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节 任云岛


  砰

  紧贴着墙角,像蛇一般诡异高流动的晶莹水流一处陡然炸开水流顿时被炸成无数细小的水珠,散落四处

  那些散落在地面的水迹,忽然有生命般贴着地板墙面蠕动,它们飞快地朝一个fāng向汇集很快,它们重汇集成一个水人

  任二心中骇然至极,面前的这个家伙,实力深不可测对fāng每一拳挥出,没有拳芒,没有风声,平淡无奇,但是无论他怎么闪躲,都无法躲过,轰在身上,水身必定震散

  可若是这样,他也不惧,水无定形,对fāng拳头再猛,哪怕能把他水身震散成再细小的水珠,他都能重聚集,丝毫无损他曾经利用这种近乎不死的fāng式,击败了不知多少对手

  哪知对fāng拳头中颇有古怪,每次把他水身震散,都有一股古怪的力量,钻进他体内这股力量细若游丝,诡谲难测,他从未见过,这令他心中生出不妙的预感

  加糟糕的是,他根本接近不了对fāng的对fāng的拳太精准得可怕,没有一拳落空任二心中讶然可想而知,他知道自己的度有多快,慢一点的飞剑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眼前的年轻禅修不简单

  任二死死盯住对手,眼中杀机弥漫,暗下决心,哪怕拼着受伤,也要把眼前这个家伙干掉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踩在任家身上从来没有人敢动任家人一根手指头

  想到任婧的死状,任于心中悲愤无比他们三个兄弟,只有这么一个孙女,现在连孙女都被人杀了

  该死

  这些人,统统都该死

  浑身水意出奇圆转如意,修习多年的《曲引水诀》竟然隐隐有突破的迹象然而任二心中没有半点欣喜,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对fāng

  恰在此时,忽然听到任三那边轰然巨爆,吞吐翻滚的红色焰团,他胸口骤然剧痛

  老三死了

  任二目眦欲裂,发出恍如野兽般凄厉的咆哮

  “去死”

  蓦地,他身体一僵,表情凝固在脸上包裹着他身体的水★,也停止流动丝丝缕缕如同血丝般的细线在他水身上清晰地浮现

  他的视野迅变得模糊,声音远去

  意识模糊

  他身上如同蛛网般的血线忽然变亮

  嗤

  水团化作一团白色■水雾,升腾而起当水雾散去,原地空无一物

  宗如眼中的mò然和空洞迅褪去,轻喘着气,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疲倦之色心中微微感叹,自己还是太弱啊,这等最初等的达迦金身,自己都险些承受不起不过,刚才真正起作用的还是愿力,若不是愿力,只怕一时之间还奈何不得任二

  他飞到左莫身旁,也不说话,闭目调息

  ※※※※※※※※※※※※※※※※※※※※※※※※※※※※※※

  眨眼间,任家三老便被杀了两个,徐正威骇得脸色煞白

  那诡异的血线是什么?

  徐正威心中直冒寒气,庆幸无比,刚才自己没有帮任家三老照眼前的局势,任家要完了虽然任大还和那位年轻的剑修僵持,但是对fāng一人还有没有动手,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这群厉害得过份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个个深不可测受到刺激的徐正威脑子转得飞快,任家殒落他没有半点同情心,任家素来飞扬跋扈,得罪的人不知凡■几

  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是在这长驻还是路过,若是长驻的话,虚灵城内的格局只怕又要变了

  久居虚灵城的徐正威明白,只要别闹得太过份,虚灵派是不会管的

  他心里打定主意,若是对fā◇■几

  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是在这长驻还是路过,若是长驻的话,虚灵城内的格局只怕又要变了

  久居虚灵城的徐正威明白,只要别闹得太过份,虚灵派jǐ

  yěbúzhīdàozhèxiēniánqīngrénshìzàizhèzhǎngzhùháishìlùguò,ruòshìzhǎngzhùdehuà,xūlíngchéngnèidegéjúzhīpàyòuyàobiànle

  jiǔjūxūlíngchéngdexúzhèngwēimíngbái,zhīyàobiénàodétàiguòfèn,xūlíngpàishìbúhuìguǎnde

  tāxīnlǐdǎdìngzhǔyì,ruòshìduìfāng长驻,那绝对要和对fāng打好关系云阁fāng面,他倒不担心,以他对云阁少东家的了解,对fāng不会蠢到和这么一批来历不明又实力强悍的凶徒为敌

  就在徐正威思忖间,场上形势再次发生变化

  韦胜眼中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轻轻摇头:“可惜”

  说罢他轻轻扬起手,没有声音,无空剑意里顽强疯狂生长的草木,以惊人度灰飞烟灭,消逝虚无

  当寂然虚无的剑意,摧毁最后一点绿色

  剑意就像剧毒,它开始沿着坚韧的绿藤扩散蔓延,所过之处,绿藤一点点崩散成飞灰,直至化为虚无任大发不及发出任何声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他如同雕塑般,在众人面前,被剑意吞噬,化为虚无

  叮咚

  一枚戒指,掉落在地

  哪怕已经作好了结交的准备,徐正威依然被眼前这一幕深深震撼

  云阁的护卫和掌柜们个个面无人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尤其是他们看到这行人旁若无人的打扫战场,收拾战利品,他们嘴皮都不禁哆嗦

  如此神态自若的表现,不是从无数腥风血雨中闯荡出来的凶徒,绝对做不到

  ※※※※※※※※※※※※※※※※※※※※※※※※※※※※※※

  当商未明醒来时,发现自己毫发未伤,脸上露出呆滞的表情而当他得知任家三老被杀,脑子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左莫没有给时间他消化,直接问:“任家在哪?”

  三个老头身上的战利品少得可怜,除了三枚玉简之外,其他东西左莫都看不上眼辛辛苦苦打了这么长时间,没有收获怎么行?

  “在任云dǎo”心神受到剧烈冲击的商未明,嘴里下意识地答道话一出口,他猛然清醒过来,脸色一变

  好狠辣

  徐正威心中也暗自凛然,不过并没有像商未明那般惊讶像这类生死之战,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这般

  “任云dǎo?”左莫眼前一亮,连忙问:“有多大?”

  “四万多亩,快五万亩,是这附近最大的中dǎo”商未明连忙答道:“任云dǎo位置很好,这些年dǎo上的出产的流云真丝,在这一带相当有名”

  左莫的口水刷地流出来

  四万多亩,那可就是四万多颗三品晶石

  眼下正需要地fāng驻扎的左莫,立即激动起来

  “走走走现在就去瞧瞧”

  ※※※※※※※※※※※※※※※※※※※※※※※※※※※※※※

  任云dǎo离本dǎo需要飞行两个时辰左莫索性带上黑龟号,一起朝任云dǎo上飞去

  当飞抵任云dǎo,发现这座云dǎo和其他云dǎo的一些不同它的上空飘浮着许多云团之中,这些云团几乎把整个云dǎo都包裹起来,dǎo内的情形,根本看不到

  左莫觉得有趣,便想靠近看个究竟

  刚一靠近,这些慢慢悠悠的云团忽然如同受惊般,剧烈动荡眨眼间,刚才还雪白如棉的云团变成漆黑黑墨

  滋啦啦

  漆黑的云团内,电蛇游走蜿蜒,不时骤然亮起耀眼的光芒,沉闷的雷音在厚厚的乌云之中,隐隐传来

  左莫吓一跳,明虚翼连忙发动,逃离刚才的位置

  轰

  一道碗口粗的闪电,从他刚才的位置一掠而过,照得左莫小脸煞白

  若是被这道如此粗壮的闪电击中,那自己的小命绝对去了一大半

  一时间,众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就连公孙差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强攻这样一座云dǎo,需要付出极高的代价

  商未明连忙提醒道:“老板,用dǎo牌”从任家手中死里逃生,他对左莫感激无比他很清楚,若是真的落到任婧手中,那他绝对是生不如死正是因为心存感激,他尽心尽力

  “dǎo牌?”左莫一愣,想起自己从三个老头身上搜刮来的东西里,的确有块玉牌,连忙掏了出来

  玉牌表面刻了一朵云彩,后面刻满了各种符纹

  左莫心神扫过dǎo牌,顿时心中了然这dǎo牌是专门用来控制云dǎo上的这些符阵,只见左莫暗运灵力,口中一声大喝:“开”

  手中dǎo牌蓦地射出一道光芒,没入厚实无比的云层中

  刚刚还雷霆滚滚的乌云层,立即安静下来,乌云重变成白云,云层纷纷向两边涌去,众人面前出现一道宽阔的大道

  ◇左莫大喜过望,率先朝下面飞去,其他人见状,纷纷跟上

  左莫一行的到来,让任云dǎo上一阵骚乱不过当商未明大声宣布任家三老已死,任云dǎo易主之后,这些人反而平静下来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雇工而非○家仆,只不过是换个老板而已,若是这个老板不好,他们大不了离开

  “大人,咱们以后就住这了?”雷鹏瓮声问

  “怎么?不满意?”

  “满意太满意了”雷鹏搓着手,满脸兴奋:“天天憋在龟船里,都快憋死俺了这地fāng又大又好……”

  大家都非常兴奋,他们又有了地盘

  这帮好战份子,对地盘的渴望,就像男人对女人的渴望之前的小山城,曾经让他们留恋无比,后来一路飘泊,厮杀闯荡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他们心中激动可想而知

  不用左莫招呼,这帮家伙撒开脚丫子,四下里狂奔

  左莫抬头,晴空万里,不由啧啧称奇从外面看dǎo内,云层滚滚,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从dǎo内往外看,却是一览无余,无遮无挡

  果然好地fāng啊

  左莫志得意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