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节 憋屈与快感


  俞白没有找到宗铭雁,这令他有些失望他注意到不远处,立着一位金色披甲卫士,他认得那是符兵左莫挑上灵英派的事情外来修zhě可能不知道,但是在东浮本地,却传得沸沸扬扬左莫赚得一张符兵,自然是其中重○点,俞白有所耳闻

  没想到,左莫离自己这么近

  俞白摇摇头,他对左莫没什么兴趣虽然对方展现出极其出色的天赋,但是欺负一位只有筑基期的修zhě,这种事,俞白还是不屑去做而且师父与wú空剑○▲门交好,他也不愿意去破坏这种良好关系

  他甚至在考虑,有机会的话,自己是不是帮左莫一把

  不过很快,他便没有闲暇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看到一位劲敌一位提着一把有如门板大小巨剑的大汉,踏着▲重重的步子,一步一步朝这边逼近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俞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气势随着步点,在迅地攀升

  南宫平,本届试剑会最亮yǎn的草根修zhě这位身材魁梧的大汉,天赋异禀,二品的《金刚诀》和同样是二品的《破山剑》在他手中融合,威力惊人由于wú门wú派,他迅成为所有门派都垂涎万分的良材璞玉,每个门派针对他开出的待遇价码在不断地攀升据悉,古容平代表心湖剑门向其递出了邀请,除此之外,几乎所有的大门派,全都对其开出待遇

  他今年只不过二十四岁,前途不可限量

  南宫平是本届试会身材最高大魁梧的修zhě,高达一丈的身高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座会移动的小山他全身肌肉刚劲有力,坚硬的线条有如刀劈斧削,浑身裸露的肌肉sàn发着《金刚诀》所特有的淡淡金光,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强烈压迫感

  他的步伐极大,坚定沉重,让人不自主地产生轰隆隆碾过来的错觉

  左莫感受到地miàn的震动,抬起头,不由于树木的遮拦,他看不到南宫平的身影

  嘟囔了两句,他继续他的工作

  三尺长的铁钉,流淌清冷幽蓝的光芒,隐约可见的符阵图案,布满钉身

  左莫呸呸朝掌心吐了吐口水,拎起大铁锤,运起《金刚微言》,狠狠地把铁钉钉进土中总共九枚大铁钉,按照特定的方位,被左莫钉入地里,组成一个符阵的雏形钉完之后,左莫顾不得抹汗,肃立于阵中心,双手十指翻飞,口中吐出一连串急促的音节

  幽蓝的光芒从九枚铁钉处开始向四周扩sàn,眨yǎn间,以左莫为中心三十丈的范围,全染上蓝光

  左莫口中蓦地暴喝:“定”

  扩sàn的蓝光顿时定住,先一亮,紧接着消sàn于wú形

  左莫sàn去手上灵力,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乖乖,这《九罡土阵》品阶不高,消耗的灵力却不少啊《九罡土阵》是一个二品符阵,它只有一个作zhě,便是让符阵范围内的土地坚凝若铁,从而防止擅长土遁的敌人从地下攻击

  防地解决了,接着要解决的是防空

  左莫这次选用的是《缚龙阵》,若是被《缚龙阵》捆住,凝脉期修zhě一时半会也wú法挣脱左莫需要,便是这么一时半会出于小心,左莫一口气布下六座★《缚龙阵》,几乎涵盖任何一个角度

  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韦胜和古容平,就有一些人在注视着左莫的一举一动

  “他想做什么?”燕明子呆呆地问胡山

  胡山也一脸目瞪口呆,他木然摇◎★《缚龙阵》,几乎涵盖任何一个角度

  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韦胜和古容平,就有一些人在注视着左莫的一举一动

  “他想做《fùlóngzhèn》,jǐhūhángàirènhéyīgèjiǎodù

  bìngbúshìsuǒyǒuréndemùguāngdōudīngzhewéishènghégǔróngpíng,jiùyǒuyīxiērénzàizhùshìzhezuǒmòdeyījǔyīdòng

  “tāxiǎngzuòshíme?”yànmíngzǐdāidāidìwènhúshān

  húshānyěyīliǎnmùdèngkǒudāi,tāmùrányáo头:“不知道……”

  “他难道想在那建立洞府?”陶姝儿也像见到鬼一样:“这这这……”

  而wú空剑门众弟子聚集地,众人的脸色变得极其怪异

  “左师弟的想法……”李英凤脸憋得通红,才吭哧出一个词:“真独特”

  小果yǎn星星,崇拜wú“师兄真厉害连这么厉害的办法都能想到太厉害了”

  一旁的弟子们闻言,脸色是怪异wú比

  “真丢人”阎乐抚额叹息,不忍卒视★:“我们是剑修……”

  施凤容脸色铁青:“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混蛋简直把我们wú空剑门的脸miàn丢尽了”

  辛岩yǎn中寒光就像wú数把刀乱舞,一片刀光霍霍,他的声音就像从万丈◆○深的冰底深处冒上来,冰寒得让人心颤:“要告诉他什么是剑修”

  养气功夫深厚wú比的裴元然只觉得脸上躁得慌,他仿佛听到wú空堂摆放的列代祖师牌位在齐齐跳动,祖师们捶胸顿足

  “耻辱啊耻辱●……”

  “丢人啊丢人……”

  “你们这些不肖徒孙,我……我要爬出来……”

  ……

  裴元然只觉得浑身一个寒颤,再看到蜃影中左莫屁颠屁颠地继续摆弄着他的符阵,没有半点罢手的意思,一口闷气冲上嗓子yǎn,一张老脸竟然憋成猪肝色,手指哆嗦着

  恰在此时,他听到小果天真的声音

  “为什么说师兄丢人呢?师兄的这个符阵,一看就很厉害啊”

  裴元然只觉yǎn前一黑,险些闷过气去

  好在还有韦胜,他如是安慰自己

  韦胜与古容平之间的战斗很快进入白热化

  主峰之巅,一览众山小,偶尔几朵白云也不过在山腰徘徊

  谁也没想到,韦胜竟然表现得如此强力甚至如果单纯从境界上来说,韦胜毫wú悬念地胜出,然而实际战斗却并不意味着谁的境界高就一定能够胜出不过,哪怕这场比试韦胜输了,也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实力就算古容平赢了,这天月界年轻辈中第一高手的名头,也依然是韦胜的

  古容平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脸色很难看,前所未有的难看

  他从未想过,年轻辈之中,真的有人能够胜出他或许有,但也绝不应该在天月界

  韦胜是谁?wú空剑门在哪?放几个月前,谁知道?

  一个默默wú闻的人,突然抢走了他身上的光环,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抢走古容平yǎn中闪过一丝怨毒,剑势也越来越凶狠

  可是旁观的那些长辈们,却纷纷摇头叹息古容平的心湖剑,讲究的是心如澄湖,明镜wú波,可如今,古容平剑势充满了凶狠凌厉的味道,迥异于之前的飘逸空明虽然威力看似提升,实际却落了下乘

  miàn对古容平凌厉wú匹的剑势,韦胜却没有丝毫惧意方脸粗眉,比起古容平的俊美潇洒,差之何以万里,然而此时沉着镇定的方脸,却透着一股别样的魅力

  只有那些火yǎn金睛的金丹期高手,能够敏锐地捕捉到他yǎn中偶尔闪过的疑惑这便是剑意心转期的混乱和不稳

  一些长老和掌门借机向身旁的弟子们教导,何谓剑意心转

  本来状态起伏不定的韦胜,对上古容平,落败并不出人意料然而古容平心态失衡,并没有给韦胜带来足够的威胁韦胜靠的便是《wú空剑诀》

  《wú空剑诀》这部失传已久的剑诀,终于在他手上呈现,便是裴元然几人,亦是目不转睛而观战的高手,所受的震撼,wú以伦比

  六品剑诀,是天月界当之wú愧的第一剑诀

  古容平感觉难受至极

  韦胜的剑招就好似wú形wú质之物,来去wú影wú踪不说而最令他感到吐血的,是对方剑意明明感受到凛冽凝实wú比的剑意,一招架,却如击空处就好似那剑意根本就蜃影幻象,不是实物可若是放之不管,他身上绝对要多wú数窟窿

  古容平从来没一次,打得如此难受

  对方的剑意,实在太奇怪了,简直乎常理

  他修炼的《心湖剑诀》,是心湖剑门的不传之秘,高居五品之列难道☆对方剑诀的品阶比《心湖剑诀》还要高?

  不可能一个山野角落的小门派,怎么可能有过五品的剑诀?

  古容平紧咬牙关,盯着韦胜,剑势盛

  既然摸不透,那就不摸透

  古容平心一◆

  “本门《wú空剑诀》果然神妙wú比”相比看左莫看得憋屈,阎乐看韦胜的比试看得眉飞色舞

  辛岩顾不得说话,他睁大yǎn睛,盯着韦胜,yǎn睛一眨不眨

  裴元然双目怔怔望向远方,嘴皮哆嗦喃喃:“师父,弟子没辜负……”

  《wú空剑诀》一直是他心头的心病,如今重现天日,他心中激动wú比四人一身本事,成名于狩妖,却甘于蛰伏东浮,所为只有一个,那就是薪火传承如今不仅有韦胜这样前途wú量的天才弟子,《wú空剑诀》也重见天日,他胸中激荡,不能自已

  如此形势,谁都明白,wú空剑门必将成为天月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

  拥有如此精妙神奇的剑诀,拥有如此天赋wú人能比的弟子,wú空剑门势不可挡

  一些心思活泛的人,便开始寻思着,这场试剑会之后,该要重结交一下这个横空出世的门派而另一些人,像灵英派掌门,脸色奇差wú比如果说wú空剑门之前,只是股不容忽视的力量,那么现在的wú空剑门,将跻身天月界最顶尖门派之列灵英派已经失去与之抗争的资格

  在这一刻,韦胜就有如炎炎当空的太阳,释放着wú比夺目炽烈的光芒,所有其他的选手,就有如太阳旁的星辰,全都黯淡wú光

  左莫对这些情况懵然不知,他全部心神,全都放在miàn前的符阵上

  他抹了抹汗水,开始这个符阵群布设最重要的部分

  天环月鸣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