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节 寒光


  左莫作le极其详细的计划

  先需要师出有名,这个看似无用的幌子,实际上非常重要,它可以有效地避免事态无节制扩大若最后双方真闹将起来,两门弟子撕破脸皮,那吃亏的肯定shì人少的无空剑门

  其次shì不能惊动对方师门长辈,本来左莫不shì没有想过,把场面搞得大一些,这样对方围殴的可能性就小可shì若真围观者太多,灵英派颜面受损,对方师门长辈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来,那掌门肯定饶不◇le他而灵英派山门正对大道,平时行人就不少,能吸引那么七八个人围观,对方弟子也就拉不下面围殴何况,刚才左莫的话里特意捧le对方一下,什么素来磊落坦荡,什么严明刚直,全都shì把对方架起来烤

  ◆如何ràng对方接受一对一的挑战呢?这就要ràng对方看到胜利的希望zhī要对方觉得己方能胜,就绝对不会退缩,何况,还shì被人找上门来于信心,于面子,他们都会接下来

  于shì,左莫便索性来le个轮番挑战五人在他的话里,“一一挑战”强调le两遍

  这个设计吃亏的shì左莫

  其实他的核心思想很简单,就shì先把自己放在不利的位置灵英派弟子无论shì从信心上,还shì面子上,都不好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

  一人轮番战五人,若shì这般,灵英派还输le,这群家伙也zhī有吃个哑巴亏,对方的长辈无话可话,也不好意思再去无空山找左莫的麻烦么,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当然,一个人轮番战五人,对左莫shì大大不利的他还没自大到能够战胜对方五人,但shì他完全不需要全胜,他本就shì冲着晶石而来,zhī要能盈利就行

  换句话说,也就shì五场之中,能够胜三场,他就赚le当然,前提shì出战者身上的法宝都不差劲

  胜五场的难度太大,左莫压根就没想过,但shì胜三场,左莫觉得虽然有风险,但shì还shì有完成的可能性这段时间,他的修为大涨,而且离水剑意和潮汐剑意的初融,也使得他信心大涨

  所以思前想后,高昂的债务ràng左莫还shì下定决心,咬牙前来

  而他那番冠冕堂皇的话,也shì费尽心机不过当看到这帮人浑身上下宝气逼人,左莫斗志飙●升奢侈shì原罪啊他们每人身上都有那么一两件不亚于左莫搜括来的那几件的法宝

  买卖做得不亏

  至于什么一战一法宝之来,全shì他随口胡扯,反正也不可能有人跑去向掌门求证

  “好■○左兄的勇气在下佩服得紧但左兄说得对,门派声威,弟子有责既然左兄划下道来,我等自然接着算我一个”灵英派弟子中,一人挺身而出

  此人便灵英派的大弟子林远,他一脸傲然,扬着下巴看着左莫林远身为灵英派◆大弟子,本身和灵英派关系密切,他家亦shì天月界有名的商家,家中财力之雄厚,便shì在众弟子间亦shì屈一指而且他家商行对灵英派的帮助颇大,导致他在灵英派众弟子间的地位亦截然不同

  陶姝儿一脸同情看着大师兄,却牢牢闭嘴,没有说一句话

  大师兄平日里就自负得很,而且在需要拼身家背景的灵英派,其他人不敢招惹他,渐渐养成他自负骄横的脾气

  燕明子躲在后面,眼神中全shì幸灾乐祸,或许他shì所有人中,猜左莫意图猜得最准的人不知为啥,他一看到左莫,就想到他搜刮时贪婪的模样

  胡山几位在左莫手上吃过亏的人,都藏在暗处冷笑灵英派弟子众多,明争暗斗,彼此关系也极其复杂他们自然乐得见其他人吃鳖,那就没人再拿这件事来嘲笑他们le

  剥皮僵尸的名声被他们传得沸沸扬扬,但shì绝大多数人没有亲眼见到,哪里肯相信?尤其shì对这些骄横自负的灵英派弟子们来说他们zhī觉得sh●ì胡山几人的实力不济,就连文飞受挫,这些人都没有重视,相反不自主地看轻文飞

  原来备受长辈们亲睐的文飞师兄也shì徒有虚名啊连无空剑门这么一个小门派里的一个以炼药为主业的家伙都打不过,不shì●徒有虚名shì什么?

  文飞总觉得左莫眼睛深处隐藏着得意两人交过手,他根本不信从左莫嘴里说出的那番话,而当他看到大师兄林远迈出去时,顿时暗呼不妙大师兄的实力如何,他清楚得很,连自己都要吃亏,大师兄哪里shì对手?

  就在此时,众弟子的喝彩声ràng他心头的阴霾重le几分

  “大师兄威武”

  “果然不愧shì大师兄这气度,你看看,啥叫表率啊,这就叫表率”

  “大师兄好好ràng他尝尝我们灵英派的厉害什么剥皮僵尸,到咱这来,也zhī有被剥皮的份”

  一时间,马屁如潮

  越众而出的林远脸上光彩盛,那个头颅高扬,就像志得意满的骄傲雄鸡

  如此光彩,岂能ràng大师兄专美?

  几位与林远暗中较劲的潜在对手,此时亦按捺不住,纷纷挺身而出

  “算我一个”

  “我来”

  “敢欺我灵英派无人,哼,ràng在下来称称阁下的斤两”

  又有三人越众而出,都shì灵英派一些小团体的头头,此时若不出来,以后队伍不好带啊果然三人一出,各自所在的小团队成员个个神情振奋,大感有面子,各色叫好与马屁,五彩纷呈

  文飞心中暗暗叫苦,眼角瞥见左莫,zhī觉得对方面无表情下,得意窃笑不停出来的这几位,若说勾心斗角,拉帮结伙,倒都shì好手可shì若shì比剑……

  他又看到有几人跃跃欲试,便再也顾不得,用力推le一下身边的师兄,并且高喊一声

  “常师兄压轴”

  被推出来的常师兄有些惊诧地看着文飞,道:“我还以为你会继续出场呢,怎么把我推出来?”

  “还请师兄帮我讨回戒指”文飞露■出恳求之色

  常师兄露出意外之色,文飞这个举动无疑就相当于自认不shì对手饶有兴趣地看le一眼左莫,他转过脸,对文飞微微一笑:“好”

  文飞喊出那句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嘎然而止,那些跃跃●欲试的人立即缩le回去场内的气氛陡然变得有些怪异,原本热烈如火的场面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彻底冷场刚刚出场的三人表情顿时有些不自在,林远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眼中不自主流露出的忌惮,ràng左莫对最后出来的这位常师兄格外关注

  看样子shì个高手

  陶姝儿、燕明子几人在听到文飞喊出那句“常师兄压轴”,先shì一愣,个个大喜

  “嘿,这下有得瞧le”胡山压低声音道,声音过出压抑不住的兴奋

  “可不shì,自打两年前常师兄出手,到现在,可都没再见常师兄出手过”燕明子也激动得无以伦比

  “常师兄这些年shì修身养性……”胡山道

  “切,鬼才相信”燕明子不屑道

  陶姝儿忽然转过头,插le一句:“鬼也不相信”

  林远当下的气氛十分不满,这个该死的姓常的家伙,每次出来都没好事他开口打破这种令人窒息的安静:“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shì你输le,我可得从你身上取走一件法宝”

  “这shì自然”左莫那张僵尸脸依然没有表情,ràng人看不透他心中在想什么,他弱弱地补充le一句:“不过若shì你想要这把滴水剑,得先ràng我比完五场再给你,我可没带备用的飞剑”

  “没问题”林远大方道,那模样,就好像他已经shì胜利者

  林远的拥护得们个个重兴奋起来,他们睁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想着大师兄把这个可恶的僵尸打得满地找牙的场景,那一定有趣极le

  滴水剑飘浮在左莫的胸前,就像水中漂浮的一片树叶

  常师兄眼光一凝,他的眼力高明,滴水剑看似静静飘浮在左莫胸前,但其实做着极小幅度的摇摆晃动,就像已经瞄准猎物,蓄势待的毒蛇

  这zhīshì一个细小得不能再细小的细节,却ràng他不得不重开始评估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弱少年的实力

  相比之下,文飞的反应要大许多,脸色难看le许多他曾经和左莫比试过,对方的实力如何,他有着直接深刻的体会,如今这起手式,便ràng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上次战斗中没有出现过的压力

  这zhī有一个解释,这段时间,左莫变得强

  左莫双腿自然张开,眼睑低敛,双目微垂,就好似老僧入定

  林远冷笑一声,取出他的飞剑这shì一把纯金色飞剑,剑身篆刻le无数符文,符文间,金色光芒像水波般流淌不休

  “《帝阳剑》,四品”他傲然道

  嘶,围观的修者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无不目光灼热地看着这把金光闪闪的飞剑四品飞剑,在天月界,少见得很

  享受着众人充满羡慕嫉妒的目光,林远心情大好,故作威风地喊le句:“远来shì客,在下ràng你三招”

  左莫一动不动,如若未闻

  林远见状,不满左莫的不配合,冷哼一句:“既然阁下找死,那就怨不得在下le看招”

  话音甫落,左莫倏地睁开眼睛

  无法形容他眼中那道一掠过而的寒芒,好像一道锋锐犀利的森寒剑芒,又像一直潜伏在暗处的毒蛇突然亮出獠牙

  静静漂浮在他胸前的滴水剑凭空消失

  当它凭空出现在林远的颈侧,静静的剑尖微微吞吐着剑芒,堪堪触及到林远的脖子

  林远表情愕然呆立在原地,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敢动他保养得雪白的颈脖上,一点血珠殷红娇艳

  灵英派山门处,一片死寂

  补上个月29号的本书马上要进入深入阅读模式深入阅读模式下,注册收藏本书的读者可以免费阅读大家快去注册和收藏本书感谢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