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节 左莫的悲愤


  阎乐神情很怪异,他主管经营,走南闯北,自然看得懂唇语而那些懂唇语的,表情和阎乐如此一辙,他们被南门阳阴损刻薄的语给惊住了

  四周太安静,安静得诡异,阎乐几次想张嘴,但硬是没有说出来这诡异的安静就像是一种压力,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开口

  裴元然脑袋里一片糨糊,他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眼前这离奇诡异的一幕,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所有的智慧、所有的经验,此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目光máng然

  本门怎么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人物……

  嗡嗡嗡

  就像蜂群扇动翅膀的声音,声音渐渐扩大,最终汇集成一股洪流,就像无数洪水奔流,轰然作响众人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有那么一瞬,什么也听不到

  过了一会,这股声浪才平息,biàn得平缓起来

  吃惊、怪异、震撼……各种情绪揉和在一起,浮现在众人脸上,没有人再能保持平静

  “这南门阳一张嘴,简直抵得过十把飞剑”阎乐忍不住赞道,没有弄错,他的确是赞叹他的江湖经验丰富,知道在很多时候,嘴皮子作用有多大

  施凤容连忙问,待听完阎乐把南门阳的话转述完,其他人也愣在原地

  谁能想到,如此粗犷的男人,竟然能说出如此阴毒刻薄的话

  唔,或许南门阳真的不是故意的

  唯一不会这样想的,大概便只有天松子天松子能够想象自己的爱徒胸中的怒火达到何种地步,才会如此失态他感同身受,一张老脸上已经是杀气腾腾

  周围各门派掌门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天松子的霉头天松子能够执掌东浮这么多年,并不是完全领先先人留xià的遗泽,他本身的实力亦深不可测

  很快,“真男人用大剑”这句话迅在修者间传开,那些用大剑的修者个个抬头挺胸,神态傲人但多的修者脸上则是哭笑不得

  人们也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什么

  裴元然目光中的máng然消褪了不少凡事都有一个度,有时这个度发生了biàn化,事情的性质也随即biàn化比如像使用符阵,之前裴元然觉得丢人但是当zuǒ莫布xià的符阵,能够弄出如此大的动静,一干高手,一网打尽,裴元然心中又觉得有些得意

  谁家弟子布个符阵也能弄出这般声势?

  无论zuǒ莫这个符阵最终的胜负如何,这场比试之后,或许会有人取笑俞白,但绝不会有用取笑的态度来谈及zuǒ莫以及他的符阵

  弄清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众人的好奇心没有丝毫减弱,相反biàn得加强烈

  符阵里发生什么?

  这么多高手聚集在一个符阵内,会产生何种biàn化?

  他们会怎么破阵?

  人们充满了好奇

  就在此时,小果突然咦地一声:“师兄的符阵,好像……好像biàn大了”

  小果的话顿时让其他人的目光汇集在zuǒ莫的符阵上

  辛岩突然道:“不错,的确有biàn大”

  裴元然阎乐几人眼中不禁再次露出讶▲色,而其他弟子则是一头雾水

  一个、一个、又一个……

  正在忙于布设符阵的zuǒ莫彻底傻眼,这此人干什么?疯了吗?

  他只愣了一小会,旋即大怒

  宗铭雁一个人他就搞得精◆▲疲力尽,你们这些人还落井xià石

  没错,zuǒ莫第一时间给这些人的行为xià了定义:落井xià石

  虽然不明白这些人突然和自己有多大的仇怨,但是很显然,他们不是来帮他的

  落◆井xià石什么的最可恨zuǒ莫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去想赢了,这么多高手齐齐闯进大阵,再想赢,那无异于痴人说梦话

  小人你们这群小人哥跟你们拼了

  仿佛看到昆仑玉简恋恋不舍向自己挥手告别,离自己越来越远,zuǒ莫心中悲愤莫名正是这股悲愤,让zuǒ莫迅打定主意,他要给这些趁火打劫落井xià石的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

  想从哥这里捞好处,崩你们满嘴的牙

  他完全不去想退路,红着眼睛,嘴里用尽最怨毒刻薄的语言来诅咒这群该死的家伙但与此同时,他的动作biàn得加利索,各种材料像不要晶石一般从他手上流出来

  他感觉浑身的血液就像在燃烧一般,他被彻底激怒了

  “啊符阵还在biàn大”

  “真的在biàn大”

  “你们没听南门阳说吗?要大要大要大”

  “要我是zuǒ莫,先跑了再说,正好这些人都困在里面哈”

  “跑?你往哪跑?只要你一出符阵,就等死外面随便一个人比他厉害,没有符阵的保护,他会死得很快的”

  众人的议论声四起,大家对于zuǒ莫的符阵为什么还在biàn大感到十分不解只是各个版本的猜测中,谁也猜不到zuǒ莫究竟在打的什么算盘,难道zuǒ莫还心存妄想吗?

  没有人会这么想,毕竟太多的高手在那

  整个试剑会所有的高手全都在那

  随便拎一个出来,zuǒ莫都是必输无疑的结果,别说这些多高手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随手一招,这大阵势必分崩离析

  分崩离析?

  zuǒ莫很清楚符阵中这些人的想法,他心中冷笑,手上动作丝毫不慢《天环月鸣阵》可是四品符阵,没有一点厉害的地方,哪有资格做四品符阵?

  或许他们能够破开此阵,但是,绝对不是一招两招能够破解的如果没有找到符阵的罩门,单凭想靠蛮力破解或者摧毁,想也别想

  这罩门,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zuǒ莫的动作飞快,这也使得符阵外的修者能够轻易发现符阵在迅扩大

  不过没有人敢再闯进符阵

  眼xià符阵内,反而成为整个松涛阁最危险的区域

  素进入符阵,只觉得眼前一花★,置身荒野之中沁凉的月亮光华如水般洒落,她觉得有若梦幻之中

  极目四顾,皆是mángmáng,她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那个该死的吃软饭家伙为什么还不放出纸鹤?

  她心中焦急◎万分浑然忘却zuǒ莫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依靠她的帮助,自然称不上吃软饭

  南门阳一闯入符阵,便陷入狂热的战斗情绪之中《金刚诀》被他催至极致,浑身笼罩在金光之中,配合他魁梧高大的身躯,恍若战神

  他怒吼一声,《破山剑》狠狠斩出

  这一剑,斩向天空的光环

  一道雄浑无比的剑芒脱剑而出,呼啸一头扎进天空中的光环

  叮叮咚咚声不绝于耳,就像敲碎了无数玻璃瓶

  刚刚闯进来的鬼风恰好见到这一剑,顿时骇一跳如此威猛无俦的一剑,若是斩向他,无论是抵挡还是闪躲,都不是太容易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连他都觉得难缠的一剑,竟然没有半点作用,就好似一把极其锋利霸道的剑划破水面,等剑掠过之后,水面又恢复如常

  鬼风很快发现了异样,他是紧跟着素进来的,却没有发现素的踪影,反而碰到了南门阳

  莫非,这符阵还有移形换位的本事?

  他的神识同样被一股无形的波动干扰,起不到任何作用

  鬼风心中暗自凛然

  和其他人不同,他没有任何小觑zuǒ莫的想法他擅长阴诡之道,走的并就不是正路,修为高可不代表着就一定能赢

  另看这么多人闯进阵内,可若没有找到罩门,想离开可不是件容易事

  那,罩门在哪?

  和南门阳一样,很多修者一进来符阵,第一件事便是释放攻击,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所有的攻击就像泥牛入海,没有半点作用

  而一些实力强大的高手,立即停止这些无用功,而是开始思考起如何破阵的问题

  宗铭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一同闯进符阵,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些家伙真是烦人像群苍蝇一样这符阵自己还没有破解,这帮人也跑过来凑热闹,他心中相当不爽

  虽然还没有找到这个符阵的罩门,但是宗铭雁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拿一个筑基期弟子没有办法

  但眼xià局面全都被打乱了,这群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个发了疯一般,一进来便是一阵乱砍

  抚去心中的烦躁,他冷笑地收回七梅剑

  你们这群傻瓜我看你们能折腾出什么名堂

  已经试了一剑的宗铭雁相当笃定,这符阵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他心中相当惊异,如此符阵,是筑基期修者能够摆出来的吗?他有些不信,但事实摆在他面前,他还亲自尝试过

  或许,这些人来做炮灰,也是一件好事

  宗铭雁目光发冷

  zuǒ莫还在埋头布设符阵,他的进度相当快,眼xià已经布到第六十三个子阵,也就是说,还是有九个子阵,他便能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七十二个子弟的天环月鸣阵

  哼哼,你们好好消受
◆   已经疲倦至极的zuǒ莫只觉得忽然浑身动力十足,手上动作不由再快一分,继续他的扩建事业

  他很期待,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连他都没有见过它突然有什么样的威力?没有比这好的试验局面

  正在此时,忽然符阵内传出一声惨叫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