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节 宗铭雁VS左莫


  宗铭雁脸色阴沉,亲眼看到韦胜和古容平两人的比试,两人表现出来的明显比tā高出一筹的实力,让性情孤傲的tā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心情糟糕之下,tā索性没有半点遮掩,全身剑意鼓荡,就等着哪个不开眼的家伙,落在tā手上

  宗铭雁身为东歧剑门首席弟子,左梅天的爱徒,一身修为自然不弱此时没有丝毫掩饰,气势外露,一般修者见其无不是掉头便走而便是那些有实力,也不愿意这么快便消耗了灵力sh◎uí都知道,越早消耗灵力,便会越早出局这轮比试比的不光是实力,还有耐心

  tā听到前方有打斗声,哼一声,便迈步朝那走去

  南门阳浑身金光闪闪,手提大剑,有如一座小山般的巨大身形,怒目圆◇睁,神态威猛而在tā不远处,俞白一袭白衣,虽然不如古容平气度非凡,但也温文儒雅,修长如竹的飞剑,在tā身旁盘旋飞舞,丝毫不落下风

  两人实力强劲,尤其是南门阳的《破山剑》,声势威猛无俦,每一剑,啸音如雷,剑光如卷如涛,真有破山之威

  观摩两人比试的各门派长老们,无不是赞叹不已

  “这南门阳果然天赋异禀,区区二品《破山剑》在tā手上,竟然能有如威势此子若好好锤炼,必将成就一方高手”

  “不错shuí能拉其入门下,凭添一位高手”

  ……

  反倒是俞白有些实力,没有人吃惊

  无空剑门的几位长辈亦在关注南门阳,这位本届试剑会最耀眼的无门派修者

  “师兄,此子的确不错啊我们是不是考虑也去报个价?”阎乐看得目不转睛,就像看到什么宝贝一般

  裴元然沉吟片刻,有些无可奈何dì摇头:“此子的确是可塑之才,不过咱们的家底,你又不是不清楚韦胜就够我们折腾了,何况还有一个让人头疼的左莫罗离此番进步hěn大,心性也比以前要沉稳许多,好好培养一下,前途亦一片光明”在别人为门下没有天赋出色弟子而头疼的时候,裴元然在为好弟子太多而烦恼

  “财力倒不是太大的问题此次试剑会之后,我们只怕不可能像以前那般韬光养晦该争的,还是要去争一争这些年,我都憋得难受”阎乐说这句话时豪气勃发

  裴元然莞尔,眼中光芒闪动

  辛岩突然插了一句:“没合适tā的心法”

  众人才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南门阳固然天赋异禀,但是那也要看修炼什么心法《金刚诀》和《破山剑》虽然只不过区区二品,但由于正对tā的路数,威力猛增若是心法不对路数,那能修炼到什么dì步,可就不好说了

  明眼人一看南门阳是需要特殊心法的修者

  施凤容突然开口道:“左莫不是修炼的《金刚微言》么?不如让tā一起修炼《金刚微言》”

  裴元然苦笑:“《金刚微言》只不过是普通的三品炼体心法,hěn多门派都有这部心法我们hěn难给出什么像样的条件算了,别到时拉过来了,又荒废了人家,那我们可罪过了”

  其余几人亦是默然,无空剑门的剑诀的确没有太适合南门阳的,遂熄了这想法

  “咦”阎乐忽然指着蜃影道:“喏,那小子好像是宗铭雁,tā离左莫那个混小子hěn近啊”

  众人心中虽然对左莫有诸多意见,倒终究是本门弟子,闻言不由顺着阎乐的手指看去

  不过待tā们把目光投向左莫所在的位置,顿时气得不轻

  刚才闪闪发光五亩大小的符阵带已经极招人眼,这没过多久,符阵带的面积俨然扩大了一倍,竟然占dì十亩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tā们脑海中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第二念头便是:完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之前五亩大小的符阵带,在青翠苍郁群山之间,只不过是一小块,那么如今便像打了一个光芒闪闪的大补丁左莫在符阵间来回穿梭,不知疲倦,如果细看,便能发现tā脸上遮掩不住的亢奋和得意

  若是懂唇语,可以轻松dì读出tā嘴里嘟囔着什么

  “跟哥斗,玩不死你们”

  “修为搞不过你们,哥就用晶石砸死你们……shuíshuíshuí说,晶石能使人屈服……给哥屈服”

  “我hěn穷,可是我hěn无耻……”

  ……

  偏偏唇语不是什么高深的玩意,读得懂唇语的人大有人在,不时能够听到有人发出轻笑声

  裴元然四人只觉得一次试剑会,tā们本就脆弱不堪的神经饱受折磨摧残现在身边只有人发出轻笑声,tā们就神经质似dì觉得,这些人在笑tā们tā们简直成了四只惊弓之鸟

  天可怜见

  堂堂无空剑门掌门声名赫赫凶名在外的冰螭剑就连阎乐和施凤容,也是金丹期高手竟然被一个筑基期的弟子折磨得欲仙欲死,濒临崩溃

  宗铭雁的确是冲着左莫去的tā其实hěn想和俞白较量一番,不过俞白和南门阳打得火热,tā自然不好倒插一把

  对tā们而言,不择手段dì获取胜利,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无论是俞白还是宗铭雁,性子都骄傲无比,绝对无法容忍在比试中自己占别人的便宜而获得胜利所以tā只好把目标转移了

  符兵高出树林一截的金光闪闪头颅,就像黑暗中的灯塔,指引着宗铭雁前进

  “有好戏了宗铭雁遇上了剥皮僵尸”

  “报应啊报应老子最恨拿晶石砸人的家伙”

  “丢我们东浮剑修的脸宗铭雁,哥挺你早点把tā干掉,太丢人现眼了东浮之耻”

  听到身边东浮剑修们同仇敌忾义愤填膺的议论声,裴元然四人简直想击节赞同

  “呼”阎乐长长吐了一口气:“太好了tā终于不能折腾了”

  裴元然也是如释重负:“败在宗铭雁手上也不算丢人”

  辛岩罕见了点头赞同:“早死早生”

  三人的意见空前统只盼宗铭雁能够迅解决战斗,这样左莫也能够少在上面丢人现眼tā们现在只觉得,让左莫参加这次试剑会最后一轮简直是tā们人生之中最愚蠢的决定韦胜给无空剑门赚的分数赞誉,远远比不过左莫给tā们丢人的份额,赔大了

  只有施凤容有些不爽:“为什么是宗铭雁?我讨厌左梅天那个老贼”她忽然转过脸:“要不让韦胜去把左莫给踢出来”

  裴元然沉吟:“同门相残,这不太好”

  阎乐在一旁出主意:“让宗铭雁先把左莫踢出来,然后再让韦胜把宗铭雁给踢出来”

  一直沉默的辛岩忽然开口:“妙”

  而在各个赌场门口,迅挂上了左莫对上宗铭雁的赌局,伙计们声嘶力竭dì喊着

  “轰动东浮,十招之赌前两轮最大冷门,神奇僵尸能否再爆冷?即将为您揭晓惊世骇俗之赌局,没有亲身参与,人生如何完美?”

  “来看一看瞧一瞧啊强剑对强盾什么?没有盾?天啊先生,您看看,这世上还有比这乌龟的防守强的盾吗?这绝对是本年度最强悍龟阵看看左莫先生对其得意之作的命名全符阵阵dì防守流冲着如此霸气无比,充满了安全感的名字,就绝对值得您压一注”

  “赔率一赔五百怎么?您还不满意?小人以人格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比悬殊的赔率了想想,上次正是我们神奇的左莫,主演了惊天赌局,多少人赚得盆满钵满我隔壁王小二的亲婶子的儿子,只不过押了十颗晶石……”

  付金红着眼睛,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晶石都押了下去,嘴里自言自语:“我可不是看好你,这是我跟东歧剑门过节”听得赌场的伙计心惊胆战,东歧剑门好歹的大派

  付金认出宗铭雁了上次便是宗铭雁和另一位东歧剑门弟子一起,也是那次,tā被另一名东歧剑门弟子打伤也正是那次,左莫替tā出头,tā和左莫的交情才变得深厚起来

  tā眼睛通红,紧咬着唇,心中不由替左莫担心起来

  宗铭雁的厉害,tā自然听说过,再加上两人又有过节,宗铭雁是绝不会手软

  左莫的神识过人,hěn快便发现宗铭雁宗铭雁的步●子并不快,一步步,朝左莫走来左莫其实hěn想跑,对付普通修者,tā还有几分侥幸心理对宗铭雁俞白这类高手,tā连侥幸心理也没有

  tā得意无比的阵防流,一个最大的弊端体现出来了,那就是挪一旦展开◎,除了死守,别无tā法

  双方上次的碰面并不愉快,因为tā的关系,还有一位东歧弟子被驱逐出东浮

  算了,跑不掉就不跑了左莫心一横,tā一旦光棍起来,还是颇有几分气势

  不就是宗铭雁么?

  环顾四周,无数闪闪发光的材料,就像无数闪闪发光的晶石,流淌着迷人的光彩,闪得tā眼花

  tā心中豪气陡生

  连蒲妖这号称天妖的家伙,哥都能拿晶石砸下来,你区区一个凝脉期的二货,不信淹不死你

  还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