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节 押注


  陶姝儿、燕明zǐ和胡山三人走在东浮街dào上,他们最喜欢凑热闹,而如今天月界又有什么地方比东浮热闹?

  胡山搓了搓双手,神情兴奋:“太棒了,奶奶的,等了这么久,那个什么破预试剑会终于打完了正赛才有看头”

  陶姝儿桃花眼迷离:“是啊,古容平太帅了我看整个天月界,就没有比他出色的男人了人家好喜欢”

  胡山心中暗骂陶姝儿花痴,忽然注意到平时今天燕明zǐ似乎一直在走神

  “老燕,在想啥呢?”

  燕明zǐ哦地抬头,回过神来,露出苦笑:“想着赚晶石啊”

  “赚晶石?你最近缺晶石花?我手头上倒是还有一些,要不匀一些给你”胡山豪爽dào三人因为之前共同战斗经历,反倒成了死党

  燕明zǐ摇头:“刚买了一把飞剑,晶石花得差不多不急,慢慢赚就是,等没办法了再找你”

  “咦,你买了飞剑?快拿了来我们看看”陶姝儿顿时来劲

  燕明zǐ掏□出一把湛蓝色的飞剑:“剑名深洋,三品”

  胡山看了一眼,大摇其头:“比不上你以前那把滴水剑”

  “你那不是废话么”燕明zǐ没好气地直翻白眼,胡山这句话,勾起三人的伤心事

  陶姝□儿见状,连忙岔开话题:“快说你想到啥赚晶石的法zǐ?”三人之中,燕明zǐ实力平平,却最擅长经营

  果然,这个话题才是燕明zǐ的最爱,他顿时来精神:“当然是试剑会了”

  “试剑会?那怎么赚晶石?”胡山奇怪地问

  燕明zǐ耐心解释dào:“其他生意我们当然插不了手,但是手上若有闲钱,小赌一把,却是不错”

  胡山顿时没兴趣,不屑dào:“你说的原来是下注,真没劲”

◆  陶姝儿反倒是颇感兴趣:“老燕别理他,仔细说说”

  燕明zǐ精神是振奋:“这赌博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只是这次的试剑会,却和其他赌博颇有不同”

  “怎么说?”

  “这试剑会,固然★有运气的成份,但多比拼的是实力,这其中便有规律可循一个人的实力高低,在短时间里,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再考虑到法诀的相互克制,法宝的优劣等等,虽然无法很精确地判断比试的结果,但却能大致地判断走向”

  胡山哂笑:“那你从哪知dào别人的实力?从哪知dào别人的法宝?”

  燕明zǐ点头:“这是问题的关键实力很难判断,但外来的选手,都比过几场,总可以有个大致的判断至于法宝”他傲然dào:“这方●面,我还是有几分眼力的”

  “这倒是老燕你看法宝那没得说”胡山对燕明zǐ这点是相当佩服

  “嘿嘿”燕明zǐ得意dào:“这赌法亦有很多种比如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第一战,左莫对晁安”
□●面,我还是有几分眼力的”

  “这倒是老燕你看法宝那没得说”胡山对燕明zǐ这点是相当佩服
miàn,wǒháishìyǒujǐfènyǎnlìde”

  “zhèdǎoshìlǎoyànnǐkànfǎbǎonàméidéshuō”húshānduìyànmíngzǐzhèdiǎnshìxiàngdāngpèifú

  “hēihēi”yànmíngzǐdéyìdào:“zhèdǔfǎyìyǒuhěnduōzhǒngbǐrúzuìjìnchuándéfèifèiyángyángdedìyīzhàn,zuǒmòduìcháoān”
  “这个有什么比头,当然是晁安胜”胡山不以为然dào:“剥皮僵尸虽然很厉害,但修为摆在那,绝对不可能打得过凝脉期高手”

  “是啊”燕明zǐ同意,但话题一转:“可现在传得最广的,却是这场赌局大家在赌,左莫能够挡得下晁安几招”

  “这样也行?”胡山目瞪口呆

  “嘿,三招之内的赔lǜ还比较正常过三招的赔lǜ就开始疯涨”燕明zǐdào

  “难dào你下了注?”胡山问

  “唔,我下了七招的”燕明zǐ得意dào:“赔lǜ一赔六十”

  “你觉得他能挡住晁安七招?”胡山一脸吃惊:“晁安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他是晁家堡最厉害的年轻弟zǐ你对剥皮僵尸的信心也太足了”◆

  燕明zǐ沉吟:“你觉得晁安比常横师兄如何?”

  “自然不如”胡山想也不想,毫不犹豫dào:“常横师兄多厉害的人以前他筑基期就打败过凝脉期的修者”

  “啊”燕明zǐ对后面这句☆有些吃惊:“我怎么不知dào这个消息?”

  胡山下意识压低声音:“这消息知dào的人不多师兄那柄血蛛剑,便是杀人夺宝来的所以才被掌门勒令面壁思过”

  另外两人顿时悚然而惊

  “看来我的晶石不会打水漂了”燕明zǐ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晶石,他笑dào:“本来这赌局根本不会这么热闹,主要是晁安被人指名对赌,对方可是拿出一瓶月华流殇,赌左莫能撑到十招,这才把赌局给搅起来”

  “月华流殇……”胡山表情呆滞,喃喃dào:“太败家了……”

  一直没开口的陶姝儿忽然问:“赌左莫胜的赔lǜ是多少?”

  燕明zǐ一怔:“好像是一赔三百”他吃惊看着陶姝儿:“难dào你想押他胜?那绝不可能”

  “为什么不?”陶姝儿无所谓dào:“反正我只押几颗晶石,就算是好玩呗既然常横师兄可以在筑基期打败……”

  她的话嘎然而止,目光凝住两人半天见她没有下文,大感奇怪,当看到她僵住的表情和呆滞的目光,便不由顺着她目光望去,两人全身一僵

  一人正朝他们走过来

  李英凤看着守在院zǐ里的师弟,摇摇头师弟被排在第一场,本来也没什么,反正她觉得掌门也只是想让师弟去见见世面哪想到这些天关于师弟到底能够撑几招的赌局突然传得沸沸扬扬

  一个不知dào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当众扔出一瓶月华流殇,赌师弟能撑晁安十招,顿时惹来一片哗然本来大家对这场比试没有什么兴趣,现在这场比试的赌局反倒成为最热闹最惹人注目的赌局

  这不是把师弟架在火上烤么?

  师弟这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院zǐ里,不知dào在捣腾什么她心中焦急无比,师弟还不趁机多练练剑,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啊

  师弟在她店里的这段时间,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练剑

  难dào他想凭借那些没什么用处的乱七八糟低阶符阵来取胜么?师弟学符阵,她自然不反对,但是符阵多的是用在炼丹和炼器之中,对战中用处可不大

  这个时候,还搞什么符阵啊

  韦胜踏着裂虹剑,像一dào虹光,落入东浮他回了一趟无空山,向掌门禀报了白衣男zǐ的事情,便赶往东浮左莫被排在第一场,如果来得晚,可就要错过师弟的比试

  一入东浮,街dào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让韦胜有些意外

  和左莫不同,他对试剑会充满兴趣能与各方高手切磋竞技,如此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光想想,他都感到热血沸腾,战意澎湃

  他忽然想到师弟左莫,不由微笑,以师弟那般疲懒的性zǐ,对试剑会肯定全无兴趣再想到师弟又不想参加,又对掌门的命令无可奈何的模样,他就觉得相当有趣

  师弟相当有天赋,只可惜对修剑的兴趣不大●,若这次能逼逼他,也不会件坏事

  韦胜是一名极其纯粹的剑修一开始左莫专注于灵植时,他尚没有感觉,可当左莫修剑的天赋展露出来,却还沉迷于其他,韦胜就觉得相当可惜

  忽然,他听到周围传来说▲

  “你赌几招?”

  “三招筑基期对上凝脉期,能撑个三招,顶天去了”

  “哎,也不知dào无空剑门怎么想的,派这么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来丢人现眼”

  “可不是,听说他主修的还是炼丹,跑来凑什么热闹”

  一旁有人不服气dào:“谁丢人现眼还说不定呢月华流殇,谁有?能有月华流殇的人,会是没眼力的人?要我看,这左莫肯定是有几分真本事”

  “真本事?哈再真本事,也是筑基期”

  ……

  韦胜脸色很难看,他强压下心中去把那几个家伙揍一顿的冲动

  沿路,他听到许多此类的议论

  他大步流星走到一家赌场门口

  “哎,这位大爷,要不要来试试几分手气?东浮现在最热闹的赌局,几招之赌,非常有趣……“

  韦胜刚准备说话,忽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

  “把你们身上晶石都掏出来”

  打劫?韦胜一愣,不由转过脸

  说话的是一位圆脸汉zǐ,他面前立着两男一女这两男一女似乎颇为畏惧圆脸汉zǐ,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圆脸汉zǐ一开口,三人连忙把身上的晶石全部掏出来

  “押左莫赢”圆脸汉zǐ简短干脆地dào

  燕明zǐ实在忍不住:“常师兄,这左莫……”

  “嗯?”圆脸汉zǐ看了燕明zǐ一眼,燕明zǐ心中一颤,到嘴边的话顿时缩了回去胡山和陶姝儿在一旁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垂首而立,两人心中都对燕明zǐ破口大骂

  老燕你这个混帐,你不想活了,可别拉上我们啊……

  韦胜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圆脸汉zǐ,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赌师弟胜他注意到圆脸汉zǐ面前三人的衣服都有灵英派的标记,不是说灵英派和师弟有仇怨么?

  常师兄……韦胜若有所悟

  守在门口的伙计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四人,看着燕明zǐ手上的晶石,他不由流口水心中大骂,这群人真是败家,这么晶石给他多好,硬要往水里扔

  当然,他脸上却不露分毫,反而连赞:“先生眼光果然独到”但还是迟疑了一下:“全押左莫赢?”

  “押”圆脸汉zǐdào

  拿了下注凭证,圆脸汉zǐ转身离开,燕明zǐ三人对视一眼,只有垂头丧气地紧跟上

  “真是败家”圆脸汉zǐ一走,赌场的伙计犹如开闸的洪水,喋喋不休对韦胜dào:“您看看,这些人不是脑zǐ充血么?赌盘开到现在,还从没人押左莫赢简直不把晶石当晶石,您说说,筑基期打败凝脉期,有这么搞笑的事么?败家,太败家了……”

  他摇头晃脑,唾沫横飞

  “五十颗三品晶石”韦胜笑了笑,递过晶石

  “好嘞,您押几招?你看看,这是各招赔lǜ……”

  “押左莫胜”韦胜微笑如故

  伙计呆若木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