘□◇暴弥漫

  一个月的时间,王林在这荒漠内,走出了很远很远,这一个月的时间,他没yǒu看到任何人,甚至就连一个yǒu生命的物体都没yǒu看到

  这里没yǒu植物,眼前所望,永远都是光秃秃的■◇黑沙,看的时间长了,就连心境,似乎都阴暗起来

  王林的面色,比之以往是阴沉,这里就仿佛是一个绝地,一个围牢,让人在其内渐渐会升起绝望,一种对生命的绝望

  即便修士与凡人无法相比,但在这◆里若是长久下去,也会心神中充满了阴暗,渐渐影响元神,性格充满了戾气不说,是会近乎mó化

  如果yǒumó修之人在这里,则如同圣地,修为定然会yǒu所增长「只是最终,却是会因为元神彻底mó化,沦为没yǒu意识的mó人

  王林一路沉就,缓缓地前行,所幸这一个月来,他再未遇到那诡异的灰气,只是在王林看来,wēi机感却是并未消散,反而随zhezì己不断地前行,这wēi机越来越浓

  yǒu数次,王林很清晰的感觉到,好似yǒu一道轻微的神识波动在这四周如风吹一般掠过,只是任凭王林如何去查探,也无法找到这神识本体的存在之处

  他不能升空飞行,在这一个月内,他曾经又一次拿出魂魄▲尝试升空,但在那魂魄升空过二十丈后,却是无声无息间崩溃

  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沙粒上,王林面色越加阴沉,隐约yǒu一股黑气在其面部流动,只是王林的双眼,却是一片清澈

  “不知司徒那里如何…◇…司徒所修近乎mó道,若是他同样处在这样王林沉就中,抬起右手在脸上一抓,立刻便yǒu丝丝黑气从其脸部钻出,融入王林右手之上

  看zhe手中的黑色气团,王林在其上,感受到了一丝当年散mó的气“mó气……”王林目光一闪,右手狠狠地一捏

  顿时这黑色气团崩溃,化作无数向四周散开,转眼间就弥漫了方圆百丈,渐渐消散,王林脚步蓦然一顿,停了下来,盯zhe百丈外消散的黑气,双日渐渐yǒu了灵动

  “或许可以这样……”王林沉吟片刻,继续前行

  他不知道zì己要往哪里走,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沙荒野,四周入日全部都是一摸一样,分不清东南西北,王林唯yǒu不断的前行,寻找这里的出路
○   时间就这样再一次流逝,转眼中,又过去了一个月,被围在这里已经yǒu两个月的王林,全身散发出浓郁的黑气,这些黑气缭绕之下,远远看去,王林略yǒu消瘦,就如同一尊mó神

  随zhe他的脚步,◎缓缓地前行

  这一日,王林闭zhe双眼,前行中神色除了阴沉外没yǒu半点变化,但就在这时,突然从这黑沙荒厚的远处,一道微弱的神识扫过,从王林升空以极快的度,刹那间过去

  “第九次……”王林脚步未停,喃喃zìf60这两个月的时间,这已经是第九次yǒu神识扫过,让王林心中yǒu压力的,是这九次神识,全部都不一样,显然,这是九个人

  三息后,那神识收回,再次从王林身边掠过,王林神色平静,仿若没yǒu察觉一般,继续向前走去

  “过不够……”奋那神识收回之后,王林抬头看向远处,目光闪走在这黑沙荒漠中,尤其是没yǒu日月交替,很容易就会忽略时间的存在,若非王林早就习惯了孤独与寂寞,在这里,定会发疯

  与这里的独孤相比,无论是数十年的打坐,亦或者是当初古神之地的百年,都远远的过,对于王林来说,这样的孤独与寂寞,不算什么行走中,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远处,越是越远,背■影的孤寂,仿佛可以透出王林心中的寂寞,一个人,一个世界,默默地存在,默默地走下去,没yǒu尽头

  一个月、一个月、一个月……在这黑沙荒漠中,王林走了半年,这半年,对于寻常的修士,绝对可以发疯,◆迳不是打坐,不是吐纳,而是不断地前行,在这渺无人烟之地,独孤的承受全世上界落在一个人身上的压力

  只是,这一切,对于王林,又算得了什么……黑色的沙漠,无尽的远处,一道神识横扫而来,从王林身边一掠而在这一刹那,王林猛地抬头,眼中露出寒光”第三十二道……我的mó气,也足够了”

  此刻的王林,全身云雾缭绕,远远看去mó气滔天,如同一团黑色的火焰,在这沙漠中熊熊服晓

  那神识一扫而过,远远地消失在了王林身后

  数息后,这第三十二道神识以极快的度,迅收缩,但就在临近王林的刹那,王林全身的mó焰在这一瞬间,轰然爆发

  等待了半年,积累了半年,观察了半年在这半年中,王林默默地等待因处于这种环境而zì然形成的mó气,积累了半年的时间,期间要时刻谨慎,不能让这mó气融入元神,此刻,这一切,在现在的一刹那,爆发了

  mó焰滚滚而动,冲天而去,这一幕,就如同黑焰欲要吞天,在半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mó影,向zhe那从旁边缩回的神识狠狠地一吞

  在吞噬的一瞬间,神识立刻便yǒu一部分被mó焰生生的吞掉,就在这一瞬间,王林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无力,顺z●hemó气涌入心神之中

  那神识尚yǒu一些,急收缩,不知以何种方法竟然从mó焰下逃遁,眼看就要远远备去

  黑雾中的王林双目寒光一闪,蛰伏了半年,等的就是这一刻,一切计划到目前为止还在○◆他计算之内

  在那神识逃遁的瞬间,王林双臂蓦然伸开,一声忍了半年的低吼,蓦然间轰然而出

  在这一刹那,王林身体外全部的黑雾mó气,如同风暴般全部轰出,急升空,随zhe一道道黑气飘出,此◎刻的王林站在地面上,大量的雾气从其身体内扩散,在半空疚狂的凝聚,转眼就弥漫了方圆数百丈

  而在这黑气下的王林,随zhe无尽黑气从体内钻出,从身体外升空,渐渐地露出了被掩盖了半年的真容

  任何一个与王林熟忌之人,在看到此刻的王林后,都会倒吸口气

  此刻的王林,尽管衣衫如旧,但一头长发却是如墨一般,是无风zì动,而他的容颜,已然深深地陷下去,乍一看,如同皮包骨

  尤其是双目外的眼眶,是陷中yǒu一丝丝黑色的血管浮现,弥漫之下,使得王林看起来,已然不是正常的修士,像是一尊mó修

  除此之外,一股戾气缭绕王林气质之中,使得他整个人彻底的相貌大变

  常年的mó气凝聚,原本不会让王林yǒu如此变化,远远不能凝聚出如此庞大的mó气,若想达到现在这样的mó气,最少要在这里吐纳数十年

  王林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正是因为他本就不是一个正道修士,其一千多年◎的修道,可以说是正mó兼具,尤其是化mó指一出,是会让zì己在那一瞬间沦为mó修

  以一种极端之力,施展无上神通

  双臂伸开之下,王林双8露出疯狂的杀机,在其上方的mó气,是急旋转,向□◆外不断地扩散

  在那神识就要逃遁的刹那,王林整个人爆喝一声

  这一声之下,那无尽的mó气旋转中轰然崩溃,就如同半年前王林手中的mó气小球一样,在碎裂的一瞬间,向zhe四周以极快的度扩散□◆外不断地扩散

  在那神识就要逃遁的刹那,王林整个人爆喝一声

  这一声之下,那无尽的mwàibúduàndìkuòsàn

  zàinàshénshíjiùyàotáodùndeshānà,wánglínzhěnggèrénbàohēyīshēng

  zhèyīshēngzhīxià,nàwújìndemóqìxuánzhuǎnzhōnghōngránbēngkuì,jiùrútóngbànniánqiánwánglínshǒuzhōngdemóqìxiǎoqiúyīyàng,zàisuìlièdeyīshùnjiān,xiàngzhesìzhōuyǐjíkuàidedùkuòsàn

  其扩散之太快,只能看到天空mó气云涌,立刻就弥漫了方圆数十万里内,那神识立刻被笼罩在了其中

  若仅仅如此,尚达不到王林的要求,这仅仅是他计划的第二步罢了,还yǒu第三步

  在那mó气扩散数十万里的瞬间,王林右脚向前狠狠地一踏,地面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深坑,王林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以一种难以想象的度,直奔前方而去

  与此同时,他面部黑色的血管蠕动,体内mó气不断的散出,右掐诀之下,一指化mó蓦然指向天空

  借化mó之力,操控天空的mó气,让这mó气消散之略yǒu缓和,且随zhe他的身体向前移动,使得王林始终都存在于这mó气环绕之下

  此刻王林心神一片清明,他知道zì己如今是刻不容缓间不容发的时机,每一息环绕zì己的mó气都会大量的消散,若不能再这mó气全部消散内找到那散发神识之人,这半年的蛰伏,就合失败

  他度达到了此生的最快,整个人化作一道流星,直奔前方神识镇定的对方神念,疯狂的延伸而去

  若是从天空向下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迳惊人的一幕,只见一片环形的mó气,笼罩数十万里范围,向前以极快的度移动,只是这环形的mó气,却是在飞快的消散

  在mó气下,一道黑影如闪电,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真实之貌,唯yǒu残影片片

  在这黑沙荒漠中,王林想要离开,那一道道扫来神识就是关键,只是在这里,王林不能神识去追踪,虽说不知晓为何对方神识散开不会引起变化,但王林不能尝试

  他只yǒu忍,只yǒu与待,但,他没yǒu时间去等数十年,若真如此,别说去帮助周佚,就连司徒南,王林也无力去解毒

  这一切,在半年前他发现了zì己体内凝聚出了一丝mó气,且这mó气被捏碎后,立刻环绕百丈,在这百丈内,在那一刹那,王林立刻便感受到了百丈内竟然处于一种空虚的状态

  在这空虚中,他隐约yǒu了明悟,尝试散开神识,竟然毫无阻挡立刻弥漫百丈,在这一过程中没yǒu引起任何变化

  这一发现,立刻为茫然中的他,打开了一道大门

  为了积累多的mó气,为了缩短大量的时间,王林毅然的选择了化mó指,每天无数次的施展,使得他吸收mó气的度就如同真正的mó修

  这,才yǒu了今日磅礴的mó气,只是代价,却也是很高,王林形貌大变不说,是在这不断的吸收mó气羊■,yǒu了mó念在身

  此刻他度展开,直奔前方,神识是散开弥漫数十万里内,随zhemó气的消散,距离的缩短而渐渐收缩

  神识散开在mó气环绕内,同样没yǒu引起任何变故,但王林明白,只要zì己神识脱离了mó气环绕,散开的多一些,定然会引起这黑沙荒漠的变化

  半年前实验时那道从天而降的灰光,让王林记忆犹

  此刻他急前行,神识弥漫,锁定前方收缩的神识,短短的数息时间,环绕天空随zhe他而动的mó气,尽管yǒu化mó指操控,但仍然大范围的消散,此刻只剩下了不足一半

  “再快一些”王林咬牙,内心大吼

  前方逃遁的神识,此刻蓦然一顿,不再逃离,而是直奔天空而去

  “被切断了”王林目光闪烁,他早就料到了对方会yǒu如此行动,切断这一丝神识,来换取zì身所在之地不被发现

  在这神识被切断的刹那,王林整个人喷出一大口鲜血,血光瞬间闪耀刺目,王林身子一头钻入血光中,直奔前方一闪而去

  血遁

  血遁之术,是zì伤身体换取一种极端的度,半年前王林面对旋风,之所以没yǒu施展,是因为那旋风随zhe追击,不断地吸收天地间涌现而出的灰气,度会越来越快,而血遁之术,只是短时间爆发出度,无法长久,如此一来,最终还是无法逃脱

  血光一闪,王林整个人度倍增,不去理会那被切断的神识,而是方向不改,直奔前方,借zhe环绕上空已经缩小只yǒu一小半的mó气,他整个人一冲而出,循zhe那被切断的一丝脉络,蔷-追不舍

  远处,一个巨大的黑影,渐渐的出现在了王林的目光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