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算盘


  “见过两位前辈,我等是无空剑门门下弟子。”有懂事些的女弟子连忙答道。对方的修为惊人,而且帮她们解围,应该没有敌意。

  无空剑门!

  施祥和梁洛两人的表情顿时怪异起来,他们也没想到刚刚hái在讨论别人门派,居然就救下对方门派的弟子,hái是一大群。

  两人的目光不由落在倒在地上的左莫身上。

  “这位xiǎo兄弟是?”施祥竭力让自己的表情更自然些。可事实上,他的表情依然有些怪异。倒在地上的这名弟子只有炼气八层的修为,自然不可能是韦胜。

  什么时候,无空剑门又出了一个天才?

  施祥心中充满惊讶,韦胜筑基时的天地异象,他亲眼所见。剑芒直入云宵的画面,到现在依然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每每想及,都不自主地心生敬畏。原本他以为,世间天才,莫过于此,然而今天刚刚见到的那一幕,又再次让他受到zhèn撼。

  他从来未曾听说过,炼气期的弟子能够领■wù剑意!

  那名炼气期弟子的剑意并不完整。以他的眼光,当然能一眼看出来这名弟子显然刚刚触摸到剑意的门槛,剑意也只能算得上略具雏形。可是这依然足够让他感到吃惊。更何况,这名炼气期弟子的剑意十分□微弱,可是却十分精纯。

  这点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普通修者领wù剑意,最初往往驳杂不堪,随着时间磨炼,心性的磨炼,才能渐渐转得精纯。

  刚刚触摸到剑意,便能拥有如此精纯的剑意,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想想自己这些年的苦修,他心中顿时不是滋味。

  什么时候,剑意成了炼气期弟子能玩得转的玩意?

  无空剑门!

  这个之前名不见经传的门派在施祥眼中,一下■子讳莫如深起来。

  一个筑基引发天地异象的韦胜,现在又多了一个在炼气期便能领wù剑意的无名弟子!

  “这是我们师兄左莫。”那名女弟子神色骄傲道:“师兄是我们外门弟子中最厉害的了!”

  其他女弟子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刚才发生的一切彻底改变了左莫在她们心中的形象。僵尸师兄虽然贪财了点,但遇事不软,有担当!刚才左莫领wù剑意,释放最后一剑时,那股恐怖的气势也让她们深深敬畏。

  外门弟子……

  梁洛额头青筋一跳,一个在炼气期便能够领wù到剑意的天才竟然只是个外门弟子……

  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施祥脸上表情也是一滞,不过旋即恢复如常,脸上笑意更加温和:“果然英雄出少年。唔,我这有颗hái灵丹,恰是对症,来,我助他服下。”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绿豆大xiǎo的丹药,翻身从青牛落下,来到左莫身边,把hái灵丹塞入左莫嘴里。

  梁洛目瞪口呆地看着师兄热情无比的模样。hái灵丹可不是便宜货,一颗便需要二十颗二品晶石,便是他们每个月也只能定例供给,师兄竟然直接给一个陌生人。

  他呆呆地看着俨然换了一个人的师兄,喂人灵药,甚至hái助人化开药力。

  左莫悠悠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他顿时一惊,下意识坐起。

  “xiǎo兄弟勿惊,我们并无恶意。”对方笑咪咪地对他说了句,便闪到一旁。

  疑惑不解的左莫站了起来,忽然发现全身暖烘烘,丝丝灵力散自己体内,之前的疲倦欲死一扫而空。此时见他醒来,女弟子们顿时围了上来,七嘴八舌把刚才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左莫才知道自己被人救了,连忙到施祥和梁洛面前行礼答谢:“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救!晚辈感激不尽!”

  “左xiǎo弟不必客气,你我一见如故,些许xiǎo事,莫要放在心上。”施祥笑道:“我们是●赤剑门门下,说起来赤剑门和无空剑门相隔也不远,大家也是一家人嘛。”

  梁洛听得直想翻白眼,什么叫隔得不远?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周围有个无空剑门。师兄今天怎么了?怎么如此怪异?

  左莫感激道□▲:“若不是两位前辈出手……”

  施祥摆摆手,打断左莫的话:“我们平辈论交,我就叫你一声左xiǎo弟。哈哈,左xiǎo弟日后前程无量,说不定hái是我等高攀了。”

  “前辈说哪里话。”左☆莫摸不透对方意思,这样的称赞也让他摸不着头脑:“晚辈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前程之类实在无从说起。”

  施祥拂然不悦:“莫不是左xiǎo弟嫌弃我俩?一口一个前辈,听得让人生厌。”

  “这……”左莫不禁有些为难。修者的世界中,除了同门外,各门派修者之间并无所谓辈份之分,而修真无岁月,容貌上难以区分。一般来说,大多划修为来划分,修为高的即为前辈,不论年份。

  虽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但是能够轻易打发掉那群家伙,眼前这两人被他称为前辈绰绰有余。他素来识时务,像那只xiǎo千鹤,倘若不是他笃定对方找不到自己,也不敢如此恶搞。而那次恶搞。

  眼下当着对方的面,自然更是乖巧得很。

  恰在此时,施祥笑道:“你称呼我们大哥便可。我是施祥,他是我师弟梁洛。”

  左莫乖巧无比,连忙重新行礼:“施大哥,梁大哥!”

  其他女弟子无不一脸艳羡地看着左莫。能够与有实力的◆修者搭上关系,那好处自然多多。这位前辈显然十分欣赏左莫师兄,师兄撞大运了!

  果然,便听得施祥笑道:“既然承你一声大哥,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不能没有见面礼,这把《冰晶剑》虽然只有三品,但属性阴寒☆xiūzhědāshàngguānxì,nàhǎochùzìránduōduō。zhèwèiqiánbèixiǎnránshífènxīnshǎngzuǒmòshīxiōng,shīxiōngzhuàngdàyùnle!

  guǒrán,biàntīngdéshīxiángxiàodào:“jìránchéngnǐyīshēngdàgē,wǒzhègèzuòxiōngzhǎngdezìránbúnéngméiyǒujiànmiànlǐ,zhèbǎ《bīngjīngjiàn》suīránzhīyǒusānpǐn,dànshǔxìngyīnhán,我观左兄弟剑意冰寒,这把飞剑倒是正好适合。”

  在一众垂涎的目光中,左莫呆呆地接过这把飞剑。

  剑约二尺七八,通体晶莹剔透,有若冰块雕刻而成,寒气四溢。

  天上掉馅饼,直接把▲他砸晕了。这把飞剑卖相不俗,左莫很直接在心中把它转换成晶石……

  好多晶石……

  施祥频频对梁洛施眼色,梁洛无可奈何地伸进怀中,掏了半天,有些肉痛地拿出一张折叠的符纸,丢给左莫,冷冷道◆:“神行符。”

  左莫此时幸福得都快晕过去了!

  飞剑的价格他不清楚,但是神行符的价格,他hái是有所了解。神行符对使用者的条件不高,是少数几种炼气期便能使用纸符。把此符贴于腿上,神行千里而不倦,比起他的风行纸鹤可要快得多。

  xiǎo心翼翼地接过神行符,他看了一眼,心中便判断这是一张三品的神行符!

  乖乖!

  这两人出手好生阔绰!不过,他心中疑惑不减反增。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两件东西,随便一件的价值都超过他的全部身家,对方断然没有随便送人的道理。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今日我们hái有事,先告辞了!过几天我们再去无空山☆找你,大家一起喝酒!”

  施祥笑着和左莫告辞,和梁洛骑着青牛迅速消失。

  左莫呆立原地,看着两人消失,过了半晌,忽然对众女弟子道:“谁掐我一下,这是不是在做梦?”

  七八只手一■齐伸了过来。

  一声惨叫,在山路间回荡!

  “师兄,你到底搞什么鬼?”梁洛有些不满道,一张神行符对他而自然不算什么,但是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hái没那么大方。倘若不是他对师兄信服得很,肯定不予理会。

  坐在青牛上,施祥悠然自得:“他是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怎么了?这个世上外门弟子多得很。”梁洛不以为然道。

  施祥瞥了梁洛一眼,收回目光,不答反问:“师弟☆觉得左莫天赋如何?”

  梁洛语塞,过了片刻,才挤出一句:“不错,比我强。”

  “师弟也不要妄自菲薄,你若苦练不辍,自然胜过他。”施祥怕师弟信心受到打击,安慰道,但神色旋即肃然:“不过,◇如此天赋,无论放在哪个门派,只怕都是门中重点栽培弟子吧。可他居然是一名外门弟子!”

  梁洛并不傻,顿时反应过来:“难道师兄想把他招入我们门中?”

  “有何不可?如此良材,他无空剑门不识,岂不是成全我们?外门弟子重拜别派,他无空剑门找上门来,也理屈。”施祥冷笑道。

  梁洛知道师兄说得没错,外门弟子的流动性极大,重拜别派的事情不胜计其数,若是把左莫拐过来,无空剑门也无法在这上面作文章。

  “这么好的天赋,难道他长辈眼睛瞎了?会不会是长辈故意把他放入外门弟子锻炼?”梁洛提出疑问。

  施祥笑道:“哈哈,hái记得我夸他前程无量,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这般说,也就说明他肯定不是门中长辈放他历练。仔细想想,我觉得有一种可能,估计是他的剑意刚刚领wù不久,他门中长辈hái没有发现。”

  梁洛精神一振:“那我们何不趁机直接把他带走?若是他回山,有了变故,那不是糟●糕?”

  “别急。我看他对我们戒备颇重,而且人也太多,现在劝得急了,反而难成。不若缓一缓,等过些天,我们再去找他,动之以情,诱之以利,相信必成。”施祥胸有成竹解释道。

  梁洛恍然:“师☆gāo?”

  “biéjí。wǒkàntāduìwǒmenjièbèipōzhòng,érqiěrényětàiduō,xiànzàiquàndéjíle,fǎnérnánchéng。búruòhuǎnyīhuǎn,děngguòxiētiān,wǒmenzàiqùzhǎotā,dòngzhīyǐqíng,yòuzhīyǐlì,xiàngxìnbìchéng。”shīxiángxiōngyǒuchéngzhújiěshìdào。

  liángluòhuǎngrán:“shī兄高明!”

  两人相视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