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节 火


  看着斗成一团俞白和南门阳,众人目不转睛

  刚刚拼过三招的南门阳被俞白全面压制,几乎被打得抬不起头俞白也一改之前温和的打法,狠辣果决,招招要命,看得阵内其他人心中直冒寒气

  老实人发火,也是很吓人的

  唯独觉得无趣的,大概便只有常横

  这种程度的打打杀杀,他有些提不起精神扫了一眼周围,众人都停下了动作南门阳和符兵拼的三记,惊天动地,把阵内几乎所有的修者全都吸引过来而如今南门阳和俞白之间的战斗虽然不如刚才那般热血沸腾,但其中技巧没有半点逊色

  一位是无门无派的草莽,一位是东浮执掌者爱徒

  双方一旦打出真火,场面精彩无比,看得众人如痴如醉

  不知不觉中,符阵内的修者重聚集在一起

  常横仰脸看向天空中游动的guāng环和高悬的弯月,神色间颇为意动他收回目guāng,因为他注意到,在远处,宗铭雁正看着他两人的目guāng在空中◇相遇,就像两把锋利至极的剑在半空中拼了一记,火花四溅

  两个桀骜不驯心高气傲的年轻高手,此时对上了眼

  “打一场?”宗铭雁冷不丁开口,目guāng中充满挑衅

  “没兴趣”常横只是看了宗铭雁一眼,便把目guāng重投向天空,天空中那些自由自在游动的guāng环,似乎吸引他

  宗铭雁眼睛微微一缩,但他没有进一步挑衅常横的凶厉残暴,是本届试剑会之最,每一位选手面对这位凶人时,都不自主地收敛,包括宗铭雁

  宗铭雁神色恢复如常,淡然道:“不若我们来破阵,以赌胜负?”

  常横依然仰着脸,没看宗铭雁一眼,道:“唔,只怕你未必破得了”

  宗铭雁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常横的轻视,脸色十分难看,冷哼一声:“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你可以试试”常横指了指天空,一脸平静道

  宗铭雁闻言,也懒得和常横搭话,手上多了那把七梅剑

  一抖腕,三朵梅花化作三道流guāng,飞向天空

  宗铭雁有意让常横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一上来,便用上自己得意的《三弄》

  三道剑意,宛若三条缠绕游走的鱼,盘旋着朝天空弯月直刺而去

  左莫正在琢磨如何分神,突然察觉到阵内异动,顿时惊醒

  他妈的有完没完?好不容yì琢磨出一点头绪的左莫气得破口大骂待发现出手是宗铭雁,胸中怒火蹭蹭地向上窜

  他想起来,这厮是第一个找他麻烦的家伙

  正所谓,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心中邪火直冒的左莫顿时陷入第二次暴走

  早就看你这厮不顺眼

  左莫那双眼睛绿幽幽的,他停顿的双手再次动了起来他算是明白过来,此时此地,可不是去琢磨分神的好时候这些落井下石的家伙虽然都可恶至极,但个个都有破阵的实力不早一点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自己便一直拿这帮家伙没有办法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去想如何去对付符阵内的这些高手他浑然忘记,这里每一个人,都拥有远远出他的实力

  但是,左莫又面临和刚才一样的难题他必须在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之前,阻止这些人破阵

  眼看七十二子阵就要快完成了,这些家伙又出来捣乱

  刚才他用掉了符兵,挡住南门阳破阵,现在,他该用什么来阻止宗铭雁破阵?

  你以为,哥只有符兵么?

  左莫咬牙切齿,心中把宗铭雁诅咒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但同时,他的神识却有如流水般悄然渗透

  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倾,弓背含胸,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张弯曲的弓他保持这个怪异的姿势,一动不动,唯有眼睛微微眯起,就像等待猎物的猎人

  宗铭雁的三道剑芒仿若食人鱼闯进肥美的鱼群 ◇
  任何试图靠近它们的guāng环,都在刹那间被绞得粉碎而三道螺旋剑芒,去势几乎不受影响,挟着摄人心魄的嘶嘶声,直扑天空那轮明月

  在他眼中,那轮明月赫然是破阵的关键

  只要击碎◎○那轮明月,整个大阵将不攻自破

  层层guāng环有如一厚实的布袄,刀斧难伤,可若是一根尖锥,却能轻yì刺破这层布袄

  三道剑芒旋转不休,共同组成一个锋锐无比的绞阵,每一道剑芒就是最犀利★的刀片,它的凿穿力远远过一般的剑芒

  之前挡下他《一剪梅》的guāng环面对这招《三弄》,却被轻yì凿穿

  剑芒快如闪电,远非guāng环能追上但guāng环却像活物般,知道不及抵挡剑☆芒,便直扑宗铭雁

  一圈圈guāng环,从天而降,直朝宗铭雁罩去

  即使以宗铭雁之能,也不敢轻yì试险,那位退出比试的修者让大家印象深刻

  《双飞燕》

  两朵梅花从梅枝◆上脱落,犹如两只蝴蝶,围绕着宗铭雁周围翩然而飞从天而降的guāng环一靠近宗铭雁,便可以听到叮地一声脆响,随即被击得粉碎,化作无数碎芒

  然而,天空中的guāng环锲而不舍地不断朝宗铭雁罩去

  叮叮叮

  密集的脆响有如无数玻璃杯同时被打碎

  纷纷洒洒的碎芒,在宗铭雁身边飘扬,时而被两朵翩飞的梅花带起的劲气吹得七零八落碎芒之间,宗铭雁安然无恙

  “年轻人,真有干劲”黄脸汉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常横身边,zézé道

  常横依然抬脸看着天空,漠然回答:“他傻”

  “嘿嘿,也好,也让我们省省力气”黄脸汉子笑道

  常横听到这话,把目guāng转向黄脸汉子身上:“你在找什么?”

  “什么找什么?”黄脸汉子有些听不懂

  “你的实力,比这里所有人都高”常横淡淡道:“隐藏实力,不争名次,自然有其他目的而你不停地跑来跑去,像在找什么这是松涛阁,没听说有什么好东西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你在找什么人”

  黄脸汉子脸上的笑容消失,目guāng渐渐犀利如刀

  常横依然一脸无动于衷

  黄脸汉子突然抚掌笑道:“别人只知你凶残好杀,没人想到,你心思也如此缜密我小看了你”

  “我们没有冲突”常横自始至终,表现得很淡定,就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黄脸汉子轻叹一声:“不在这里”神色间难掩失望

  “那真可惜了”常横一脸平静道,他却没有说为什么可惜

  左莫的识海之中,蒲坐在墓碑之上,目guāng投向远处,嘴角浮起意味难言的笑意,似乎有些嘲讽,有些缅怀,有些落寞,有些冷……

  和蒲妖的稳若泰山不同,左莫此时却有如在弦上的箭,一触至发

  那轮明月虽然不是罩门,但若是被击中,左莫也知道会有什么状况发生

  时间已经不容他多思考

  三条有如青索的青芒突然出现缚龙阵》

  青索出现的位置极其精准,恰好在螺旋剑芒的必经之路上

  而和之前左莫用出的缚龙阵不同,这三道青索,一出现,便结成一个索扣,一个恰好能兜住三道剑芒的索扣

  三道剑芒一头扎进索扣之中,索扣的坚韧出了宗铭雁的意料,一绞之下,竟然没有绞碎

  然而也是在宗铭雁此一愣神时,突然空中出现一道火网

  一道细密幽蓝的庞大火网

  七杆青木旗汲取水力,转化为源源不断◆的木力每杆青木旗旁,蹲着七鼎二品小青铜狮首炉,深红色火焰从青铜炉的狮口中喷出,在半空中汇集,汇集之后的火焰红色反而变淡

  每七鼎丹炉周围,以十二玉牌为骨,赤金丝为络,结成《三转火阵》

 ● 三转之后,火焰此时几近透明

  七道接近透明的火焰在飞上天空,在空中交错相织

  七七四十九鼎小丹炉,再结成《大离火符阵》

  符阵一成形,每根火线皆是一抖,原本几乎透明的火焰再生变化,竟然泛着微微幽蓝

  这才是众人看到的天空中那张巨大的幽蓝火网

  幽蓝火网恰好把三道剑芒和宗铭雁隔开

  宗铭雁脸色微变

  这张火网竟然隔绝了他和三道剑芒之间的联系

  与此同时,兜住三道交缠剑芒的缚龙青索扣猛地向旁边一引一带

  乒

  缚龙青索扣终没有挡住三道交缠剑芒,刹那间被绞得粉碎但是借着这一引一带,三道剑芒准头一偏,擦着天空那轮弯月,没☆入空中,不知所踪

  所有人都被这张突然出现在他们头顶的火网给惊住

  幽蓝的火线,无声无息,就像庞大无比的幽蓝蛛网罩在他们头顶

  但是那并不粗壮的幽蓝火线却令许多为之色变,它们所●释放出来的恐怖温度,令每个人心惊肉跳火焰幽蓝,它的强度将达到何其惊人的地步?

  幽蓝的火网无声而肆意地烘烤着,符阵内俨然成为一个巨大的丹炉

  天空中的五陵散人和魏飞,看到极其壮观的一幕

  半亩大小的水洼水汽翻腾氤氲,活泼异常,它们化作一股股水力,源源不断地钻入青木杆,青翠宁静的木力,投入青铜狮首炉,转化成深红色的火力,再经《三转火阵》,再成《大离火符阵》,结网而成

  魏飞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鬼斧神工神乎其技”

  决定本周每天双红票打赏什么的,统统砸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