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破罗


  王林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唯独嘴角血痕触目惊心,他收起了所有法宝包括那年截铁剑与战魂后,向zhe远chù疾驰而退苍松子的血色元婴之物,也来不及逃遁,被王林的战魂笼罩,收了回来

  他◆眼前模糊,前行中昏昏欲睡的感觉始终弥màn全身,右肩之上的刺痛钻心,使得他chù于昏迷与清醒之中,前方的道路,好似出现了重影天空中那巨大的罗盘移动,死死格笼罩在王林上空,随之而动

  在qí急的旋转之下,一股浓浓的威压弥màn开来,锁定下方疾驰的王林随zhe威压越来越重,王林身子极为虚弱,脚下略有踉跄

  就在这时,突然轰轰之声从那罗盘内传出,这罗盘转动之再次加快,卷动天空的七彩之芒疯狂的凝聚在罗盘上,骤然间便有无数七彩印记从那罗盘上漂浮出现

  一股危机刹那间在王林心神中扩散,奋这危急下,王林狠狠地一咬舌尖,整个人顿时清醒,在他清醒的瞬间,罗盘上那无数印记疯狂的降临,直奔下方王林而来

  在这些印记落下之时,王林咬牙左手虚空一抓,三叉戟在手横扫,那印记如雨,宣泄一般在呼啸声中临近

  轰轰之声骤然而起,惊天动地中王林喷出鲜血,身体上多chù位置均都被印记烙印,留下了一道道深深地痕迹每一次印记碰在qí身,都会让王林身子一震

  他眼中露出疯狂,王林的性格便是如此,越是危急,越是山崩于前,则越是心神冷静中带有疯狂冷静与疯狂并不矛盾,冷静的判断,疯狂的行为

  这罗盘如髓入骨,若不将qí毁灭,势必追击不断,为王林带来长久的危机,且有此物在,若有他人欲寻找王林,可谓易如翻掌

  王林左手持zhe三叉戟,日中疯狂之色越加浓郁,他知道自己清醒的时间不多,随zhe伤势的加重,随时会再次意识模糊,必须要尽快破开这罗盘,趁zhe清醒寻找一chù疗伤之地

  时间很是急迫,王林深吸口气,眼中点燠了战意,左目火光弥màn,刹那就环绕qí全身,骤然间赤红的朱雀铠甲瞬息穿在了王林身上,与此同时他右目雷光闪烁,轰然而出,却是使得qí身体外方圆千丈的大地立刻成为了雷池

  雷霆轰隆,银蛇电芒游走,千丈大地传出砰砰之声,大量的碎石在电光下被牵引漂浮,体内残余的古神之力避过右臂,疯狂的凝聚在他左手之上,流入三叉戟内

  在这一S1,天地间骤然便有一声与天争鸣的低吼如雷般回荡,王林整个人从地面一冲而起火海瞬间弥màn,在王林的身体外有朱雀幻化,仿若此刻王林操控了天地火焰在身,直奔罗盘

  是在他冲出的刹那,雷光轰轰,竟然从地面卷起,伴随在王林身边升空,远远看去,那千丈大地的雷池,随zhe王林的升空,渐渐形成了一座雷山以雷电形成的山

  山之巅峰,正是王林这雷山不断地壮大,最终从地面彻底的消散,齐齐凝聚在王林身体外,这一幕,就仿佛是王林把这雷山吸收

  带zhe雷火之力,王林就如同那被雷光火海环绕的流星,持zhe三叉戟,以一种疯狂的方式,行走自己的修真逆天之路

  他的度越来越快,在那罗盘之上印记不断浮现的刹那,就迅临近,破空之声越加强烈,到了最后几乎化作一片惊天动地的轰鸣

  “九玄变”王咎双眼充满了血丝,身影在半空中瞬息间竟然化作九份,但立刻便九份合一股远远过之前的至强气息在这七彩世界直接降临qí身

  朱雀之音骤然而起,王林的身影耀眼刺Q,直奔罗盘,qí越来越快,轰在了罗盘之上但听轰轰之声崛空而起,向zhe四面八方疯狂的回荡中,那旋转的罗盘通体一震,轰然崩溃,这种崩溃刚开始只是数道裂缝出现在罗盘上,但立刻,这些裂缝就不断地分裂,到了最后,迳庞大的罗盘,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裂缝砰的一声◆,四合土五裂

  在那无数碎片向zhe四周横扫的刹那,一道赤红色的身影从崩溃的罗盘中飞出,头也不回向zhe远chù疾驰而去,消失在了大地目光的尽头

  这身影虽消散,但罗盘崩溃之声以及那碎▲片倒卷,却是在这整化彩界,回荡不断外围大量的化雾凶兽雾气飞快的凝聚,化作一头头样子各异的凶兽,齐齐看向那惊天动地之声传来的方向在运七彩界内,众多在地面上茫然而走,失去了头发的迷失者,在这一刻,也均都停止了前行,抬起头,迷茫的望zhe那传来声响之地端木姓的童子,便是qí中之一

  外围中一座山峰之上,有一座隐秘的洞府,洞府内盘膝坐zhe一个壮汉,此人面色苍白,衣衫还有褐色的鲜血点点,他疗伤中猛●地睁开双眼,耳边从远chù传来的轰鸣以及波动,让他深吸口气此人,正是陈天军

  山谷外被禁止彻底围住,短时间无法离开,同时要承受这禁制印记不断攻击的青衫老妇人,此刻面无血色,她眼中露出不甘,双手■●不断掐诀化作禁制试图抵抗,但此地的禁制威力远远过了她的想象,尤qí是生死禁与破灭禁融合后,已然不分彼此,根本就不受她操控,如此一来,在这里每时每刻,她都会遭受攻击,此时体内已然受伤,且越加严重那天地间◆búduànqiājuéhuàzuòjìnzhìshìtúdǐkàng,dàncǐdìdejìnzhìwēilìyuǎnyuǎnguòletādexiǎngxiàng,yóuqíshìshēngsǐjìnyǔpòmièjìnrónghéhòu,yǐránbúfènbǐcǐ,gēnběnjiùbúshòutācāokòng,rúcǐyīlái,zàizhèlǐměishíměikè,tādōuhuìzāoshòugōngjī,cǐshítǐnèiyǐránshòushāng,qiěyuèjiāyánzhòngnàtiāndìjiān☆的轰隆声传来之际,这青衫老妇人抬头,惊疑不定

  这轰鸣之声回荡在七彩界,传入墙壁一般山脉环绕之chù,卷动了qí内雾气,如怒浪般翻滚,qí内大量的铭志者,第一次停止了奇异的呢喃,身子一顿,齐齐●抬头,茫然的望去

  雾气内,那眉心有闪电印记的巨大石像头顶,有一团七彩之雾,雾内苍松子元神虚弱,盘膝坐在上面,双手掐诀不断地吐纳疗伤,在那声音传来之时,他猛地抬头,眼中露出震惊他这一次,真真切切的震撼住了

  对于王林,他之前尽管高估,但从未想到对方居然能与自己不相伯仲,一战之下竟然如此惨烈,两败俱伤,想起这一战自己消耗的法宝,尤qí是那三个珠子,苍松子就会心中刺痛,还有那水晶剑,同◎样让苍松子心如刀割,但这一切,若是与那七彩钉子相比,对于苍松子的打击,实在是微不足道

  想起七彩钉子,苍松子有种元神要崩溃的感觉,那是他储物空间内,最强的一样法宝,是他的保命杀手锏,但拿出此物▲后,竟然逆没有将那该死的吕姓之人杀死,是连自己都失去了肉身,险些丧命在此

  他之所以逃遁,除了是身子虚弱无法再战之外,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对方必死无疑,在那样的重伤中,对方不可能逃出珠子所化的罗盘神通

  一旦对方死亡,他就可以遥遥操控罗盘神通把对方的尸体与元神吸入,待自己伤势恢复后,一切就会手到擒来

  但眼下,那远chù传来的轰鸣与感应的切断,却是让苍松子身子一震,整个人沉就◇了下来

  “在那样的伤势下,此人竟然还能破开罗盘神通……”苍松子心中第一次,对王林升起了畏惧的心绪

  苍松子所在的山脉环绕之地,实际上并非如他所说,是这七彩界的中心内部,这里,并非中心▲,在深chù,真正的七彩界中心深chù边缘,有一片淹没在雾气内的山谷,qí中一chù山谷内,云魂子面色苍白的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王林疾驰中神识已然模糊,但他咬牙之下,勉强保持一丝神智不灭,前行中双眼渐渐暗淡,踏入进了一chù山谷内荒废的洞府,只来得及打开储物裂缝,让银衣女子与许立国飞出护法,便一头栽在了地面上上,昏迷过去

  许立国之前在杀钌贵钟之时圆满的完成了王林交代的任务,事后被王林收走,此刻出现后,正要得意的邀功,但立刻就看到王林双日紧闭,面如死灰般昏迷,一怔之下眼珠不由转动

  但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传来,许立国身子一颢,回头看去时立刻脸上露出阿谀之色,在储物裂缝中,他就知晓了这银衣女尸的厉害,丝毫不敢得罪“护法”那银衣女子声音冰冷,盘膝坐在了王林身旁,目光在王林面貌上扫过时-,双眼露出迷茫与一丝温柔

  许立国连忙讨好,半响之后看到那银衣女子没有反应只是望zhe那煞星,于是立刻换做精忠护主的样子,在这洞府内守护起来只不过他内心,却是暗自嘀咕

  “那煞星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许爷爷我风流倜傥,风度翩翩,英俊消散,绝世美男,唉,有时候太过不凡▲,也是一种无奈……”许立国内心长吁短叹,脸上隐露很是感慨的样子

  推荐特种兵硬汉出身的白金作家纷舞妖姬书,生存法则,书号胤1笫20此书妖姬很有自信的样子,大家不妨去收藏养肥看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