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司马墨的秘密


  一把抓住那七彩钉子,王林身子借着那冲击之力疾驰后退,落在le山峰之下,在其上方,那三头鹰兽吼叫追来,如三道黑芒临近

  王林不假思索,向前一冲,直接进入到le那通道内,忍着全身剧痛,直奔前方飞去

  那化作黑芒的鹰兽咆哮尚在耳边,但却没有追入通道内,而是在外徘徊,露出暴虐的样子,许久之后,才缇缓飞走,重化作wù气弥漫山峰顶部

  在那通道中,王林寻找一处隐蔽之地盘臆坐下,在身前连续布置大量禁制后,立刻拿出丹药吞下,吐纳起来

  他肉身受伤颇重,但古神之休除le强大的力量外,还有难以想象的恢复之力,数个时辰后,他伤势便有所好转

  但王林没有离去,还是盘膝坐吞原地,不断地运转体内古神之力,扩sàn在全身各个位置,在疗伤的同时,元力急流动,在全身弥漫没有那七彩之钉,再没有任何阻力阻止王林恢复

  时间迅流逝,转眼又过le两天,王林睁开双目,如电光在□逗漆黑的通道内闪耀起来他站起身子,活动le一下,体内伤势几乎已经全部好转,元神也不再萎靡,体内无力是在这两天的吐纳中全部恢复

  此刻的他,再次达到le溘峰即便是苍松子没伤,他也能再与其一战
○□逗漆黑的通道内闪耀起来他站起身子,活动le一下,体内伤势几乎已经全部好转,元神也不再萎靡,体内无力是在这两天的吐纳中全部恢复

  此刻的他,再次达dòuqīhēidetōngdàonèishǎnyàoqǐláitāzhànqǐshēnzǐ,huódòngleyīxià,tǐnèishāngshìjǐhūyǐjīngquánbùhǎozhuǎn,yuánshényěbúzàiwěimí,tǐnèiwúlìshìzàizhèliǎngtiāndetǔnàzhōngquánbùhuīfù

  cǐkèdetā,zàicìdádàolekèfēngjíbiànshìcāngsōngzǐméishāng,tāyěnéngzàiyǔqíyīzhàn

  身子一闪,王林如雷霆,穿过通道,出现在le那遍布山谷之地深吸口气,回想之前的冒险尝试,王林右手一翻,在其手心之上出现le一枚sàn发七彩之芒的钉子

  对于此物,他犹有余悸若非是他拥有古▲神肉身,使得这七彩钉子无法立刻将其全身骨头变成七彩,从而拖延le发狂的迹象,后果不堪设想是因为古神肉身,才使得他可以冒重伤借外力相助,把这钉子通出

  这一切,换le任何一个修士,均都无法做到即□◎便是修为到le碎涅后期,若无古神肉身,在这七彩钉子下,也要饮恨道陨

  “此物绝非等闲,一击之下不但碎断铁剑,是破开我的肉身,直接钉在骨头上,恐怕若非铁剑阻挡le一下,这钉子可以穿透骨头,化作七■彩之光瞬间融入我全身骨内”王林盯着手中七彩钉子,神识sàn开环绕在上,留下le自己的烙印后,收入储物空间内

  “所谓一失一得,铁剑虽断,但却得到le这为凌厉的七彩钉子,此物,将成为我日后的杀手锏有此物在,即便是碎涅后期修士,被钉住也要必死无疑”

  沉吟中王林右手虚空一扳,便从储物裂缝内拿出庞德才的指环,戴在le左手拇指上,此物防御之力绝佳,在运七彩界内,也算一样护身利器

  随后他又拿出一物,此物是那洞府内插入鹿骨上的短剑,可惜其上封印以现在王林的修为,还无法打开,凝神看le片刻,便被他收起

  最后被他拿出的,是得白苍松子的血色元婴小人,这元婴在王林手中一脸萎靡,但仍然有凶焰闪烁,盯着王林连连低吼

  “此物倒也有趣”王林张口喷出一股元气,便把这元婴包裹「直接吞下,放在元神内祭炼此物看似元婴,但又像是法宝,着实有些诡异,王林不知晓此物来历,但却并不妨碍他对其炼化

  以无神祭炼,抹去其上苍松子的烙印,此物就可成为王林之物,到le那时,自然可以研究一番

  “此战尽管与邝苍松子两败俱伤,损失极大,但收获却也不小,玉瓶液体,七彩钉子,血色元婴,还有那水晶剑”王林右手一挥「立刻三叉戟在手,一抖之下,其上飘出一把水晶小剑

  拿着此1,一股次空涅法宝的气息sàn开,尽管比不过铁剑,但其威力,却也绝非寻常

  le一番法宝,王林日光一闪,从苍松子身上的众多宝物,王林不难猾出,这七彩界内定然拥有大量的法宝之物,那苍松子身上的法宝,大都与此地有关,尤其是那珠子,竟然可以召唤神通

  “这里是一处宝地,他苍松子可以获得这些宝物,我也可以……日后的交战,实际上就是看谁在这里能获得利器与丹药,谁可以提升■修为”王林舔le舔嘴唇,身子一晃,直奔前方山谷他第一个目biāo,便是庞德才记忆内,司马墨的洞府

  在庞德才的记忆中,司马墨的洞府被他们发现后,并未彻底打开,只是开启le一部分,他们准备这一次在这里获得le兽魂炼制成丹药,待修为提升后,再全力破开司马墨的洞府“一个并未被打开,保存完整的洞府”王林按照庞德才记忆中的路线,在这一山处处山谷内穿梭,他庋虽快,但却没有触发任何一个禁制

  此地较为辽阔,遍布le山谷所在,其中有绝大部分的禁制都已经崩溃,就算谷内有洞府,也已经空空

  一天后,王林在一处山谷外停le下来,此地山谷很是导常,但闭上双眼却是有种阴森之意传入心神

  谷外长满号咱草,有禁制被破坏的痕迹,这里,就是庞德才记忆中,司马墨的洞府

  谨慎的观察le一番后,王林向前走去,在临近山谷入口之时,他脚步一顿,目内露出推衍之芒,片刻后右手掐诀便有禁制幻化,向前一挥,立刻这禁制落在前方

  骤然间,这山谷立刻震,仿若一张画本在王林前面撕裂崩溃,倒卷sàn开

  前方起le变化,原本如常的山谷,立刻通体成为le紫色,地面的杂草全部消sàn,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黑色的泥土,就连那入口处,也有变化,一道黑色的光幕笼罩,阻止一切前行者

  这山谷上,有两层禁制,第一层只是虚幻,任凭如何破解,最终也还是无法进入真正的洞府内,庞德才等人之前破解的,便是这第一层

  但在王林眼中,以他的禁制造诣,却是看出le端倪,举手间便使得第二层禁制出现,露出le这山谷的真容

  盯着那光幕,王林脸上不由露出苦笑,迳光幕,与之前苍松子取玉瓶之处的禁幕一样,都是岁月禁

  右手放在光幕上,王林沉思片刻,以他对于禁制的le解,略算出运禁制存在的年月,应该有le近两万年,尽管比不上玉瓶所在之地的禁幕,但想要破解,却是极为艰难,除非是不惜消耗法宝,强行轰开

  望着光幕,王林沉吟起来,少顷他双日一闪,露出精光,右手一翻,手中立刻出现le一枚玉简,这玉简,正是他在那蛮荒大陆得到的司马墨之物“我在蛮荒大陆得到le司马墨的遗物,又在这里看到le司马墨的洞府,有趣……”王林神色莫测,不露喜怒

  拿着玉简,缓缓伸入光幕内,就在这一瞬间,突然这光幕剧烈的波动起来,无数波纹回荡,最终齐齐向着王林手中的玉简凝聚,最终但听砰的一声,却是那无法破开的光幕,竟然以玉简为中心向外扩sàn,出现le一道可以通行的裂缝

  王林目光闪烁,略有沉吟,迈开脚步进入到le裂缝内,在他进去之后,这裂缝收拢,波纹消sàn,恢复如常

  是其上出现一片虚幻,紫色的山谷再次成为le寻常,地面的黑色泥土被掩盖,又有无数杂草幻化,一切,都与王林来临前,一摸一样le

  从光幕内穿透,展现在王林眼前的,是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山谷不大,约百丈大小,只不过在四周的山谷壁上,有九个洞口,每个洞口都有石门关闭

  在这山谷的草地上,还有一具骸骨,这骸骨盘膝,靠在王林正前方的谷壁,头骨低下,右手食指点在地面在他的身前,放着三枚玉简王林默默的望着那骸骨,双眼瞳孔收缩,这骸骨全身骨头,隐隐透出七彩之色,sàn发出微弱的光芒

  缓缓地走到骸骨旁,王林蹲下身子,仔细的看le那骸骨几眼,拿起地面上第一枚玉简,神识探入其内

  “……没想到,我竟然又回到le这里……那一年,我与师叔还有众多同门,按照他的要求,找到le那处神秘的空间裂缝……这空间裂缝很是奇异,其内sàn出七彩之芒,很美丽……师妹很喜欢彩虹,我曾答应她,为她取来彩虹漫天挂满房间……

  我们进入le这裂缝,进入le这可怕的梦魇之中……只是那个时候,我对于这一切,没有任何的先知……

  在这里,我们进入le最深处,发现le那可怕的存在,知晓le一个震惊整个修真界,不仅仅是我云海,是可以裕及罗天、召河、昆崖,难以想象的巨大隐秘

  只是,一切都晚le……我们亲手毁去le希望……我们是罪人……师尊把我赶出le门派,我知道,他没有办法,我与同门一起离去,迷茫在这云海的wù气内,看着那些wù气,我恐惧……因为那个秘密……

  我没想到,在我们绝望之时,那无量劫再次出现le,我们逃避le一圉,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或许,我一生都无法出去le……这是命运么……我相信命运的,我信奉命运的……”

  双倍月票开始,兄弟们,耳根渴求你们的帮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