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节 各自对手


  素冷冷地盯zhe面前瘦削的男子,她认得他

  鬼风,来历未知,擅长《小鬼剑》,神鬼莫测的鬼遁身法,是本届东浮试剑会的热门选手

  鬼风一身黑衣,不知何种材料所制,深黑得没有一丝光○泽他身材高而瘦,双手枯瘦如柴,眼神阴鸷,浑身散发zhe浓郁的阴气

  两人都不是喜欢废话的人,目光在空中稍一碰撞,两人蓦地同时发动

  素纤手微扬,雪白白皙的五指,虚空轻抓

  鬼风只觉眼前景物倏地扭曲,天旋地转,强烈的晕眩感袭来

  《磁极剑》

  虽然手中无剑,但这磁极剑意,却依然威力十足

  鬼风冷哼一声,阴鸷如鹰眼的双目微微一眯,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素纤手化爪为剑指,朝身侧虚空一划

  一把白骨鬼剑,突然从虚空中刺出一剑一指好像约好了似的,奇准无比地撞上

  素闷哼一声,对方竟然把所有的剑意全都压缩在剑尖,剑指两触,她吃了个暗亏阴森冰寒的剑意,沿zhe她指尖钻入她体内,她只觉身体一僵

  白骨鬼剑,通体惨白,不知用什么白骨炼制而成,剑锷是一颗完整的头骨,张开嘴恰好衔咬住剑身,四枚尖利弯曲的犬牙交错,空洞的眼窝里,两点黄豆大小的鬼火轻轻跳动剑柄由七枚铜钱排成排,草绳编织而成

  这把白骨鬼剑亦不知何名,但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黑色面纱后,素眼中微微流露出愠怒zhī色一撞面便吃了亏,对她来□说,可少见得很

  她吃亏是没有用上飞剑,虽然心中不情愿意,依然拿出一把黑色飞剑她本打算,在飞剑没有炼制成功zhī前,并不打算再用飞剑

  虽然手中这把飞剑名为《黑曜》,质地亦上佳,只是并○◇不太适合她的剑诀

  对于一位事事力求完美的女人来说,一把并不是太适合的飞剑,她宁愿不用

  她恼怒的并不是吃了亏,而是对方逼迫她用上她并不想用的飞剑

  鬼风一击占得上风,接下来肯○定后zhe不断,不会给她喘息zhī机若是平时,她自然是可以徐徐图zhī,但是今天,她还要去找左莫她对试剑会没什么兴趣,可左莫能否进入前十,关系她飞剑的炼制

  她需要战决

  轻转《黑曜》剑柄,剑尖朝上,竖立身前她身体周围景物陡然扭曲起来,唯独位于正中央的她,安然如故

  就在此时,白森森的骨剑从素面前的虚空中刺出

  素不为所动

  见对方丝毫没闪躲的意思,鬼风有些●意外,但手上骨剑没有丝毫迟疑,头骨剑锷发出呜呜啸音,有如无数怨魂尖嚎,摄人心魄这一剑若是刺中,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飞剑度快得无以伦比,眨眼间便堪堪触及到素脸上的面纱,鬼风心中微喜,却充满疑惑★◇,难道素如此不堪一击?

  本次试剑会,高手云集,而被看好的几人当中,两人最是神秘,一位是素,一位便鬼风这两位的来历皆不详,谁也想不到,这两位最神秘最令人好奇的选手,竟然会成为对手

  刺◆中了

  鬼风心中不喜反惊,虽然眼睛明明刺中,可的骨剑却没有任何刺到实处的感觉

  不好

  骇然zhī下,鬼风抽身疾退

  骨剑不知为何,擦zhe素面纱三寸的位置掠过,阴森寒气让她觉得一阵不舒服,但她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手中黑曜剑一转,横放胸前,左手单掌而立,低眉沉吟,口中极快地吐出三个音节

  她开始反击

  左莫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满意地看zhe眼前的符阵

  半亩大小的水洼被他完全圈了起来,成为符阵的阵心水洼虽然比起湖河zhī类,水行zhī力要弱小许多,但对他而言却是足够而且完全圈入阵中,他也不需要担心别人破坏

  七杆巴掌大的绿色小旗,沿zhe水洼边缘,彼此呼应

  这七杆小旗旗杆由三品青木炼制而成,而旗面是三品天蚕丝织成,篆刻以符阵这七杆青木旗就像七道根系,从水洼中的汲取水行zhī力,而化成木行zhī力

  每杆青木旗周围,摆放zhe七具二品小青铜狮首丹炉,呈北斗七星形,拱卫青木旗,组成一个二品的《离火符阵》

  而在每七具丹炉旁,十二枚炼制过的玉牌,错落插在其旁十二枚玉牌彼此以极细的赤金丝相连,一张极精细的赤金丝网把七具青铜丹炉网罗其间,赫然是完整的《三转火阵》

  而七七四十九具小丹炉,闪动zhe幽幽光芒,它们彼此呼应,共同组成另一个符阵大离火符阵》

  借水行zhī力,助木行zhī●力,再化为火行

  《离火符阵》并不是什么高级符阵,一般而言,低品炼丹炉里大多都篆刻此种符阵《大离火符阵》比起《离火符阵》品阶高,一般由两个以上离火符阵构成

  左莫设立的这个《大离火符阵○》,由整整七个离火符阵组成而且还是经过充沛木行zhī力相助、经三转火阵强化的七个离火符阵

  它能够产生多么炽烈的火焰?

  左莫心中充满期待,只恨不得找个人来试试

  整个水洼,被左莫打造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大丹炉可以想象,这个大丹炉的火力将达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境地不过究竟能达到何种地步,他亦不知道zhī前的尝试,用的都是最普通最便宜的材料,威力让他比较满意

  眼前的《大离火符阵》简直就由无数晶石堆积而成,大部分都是他上次在多宝飞阁买来的

  他接zhe从堆积的小山中,找出一捆三尺长的大铁钉扛在肩上,右手提zhe一把奇大无比的锤

  左莫双目闪zhe幽幽光芒,★嘿嘿,这才刚开始……

  常横很随意地沿zhe山路行走,就好似踏青,神色间还带zhe几分懒散时不时停下来,看两眼远处山峰打得正欢的韦胜和古容平

  偶尔见到一两位修者,见到他便像见到鬼一样○★嘿嘿,这才刚开始……

  常横很随意地沿zhe山路行走,就好似踏青,神色间还带zhe几分懒散时不时停下来,看两眼远处山峰打得正欢hēihēi,zhècáigāngkāishǐ……

  chánghénghěnsuíyìdìyánzheshānlùhángzǒu,jiùhǎosìtàqīng,shénsèjiānháidàizhejǐfènlǎnsànshíbúshítíngxiàlái,kànliǎngyǎnyuǎnchùshānfēngdǎdézhènghuāndewéishènghégǔróngpíng

  ǒuěrjiàndàoyīliǎngwèixiūzhě,jiàndàotābiànxiàngjiàndàoguǐyīyàng,掉头就跑,他也懒得追,自顾自地散zhe步在zhī前两轮比试zhī中,他的对手下场十分统全部都是重伤一个要在床上躺半年,一个要在床上躺八个月

  对于绝大多数参赛者来说,他们宁愿碰到古容平,也不愿意碰到常横这其实就是在输和重伤zhī间的选择,绝大多数人自然宁愿输掉比赛,也不愿重伤半年zhī久

  但凡是像常横这般随意走动的选手,全都是对自jǐ实力有zhe绝对自信的高手普通参赛者,大多都找一个地方猫zhe坚持的时间越久,名次越靠前,这个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能够修炼到这地步的修者,都不缺乏耐心

  常横终于遇到一位没有见到他就跑的修者

  一位看上去十分普通,zhī前比赛也未曾给常横留下任何印象的修者黄脸蒜鼻,一身短打装扮,对方表现得相当镇定,饶有兴趣地盯zhe他

  常横忽然吸了吸鼻子,歪zhe头自言自语:“有些熟悉的味道”

  对方表情一怔,旋即露出狂喜zhī色

  常横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高兴,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身上会有一丝他觉得熟悉的味道但他也懒得问,右手直接摸向自jǐ的锁骨正中心的铜环

  令人牙酸的刀剑与骨头摩擦的声音响起,毛骨悚然的一幕再次出现

  鲜红的血蛛剑徐徐从锁骨中拉出来

  常横发现对面的修者盯zhe血蛛剑,脸上的狂喜zhī色消失,取而代zhī的,似乎是失望

  失望?

  莫名的,常横嘴角浮起笑,他有如铁丝般坚硬的短发有如剑林,亦带上一分杀气

  罗离小心地隐蔽在一处山谷,相比于大师兄的坦然和常横的随意,他要谨慎许多盘坐在山口正中央的位置,飞剑静静竖立漂浮在他身旁,他双目紧闭,蓄养zhe自jǐ胸中的剑意

  他就像一只守株待兔的猎人,任何出现在谷口的敌人,都将面对他蓄势已久的雷霆一击

  回想zhe以前的骄傲自大,他就像旁观者一般,冷静地审视zhe自jǐ本意借助《无形剑诀》和《空剑诀》来恢复重现《无空剑诀》,却无意中走上了另一条路,一条属于自jǐ的路

  他天赋虽不像韦胜那般绝顶横空,亦有其过人zhī处,在他韦胜左莫出现zhī前,他一直是无空剑门天赋最出色的弟子只是由于期受宠,他性格日渐骄横,目空一切,人也变得浮躁左莫那一击,却有如暮鼓晨钟,一下子敲醒了他

  清醒过来的罗离,变得异常勤奋刻苦,开始展现他的天赋

  本门开放典籍,受益最大的,便是罗离韦胜剑洞zhī行,究竟有何所得,无人清楚,但大师兄对其他典籍丝毫不感兴趣而左莫只对炼丹炼器和符阵感兴趣,除了翻过《冰螭剑诀》,其他剑诀连翻都懒得翻

  罗离不同

  苦思揉和《空剑诀》和《无形剑诀》不得,无奈zhī下他只有另寻他途,如饥似渴阅读揣摩本门几乎所有的剑诀,想借此能对自jǐ有所启发

  尤其是《云剑诀》《红炎剑诀》和《青琉剑诀》几部四品剑诀,他是不厌其烦一遍遍揣摩苦思谁也没想到,就是借助这三部剑诀,他竟然真的融合了《空剑诀》和《无形剑诀》

  只是重融合的剑诀,迥异于《无空剑诀》

  罗离命名其为,《我离》

  沙漠权臣》膘肥待宰,书是精品,人乃帅哥,绝对值得下刀现在强力推荐,大家都去看看另此人强烈要求收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