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节 新目标


  左莫骑虎难下

  额头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滑落,他低估了这个《大离火符阵》的控制难度

  为了追求威力,他从各个方向拼命地强化符阵,这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符阵的控制难度大为提升而刚才这一系列的控制,华丽眩目的背后,又是高难度

  饶是左莫如今精微控制水平大涨,符阵出预估的难度立即让他吃足了苦头

  身tǐ有如筛子般直抖,如此短的一刹那,汗水像突然从身tǐ冒出来般,全身顿时有如刚从水里捞出来

  太勉强了

  该死

  左莫战战兢兢,全部神识都调动起来,小心地控制符阵每一个个精细变化

  符阵是一个极其讲究精细的活,任何一点误差都有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导致符阵的威力天差地别尤其是左莫这种利用不同的符阵强化组成的符阵带,复杂程度是直线上升

  左莫没有注意到,他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嘴唇咬破,血迹殷红

  他的神识借助五色塔小心控制着火网

  见终于抵挡住宗铭雁这轮攻击,左莫却来不及高兴因为他已经到了极限,火网几乎要失去控制

  左莫眼睛瞪得老圆,额头青筋爆起如果火网失去控制,对他来说,便意味着失败yōu蓝色的火焰温度zhī高,是他学习炼丹以来所见过的最强火焰失控的火网会在一瞬间的崩散,yōu蓝色的流火将会把这符阵破坏得一干二净

  绝对不行

  可他已经到了强弩zhī末,他能察觉自己tǐ内的灵力在迅枯竭,他孱弱的修为再一次成为他的软肋可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他想也没想,闷哼一声,鼓起最后余力

  庞大的yōu蓝色火网突然向下罩落,符阵下方的修者们顿时一阵骚动,难道左莫竟然想他们一网打尽?

  不自量力

  许多修者嘴角都浮起冷笑,在他们看来,一个筑基期修者正在通过这种方向他们发出挑战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如何能容忍一个筑基期修者来挑战他们?

  不少选手跃跃欲试,准备来试试火网的威力

  就在此时,一个沉闷沙哑的声音陡然在符阵内回荡

  “束”

  便见遮天蔽日的火网急剧缩小,兜头朝宗铭雁罩去这也令那些原本作好战斗准备▲的修者一愣,他们顿时露出看热闹的神情没人会傻到替宗铭雁去挡火网

  宗铭雁流露出怒色,重重哼一声,神色肃穆,手中七梅剑化作一道乌光朝火网迎去

  七梅剑一入空中,便化作一道巨大的剑芒,狠狠□朝火网刺去

  yōu蓝火网再次出人意料地朝中一收,竟然连剑带人,一起卷入火网zhī中

  剑芒斩上火网时,噗,左莫再次喷出一蓬血雾,脸色惨淡了几分

  但此时岂容他退缩?他猛咬舌尖,咸咸的血腥味让他精神一振,猛地鼓动最后一丝余力神识和灵力此时已经几乎消耗一空,左莫鼻窍流血,他浑然未觉

  最后一丝神识钻入五色塔中,只色五色塔光芒大盛,一轮弯月zhī下,竟然亮起五彩光芒

  宗铭雁脸色终于大变

  火网还没靠近,那股逼人的高温已经令他感到畏惧不敢有任何保留,他腾空而起,紧紧跟在飞剑后,全身的灵力全都灌入剑中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冲出火网

  七梅剑在◇他全力催动zhī下,剑意陡然凛冽如峭壁寒风,恍然间,好似看到一株苍劲腊梅,迎风而立

  哧

  飞剑刺破火网,宗铭雁心中暗喜,可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去死”

  左莫的闷喝☆如若雷音,在符阵滚滚炸开

  火网突然朝中间一收

  宗铭雁只觉得上下左右全都是yōu蓝的火焰,好像置身于一个大丹炉zhī中,随时可能会化为灰烬,心中骇然,顾不得其他,连忙催动浑身灵甲

  无数yōu蓝火焰,悉数落在宗铭雁身上

  “啊”

  只听得宗铭雁一声惨叫,飞剑光芒陡然散乱就在众人以为宗铭雁小命不保时,那无数yōu蓝火焰却突然凭空

  然而还是有不少火焰打在宗铭雁身上的灵甲东歧剑门并不以防御而著称,这些yōu蓝火焰威力惊人,即使有灵甲保护,宗铭雁也凄惨无比

  他浑身焦黑,灵甲损坏,整个人就像一截烧黑的木头,从天上一头栽下

  符阵内其他修者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掉下来的是谁?是宗铭雁

  这符阵实在也太厉害,连宗铭雁也栽跟头,原本想马上尝试破阵的修者顿时止步不前再看到地上昏迷过去的宗铭雁,浑身凄惨模样,实在让他们有些不忍卒视

  乖乖

  连宗铭雁也不是对手,这真的是一个筑基期修者布设的符阵么?

  同样这个疑问,在符阵内每一位修者心中流淌而且人家左莫最后还留手了,若是不留手,那漫天yōu蓝火焰全都轰上宗铭雁,宗铭雁能不能留下命来,可难说得紧

  也就是说,左莫布下的符阵,能够杀死一位凝脉期的修者

  众人悚然而惊

  一时间,原本符阵内相互敌对的修者,竟然全都停止相互攻击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凝重zhī色,他们还在阵中

  只不过,他们大概想不到的是,左莫根本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最后那一下,他连意识都有些模糊,哪还知道留手?他所有的神识和灵力都消耗得一干二净,直接昏倒在地上●,这才导致火焰湮灭

  等左莫从昏迷中悠悠醒来,刚才的斗志和战意,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果然无知者无畏啊

  刚才自己竟然直的和宗铭雁干上了

  他忽然歪着头,他想起来,在自己昏迷前,宗铭雁已经被他自己打败他咧嘴笑了,只是配上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看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自己昏迷了多久?他挣扎着爬起不断,环顾四周

  咦,自己还在阵内?难道那些家伙还没破阵?左莫觉得这个想法实在有些荒诞,他到现在,对刚刚打败宗铭雁还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左莫不知道,他只不过昏迷了一柱香便醒了过来,这得益于他颇为深厚的《金刚微言》否则的话,这一昏迷过去,不知要多少天才能恢复过来

  而他也万万想不到,在他刚刚昏迷的一柱香时间内,竟然没有人再去尝试破阵

  相反,符阵的修者开始相互攻击,无论是素,还是鬼风,就连常横也参加入内,几人开始清扫符阵的其他修者,五陵散人和魏飞开始忙碌起来

  常横他们是出于谨慎的安排,眼下符阵的威力他们刚刚见识过,没人敢大意想破阵,必须全力以赴可若是身边有其他对手,谁又敢全力以赴呢?

  如果左莫想通这些,他一定会为自己感到骄傲一个筑基期修者,让如此众多凝脉期修者小心翼翼,全力警备,足以自傲

  只不过,刚刚醒转过来的左莫,他的目光落在还未完成的天环月鸣阵上

  说实话,和宗铭雁的这一战,看上去他胜了○,其实只能算得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因为强运符兵和南门阳火拼而受的伤重了几分,彻底失去再战zhī力

  亏大了

  左莫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此

  看着这些天环月鸣阵,他心中●,qíshízhīnéngsuàndéshàngshādíyīqiānzìsǔnbābǎi,tāyīnwéiqiángyùnfúbīnghénánményánghuǒpīnérshòudeshāngzhònglejǐfèn,chèdǐshīqùzàizhànzhīlì

  kuīdàle

  zuǒmònǎohǎilǐbèngchūláidedìyīgèniàntóubiànshìcǐ

  kànzhezhèxiētiānhuányuèmíngzhèn,tāxīnzhōng肉痛瞬间达到峰值,远远出了他**的疼痛

  好多晶石打了水漂啊这些材料全都是他花光了晶石从多宝飞阁买来的,来参加这次比试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拿了一大笔晶石,做了一个极其挫败的投资,看样子一无所获,全亏了

  不行

  绝对不行

  左莫咬牙坐起来,一定要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他已经不去想昆仑玉简,只为了不浪费这些已经花出去的材料丢了这么多材料下去,怎么着也要听个响

  左莫一边肉痛无比,一边自我安慰

  眼下的他,完全无力去继续,便索性盘膝入定他需要尽快恢复灵力和神识,否则的话,连这“响”也听不到

  于是,便出现极其怪异的一幕左莫在符阵中安然打坐恢复灵力神识,而常横他们则和其他进入符阵的选手打得火热其他修者虽然不如这几人,但敢进来的,都是实力不俗的选手而且这些修者们也不傻,顿时míng白常横他们的意思,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一个人打不过,那就两个人一起上

  左莫便在怒喝声中、剑芒啸音、飞击撞击声中,安然入定

  直到三柱香后,他终于睁开眼睛,拥有妖核魔纹的他,在灵力和神识恢复上,除了蒲妖,他还没有遇到比他快的修者

  但也是这会功夫,符阵内便只剩下五人

  素、鬼风、常横、黄脸汉子、罗离

  俞白和南门阳两人打得实在太激烈,消耗极大,可谓两败俱伤,被常横和黄脸汉子联手阴了一把至于其他人,出局早可怜的宗铭雁,也早就被五陵散人给救走

  左莫没有理会五人,压下伤势,继续布设天环月鸣阵

  他此时给自己订下的目标极其现实

  ——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捞不到玉简捞经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