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节 情报


  左莫从入定中睁开眼睛,摇摇头,修为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这已经是第十五天修为没动静蒲妖还在入定,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用力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出脑海,他的目光重落在院子里院子是店面的后院,自然无法和他在西风谷的小院相比,小小院子里堆满了各种材料,玉石、金线、翠竹等等这些材料大多都是不值钱的一品二品材料,但是在数目上,就极其可观了

  左莫开shǐ翻动材料,有时唤出钟笋火炼制材料,有时则要拿出小刀来把材料加工成需要的形状,他有时会突然停下来,陷入思考之中材料像走马灯似地从他手上流过,有的被他小心地放到角落,有的则被他随手扔在地上

  折腾了两个时辰,音圭◎提示时间到了,他才从忘我的炼制中惊醒

  到了开工赚晶石的时间,他有些恋恋不舍地起身以前对符阵没有感觉,只是觉得难学,如今专心研究,反倒发现不少有趣的地方

  剑诀法诀之类,往往有许多地方◎◎提示时间到了,他才从忘我的炼制中惊醒

  到了开工赚晶石的时间,他有些恋恋不舍地起身以前对符阵没有感觉,只是觉得难学,如今专心研究,反倒发现不少有tíshìshíjiāndàole,tācáicóngwàngwǒdeliànzhìzhōngjīngxǐng

  dàolekāigōngzuànjīngshídeshíjiān,tāyǒuxiēliànliànbúshědìqǐshēnyǐqiánduìfúzhènméiyǒugǎnjiào,zhīshìjiàodénánxué,rújīnzhuānxīnyánjiū,fǎndǎofāxiànbúshǎoyǒuqùdedìfāng

  jiànjuéfǎjuézhīlèi,wǎngwǎngyǒuxǔduōdìfāng语焉不详,讲究体悟,唯独符阵之学,讲究的是阴阳五行变化,虽然繁复无比,但细细研究下来,左莫还是能够找到其中脉络

  直到左莫走后,李英凤便过来收拾院子

  她一边收拾,一边感慨难怪师弟会觉得晶石不够花,这般花法,怎么可能够花?左莫所需的材料都由李英凤帮他购买,她对左莫每日的开销一清二楚每天师弟花在材料上的晶石,低辄三四十颗三品晶石,多辄一bǎi多颗三品晶石这还是因为师弟需要的大多是一些低阶材料,若是涉及到中阶材料,那花费会立即飙升到一个相当骇人的地步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学习符阵是这般学习法

  不过师弟是个怪胎,他学东西和别人不一样,赚晶石同样和别人不一样好几次她都想劝师弟节约一点,但一想到师弟每天赚取的晶石,到嘴边的话她也缩了回来

  师弟如今每天只花三个时辰来接生意,其他时间,全都花在院子里这些堆积如山的材料上

  她停下脚步,目光落在脚边的一张阵盘上最初的几天,阵盘是师弟制作最多的东西,但随后,师弟制作阵盘的数目越来越少,师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炼制阵盘

  怎么又想到炼制阵盘?难道是为了试剑会作准备?

  李英凤从地捡起这张阵盘,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上面的符阵她完全看不懂

  她哑然失笑,韦胜师兄和左莫师弟两人都是天才,天才的想法,普通人怎么可能理解?在左莫师弟之前,李英凤还从来没有jiàn过阵盘她小心地把这张阵盘放到角落里,替左莫打扫了这么多天,什么东西是有用的,什么东西是没用的,她已经能轻易分得清

  左莫今天的生意一般,从几天前,生意就有所回落他也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毕竟有需求的修者就那么多自己能赚这么多,还多亏了试剑会真正能拿出好东西的,大多是外来的修者

  修真是晶石堆出来的,左莫很早就知道这句话,但是研究符阵,他才对这句话有着直接而深刻的理解符阵完全是用晶石堆出来的

  眼看财路不长久,自己的研究只怕就要中断了

  不过过不了多久,就轮到他参加试剑会的日子,他眼下也懒得去想赚晶石的问题,等试剑会之后再说

  待左莫收工,李英凤递给他一枚玉简

  “这是什么?”■左莫有些奇怪地问

  “试剑会一些参赛者的资料”李英凤jiàn左莫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解释道:“掌门让我做后勤,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唔,还有这次试剑会的一些资料”

  “哦”左莫接了过来,随☆口问了句:“有送给大师兄和罗离吗?”

  李英凤一头黑线,额头青筋跳动左莫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事,她便极其不爽掌门命她负责后勤,她便把收集过来的资料,特意送去给韦胜师兄和罗离师兄韦胜师兄不jiàn踪影找不到人,罗离师兄则是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她当时就气得半死

  再看左莫这般漫不经心的态度,她心中不爽瞬间达到顶点,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左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哪句触怒了师姐

  回到房间,他便拿起这枚玉简,随意地浏览起来

  玉简里有大量的资料,尤其是一些高手的资料,看来师姐费了不少心思看着看着,左莫便来了几分兴趣

  像古容平,出自天明湖,被誉为天明湖年轻辈第一高手别看他温文尔雅,他这个天明湖第一高手可是真正打出来的从两年前,他便开shǐ一门一派地打过去,从无败绩,这才成就他天明湖第一高手的称号

  天明湖风景优美,灵气浓郁,比东浮加繁荣,门派数量也远过东浮,这个第一高手,还是相当有含金量的

  把古容平的资料看完,左莫就有种感觉,这古容平将是大师兄的劲敌至于他自己,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想法,若不是掌门有令,他是绝不会参加劳什子试剑会的

  有那时间,还不如去赚晶石呢,左莫嘴里嘟囔着

  接着往下看,南门阳,鬼风等等,每个都不是简单之辈不过左莫还是看到几个十分眼熟的人,东浮殿俞白、灵英派常横、东歧剑门宗铭雁等等都在其中,他甚至还看到另一个许久之前jiàn过的人,赤剑门的梁洛,不过另一位送他冰晶剑的施祥却不在这个名单上

  咦

  左莫的目光忽然落在玉简中一人虚像身上,戴着黑纱斗笠,这不是那次来他这切割寒磁铁的那人么?原来这家伙也是参赛者啊

  剩下的人,他就不认识了

  不过当他看到这些人的修为时,顿时相当无言

  凝脉期、凝脉期、凝脉期……清一色的凝脉期所有闯过预试剑会的外来修者,全都是凝脉期的修者这阵仗,看得左莫都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挣扎的念头,他现在考虑是不是一上去就直接认输但他脑海中忽然浮现掌门一脸温和和蔼的笑容,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忙打消这个念头

  受伤事小啊,若是被掌门惦记上了,哥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看了这个堪称豪华的名单表,他觉得本门大概只有大师兄才有胜算,就连罗离师兄,也不够看啊

  幸好没有出现金丹期的修者,要不然,左莫觉得自己的心脏也会受不了的

  接下来,便是本次试剑会的规则李英凤师姐大概知道他们三人肯定不会去关心这些,便把它完整地罗列出来规则倒没有什么让人不明白地方,预试剑会之后,便开shǐ试剑会

  前两轮是随机一对一的比试,之后便是无规则试剑届时天松子前辈将开启东浮殿松涛阁,让所有的参赛者进入在东浮殿松涛阁内,任何参赛者都可以攻击任何人,直到对方丧失战斗力最后留下来的十人,将成为这次比赛的获胜者为了保证参赛者不出现死亡,将有大约十名金丹期修者全程关注,随时出手救人而这十人之间的高下,则由那些金丹期的高手来评判

  啧啧,连金丹期高手都出来当裁判,而且一出来就是十名,这阵仗果然不小啊

  左莫一直对本次试剑会相当看不懂,如此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举办一次什么试剑会,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嘛

  唔,或许大佬们有他们的想法,左莫无所谓地向下看,顿时精神一振

  接下来便是这次试剑会的奖品

  左莫两眼放光,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排排奖品,直流口水

  四品文松青峰剑,四品bǎi荒瑞兽带,四品散金冠,三品罗云水袖,三品天织衣,三品寒蟒灵甲……

  精品法宝总共有十件,按照最终成绩的高低按顺序有挑选权左莫现在才明白过来,为啥会有那么多的修者跑到东浮来参加试剑会

  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他咬牙切齿,愤愤地想他的目光每从一件奖品上扫过,心中都会生起无数波澜,眼馋得紧,此时他只恨自己实力低微

  前十件法宝无一例外,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比起他从灵英派那些纨绔们手上抢来的法宝都要好一两个档次好几件奖品,左莫都恨不得把自己卖了,然后把法宝换回来

  贪婪而仔细地看完前十件奖品时,意犹未尽的左莫继续朝后看下去

  后面的法宝也有三品以上的,但是明显比前十件要低几个档次,但左莫也看得津津有味好,哪怕哥得不到,看看也能过过干瘾,左莫如此安慰自己这些天,他整个人都沉浸在符阵的世界之中,每天都花费大量心神,现在放松下来,倒也觉得颇为惬意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浏览着奖品,偶尔还时不时地算一算它们的价钱,流流口水

  忽然,当他的目光扫向其中一件奖品时,先是一愣,紧接着霍地站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