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1034章 因果大成的源头


  这一丝复杂并非全部是他之事而起,实际上在王林修道的这一干三百多年中,随着修为不断的提升,随着对于天dì之间的感悟越来越深,随着人生阅历的不断累计,渐渐dì回首这一千三百年的杀戮,缓缓升起

  只不过是在姚惜雪这里,为他千年的杀戮,开启了一个jué口罢了

  jiù如同王林当日与司徒南一醉,他不敢回首千年,修道一生是否值得,修道修道,可这修道的代价,却是满手血腥,这一千三百多年▲,死在他手中之人,实在是太多太多

  甚至jiù连王林自己都记不清晰,具体有多少杀人,并非是一件让人欣悦之事,对于王林来说,这一千多年的杀戮带给他的,是深深的疲惫

  可是,在这残酷的修真◆◎界,你不杀人,不反抗,jiù要送去性命「在杀与被杀之间,容不得任何一个人去挣扎

  也不能挣扎要么生,要么死,选择往往只有一次

  “你对我如此也jiù罢了,连带我父也遭你毒手,王林,我姚□惜雪与你之间,可有如此深仇大恨不成,在这修真界,相互算计只是最平常之事,我姚惜雪错在先,但可罪死??”姚惜雪盯着王林,目中的恨如同火焰似乎要将这天dì焚烧,她的声音是带着一股凄厉

  王林沉jiù,望着大海的尽头,眼中露出一丝黯,淡

  “你封印我数百年,在这数百年内以下流的手法让我心神始终无法平静,这一切我也可以不计较,毕竟我错在先,但你不该,不该害死我的父亲”姚惜雪的眼中,除了那无尽的恨以外,还有晶莹的泪光

  王林轻叹,一干多年的修道,让他心如铁石,只是他,毕竟还是一个人,而非魔他有他的道理,有他的行事手段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姚惜雪的计算,触及了王林的底线,所以此女,他要杀顾忌其父与血魂丹,故而要禁在其父出现时,为了生存,要反抗,不是血祖亡,jiù是他王林死没得选择站在王林的立场,他,没错可在姚惜雪这里,她当年计算王林,同样也承受了数百年封印的代价,jiù如她所说,此事,她虽恨,但却明白,两不相欠了

  只是父亲的死亡,面对害死自己父亲之人,莫非也要去讲一下道理,分析一些对错,这一点,她做不到,身为人子,不管什么道理不道理,都要复仇站在姚惜雪的立场,她,也没错

  这一切,皆是因果……昨日之因,今日之果,一步一步非她与我可以掌控与主宰……若她当年不算计我在先,若我当年不惧怕血祖,也jiù不会有当年之因

  此因既生,便不会熄灭,而是渐渐的扩大,数百年的时间,我jiù是在此固之伞陷入,jiù如同为了圆一个谎言,代价是多的谎言一样

  当年的我,尚未明悟这因果,却是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此因的一部分

  而后血祖追杀而来,我以为是当年之因带来的结果,只是现在看来,血祖,也非此事之果,同样也还是此事之因真正的果,不在血祖那里,也不再眼下姚惜雪的话语,而是我的道心”王林眼中略有明悟

  “我因果意境,始终无法大成,进展缓慢,再多的明悟,似乎也无法真正的体会到何为因果……我当年便隐约感悟出,所谓因果,想要大成,必须要把自身种种因果全部解开,眼下看来,当年的感悟,也只是一部分”王林目中明悟之色浓

  姚惜雪怨毒的盯着王林,王林越是沉jiù,她心中的恨jiù越深,怨也随之递增,一声凄厉之笑后,姚惜雪双手掐诀,毫不犹豫的在眉心狠狠一点

  “王林,今日你我之事做一个了断,我姚惜雪不惜祭献魂魄,不惜不要了◎这副肉身,也要为我父报仇雪恨”

  姚惜雪神色中的怨与恨,转化成无尽的戾气,使得她夸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狰狞,是在双手印记落在眉心的刹那,双目神采蓦然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阴寒的妖火

  “妖尊,我姚惜雪甘愿放弃最后一丝神智,彻底的送出肉身,但你要答应我,杀了他”姚惜雪的尖锐之声在这天dì间骤然而起

  在这声音出现的瞬间,姚惜雪的身体上蓦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妖气,在那妖气下,她的样子立刻大为改变,双手指甲瞬息延长,露出锋利的寒光

  其头暴增,与双脚齐平,充满了赤红之色

  尤其是她的容颜上那些狰狞的疤痕,此刻如同活了一般蠕动,相互竟然诡异的连接,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符文

  一股阴冷至极的妖气,是在她身上,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向着天kōng轰然扩散,转眼间,这大半个天dì,几乎全部都被其妖气弥漫

  这妖气充满了寒意,是在扩散的瞬间,下方的海面顿时jiù有咔咔之声回荡,却是大半个海洋,竟然在在这一刻,化成了冰海海面上的海水迅成冰,以肉眼可见的度连接成片,甚至jiù连那波涛涌动的海浪,也被生生的冻住,看起来仿若冰雕甚至jiù连远处那海浪之墙,也在这一刻被冰封,远远看去,极为惊人

  “如你所愿”一个阴寒的声音,从姚惜雪口中传出,如同寒fēng骤起,在这天dì间横扫

  以自己的肉身与魂魄为祭献,彻底的成为了古妖九灵之一的寄居体,这,jiù是姚惜雪为了复仇,为了杀王林而付出的代价

  此S,1,在姚惜雪的肉身内,操控这具身体的,已经不是她,而是古妖九灵之一的fēng妖古妖多变,当年被分成九份,每一份都拥有独立的神智,其中有想要重凝聚者,但也有不愿相互辂合,而是独自逍遥者

  在这数百年的时间内,贝罗连续吞噬了七妖,修为恢复到了当年的八成,这剩余的二成之力,便是在这fēng妖身上

  与其他古妖之灵选择的方法不同,fēng妖从心里不愿凝聚,故而不惜代价另辟捷径,再与无数人融合失败后,最终选中了姚惜雪,借着其心中的恨为执念,成功的融合

  这种融合,近乎疯狂,并非是夺舍,而是先把记忆传承给姚惜雪,让其拥有自己的记忆后,忍受巨大的fēng险,让自喜妖体崩溃,化作无意识的妖气存在

  如此一来,jiù等于是放弃了自己古妖之灵的身份,相当于死亡以死为代价,不给贝罗半点吞噬的机会

  这一点,即便是贝罗,也丝毫没有料到,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fēng妖崩溃

  姚惜雪虽说拥有了fēng妖的记忆传承,但却无法全部开启,只能打开一部分,吸收妖气,这数百年来的吸收,在其体内妖气已然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庋

  若是她永远不选择唤醒全部传承的记忆,那么fēng妖将短时间没有苏醒之日,实际上这也是fēng妖在赌,赌姚惜雪为了复仇,为了换取强大的力量,会选择放弃一切

  况且即便他赌败了,也没有关系,随着姚惜雪不断dì吸收妖气,当这妖气达到一定程度后,jiù可自动的冲击记忆传承,使得记忆全部打开

  这种方式的存在,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fēng妖存活了,真正的fēng妖已经崩溃而亡,存在下去的,只是其记忆而姚惜雪,只不过是这记忆的承载体

  在记忆全部开启的瞬间,姚惜雪自身的所有记忆都会被吞噬,半点不剩之后,这副身体内拥有的灵魂,唯一的记忆jiù是fēng妖的一生,如此一来,她,jiù是的fēng妖面对这一现象,即便是贝罗,也是无奈,他想要的妖灵已经崩溃,是放弃了古妖尊贵的身份,成为了妖修,而非古妖此刻fēng妖的记忆在姚惜雪的复仇执念下,全部开启,姚惜雪的记忆迅被吞噬,唯一剩下的,jiù是对王林的恨,让fēng妖即便是吞噬了其记忆,也无法把这恨磨灭

  妖影闪烁中,fēng妖双目露出寒光,盯着王林

  “你与姚惜雪之事,本妖不会去管,她开启了本妖记忆,其自身一切存在,已经被本妖吞噬,如此来看,本妖也算是帮你做了一件乐事”fēng妖舔了舔嘴唇,身影缓缓后退,随着其后退,冰冻的海面立刻融化,丝丝寒气升kōng迅融入fēng妖体内

  她此刻内心极为谨慎,眼前这个修士,在她看来属于危险的范畴,尤其是对方肉身的气息,是让她几乎倒吸口气

  之前答应姚惜雪,只是为了骗对方放弃一切,即便是方才那句如你所愿,也只是安抚最终被吞的姚惜雪◆不要反抗

  眼下一切都已经完成,她fēng妖才不会为了一个失去了价值之人,去冒险与眼前这个让她感觉有些可怕的修士对战

  若那姚惜雪要杀之人很弱,她倒可以顺手为之,但眼下前方之人,却是让▲她感觉极为忌惮

  况且,她现在的修为比之当初要弱很多,如此一来,加不能轻易涉险

  此dì是仙帝洞府禁制之若是把这禁制全部绁发,对你我来说都会很麻烦,你我之间又没有什么仇隙,如此,在下便告退了”fēng妖说着,身子不断后退

  5-林沉jiù中缓缓抬头,日光落在了后退之中的fēng妖身上

  从其外表上,还依稀可见姚惜雪的样子,只是给王林的感觉,已经彻彻底底的换了一个人虽然,魂魄还是姚惜雪之魂魄

  眼中杀机蓦然一闪,王林身子向前一步迈出

  在他身体前行的瞬间,始终盯着王林举动的fēng妖立刻双目瞳孔一缩,毫不犹豫的向后疾驰爆退她名为fēng妖,其绝非寻常,尽管此外只是妖修,但度仍然还是快的无法想象,随着其后退,几乎瞬间jiù消失无影

  王林神色平静,身体外古神大鼎蓦然闪烁而出,右手向前一指,心神一动中立刻在前方无尽之处便有光芒闪烁,却是那逃出很远的fēng妖身体外闪烁光芒,眼露震惊中全身光芒一闪,竟然瞬息间jiù被强行拉近王林身前

  王林身子没有任何停顿,行云流水般在fēng妖临近的刹那,右手食指点在了fēng妖眉心

  轰的一声,那fēng妖身子立刻倒卷,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露出浓浓寒芒

  “我之道,为因果,因果意境之大成,不但需要解开自身一切迷惑,要彻底的融入其内……”王林好似自语,说话间向前走去,直奔fēn☆g妖

  fēng妖厉啸一声,后退中双手掐诀,立刻浓浓的妖气轰然间弥漫四周,下方的已经融化的大海再一次咔咔之下成为了冰海,是在fēng妖一挥之下,数万里海面轰轰碎裂,无数冰块飞起,带着呼啸之声直■奔王林西来

  “小小修士,本妖原不想杀你,但你却不知好歹”fēng妖之声回荡中,那无数冰块如同一道道利刃,冲向王林,瞬间jiù临近

  放眼望去,天dì之间几乎全部都被那无尽的冰块笼罩,齐齐向着王林呼啸,仿若要把王林彻底的冰封崩溃

  在这些冰块临近的刹那,王林抬起右手,向前轻轻一挥,立刻便有一片火海在他前方轰然弥漫而出,这火漆初始尚还不大,但几乎瞬间jiù如同爆发一般,以王林为中心,向着四周轰然扩散

  一时之间,整个天kōng一片赤红,竟然全部都是火海弥漫

  那些急来临的冰块,被火海一冲,顿时融化成水,但立刻jiù变成了一片白气升kōng,几乎瞬间,这天dì间除了火海外,jiù是一片白雾渺渺

  fēng妖双眼瞳孔猛dì一缩,倒吸口气,她本jiù已经高估了王林,但此刻却是发现,自己的认知,还是少了,眼前之人不是可怕,而是怒怖即便是她巅峰之时,也不敢言完胜,何况现在生后,只有相当于斋涅后期的修为

  “姚惜雪之事,便是我王林因果之道大成的最后一个关卡,数百年来无形之中,我已然深陷其内,成为了这桩因果的一部分,唯有彻底的融入因果,方可感悟出我需要的意境,jiù如同dì狱,不入其内,安知其欲

  王林双眼明悟之色浓,身子向前迈去,此刻的他全身被火海弥漫,随着其前行,火海浓,横卷之下滔天而起,散发出浓浓的高温,直奔fēng妖

  fēng妖心神震动,咬牙之下毫不犹豫的右手抬起一指天kōng,低喝道:“fēng之规则”

  此言一出,立刻在这天dì间顿时jiù有一股妖fēng呼啸而来,在fēng妖身体外环绕,轰的一声化作无数碎fēng,这些碎fēng弥漫,在fēng妖向前一指之下,立刻齐齐直奔王林而去

  在这一刹那,天dì色变,全部都被妖fēng弥漫,jiù连dì面的大海,也在这一瞬间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海浪滔天,剧烈的翻滚

  天kōng是出现了无数细密的裂缝,仿佛在这无尽的妖fēng下,将要崩溃一般碎裂的妖fēng如同一把把fēng刃,横扫中jiù连那火海都为之一暗,仿佛要熄灭一般

  只是这fēng吹在王林身上,却是无法让王林退后半步,他缓缓的前行,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任凭那些fēng吹全备

  “如今我身入因果之中,破开一切,因果之道方可大成,我之道心,才可突破”王林右手握拳,在“破”字出口的刹那,向前狠狠的一击而出

  只听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随着王林的一拳,立刻古神虚影蓦然间幻化而出,头顶天,脚踏大海的古神虚影,同样挥舞右拳,与王林一同轰击而去“古神”fēng妖倒吸口气,她方才jiù觉得王林身上那可怕的气息有些熟愿,但悠久的岁月之下,却是让她忘记了很多事情「但眼下,看到这虚影的刹那,却是让她立刻jiù唤醒了当年的可怕记忆

  “你竟然是古神”fēng妖头皮发麻,二话不说身子立刻爆退,几乎化作了一道fēng,以极快的度疯狂的逃遁

  “我之前所做一切,在这因果之道下,没有错因果之道至今未大成,正是因为我的道心,在这千年的杀戮下,有了破绽,有了心魔一般”

  王林的一拳轰然中立刻与那无尽妖fēng砸撞,顿时便有砰砰惊天之音回荡,在这一拳之下,前方妖fēng被生生撕裂,向着四周横扫倒卷

  王林盯着远处已然消失无影的fēng妖所遁之处,神色没有半点焦急,一拍储物袋,立刻那枯符出现,被王林拿着贴在了自己身上

  在那枯符贴下的瞬间,一股黑fēng蓦然从王林身体内呼啸而出,形成了一股通天的旋fēng弥漫在这天dì之间,是在这旋fēng出现的刹那「jiù连王林脚下的海面,仿若也被牵引,出现了磅礴的漩涡

  在王林身体上的旋fēng内,是在瞬间jiù有一声震惊天dì,仿佛可以破开这一界的嘶鸣冲天而起

  在那嘶鸣下,却是有一只通体漆黑的雕鸟出现在了黑fēng之中

  此鸟翅膀蓦然伸开,原本只是数丈大小的身子,在这翅膀伸开博瞬间,竟然无限的放大,转眼间jiù达到了数万丈其庞大的身子可以遮天随着其撕裂天dì的嘶鸣而起,王林的身子向前仅仅是一步,便立刻感受到了一股fēng的力量,前方的fēng好似一面面城墙扑面而来

  在王-林古神肉身下,这些好似城墙一般的阻碍纷纷崩溃,无法形容这种度,只是一步,王林jiù好似分离了天dì,以一种并非缩dì成寸的方式,直接前行而去

  fēng妖施展全力疯狂的逃遁,是为了防止对方如之前那样施展奇异的神通,使得自己的距离与对方迅拉近,他是不惜体内妖气的消耗,把全部妖气弥漫在身体四周,急的运转之下形成防护

  妖气的弥漫,是使得她身体上幻化出了一股巨大的妖影

  对于自己的度,fēng妖很是自信,但jiù在她刚刚认为已经逃出了对方的掌控后,却是立刻jiù听到身后有一股庞大的破kōng之声如同雷鸣轰隆隆而来

  回头间,fēng妖立刻魂飞魄散,只见在她的身后,王林以一种无法想象的炱,瞬息而来随着王林的临近,下方的海面上那之前出现的漩涡,也随之而来,在这剧烈的度下,立刻使得下方大海出现了惊天动dì的咆哮,如同海水被全部卷动“此事之果,在于我的道心,破开之法,便是与你真正的了断这桩让我明悟的因果”

  “什么狗屁因果,本妖一句都听不懂你如此纠缠,本妖拼了一切,也要将你灭杀于此”fēng妖尖声中索性不再逃遁,让她极为自信的度,在对方面前,根本jiù是一个笑话,如何能逃其吞噬了姚惜雪的记忆中,那无法磨灭的恨,是在被这追杀中再也压制不住爆发而出,这恨意融入fēng妖心神,立刻使得她容颜疤痕为狰狞,这些疤痕连接之下形成的符文,是有了绿芒闪烁

  “古妖法器,封神锁魔幡”fēng妖大喝一声,双手向着天kōng撑起,全身妖气在这一刻从她身体内外疯狂的出现,在其双手之上迅凝聚

  无尽的妖气纵横之下,天dì之间立刻便笼罩在阴寒之中,四周的一切,好似都出现了冰冻的迹象,有呜咽之fēng呼啸而起

  在fēng妖的上kōng,那不断凝聚的妖气内,立刻jiù有阵阵绿色电光闪烁,随着妖气不断dì凝聚,却是有三支绿色的小旗,从其内幻化而出

  在这三支绿色小旗出现的刹那,立刻fēng云色变,下方海面好似被一股诡异之力破开,竟然在轰隆隆的呼啸之声下齐齐向四周挤去

  在那三支绿色小旗之上,蓦然间出现了无数虚幻之影,这些身影中,赫然竟有一个古神与两个头生单角的古魔加可怕的是,在这三支小旗出现后,不仅大海出现了惊变,j●iù连此dì一界,都似乎不稳,随着海面波涛疯狂,此dì的禁制,被全部触发,全部开启禁制的开启,立刻使得下方的大海,掀起了轰天的波动,竟然相互之间迅凝聚,却是转眼间,这整个海面,出现了无数没有海水的沟壑□

  这些沟壑彼此交错之下,使得这大海波涛为剧烈

  真正惊人的,则是在那大海凝聚之下,若是从天kōng向下望去,可以震惊的发现,这无尽的大海,随着海水的收缩,组成了一个人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