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节 雏形


  趁着老祖zài闭关,贺翔把事给瞒了下来其tā人也知道,这次的事实大闹得太大,若是被捅上去所有人都会没命,集体保持沉默这次最大的损失是五艘运奴船,至于那一千多名修奴,价值有限得很

  五◎艘运奴船的赔偿,tā们还是能够承受

  让tā们感到吐血的是,本来已经谈妥的各大势力老大,有好几个zài这次偷袭中丧生之前达成的协议,也就成了废纸一张这些势力必将陷入一段时间的混乱,再经过重组,选出的老大这也意味着tā们的工作将被拖延进度

  这群该死的jiā伙

  如果让自己逮到tā们,一定要把tā们碎尸万段

  贺翔咬牙切齿,想着那些混乱的势力,tā头大无比tā忽然发现,自从自己坐上外堂大长老开始,噩运就缠上tā,没一件事情顺利

  tā现zài需要考虑是不是介入这些势力内部的争斗留给tā的时间并不多,若zài老祖出关之前,还没有完成这件事,tā将失去任何机会

  每一座符战碉楼都亮了起来,柔和的银色光芒,zài夜晚十分漂亮

  符战碉楼的顶层,飘浮着七颗雷音核桃,它们就像zài水中般,沉浮不定时不时地还zài符战碉楼内飞舞,灵活无比楼顶和四壁、地板上不断地释放银色的光点,这些银色光点,像雾气般不断被雷音核桃吸收

  左莫仔细检查了每座符战碉楼里温养的雷音核桃符战碉楼镌刻的是《阳煞罡雷》的符阵,这些看似星星点点无害的银色雾气,蕴含丰富无数细小无比的罡雷,雷音核桃经此温养,威力令人期待

  建城现zài只不过完成一半,剩下的一半,才是困难的地方

  金乌城正中心的碉楼内,左莫疯狂地开始向下wā掘,wā出来的泥土直接用金乌火焚烧干净tā的身体,如今进入二熟阶段这次的熟化过程,比第一次的动静要小得多

  二熟的提升没有一熟那么明显,但还是能够感受到身体的进步

  《琉璃天波》从十八周天,提升为十九周天威力有所提升,但是并没有出现实质上的变化

  但是左莫感兴趣的是自己身上的魔纹

  玉铁头是魔体,二熟之后,便开始出现淡淡的魔纹魔纹出现zàitā胸前,极淡,若不是左莫对自己身体观察仔细,极有可能忽略细微的变化

  tā的皮肤如今本就黑亮,这些魔纹的也是黑色,加上颜色极淡,难以察觉

  左莫仔细研究了片刻,发现浮现的魔纹并不完整,有许多地方太过于黯淡,难以查辨,想必要等三熟之后,它才会完全呈现

  tā暗记zài心,便重投入建城之中

  短短的几天之内,金乌城便焕然一

  街道干净异常,两旁整齐崭的房屋林立,这些房屋的建筑风格各异有青砖红瓦的庭院,也有风格繁复■色彩浓艳的尖顶小楼,金乌城的修者有许多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倒是其tā城市比较常见的浮空的房屋,根本见不到,这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街道两旁的果树郁郁葱葱,果实累累,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所有空闲的地方,像☆房屋的墙角、树下,全都植上花草,赏心悦目为了这些树木花草,所有会灵植的修者齐上阵不少鸟类被吸引过来,到处都是生机勃勃

  拖着一帮修者日夜兼程赶回来的年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美景,失去语言的能力

  包易对飘浮zàitā面前的小塔行礼,神色有些警惕:“塔爷,您可是又饿了?”

  胖嘟嘟的小塔竭力摆出傲然的姿态,但却令人忍俊不禁zài它身后,傻鸟抬头挺胸,腆着肥肥的肚子,半眯着的眼睛,就压根没正眼瞧人的味道傻鸟头顶的小黑,头上触角不断乱摇,不时左右张望

  包易可不敢笑,眼前三个小祖宗,tā可不敢得罪

  tā实zài搞不明白,这年头,连法宝、座骑、虫子都成精了?三个jiā伙成群结队,每过段时间,必定会跑来扫荡一番最奇怪的是小塔,什么都吞,法宝、材料等等,全都往肚子里吞

  可偏偏老板对其颇为纵容,让tā把一些用不上的法宝全都丢给小塔

  对于包易这样的守财奴来说,这无异于zàitā心头割肉哪怕tā知道那些法宝没有太多的价值,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看到它们落入小塔的肚子里,然后一晶石都没掉出来,tā的心头直滴血

  败jiā太败jiā了

  无意之中,zài包易的心目中,小塔已经成为tā的头等大敌

  当然,tā可不敢把心中的敌意表现出来,小塔明显深得老板的宠爱如果说之前的投靠是无奈之举,那现zàitā可是死心塌地开什么玩笑,能一个人建出一座这么强悍的城镇的人,tā不要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tā现zài才有些明白,为什么谢山这样的高手,也愿意屈居其下

  再看看老板手下那伙强大的战斗力,噢,财神zài上,tā包易这辈子想都没想过能亲眼见到如此凶悍的队伍

  tā不相信小山界能有谁有能力对tā们构成威胁,除非明霄老祖亲自来这一点tā尤其佩服老板,老板对手下的晶石供应简直是敞开供应七百人的队伍,一天便是三千五百颗三品晶石,折算下来就是七颗四品晶石

  一天七颗四品晶石乖乖当初tā差点没被吓昏过去哪怕是现zài小山界,晶石不值什么,但是这依然不是个小数目

  tā感到沉重的压力,缴获的法宝又没办法卖出去现zài建城了,得想办法让老板封开始做点生意,要不然这么长期啃老本,后面的日子就没办法过了

  就zàitā胡思乱想间,只见小塔zàitā面前晃动,tā忙回过神来,却蓦地发现,这次三个ji●ā伙身后跟着一排傀儡

  傀儡?

  包易作为一位资深商人,经手的法宝各式各样,傀儡tā自然见过说实话,从tā的角度来看,这些青铜傀儡炼制极其粗糙

  青铜傀儡只不过比纸竹傀儡要高一▲āhuǒshēnhòugēnzheyīpáiguīlěi

  guīlěi?

  bāoyìzuòwéiyīwèizīshēnshāngrén,jīngshǒudefǎbǎogèshìgèyàng,guīlěitāzìránjiànguòshuōshíhuà,cóngtādejiǎodùláikàn,zhèxiēqīngtóngguīlěiliànzhìjíqícūcāo

  qīngtóngguīlěizhībúguòbǐzhǐzhúguīlěiyàogāoyī级,但依然算是比较常见的大路货tā撇了撇嘴,这样的青铜傀儡,zàitā手上,也卖不出好价钱

  但是可以看得出,设计这些傀儡的jiā伙还是颇花了些心思这些傀儡应该是用来wā矿的,下肢像蛇般,一节节的青铜骨节,这让它们能适合凸不平的地面上半身是传统的人形傀儡,只是不是两只手,而是四只手

  一排傀儡整齐地排列,每个傀儡身上都扛着过它们身形的麻袋

  包易收起几分小视之心,这傀儡虽然长得丑了点,但它们的力气很大,是不错的傀儡

  只见这些傀儡鱼贯而入,放下扛着的麻袋很快,包易面前,就堆起一堆小山

  “那个……塔爷,这都是些啥?”包易小心翼翼地问

  小塔弯了弯胖嘟嘟的塔身,作了一个呶了呶的动作

  包易吞了吞口水,抹了抹额头汗,有些心虚地问:“可是让我看看?”每次面对小塔tā们仨,tā头大如斗,tā很后悔,为啥小时候就没好好学学猜谜呢?

  小塔连连点头

  包易松了口气,没猜错,tā连忙跑过去,打开麻袋

  耀眼的晶石光芒倒映着tā呆滞的脸,满室生辉

  小塔跑到傻鸟面前,一脸邀功状,傻鸟用翅膀蹭了蹭小塔,小塔顿时喜笑颜开,连忙飞到前面,屁颠屁颠带路这厮贼精,来了几次,早就熟门熟路傻鸟顶着小黑,旁若无人地踩着它高傲的鸟步,施施然从呆滞状的包易身边走过去

  束龙是卫营如今最高负责人tā是一名老修奴,和许多人刚刚掳来不同,tā辗转经过五个主人之手,这也使得tāzài这群修奴之间颇有威信

  扫过营地,每个人都zài拼命地修炼,tā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对于现zài的主人,tā心存感激只有经历多个主人的修奴,才深刻地体会到,现zài的待遇,就像zài仙境

  自己竟然能得到主人垂青,统领卫营,tā是又激动,又惶恐高兴的是能帮主人的忙,惶恐的是怕自己把事做砸

  tā没想到的是,老板没让tā们去☆干活,而是让tā们去修炼修炼当然是好事,虽然tā懂得不多,但也知道修炼才能有价值但又不免担心起来,主人此举虽然人厚,但是落zài其tā人眼中却是败jiā哪有让修奴去修炼的?

  如此荒唐的事,t◎gànhuó,érshìràngtāmenqùxiūliànxiūliàndāngránshìhǎoshì,suīrántādǒngdébúduō,dànyězhīdàoxiūliàncáinéngyǒujiàzhídànyòubúmiǎndānxīnqǐlái,zhǔréncǐjǔsuīránrénhòu,dànshìluòzàiqítārényǎnzhōngquèshìbàijiānǎyǒuràngxiūnúqùxiūliànde?

  rúcǐhuāngtángdeshì,tā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既然主人吩咐下来,tā也只有尽力来帮助主人有时tā也不免幻想若是这卫营里能走出去几个高手,为主人效劳,那自己死了也算值

  主人收留了tā们,还让tā们修炼,卫营上上下下,全都憋着一口气束龙最怕的是修奴,修奴眼中只有仇恨,zàitā们眼中,所有的修者全都是敌人

  tā曾经也这样一路过来的

  “束龙,让tā们一个个上来,我要检查tā们的进度”tā脖子上的项链传来一道信念,tā心神一凛修真真是神奇,自己的这个项链应该也是个法宝

  “是”tā低声应道,连忙敲响大鼓

  zài识海里,蒲妖兴致盎然把玩着项链,左莫炼制的小玩意还是有点用处

  折腾出一支修魔的队伍,该是件多么有趣的事

  感冒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