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节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左莫仿若穷途末路的野兽

  周围的土雾,依然挟着千钧重势,流转着,他的身形也不自主随着土雾流dòng而飘摇不定

  女修顿了顿,抬起满是鲜血的脸,看了一眼又重和她拉开距离的左莫,复又继续朝他挪dòng那双完美无瑕的赤足,踩着妖异的紫火,一点点穿过沉凝肃杀的土雾,缓缓前进

  柳冬华的脸色白得像纸

  他没有想到两rén竟然顽强若斯第一次运用九转霄土盘的二转之力,他低估了灵力消耗度此时他亦是骑虎难下,眼看灵力就要枯竭,而两rén还在苦苦支撑

  他妈的,哪里跑来这样恐怖的家伙?

  他一开始只以为女修高深莫测,没想到那个黝黑的男子,强大程度也过他的想象别的不说,他数遍本门所有shī兄弟,能够在硬扛九转霄土盘二转之力如此之久的,一个都没有就连黄卓光,也绝不可能做到

  到底是两个什么样的怪物?他心中莫名地恐慌起来

  他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知道此时除了坚持下去,别无他法黝黑男子看上去没有什么战斗力,dàn是那名女修,虽然看上去满脸是血,dàn应该并未遭受重创一旦他收回九转霄土盘,以两位shī弟的能力,绝对抵挡不住这名诡异的女修

  那紫火妖异无比,dàn柳冬华猜测消耗应该也不低

  双方如今陷入僵持,看谁能熬到最后

  灵力抽空的感觉让柳冬华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他脸白如纸,dàn知道此时是拼命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手上多了一枚灵丹,毫不犹豫地塞进自己嘴里

  汹涌灵力陡然他体内爆开,他苍白如纸的脸上陡然浮起一抹红晕

  两位shī弟脸色剧变,这枚灵元丹下去,shī兄的修为起码要受损三年,shī兄在拼命

  两rén齐齐摒住呼吸,他们也没想到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局面,竟然演变成拼命的局面dàn他们知道,这个拼命的结果,将直接决定两rén是生是死

  “shī兄,传我们过去”
◆   原本打算这场战斗结束前往天水界的shī弟突然开口扬声高喊,另一名shī弟转过脸,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shī弟,我们把灵力传给shī兄”

  这名shī弟一咬牙,点头:“没错,要拼☆命大家一起拼”

  柳冬华心中一喜,连忙掐dòng法诀,只见光芒一闪,两rén就出现在他身边他此时已经没有余力开口,另外两名shī弟见状,也不废话,一rén伸出一只手掌,贴在他背上

  三rén修的是同一部心法,灵力性质相同

  灵力源源不断地从两rén的手臂传入柳冬华体内,柳冬华只觉体内灵力前所未有的澎湃充裕,信心大增,手上九转霄土盘光芒大涨

  左莫就像濒临绝境的野兽,本能地嚎叫怒吼他身体忽然涌起丝丝黑气,褐色的土雾依然一如既往的沉凝肃杀,dàn这细若发丝的黑气,面对能够绞碎一切的土雾,没有一丝颤dòng

  它们旁若无rén地在左莫波dòng起伏的体表蜿蜒爬◎dòng,dàn是很快,它们就齐齐钻进左莫体内,消失不见

  刚才左莫体内,混乱不堪

  如今却只剩下两种颜色,红、黑

  深红色妖艳的火焰如同舞娘扭dòng的腰肢,黑色雾气漆黑如墨▲一dòng不dòng,两者泾渭分明,就像两只贪婪的怪兽,yán途遇到所有的力量碎片,全都吞噬一空

  短短片刻间,左莫体内原本肆虐的其他力量,全都一扫而光

  识海中,蒲妖盘腿端坐,原本白皙妖艳的脸,此时白了一分在他身旁,墓碑的旁边一直缭绕的黑云,此时也消失不见

  黑云和妖火恍如两只凶兽,盘踞在左莫体内,相互对峙

  左莫的身体安静下来,他的意识也渐渐从拉了回来虽然身体依然dòng弹不得,dàn外面土雾恐怖的压力他感受不到,刚刚捡回一条命的左莫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他很快发现体内对峙的红黑两股力量,险些又是一口气闭过去

  他晓得厉害

  深红色的火焰应该是蒲妖的力量,以前识海里的茫茫火海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后来不知是蒲妖的力量受损还是怎么回事,火海消失不见

  黑云他也认得,是墓碑旁终年不散的黑云相比自称天妖的蒲妖,墓碑的来历加神秘,蒲妖似乎也不愿说起

  一妖一碑的关系颇为微妙既敌对,又颇为熟悉,他总是难以看明白

  两股力量的凶横和强悍,一点一滴都毫不掩饰,劫后余生的左莫再次陷入心惊肉跳的局面

  让左莫感到庆幸的是,双方并没有发生碰撞妖火倏地化作一条极细的火线,毫无征兆地钻进左莫的眉心而黑云像水浇进沙子,迅的干涸向下沉,左莫却是看得分明,它沉进自己的骨头里

  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左莫有些愤怒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发出自己的愤怒,铺天盖地的压力如四面八方,齐齐挤压过来

  该死

  左莫忽然咦地一声轻呼,压力依然莫可抵御,dàn是却不像刚才那般痛苦不堪

  似乎有点可以忍受……

  左莫很快便明白自己这不是幻觉,自己的身体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个问题在他心头闪过,还没等他检查,他的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笼罩在紫火中的身影

  左莫所有的思维在一刹那停顿

  他目★光怔然

  女修就在他不远处,浑身笼罩着火影,一点点朝他挪过来左莫惊住的是那张脸,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女修的脸上全都是血,看不清她的样子,只是有那双略显黯淡的眸子

  看着女修像木偶一样,奇慢□无比地朝自己挪来,左莫不知为何,突然有想叫住她的冲dòng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

  左莫呆呆地看着女修,第一次,紫色光芒在他眼中,没有半点可怖和阴森的味道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虽然有太多的疑惑,dàn左莫突然明白,她没有恶意

  不,看着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像蜗牛般缓慢的步伐,这绝不是没有恶意

  她一定和自己有着某种联系……或许以前相识?

  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dàn是此刻,心底的某根弦,一下子被触dòng

  他的目光落在女修满是血的脸,看着血液顺着她的下巴落入土雾中,然后被绞成血雾,散入土雾中看着看着,他心中的怒火,不知为何,蹭地一下●●冒了上来

  法宝是

  难以言喻的愤懑瞬间充斥着左莫的胸膛,他的眼睛立即化作一片通红,隐约可见两朵火焰在跳dòng

  他的身体dòng弹不得,压力如潮水,令rén绝望

  ○màoleshànglái

  fǎbǎoshì

  nányǐyányùdefènmènshùnjiānchōngchìzhezuǒmòdexiōngtáng,tādeyǎnjīnglìjíhuàzuòyīpiàntōnghóng,yǐnyuēkějiànliǎngduǒhuǒyànzàitiàodòng

  tādeshēntǐdòngdànbúdé,yālìrúcháoshuǐ,lìngrénjuéwàng

  左莫开始催dòng灵力,灵力涌入他的双臂,开始以惊rén的度作周天运转

  一周天……两周天……

  十周天……十一周天……

  十八周天……十九周天……

  疯狂运转的灵力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识,怒火像股洪流,左莫心中陡然升起强烈的毁灭**

  缓缓流转,威力令rén敬畏的土雾此时在他眼中,是如此碍眼,是如此让他感到厌恶,是如此让他想毁灭从他睁开眼睛开始,他第一次有如此强烈毁灭掉某件东西的冲dòng

  二十周天

  二十一周天

  左莫眸子里的火焰剧烈的颤dòng,尽是疯狂

  ……二十三周天……

  他双臂的皮肤裂开,一道道血痕交□错纵横

  二十四周天

  啪啪啪

  恍如琉璃的双臂炸出一蓬蓬血雾

  左莫眼中的火焰狂舞,恍如一片深邃的火海

  他的面容扭曲成一团,每一根青筋凸起,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每一块骨头都在咔咔作响

  “起来”

  左莫咬牙切齿地怒吼,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抬dòng双臂

  嘎嘎嘎

  他听到骨头在响,他双目赤红,状如疯狂

  “起来◆”

  双臂带着剧烈的颤抖和一蓬蓬血雾,一点点往上扬

  左莫眼底深处那片茫茫火海,火光暴涨,充斥着他眼中的每个角落他像激怒的野兽,疯狂撕裂地咆哮:“他妈的给我起来啊啊啊啊”

  双▲臂向上抬起度猛地一增,就仿若失去土雾的束缚

  交错血痕密密麻麻分布在恍如琉璃的双臂,抬起的双臂微微向后屈

  左莫深深吸一口气,火红火红的眼睛瞪圆,鼓起最后一丝力量,他仿若远古暴戾的魔神,双拳重重轰出

  “他妈的去死”

  两团宛若琉璃雕刻而成的拳头,脱手而出每个拳头的拳面,隐约可见一张威严肃穆的古朴rén脸

  柳冬华脸色大变

  两团拳芒狠狠扎进土雾之中○,直直飞出三丈,猛地爆开

  “天”

  仿若有rén沉声低吼,声如闷雷,如敲重鼓,令rén心中一颤

  原本缓缓流dòng的土雾,陡然翻滚起来柳冬华三rén齐齐闷哼一声,口鼻流血,○面色惨白三rén如遭雷殛,木头般一dòng不dòng

  二十四周天的琉璃天波

  漫天土雾顿时消失不见,那股无孔不入的可怕压力也消失不见

  星光再次重洒落左莫身上,不远处的三rén,有如木头桩子般,一头向下栽去

  失去束缚的女修一个跨步,出现在左莫身边

  左莫全身的力量抽得干干净净,眼神空洞,直直软倒女修一手抄起他

  那张满是血的脸模糊不清,左莫眼前越来越黑,他徒劳地抬着眼皮,张了张嘴,声音如蚊蚋

  “你他妈到底是谁……”

  你们的票票敢疯一点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