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节 阵盘


  “你把它打成这样,我怎么吃?”蒲妖不满道

  左mò喘着气,根本没力气去理他,过了一会,气息稍平,但想到刚才的惊险,缓过劲的他勃然大怒:“你这死人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阴煞会攻击?”

  蒲妖一脸理所当然:“我以为你知道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该知道才对”

  傻妖,你还没看清形势你左mò冷笑:“这么简单的事,哥不屑去做!你自己折腾去”说完转身便走

  蒲妖傻眼了

  傻妖和哥斗,让你知道怎么死的左mò心中愤愤,余怒未消

  “这shì个误会”蒲妖追上来,一本正经道:“我其实shì想教你怎么对付阴煞的,但你知道的,这要你亲身体会一下,才会加深刻”

  左mò懒得理会他

  蒲妖瞅了他一眼,娓娓道来:“你看,以你的实力,消灭刚成形的阴煞,的确不费什么力气但你有什么办法击伤它却不消灭它?”

  左mò连眼皮都没抬:“我为什么要击伤它却不消灭它?”

  蒲妖极其严肃道:“喏,你这样想,就很不对了比如说,你师傅让你抓zhī妖兽,要活的,你怎么办?你自己也炼药,应该知道很多妖兽材料,都需要活的,才有效”

  左mò懒得理他

  “不过呢,考虑到你现在的修为,能消灭它就不错了但shì,你不可能永远留在无空山,永远留在天月界喏,你还要去寻找你的身世来历……”

  左mò脚下一滞,他毫不客气打断蒲妖:“蒲,你到底想说什么?”

  蒲妖耸耸肩:“我zhīshì想教你几种办法来应对类似情况”

  “什么办江?”左mò问

  “有很多种”蒲妖摸着下巴:“但以你目前的实力,最好的办法,便shì符zhèn” ■
  符zhèn?左mò先shì一愣,旋即来了几分兴趣:“符zhèn,符zhèn怎么弄?敌人怎么会任由我布zhèn?”

  蒲妖血瞳中露出一丝得意,但旋即便消失不见:“你对符zhèn的了解还■shì太浅我见过的厉害修者,他们往往心念一动,便能布下大zhèn他们的手段层出不穷,我曾遇到一位剑修,他有十二把飞剑,几乎在眨眼间便能布下威力强大的剑zhèn,十分厉害”

  左mò有些失望:“你说了也等于白说”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研究符zhèn,也zhī能刚刚接触,说什么心神一动便布下大zhèn这类,稍复杂一些的符zhèn,他都要花费许多时间才能完成

  “看来你的基础知识真shì太弱”蒲妖毫不客气地嘲笑左mò,接着道:“这世上还有一件东西叫做zhèn盘”

  “zhèn盘?”左mò一愣,旋即大喜:“你知道怎么制作zhèn盘?”他收集的各种符zhèn玉简中有不少都曾提及到“zhèn盘”这件东西,但shì没有一枚玉简里提到过zhèn盘的炼制方法他本来还打算在东浮找找,看能不能买到zhèn盘炼制的玉简,结果发生上次墨莲子的事件,他来不及去打听,便溜回山了

  “zhèn盘这种垃圾货,我可没兴趣”蒲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淋了下来,左mò刚刚热起来的心立即冷了下来

  他极其不爽地看着蒲妖

  蒲妖耸耸肩:“虽然我不懂,但shì我知道哪里有”

  “哪有?”左mò不自主地问

  “唔,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订一个协议”蒲妖慢条斯理道

  左mò先shì一愣,但他立即明白蒲妖的意思,便问:“什么协议?”

  “我告诉你在哪,你要交给我五十zhī阴煞,活的”蒲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妖异无比道

  “好”左mò没有犹豫便应了下来

  “嘻嘻,在你们门派的典籍室里就有”蒲妖似笑非笑地看着左mò

  左mò一zhèn无语

  无空山的典籍室,已经对所有的内门弟子开放,不需要贡献点当时掌门宣布这条时,左mò都在怀疑自己shì不shì听错了,他觉得掌门和师伯们,没有一个像滥好人,怎么会颁布这么奇怪的一条规矩呢?

  不过,不解归不解,但shì左mò举双手赞成zhīshì本门的玉简以剑诀为主,其他类的玉简少得可怜,精pǐn就少了,这也shì为什么左mò压根没想到本门典籍室的原因所在

  左mò忽然停下脚步,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罗离师兄

  他不shì在闭关么?左mò有些惊讶,又看了两眼,罗离师兄看得极入神,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到来

  对罗离师兄,左mò可没什么好感,两人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可调和不过左mò也不想在典籍室发生什么冲突,便放轻脚步,自顾自地在典籍室找了起来

  他很快找到zhèn盘的玉简,顿时大喜过望,蒲妖这厮果然没骗自己

  拿着玉简,左mò迅沉浸在玉简的世界之中,浑然忘却时间的流逝

  zhèn盘,shì把先布置好的符zhèn封存于玉盘之中,需要使用的时候,可以迅放出来,shì一项非常实用的技巧大多数符zhèn都可以炼制成zhèn盘,以方便使用不过,zhèn盘的威力要比用法宝布下的符zhèn威力要弱上几分,所以大多shì金丹期之前的低阶修者喜欢使用

  而所有修者中,最擅长使用zhèn盘的,要数散修左mò发现,自己似乎和散修颇为有缘,像他之前一直主攻的灵植方面的法诀,也shì散修擅长的法诀之一

  zhèn盘的炼制难度和符zhèn的难度有直接的关系不得不说,左mò前些天在东浮炼制各种材料给他带来大量的经验,zhèn盘的炼制在他细细推敲之下,也一点点被攻克

  在之前,他学习符zhèn,zhīshì想提高自己的炼器和炼丹方面的能力,从来没想过利用符zhèn来对敌直到现在琢磨zhèn盘的炼制,他才恍然发现,原来符zhèn也shì可以用来对敌的

  离开典籍室时,天色已晚,罗离师兄不见踪影,估计shì离开了

  回到西风小院,小果也已经回去,zhī有傻鸟立在屋顶,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到房间里找了一块玉板,左mò凝神想了想,便开始炼制他的第一张zhèn盘

  把玉板裁下约巴掌大小一指厚的一块,玉盘的形状倒shì不需要过于雕琢,左mò便随手用滴水剑把它修成大致的圆形重要的shì把符zhèn封存进玉盘里去,可shì,封什么符zhèn呢?

  由于shì第一件,左mò决定挑一种难度比较小的符zhèn——三才水zhèn

  这个符zhèn唯一的作用,便shì能够大幅度提高一片区域内的水汽,以增加水行法诀的威力布置符zhèn,shì有相当多的讲究,而其中最关键的,便shì符宝,所谓符宝,就shì能够充当布zhèn媒介的法宝

  像有的修者会炼制几把小旗,然后以旗布zhèn而有的修者则会炼制一串手珠,用来布zhèn修者不同,这用来布置的符宝也层出不穷,千奇百怪但shì,zhī要shì符宝,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数量

  越shì厉害的符zhèn,往往都越复杂,布置起来也需要多的符宝

  不过,对于左mò来说,符宝属于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以他如今的实力,也没有能力炼制好的符宝好在三才水zhèn也不需什么好材料,左mò随便找了三块一pǐn青木,削成半寸宽,三寸长的小木片,便在上面开始雕刻符zhèn

  由于zhèn法本身很简单,三块简陋的符宝也迅完成

  左mò开始布置起三才水zhèn三块青木符宝被他按天地人三才位置摆放,两颗晶石则按日月的位置摆放,布置完毕,左mò掐动法诀

  zhī见一层濛濛水气迅笼罩西风小院,屋顶上的傻鸟呱地一声惊叫,连忙拍着翅膀飞上天

  此时左mò立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玉盘,再次掐动zhèn封存法诀

  zhī见所有的水汽和地面的三才水zhèn统统被摄入玉盘之中,地面空无一物,而玉盘上多了一道青色的水形符篆

  左mò觉得奇无比,连忙催动zhèn盘法诀,zhī见zhèn盘表现光芒闪过,而地上又出现一座三才水zhèn,开始不断地产生水汽zhīshì产生水汽的度比之前,要略慢一些

  有意思

  玩得起劲的左mò便开始炼制各种符zhèn的zhèn盘,尽管全都shì一些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材料,但shì他却兴致勃勃,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他体内灵力全部消耗一空,他才作罢,不过他手上已经多了十多张各式各样的zhèn盘累得不行的左mò,倒头便睡,片刻后,鼾声如雷

  左mòshì被小果叫起来的

  “师兄”小果怯怯地叫了一声

  “唔”左mò勉强睁开惺忪的眼睛,含糊不清地应了声,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

  “掌门让你去一趟无空堂”

  “无空堂……不要吵我……”刚刚睁开眼的左mò脑子还有些不清醒过了会,渐渐回来神来的他立即翻身坐了起来,紧张无比地问小果:“你刚才说掌门让我去哪?”

  “掌门说,■让你去无空堂……”小果怯怯道

  左mò二话不说,弹地而起,像zhèn风般冲出西风谷

  开玩笑

  掌门若要说去无空堂,那肯定shì有重要的事宣布

  一路上,他都在寻思,这●个时候,掌门又会有什么事要宣布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