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节 见客


  “四品金乌火?”文铁散人有些不信地看了一眼何老手上的那颗小小灵丹:“我观这颗灵丹,灵气并不算浓郁,只怕不到二品,它能炼制出金乌火?”

  其tā人脸上也皆有几分不信之色。

  一品二品的灵丹,能够炼制出四品的金乌火,这听上去绝对就像在说梦话。四品金乌火,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珍稀火种,除了极少数门派有摄取炼制之法,基本没有其tā获得的途径。若服用一种灵丹能够获取四品金乌火,莫说是一品二品,便是四品,只怕也是购者无数。

  在座的都是金丹期修者,tā们深知,低品和高品之间的鸿沟,可不是依靠数量能够冲破的。这也是为什么低品和高品之间的价格,往往相差悬殊。

  现在却听说,一种不超过二品的灵丹,能够炼制出四品金乌火,这不啻于听到一个大笑话。若不是说这话的人,是众人中最擅长炼丹的何老,众人只怕会觉得tā失心疯了。

  “这是颗一品灵丹。”何老也着急,慢悠悠道:“其中蕴含一丝太阳精华,可偏偏这丝太阳精华,经炼制之后,温和驯服,丝毫不躁。在理论上,它是有可能炼制金乌火的。当然,也只是理论上。”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露出理当如此的表情。

  “这缕太○阳精华太细微,想炼制出金乌火,没个几万粒,估计是炼不出来的。但这缕太阳精华虽然不能炼出金乌火,但其性至阳却又颇为精纯,能够很好融入其tā火种之中。诸位自然不需要,可送给晚辈,也是一件不错的东西。”何老●笑道。

  众人闻言,无不颔首。tā们无一例外都金丹期,若是真能炼制出金乌火,tā们会感兴趣,可若是仅仅是一缕太阳精华,对tā们便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在座的都不是散修,就算是散修也会有弟子门人,t▲ā们的晚辈就更多了。金乌丸灵丹品阶虽低,但那一缕在太阳精华,几乎可以融入各种火种之中,提升火种的品阶,算是相当实用的灵丹。用作平时打赏晚辈,再合适不过。

  “何老这么一说,倒是个不错的东西。不★知这金乌丸在哪里可以买到?”云霞仙子听闻灵丹内含有一缕太阳精华,便不由开口问。其tā几人也纷纷露出倾听神情。

  “呵呵,是一个叫做无空剑门的小门派所制。”何老转过脸对天松子道:“不知道友可熟悉这个门派?”

  天松子听到无空剑门时,心中便有些惊讶,听到何老的问话,连忙回答道:“无空剑门行事素来低调,若不是前段时间发生一件事,我也不会注意以本地竟然有这么一个强大的门派存在。”

 ▲ “怎么说?”袁笠好奇地问,天松子身为金丹期修者,一身修为比tā们并不弱。而tā这一脉一直执掌东浮牛耳,能够被tā称之为强大的门派,实力必不可小觑。

  见大家纷纷露出好奇之色,天松子便徐徐道来▲:“说起无空剑门,便不得不说起另一次天生异象。这无空剑门的这一代弟子,有一个叫韦胜的奇才。此人出身低微,然痴心于剑,为了修剑,甘愿身为剑仆。tā苦心钻研,终于筑基,在筑基时,剑意直冲云霄,声彻四野,远近可闻。在xià也是目睹此景,才深夜前往。后来才知道,这无空剑门原来大有名头。不知各位可曾听说过《冰螭剑》么?”

  文铁散人动容道:“可是当年狩妖名震一时的《冰螭剑》?”

  其tā也不由露出惊容。

  “不错。”天松子点头:“说来惭愧,若不是此次韦胜筑基时天生异象,在xià还不知道我东浮有此能人。何老所说的金乌丸想必是无空剑门施凤容所制,她金丹期修为,却是四人中最擅长炼丹者。”

  相比天松子,俞白显然要知道得更多些,tā赶紧道:“师傅有所不知,这金乌丸并非施前辈所制,而是其弟子左莫炼制。据说是其初学炼丹时意外所得。”

  “此子炼丹天赋不错。”何老不禁赞道。

  天松子此时亦不由动容,脱口而出:“这无空剑门果将大兴!”

  见其tā人看向自己,便解释道:“各位有所不知。这左莫之前虽默默无闻,但是以炼气期摘得灵植夫春芽玉牌,天赋惊人。又在炼气期●时领悟剑意,这天份简直匪夷所思。没想到tā在的炼丹上也有如此天赋。老天果然厚爱无空剑门!”

  此时其tā人脸上不由露出赞同之色。天松子所说的三项,有其中一项,都已经算得上天赋过人,而三项集于一■身,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无空剑门有冰螭剑这般成名高手作明师,后代弟子又有韦胜和左莫这样的天才,数百年的兴旺,几可预期。

  在座众人,想及各自师门,不由各生心思。

  “冰螭剑竟然在东浮,我们不如择日拜访,哈哈,顺便订一批金乌丸,各位觉得如何?”何老笑道。这些人之中,tā对无空剑门兴趣最大。

  其tā人纷纷附和。在座的都是人精,与一个前景看好的门派交好,日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左莫端坐在炼丹炉前,双手放在八卦盘上,tā神情专注。一道清晰的金色光线从而降,落在tā手中,折向炼丹炉。

  《赤炎诀》被tā运用到极致,而离火符阵则被控制在最小的范围。炼丹炉内,一团药液被金色光线包裹,悬浮在半空,翻滚不休,xià方的离火符阵散发着微微热意。

  感受到太阳精华一点点融入药液之中,左莫陡然提起精神,tā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

  太阳精华最初融入的速度极慢,但此时融入药液的速度却突然猛增,此时要小心控制《赤炎诀》的强度,稍有不慎,便满盘皆输。左莫在这道关卡上失败了许多次。

  嗤!

  刚刚还翻滚的药液突然冒出一缕青烟。

■  左莫心中暗叫糟糕,但tā还来不及反应,药液便化作一团灰烬。

  “该死!”

  左莫颓然坐了xià来,连续炼丹,灵力几乎消耗殆尽。tā双目布满血丝,神色疲倦。丹房内堆满了炼废的药渣,气☆  zuǒmòxīnzhōngànjiàozāogāo,dàntāháiláibújífǎnyīng,yàoyèbiànhuàzuòyītuánhuījìn。

  “gāisǐ!”

  zuǒmòtuíránzuòlexiàlái,liánxùliàndān,línglìjǐhūxiāohàodàijìn。tāshuāngmùbùmǎnxuèsī,shénsèpíjuàn。dānfángnèiduīmǎnleliànfèideyàozhā,qì◎味难闻。

  到目前为止,tā没有成功一次。

  不过,tā却不是一无所获。到今天,就在刚才那次,tā终于找到问题所在。

  辟谷丸的几种材料之中,有一种材料,无法承受如此强度的太阳●精华。太阳精华看似轻淡,但它比离火符阵要强大许多。这种名叫千玉草的灵草,根本经不起如此强烈的火焰炼制。

  tā必须找到一种能够承担高强度太阳精华,却又和千玉草药性相近的灵草。左莫不禁头痛起来,这是tā最担心遇到的问题,一牵涉到药性药理,tā就抓瞎了。

  叹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这个想法,要到以后才能实现了。但tā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甘心,tā决定去师傅的典籍室好好查阅一xià,看能不能找到和千玉草药性相近的灵草。

  一边想着,tā一边走出丹房。

  “师兄!”许睛看到左莫走出的丹房,眼前一亮,连忙凑上前:“那艘大船到我们门派了!”

  “大船?什么大船?”左莫精神还有些恍惚,xià意识呆呆地问。

  “师兄不记得了么?就是那天从天上飞过的那艘大船啊!”许晴提醒道。

  “飞过去的大船!”左莫陡然一个激灵,人霍地惊醒。那艘气势恢宏的大船,给tā留xià了极其深刻的印象,tā连忙问道:“那艘大船怎来干嘛?”

  “不知道。”许晴摇头:“tā们好像和掌门和几位师伯们相谈甚欢。但我听说,tā们好像是来查白日星现的。”

  “白日星现?”左莫感觉自己嗓子有些发紧,tā忽然想起粉色纸鹤同样和自己说起过这个词。不知怎么,tā隐约感觉,这白日星现可能和自己有关系。

  “师兄不记得了?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师兄那天好像正好筑基!”她充满惋惜:“可惜师兄没看到,白天出现星辰,很罕见!”

  左莫觉得自己浑身有些发冷,如果刚才,tā还是隐约感觉到和自己有关,那么现在,tā基本敢肯定,这白日星现十有**和自己有关!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

  光tā自己,tā绝不会把这种天象,和自己扯上关系。

  但tā不可能,蒲妖可能啊!

  想到这,tā不顾许晴,飞快钻进丹房。

  一进丹房,左莫就进入识海,蒲妖正悠闲地听着音圭。

  “蒲,那白日星现,是不是你弄的鬼?”左莫感觉自己声音在发颤。

  “我?”蒲妖眼皮都没抬,很干脆地摇头:“不是!”

  左莫顿时松了口气,蒲妖这厮有不少毛病,但一向不忌讳承认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但蒲妖接xià来一句话,却把左莫吓得个半死:“不是我,是你!”

  “我?”左莫指着自己鼻子,傻呆呆地问。

  “哼,某个死鬼,需要星力,就借了你的身子。”蒲妖明显幸灾乐祸道:“我当时就说,玩大了吧。”

  左莫听得云里雾里,迟迟艾艾道:“你是说,这里还有别人?”

  还没等蒲妖回答,左莫听到有人敲门:“师兄,掌门请你去无空堂,客人想见您!”

  左莫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一xià子被抽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