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你来晚了


  如这老讴yī般的大神通修士,均都察觉到了吴青的离去,买青的名气极大,除了其修为的原因备,与其身份有极大的关联他毕竟是六阶星域魔丛道的长老

  他的离去,自然引动众多老怪心神,尤其是yī些猜到了此人离去原因之辈,是颇多注意蓬莱东部主城中,苍松子盘膝坐在之前交易的房间内,手里拿着yī枚玉简,面色阴晴不定

  “此番再去那里,有了如此多的仙玉,定然可以成功”他深吸口气,正要仔细的在把心中计划斟酌yī番,突然猛地抬头,目类『仿若可以穿透这房间直接看到外界,看到了化作长虹远去的吴青

  “吴青此人修为尽管达到了碎涅,但贪性却是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妙的是此人向来自喻老谋,实则却是yī个自大之辈老夫把他叫来参与聚会,就是因之前听闻了他魔丛道与那吕子浩之间的事情,想看看他们之间能否引起争端,眼下他追这吕子浩而去,吕子浩必死无疑,罢了,我与此人怎么也算是交易yī场,定然不会让他的元晶落在别人手中”苍松子脸上露出阴森之笑,神识如电,直奔吴青而去,笼罩开来,密切观察主城yī间酒楼南四层,坐着yī男yī女两个修士,那男子yī身白衣玉树临风,对面的女子则是美艳少*妇,yī身花袄显得俏脸为秀丽

  他èr人同时抬头看向远处,那美艳少*妇轻叹,摇头道:“那小家伙还是修道时间太短,轻易暴客出了宝物,为自己引起了杀身之祸,可惜了”

  白衣文士沉吟片S1,目露奇异之芒,笑道:“我看未必,这小家伙修为尽管-比不过吴青,但既然明明知晓吴青在侧,还敢走出这主城,定然有所依持才对”

  “哦?此事小女子可不敢苟同,这小家伙应是心惊害怕,故而想要提前离开,却没想到那吴青竟然不顾身份的追击过去”美艳少*妇轻笑,望向白衣文士“结果如何,看看就知”文士微微yī笑,èr人神识骤然散开,直奔吴青而去

  主城街道上,yī个满脸坑洼的老者背着双手,缓缓的行走,望着四周的yī排排建筑,脸上露出追忆之色,颇为感慨“若非苍松子极力邀请,怕是我永远也不会再踏入这蓬莱大陆……”他暗叹中神色yī动,猛地抬头看向远处,目光yī闪

  “好yī个以大欺小,以强凌弱,明日张胆的杀人夺宝”老者哈哈yī笑,身子yī晃,直接落在了yī处屋舍之顶,盘膝坐在那里,神识骤然散开,看起热闹来

  在主城外围yī处分城客栈内,yī个身穿黑衣的枯瘦老者,手中环绕两个圆球,站在房间的窗旁,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神识已然散开延伸远处“让这吴青捷足先登……可惜……”

  这些yī同参与了苍松子聚会的老怪,除了白衣文士外,其余人均都认定了此番王林必死无疑即便是那白衣文士,也只是略有怀疑,但实际上,内心也是知晓,净涅修士在碎涅修士面前,没有生机

  不仅是他们,此刻在蓬莱坊市内还有yī些碎涅修士,也均都是因吴青的离去,而神识暗随,其中就有唐厉漆

  唐厉海盘膝坐在房间内,从打坐中猛地睁开双眼,却是皱起了眉头,犹豫了yī下,暗叹,但却没有去阻止“先生曾说不要去招惹那个人,吴青啊吴青,你为何要如此……

  唐厉海隔壁房间中,yī个中年男子坐在桌旁,手中拿着yī个酒杯,刚喝yī口,却是猛地抬头,日露寒芒,盯着远处“吴青,你鲁莽”略yī犹豫,这中年男子身子yī晃,直奔远处

  有其余各宗派的大神通修士,原本没有散开神识,但却是察觉到在这蓬莱坊市内,竟然在这yī刻有如此多的老怪散开了神识,诧异之下纷纷观望起来

  这yī刻,蓬莱大陆,风云涌动,暗潮弥漫,yī切只因吴青的离去没有人能预料到,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让使得所有人震惊,yī个让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名字,将越来越高的踏入巅峰,最终成为让他们仰视的存在,蓬莱大陆的这yī战,将是此人在云海纵横,展现修为的第yī战

  李倩梅并没有在蓬莱东部的坊市,而是在yī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顶部盘膝而坐,山风很大,吹的她秀发飞舞,她双眼露出明亮之芒,默默的望着西方

  王林如闪电,出了蓬莱东部,直奔西部牟原疾驰,在他的身后,yī道长虹惯空,以快的度紧追不舍èr人yī前yī后,却是越来越近

  片刻间,以èr人的度,已然到了这蓬莱东部与西部的边缘,这里是yī片望不到尽头的乱石平原,却是极好的杀人之地

  这yī战,王林不但要胜,而且要胜的干净利落,要胜的堂堂正正,而且还要快唯有这样,才可以起到震慑的目的,让这蓬莱所有修士都知晓,他王林,不能轻易招惹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能显现出王林的全部手段,他不但要杀在这吴青,是要让那魔丛道之人,不敢出手,不敢复仇要担惊受怕,要忧心重重若□是在没有了解九阶星域之前,王林尚还有些顾虑「但随着从李倩梅口中了解了九阶星域,王林的顾虑已然打消

  王林双脚骤然yī顿,缓毁转过身子,盯着身后狂风横扫,露出身影的吴青这吴青眼中杀机毕瘩,丝毫没○有掩饰,看到王林不再逃遁后èr话不说右手抬起向前就是yī样而去,出手间就是全力,没有丝毫留手

  碎涅初期的修为被其运转开来,竟然在yī瞬间就在其身前有yī座巨大的山峰幻化而出,随着其yī样之下□,这山峰轰隆隆的直奔王林撞去“小辈,莫怪老夫心狠,你伤我魔丛道弟子,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老夫今日毁你肉身,取逆元神炼丹”王林神色冰冷,盯着吴青身前呼啸而来的山峰,在其临近身体不足半丈的刹那,抬起右手向前◎直接yī拳轰出,但听轰的yī声惊天乓响il他的右拳与山峰碰到了yī处

  咔咔之声惊天动地,那山峰竟然瞬间崩溃,王林收回右手,摇头道:“太弱”

  吴青怔了yī下,面色立刻起了变化,不假思▲索双手掐诀,立刻就有两道yī黑yī白的旋风在其身休外幻化而出,直插天际,形成风暴,呼啸中这两道风暴相互碰撞,竟然化作yī道灰色的漩涡

  “拔天之力”吴青低吼中双手向前猛地yī堆,骤然间这漩涡立●刻疯狂的胀大起来,牵动了整个方圆数万昙钧天地无力涌入其内,使得这漩涡遮天盖地,向着王林降临

  吴青此刻心神震动,刚才王林yī拳毁其山峰的yī幕幕始终在脑中回荡,他右手虚空yī抓,储物裂缝出现,▲正要从其内拿出法宝

  就在这yī刹那,王林双眼猛地yī睁,露出滔天寒光与杀机,他等的,就是这yī刻“吴青,你的死期,到了”王林声音如寒风吹过,回荡四周,落在吴青耳中竟然让他心神十寒

  ▲就在这时,王林身子向前yī步迈去,抬起右手向前虚空yī拍,这yī拍之下,骤然间方圆数万里的天地无力顿时就混乱起来,与此同时王林左手双指迅在右手背上点了yī下

  蓦然间方圆数万里的天地无力疯狂的呼啸而来,被王林生生的操控,不得不来这磅礴的天地无力融入王林指尖,落在右手,立刻化作yī股无法想象的惊天之力,轰隆而出,直奔那漩涡而去

  这两道神通迅接近,转眼就碰到了yī起,形成了惊天之音「回荡小半个蓬莱大陆王林的左手没有停顿,再次点在右手手背

  这第èr次落下的刹那,立刻方圆十万里的天地元力疯狂而来,形成为强大的冲击,融入吴青施展的神通漩涡之内

  并没有结束,王林左手随意的收回,好似向天yī抓,再次落下,形成了第三指

  这yī次,整个蓬莱大陆的天地无力,仿若沸腾,铺天盖地融入王林右手,形成yī股毁天灭地之力,直奔漩涡

  那漩涡颤抖,片刻间就轰然崩溃,形成yī股冲击向着四周疯狂的扫过,地面上的乱石被卷起,使得这四周顿时飞舞无数乱石,这些石块是在冲击中砰砰爆开,化作无数粉末弥漫天地

  没有本尊在身,王林都可杀yī个碎涅初期修士,何况现在本尊融★合,他肉身之强无法想象,有古神之力在体,杀力暴增

  三指点落,王林右手那虚空yī拍,如翻江倒海直奔吴青,吴青眼中瞳孔收缩,生死危机瞬间笼罩全身,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后悔,其储物空间内立刻就飞出众□多法宝,试图在身前阻止

  但王林的这神通学自鲁夫子,尽管没有得到精髓,但以鲁夫子的修为,这神通之强,即便是昔日仙帝看到,也会极为谨慎,王林学到之术,岂能是吴青法宝可以抵抗吴青,没有那个资格也不配拥有这样的资格

  轰轰之声回荡天地,那吴青拿出的全部法宝均都崩溃,yī个黑色的掌印直接落在其胸口,他衣衫化作片片四散,整个人喷出yī口鲜血,身子倒退,面色苍白,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心神震惊“你不是净涅修士”吴青的嘶厉之声骤然而起

  “吴青,不送”王林闭上双眼,右手再次抬起,脑中浮现出当年雨之仙界那巨大的手印,这掌印在他脑海内不断地放大,最终取代了全部雨之仙界,初悟此术,朦胧中施展,校运天娇红蝶妖灵之地,再悟此术,潜意施展,震惊妖将莫历海

  èr去妖灵之地,掌印惊天而动,摧毁仙帝洞府第八层,使得凌天候震撼心惊

  联盟星域碎石处,阻戬欲逃回云海的紫道宗修士,再次施展此术,击杀生灵,灭绝天地是在那yī刻,王林知晓了此术之名役灵印九阶神宗,役灵印

  这种种的yī切在他脑中瞬间yīyī浮现,成为了永,停,从感铃,yī直到四次不同的施展,在他脑中环绕,最终全部崩溃,留在脑海中的,只有yī个掌印

  这掌印充满了无法想象与形容之威,化作yī股意念,涌入右手,向前蓦然yī拍而去

  这yī拍之下,立刻天地色变,轰隆隆的巨响拔地而起,四周弥漫的石灰□,好似有狂风横扫,全部向外疯狂的退缩

  这yī宇内蕴含的意念,是yī种天土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yī掌挥舞,立刻在王林的前方,就有yī个几乎可以遮天天地的巨大掌印幻化,向前以yī种无法形容的威压◎,hǎosìyǒukuángfēnghéngsǎo,quánbùxiàngwàifēngkuángdetuìsuō

  zhèyīyǔnèiyùnhándeyìniàn,shìyīzhǒngtiāntǔdìxiàwéiwǒdúzūndeqìshì,yīzhǎnghuīwǔ,lìkèzàiwánglíndeqiánfāng,jiùyǒuyīgèjǐhūkěyǐzhētiāntiāndìdejùdàzhǎngyìnhuànhuà,xiàngqiányǐyīzhǒngwúfǎxíngróngdewēiyā○,轰轰而去

  这掌印与天齐在其下方,吴青的身子弱小的就如同蝼蚁是在这掌印出现的刹那,四周所有来临的老怪神识,全部瞬间yī颢,整个蓬莱,为之惊骇

  “役……役灵印九阶神宗役灵印”吴青整个☆人愣在了那里,yī股从未有过的绝望刹那笼罩全身,在那掌印的威压下,他即便是碎涅修士,也有yī种天地崩溃,自己随之而亡的错觉,为震撼的,则是传说中独属于神宗的役灵印,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在他看来,这不是yī个役灵印,而是整个神宗

  尖叫yī声,吴青疯狂的后退,他面无血色,双眼瞳孔内露出的恐tA如湖水淹没心神,此刻的他顾不得眼下心神重伤,肉身将要崩溃,脑中唯yī的念头,就是疯狂的逃遁,但,他逃不掉,在他的瞳孔中,这掌印不断地扩散,最终占据了双眼的全部

  几乎瞬间,这掌印就碰到了吴青,但听轰的yī声巨响,这大地都颤抖起来,吴青肉身砰的yī声化作血雾,就此崩溃

  其无神遁出,◎尚未来得及后退,就立刻被掌印扫过,如同怒海中的孤舟,彻底的消散,魔丛道yī代长老,碎涅初期的吴青,就此道消,死亡yī直到死,他都笼罩在恐惧与迷茫之中,还有那深深的悔意

  在吴青死亡的瞬间,王林◆yī步迈出,来到了吴青之前打开储物裂缝之地,从吴青出现yī直到死亡,这yī切都是极短的时间,虽说不是瞬杀,但却做到了干净利落

  甚至那吴青的储物裂缝,都没有来得及关闭,此刻因其死亡,烙印失去,★正在飞快的消散,但王林却是在其消散的刹那,右手深入进去狠狠地yī抓,便把这吴青储物裂缝的yī切,均都收走这是他想到的,可以拿到净涅修士储物裂缝宝物的方法

  在对方打开储物裂缝的yī刹那,将其杀○死,便可有电光火石的时间,取得对方之物

  此刻,那掌印没有消散,而是以yī种为疯狂的趋势,直奔前方横扫,yī路势如破竹,带着惊天动地的轰隆之声,刮着大地而去,地面震动,整个蓬莱大陆都在颢抖仿若大地被掀起,化作波浪随着掌印呼啸游走

  随着掌印不断地前行,无尽的天地之力疯狂的涌入而来,这与天齐高的掌印是在前行中使得天空云层倒卷撕裂,迅消散,甚至在天空中还出现了无数碎裂的裂缝轰轰之声如惊雷,在这蓬莱大陆上咆哮,似乎见-证着役灵印的再现

  这掌印越来越快,吸收的天地无力也越来越多,片刻间就挣脱出了王林的掌控,王林索性收回神识,任由那掌印咆哮前行

  地面的颤抖越来越剧烈,却是那掌印之达到了不可思议,横推之际度-L毫不弱于yī个碎涅修士,转眼间就直奔蓬莱东部漂浮的众多锥形石块坊市而去

  这yī幕大过惊人,使得蓬莱大陆所有修士全部为之震惊,眼看远处掌印如怒浪拍来,纷纷从yī处处坊市内分出

  刹那间,那掌印轰轰临近,碰到了前方yī处漂浮的锥形石块「那巨大的石块yī颤之下,直接崩溃,连同其上的城池坊市全部瓦解,丝毫无法阻止掌印的前进

  随着掌印而过,yī路轰轰之声不断,却是这坊市右侧十多处锥形石块全部轰然崩溃,那掌印是紧贴着正中间的主城石块划过,使得主城石块yī震,向左侧略有倾斜

  惊天动地之声在这yī刻取代了天地的yī切,那掌印穿透了蓬莱东部坊市,直奔天地空而去,这yī幕,就如同是有人在逆天而行,在与天争威

  yī掌升天破开了蓬莱大陆上的无数防护层,直接冲进了星空之中,星空内的大量星雾纷纷诡异的融入掌印内,使得那掌印越来越大,威力是爆增

  在蓬莱星外不远,有yī处蛮荒大陆,此处大陆是宝玉宗的禁脔之物,不允许任何外宗修士踏入半步,但此S1,那掌印前行的方向,却正是这蛮荒大陆

  片刻间,掌印吸收了磅礴的星雾,化作yī眼看不到边际的巨大掌印,犹如古神yī宇,落在了那蛮荒大陆之上轰轰轰轰

  星空内传来难以想象的波动,那蛮荒大陆颢抖中四分五裂,化作无数巨大的碎块,就此崩溃掌印,消散

  王林心神剧震,他也没有想到,失去了操控之后的掌印,竟然具备如此威力,依稀间他隐约猜到,或许当年雨界的那掌印,就是因此而来

  远处,魔丛道那中年修士,呆呆的望着这yī切,倒吸口气,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对于王林,他在这yīS1,心中掀起骇然风暴这……这是役灵印此人的身份……”他面色苍白,心神震动之下丝毫不敢升起为吴青复仇的想法

  同yī时间,整个蓬莱大陆上的修士,均都震惊了,尤其是那些神识环绕,清晰的看到这yī切的大神通老怪,yī个个呆若木鸡

  苍松子双目猛地睁大,捏碎了手中的玉简,怔怔的望着前方,心神竟然隐隐颢抖,他面色苍白,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1他yīyīyīyīyīyī他yīyīyīyīyīyī到底是谁yīyīyīyīyīyī”

  酒楼内的白衣文士与那美艳少*妇,也在方才掌印横扫之时离开了酒楼,望着前方yī片废墟,这蓬莱半个坊市,殁于yī旦

  那美艳少*妇面无血色,双眼瞳孔已然收缩,心神震动,片刻说不出话来,对于那她之前称呼为小家伏的修士,她此刻心中已经充满了无法置信与深深的寒意“斩杀吴青,施展役灵印,此人……此人决不能招惹”

  她◎对面的白衣文士,倒吸口气,但双日却是亮其光芒只是心神的震撼,却是在那光芒内无法掩盖

  不远处,那满脸坑洼的老者,整个人呆在原地,对于方才发生的yī切,他yī直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他竟然▲是神宗之人……这役灵印,太过可怕”

  最为庆幸的,要属那黑衣枯瘦老者,他手中的两个圆球此刻停止了转动,他面色苍白,冷汗从额头泌出,深深地吸了口气“幸亏那吴青先行出手,否则的话,今日老夫亡矣敢招惹神宗门人,这魔丛道,离灭宗不远”

  还有那卖给王林星图的青衣老妪,此人双目闪烁,眉头皱起,压下心中的震惊,望着掌印过后的坊市废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最惊恐的,是那唐厉海,他双唇干涉,胆颢心惊,若是让他再次面对王林,定然再无往昔半点从容,对于能在这么短时间杀死碎涅初期修士者,任何yī个碎涅初期修士,都会极为紧张与恐惧

  除了他们,此番来到蓬莱大陆的各个宗派修士与大神通老怪,尤其是那些之前神识亲眼目绪者,在这yī刻,均都是复杂的把目光,落向了西方

  王林神色平静,拍了拍衣衫上的落下的石灰,向着前方走去,在他前方不远,那之前客栈内隐藏了身影面无血色的中年男子“你,来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