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节 醒转


  左莫悠悠睁开眼睛,忍不住呻吟一声,浑身疼痛无比。

  “师兄,您醒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床边,她神色恭敬,左莫注意到她眼中那一丝敬畏。从她的服饰来看,应该是一位外门女弟子,不过左莫不◆◆
  左莫悠悠睁开眼睛,忍不住呻吟一声,浑身疼痛无比。

  “师兄,您醒了。”一个陌生的女
  zuǒmòyōuyōuzhēngkāiyǎnjīng,rěnbúzhùshēnyínyīshēng,húnshēnténgtòngwúbǐ。

  “shīxiōng,nínxǐngle。”yīgèmòshēngdenǚrénzhànzàichuángbiān,tāshénsègōngjìng,zuǒmòzhùyìdàotāyǎnzhōngnàyīsījìngwèi。cóngtādefúshìláikàn,yīnggāishìyīwèiwàiménnǚdìzǐ,búguòzuǒmòbú认识。

  “这是哪?”左莫挣扎着坐起来。

  “这是蘅芳院,因为您受伤,院主便把您接过来。”这名外门女弟子连忙答道。

  哦,原来是师傅。左莫放松下来,感受到腹中饥饿,他抬头问:“有吃的么?”

  这名外门女弟子连忙点头:“您稍等。”转身出去,过了一会,端了一碗米饭,几份小菜进来。

  闻到饭菜所散发出的浓郁灵力,左莫精神只觉一振,腹中更觉饥饿,二话不说,便开始狼吞虎咽。碗里的米饭不是他平日所吃的普通米饭,而是yòng灵谷煮就,几碟小菜,也是yòng灵菜加工而成,灵气浓郁,非常适合左莫这种刚刚受伤的人修复元气。

  对左莫这种穷人,哪里吃过这等高级货?他每个月都有一定的灵谷供给,但是他并不了解加工方法。

  灵食的加工是需要非常专业技巧,这个过程也bèi称为炼食。各种富含灵气的食材,经过特殊的配比,精心专业的加工,食材中的灵气会bèi彻底激发出来,而且很容易bèi吸shōu。从灵食吸取的灵力,比晶石中吸取的灵力要温和许多。

  不过,这也是手头宽裕的人,才有可能享受的东西。

  相比其他高端的灵食,灵谷是最普通,也是最广泛的灵食。不过,左莫每个月的灵谷,都bèi他卖掉,换成晶石。拥有石室灵脉,灵谷对他的作yòng并不大。

  但是这般待遇,他可是第一次享受。炼食的人技巧高超,灵气活泼浓郁,光闻着,左莫就觉得神清气爽。而灵★食入口,他更是险些连舌头都吞了下去。

  风卷残云,桌上的灵食bèi他一扫而空,点滴不剩。

  左莫意犹未尽地伸了个懒腰,此时那名外门女弟子提醒他:“师兄不妨打坐入定,更利于灵力吸shōu○。”

  闻言,左莫连忙盘膝入定。

  那名女弟子见状,轻声把桌上东西shōu拾干净,然后掩门退了出去。

  从入定中醒转,左莫只觉精满神足,说不出的舒服。想想刚才吃过的灵食,左莫不禁心生感慨,这一顿灵食,比他在石室打坐入定两个时辰,效果还要显著。不过石室灵脉可是完全免费,而这分灵食别看东西不多,价格绝对不便宜。若不是门派奖励,他自己是绝对吃不起的。

  推开门,走出房间。

  门外是个小院子,此时左莫便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此处是蘅芳院的一处偏僻小院,平日里他偶尔经过,瞧着便有几分眼熟。

  他决定去见见师傅。

  从小院走出来,沿途见到不少外门女弟子。

  左莫立即感觉到她们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态度。

  以前,她们对自己也恭敬有加,然而如今,这份恭敬之中,多了一份敬畏。这份发自内心的敬畏,也使得她们的腰弯得更低,态度更加恭敬拘谨。这令左莫有些不习惯。

  许晴看到左莫,连忙行礼:“师兄!师傅在等您!”

  连许晴都称“您”,左莫心中觉得不舒服,他摇头道:“师妹这样称呼不好,太疏远了!”

  “师兄说得是,许晴着相了!”许晴展颜一笑,让人如mù春风。

  之前她帮助左莫,却并不看好左莫。谁能想到,左莫竟然能够与罗离师兄打成平手。说实话,她看到那一幕时,彻底惊呆了,便是现在,还觉得有些不能置信。这件事,也使得蘅芳院上上下下,对这位僵尸师兄彻底刮目相看。许晴聪慧,知道这一战,也彻底奠定了师兄在蘅芳院和在本门的地位。

  比如郝敏师姐之前在本院可谓嚣张跋扈,从今之后,一定会shōu敛许多。若她还不shōu敛,那就太愚蠢了。左莫师兄看似木讷,但无论在机变手段,还是实力天赋上,都远远胜过郝敏。

  本门内门弟子之间的争斗,许晴亦心知肚明,身为外门弟子的她自然对韦胜左莫这些曾经是外门弟子的人更觉亲近一些。

  但许晴还是小心谨守本份,许多人在潦倒时和春风得意时,脾气心性截然不同,小心些总不会有错。不过,左莫师兄的心性比她想象中的要好上许多。

  左莫那张僵尸脸依然面无表情,他朝许晴点头示意,然后朝师傅的丹房走去。

  推门而入,他便看到师傅施凤容。

  “你现在倒是知道逞能了!”施凤容一见到他,毫不客气便是一阵劈头痛骂:“早点认输不就是了,至于把自己伤成这样么?”她浑然忘记自己给左莫下了不能输的死命令。

  左莫也识趣也没有提,只有唯唯喏喏,和她老人家较劲,他还没有那个胆。

  施凤容语气一缓:“不过,你也没有给我丢脸,很好。”左莫听得心中直想翻白眼,这才是您老心中的真心话吧。

  施凤容对这个徒弟还是相当满意。虽然之前他只是个灵植夫,但是在炼丹的天赋令她相当惊讶,初涉炼丹便能炼出金乌丸。左莫第一次炼出金乌丸时,可以理解得运气好,而之后能够找到具体的炼制方法,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相当吃惊,这可不是运气好能做到的。见其天赋出色,施凤容便对他要求更加严厉。

  左莫和罗离之间的比试,她更是没有作什么希望,哪怕她下了不准输的命令。双方的实力并不在一个层面上,她清楚得很。然而,左莫再次给她巨大的惊喜,虽然并没有赢,但他的确做到了没有输。

  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他竟然领悟了剑意!这份修剑天赋,连二师兄那样冰冷的人,也为之动容,掌门和三师兄也瞠目结舌,她心中可是相当自得。

  “三个月的时间,你能领悟剑意,修剑天赋也不弱,若是bèi埋没了,也有点可惜。”施凤容缓缓道:“以后,你可以去你二师伯那里学习修剑。我可告诉你,去你二师伯那,莫要给我丢脸。若让我知道你懈怠偷懒,哼!”最后一句冷哼,寒气四逸。

  左莫心中暗暗叫苦。能到二师伯那学习修剑,这样的待遇,在无空剑门,绝对是优厚,也是每一位弟子梦寐以求的事情。若是在以前,左莫连忙点头答应,可是现在……

  一想到识海里悠然镇定的蒲妖,再想到二师伯冷峻如剑的目光……

  左莫就觉得如堕冰窖。

  他还记得和蒲妖初遇的那天晚上,二师伯斩破黑海的雪白剑意!便是蒲妖这样强大的妖魔,也不是二师伯的对手,若是bèi二师伯发现他识海中的蒲妖,自己的下场绝对凄cǎn得不能再凄cǎn!

  别人眼中的优待,左莫避之不及。

  “弟子只想好好跟师傅学炼丹……”

  左莫还没说完,就bèi施凤容打断:“炼丹是炼丹,修剑是修剑,没有谁说炼丹就不能修剑!不要废话,叫你去就去!”

  “但是……”

  “咦!”施凤容狐疑地看着左莫:“你有什么问题?”

  bèi师傅的目光盯着,左莫心中砰砰急跳,可千万别bèi师傅看出什么端倪!他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没有那就早点去!”施凤容不耐烦地挥手赶左莫出去。

  从师傅的丹房出来,左莫心情忐忑不安。若说四位长辈,左莫最怕见的便是辛岩师师伯。每当辛岩师伯看向自己时,左莫就觉得自己bèi看得通透,所有的秘密在二师伯眼中都无所遁形。

  但这一关,显然逃不过的。

  左莫战战兢兢地来到二师伯的住处。二师伯擅长两项,一个是修剑,一个是炼器。韦胜师兄便是由辛岩师伯亲自指点,罗离也曾受过其指点,除此之外,许逸师兄却是二师伯的唯一弟子,跟着他学习炼器。

  左莫只好朝二师伯的住处走去。

  二师伯素来独居在望阳峰,这是左莫从未踏足过的地方。沿着蜿蜒山路,左莫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当他攀上望阳峰的峰顶,却呆住了。

  峰顶的地势开阔,然而只有一间小小的草庐,除此之外,寸草不生。

  左莫离草庐大约一百五十步,这一百五十步,走得他心惊肉跳,几次都差点掉头逃跑。

  他脚下,没有一寸土地是完整的,其实不光是他脚下,整个望□阳峰的峰顶,没有一块地面是完整的。交错纵横的裂痕,望阳峰顶的地面,就像bèi狠狠犁过无数次。

  踏足在翻起的泥土上,左莫心脏猛地一缩!

  剑意!

  脚下这些像烂泥般bèi翻起的★☆土地,蕴含极其凛冽的剑意!它们蜂拥而出,就好似要切割左莫双腿,又好似要从左莫的脚板钻进体内,那森寒的杀机,刺激得左莫浑身的汗毛直竖起来。

  他情不自禁地吞一吞唾沫,强忍祭出冰晶剑的冲动,咬牙朝◆前挪去。

  一步一步!

  脚下就像踩着无数剑尖,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左莫无数次想祭出冰晶剑,这是本能反应,但每次,他都克制住!

  这块烂泥地,暗藏无数剑意,若自己真的唤出冰晶剑,那才真的捅了马蜂窝!那些潜伏的剑意,就会铺天盖地,把自己撕成粉碎。

  该死的!

  什么鬼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