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节 阴煞


  左莫不是第一次来剑洞,但是每次来,他都不由赞叹万分谁能想到,一个山洞里面,竟然会有一个如此奇特的世界,一个和外面截然不同的神奇世界

  蒲妖一进入剑洞,就完全无视左莫,自己跑到一边拼命地吸收阴气看着蒲妖一脸陶醉的模样,左莫深刻地领悟到,这妖和人果然是不同的

  来一趟剑洞不容易,左莫决定多凝结些阴珠一来这玩意值晶石,二来炼制阴火珠也需要它,虽然还没有试过阴火珠的威力,但是左莫十分相信它的威力炼制难度这么高的东西,没点威力也说不过去嘛

  他找到一处阴气比较浓郁,不受蒲妖干扰的地方,开始凝结阴珠

  自从蒲妖说,所有的法诀都是符阵之后,左莫便开始有意识地朝这个方向思考只是,现实永远比理论要复杂许多再简单的法诀,都会有许多变化假如法诀的本质真的是符阵,那么需要在如此纷繁复杂的变化中,找到符阵所在,其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很快,他便沉浸在摸索的世界只见他○手上动作忽快忽慢,看不出章法,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呆滞游离,似乎神游物外

  双手周围的阴气忽聚忽散,还时不时地崩散,他就像没有察觉般,双手十指不duàn地变化,有如着魔

  睁开眼●的蒲妖看到注意到左莫的状况,疯狂涌向他身体的阴气微微一滞,他重闭上眼,周围的阴气以加疯狂的度涌向他

  左莫双手指法渐渐变得开始有章法起来,朝他手中汇集的阴气度也一点点加快,一颗阴珠逐渐成形当手上阴珠完成时,左莫的也从失魂状态回过魂来,他把刚刚凝成的阴珠放到眼前,不由有些失望,眼前这颗阴珠和以前凝结的阴珠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在时间上,要比以前快上一线

  这一线非常短暂,若不是左莫仔细,只怕都不会有任何感觉虽然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进步,但对左莫却是极大的鼓励,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明白,研究法诀的符阵对眼下的他来说,还是相当困难不过起码说明方向没错,只要方向没弄错,慢慢走下去,总会有所进步

  他刚才做了一个大胆的小调整,便是这个他也不甚明了的调整,让阴珠的凝结时间要快了一线

  或许等自己的符阵方面的造诣高一些,就不会这么吃力了,左莫如此安慰自己

  这之后●,他便没有把时间花在继续捣腾上,而是开始认真凝结阴珠他一口气凝了三十粒阴珠这才作罢

  吸饱阴气的蒲妖看上去容光焕发,一副满足的表情,他飘到左莫身边:“去猎一两只阴煞”

  那模样,就像馋□●,他便没有把时间花在继续捣腾上,而是开始认真凝结阴珠他一口气凝了三十粒阴珠这才作罢

  吸饱阴气的蒲妖看上去容光焕发,一副满足的,tābiànméiyǒubǎshíjiānhuāzàijìxùdǎoténgshàng,érshìkāishǐrènzhēnníngjiéyīnzhūtāyīkǒuqìnínglesānshílìyīnzhūzhècáizuòbà

  xībǎoyīnqìdepúyāokànshàngqùróngguānghuànfā,yīfùmǎnzúdebiǎoqíng,tāpiāodàozuǒmòshēnbiān:“qùlièyīliǎngzhīyīnshà”

  nàmóyàng,jiùxiàngchán▲极了小孩,想吃肉一般

  “你自己可以去猎”左莫有些奇怪道,蒲妖的实力比起他可要强得多,没道理找他来帮忙

  蒲妖撇撇嘴,有些无奈道:“我出手,这阴煞味道就不好了”

  “真的假的?☆”左莫有些不相信

  蒲妖耸耸肩,没解释

  左莫寻思着,还是不要太得罪这人妖比较好,蒲妖对魂魄有多渴望,他相当了解猎阴煞总比让他去杀人夺魄好

  “好,不过我实力你也清楚”左莫提醒蒲妖

  蒲妖大为兴奋:“足够了这种破地方,能出什么厉害的阴煞?啧啧,我们要赶在你师兄之前进来,那或许有几个不错的货色”

  “为啥?”左莫不解地问

  大概是要左莫出力的缘故,蒲妖这次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解释十分详尽:“阴煞大多出自阴气浓郁之地,因阴气而生,渐渐初具灵性,然后不duàn吸取周围阴气,灵智也会不duàn提升只要灵智一开,它们天生有修炼的本能,会不duàn纯化其本□体,唔,一些比较厉害的阴煞,最后也能修炼成妖从阴煞修炼成妖的,因为天生纯阴之体,十分难缠”

  左莫有些意外,从蒲妖嘴里说出难缠两个字,可不大容易听到

  蒲妖继续道:“但是,阴煞毕竟因阴▲□体,唔,一些比较厉害的阴煞,最后也能修炼成妖从阴煞修炼成妖的,因为天生纯阴之体,十分难缠”

  左莫有些意外,从蒲妖嘴里说出难缠tǐ,én,yīxiēbǐjiàolìhàideyīnshà,zuìhòuyěnéngxiūliànchéngyāocóngyīnshàxiūliànchéngyāode,yīnwéitiānshēngchúnyīnzhītǐ,shífènnánchán”

  zuǒmòyǒuxiēyìwài,cóngpúyāozuǐlǐshuōchūnánchánliǎnggèzì,kěbúdàróngyìtīngdào

  púyāojìxùdào:“dànshì,yīnshàbìjìngyīnyīn气而生,都需要一段时间你师兄刚刚把这剑洞清空了一遍,真是变态,居然一个都没留如果不是这剑洞,除了阴气,还有血煞戾气,这阴煞形成可没那么容易”接着一脸遗憾道:“可毕竟时间太短,不会有什么好货色唉,人生就这么让人无奈”

  蒲妖唉声叹气的模样,让左莫觉得很怪异,他决定提醒一下蒲妖:“蒲,你不是人,没有人生的”

  一人一妖便开始朝剑洞深处进发

  越往里走,阴气越发浓重,而蒲妖脸上的表情也愈发变得愉悦,但落在左莫眼中,却是异常诡异果然,这妖和人是不同的越往里走左莫心里越是打鼓周围景象变得加阴森可怖,偏偏左莫的神识已经颇具火候,感受加明显,令人发毛的寒意就像无数细小的虫子,钻进左莫的身体

  脚边流淌的血煞比外面加黏稠猩红,无数凶念从其中散发出来,左莫的神识都不得不避开这些凶念想起上次差点用手指去沾这些像鲜血一样的液体,左莫心中都不由一阵后怕现在他能够感受到血煞的厉害,绝对不是他眼下能碰的东西

  “阴煞在哪?”左莫的声音有些打颤

  蒲妖停了一下来,四下顾盼,忽然指着一个方向,兴奋道:“喏,前面就有一只”说完便率先飘了过去蒲妖的整个人始终飘浮在半空中,就像幽魂一样

  左莫只有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只见一团黑乎乎的雾气,在角落里翻腾不休

  “这就是阴煞?”左莫指着黑雾,呆呆地问听蒲妖说得那么可怕恐怖,没想到看会是这么一团看上去无害的黑雾

  “阴煞刚成形都这样,它还没形成灵智,若等它有灵智后,它周围的阴气就会凝结成形”蒲妖耸耸肩:“阴煞的形状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你要见多了,就不奇怪”

  “我还是不要见多的好”左莫嘴里嘟囔着,看了一眼形状变幻不定的黑色雾团,他顿时觉得无从下手:“怎么猎?”

  “很简单,你把它打伤就好”蒲妖两眼放光,充满期待地补充了一句:“重伤”

  左莫唤出滴水剑滴水剑经过这段时间坚持不懈地灵泉温养,变得加晶莹润泽如水滴比划了一番,他决定出手

  《顺水》

  左莫面前,一个半透明的涟漪悄然扩散滴水剑一头扎进阴煞之中,锋利的剑尖就好像刺进水中,明显能感觉到剑尖传来的滞涩

  嘶

  阴煞陡然剧烈地翻滚不休

  左莫忽然脑门一痛,像是有根刺扎进他脑袋里,滴水剑顿时一乱

  “这可是最弱的阴煞,就会一招,神识刺,弱得不能再弱”蒲妖在旁冷●嘲热讽:“你不会连它都搞不定”

  就在此时,第二道神识刺又至,左莫剑势而乱

  他神识虽然颇具规模,但是对于如何利用神识,一直是他头疼的问题偌多的神识,却不知道利用之法,实在浪费别说如何▲用神识攻击,如何用神识防御这类法门

  脑袋里就像被人狠狠扎了两下,顿时隐隐作痛

  偏偏阴煞的攻击无形无质,等他的神识发现,对方的攻击也就到了,他根本无法闪躲和蒲妖有关的事,果然没好事,□左莫心中哀嚎不已

  阴煞只是依靠本能,被滴水剑刺中的它立即被激怒,除了神识刺外,它就像一只愤怒的野兽,朝左莫扑来

  左莫只觉周围空气温度急剧降低,浓郁就有如实质的阴气紧紧包裹着他,似乎◆想从他的毛孔渗透进去,钻入他身体左莫只觉无数针在扎他的身体,他忍不住惨叫一声

  “你真废啊这样的阴煞,你那什么破师兄只用一剑,就把它们给斩了”蒲妖在一旁没心没肺地嘲笑

  左莫此时已经顾不得去和蒲妖啰suō,滴水剑重回来他手上,这次他毫不犹豫,全力运转灵力,准备发动全力一击

  然而,他立刻魂飞魄散

  体内的灵力,突然失去控制紧紧包裹着他身边的黑雾,就像海绵一样,疯狂地吸取着左莫体内的灵力

  怎么会这样?

  照这度下去,他的灵力会迅被阴煞吸干

  “噬灵嘛,是妖都会,哦,这小阴煞还不算妖”蒲妖言语适时而至,只是其中充满对这只阴煞的不屑

  左莫听到蒲妖说的话,顿时心中一动,噬灵从字面上理解,那就应该是吞噬灵力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到《金刚微言》,此时顾不得其他,他立即催动墓碑版《金刚微言》

  只见黑雾中突然金光一闪,左莫浑身有如镀了一层暗金

  有效果

  左莫明显感觉到体内灵力流失度缓了下来,暗金的皮肤就像一层保护膜,能隔绝灵力的流失手持滴水剑的左莫不再犹豫,全力发动

  《层澜》

  剑势平地而起○,恍若起潮,回荡间,层层相叠,潮起涛怒

  就在此时,积蓄许久的寒意刹那间仿若雪崩,喷涌而出,轰然席卷

  左莫周身压力顿消,持剑而立,以他为中心,一圈淡蓝的冰晶碎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