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节 申长老!


  当十品拉着yī位个头和他差不多大小的白衣小人飞到左莫面前时,左莫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请主人赐名”十品肃然道

  左莫好奇了看着小白人,小白人似乎有些害羞,躲在十品后面,怯怯地看着他小白人的个头和十品yī般大小,脸庞同样英俊精致,不过小白人的轮廓柔和,而十品脸部线条则要冷峻得多,这造成两者完全不同的气质,小白人气质阳光,而十品气质冷酷

  盯着看了老半天,左莫还是分辨不出小白人到底是男是女

  左莫指着小白人转脸看向十品:“他就是你那个……”

  “兄弟”十品yī脸严肃认真

  唔,那就是男的了,真是遗憾啊……唔,可为什么我会觉得遗憾呢……

  “那就叫阳光”左莫贫瘠的想象力让他实在想不出好的名字,随口道

  “阳光……”十品歪着脑袋,小脸上神情认真,他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多谢主人赐名”

  阳光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两人很快便飞得不见踪影,不知哪玩去了

  左莫摇摇头,继续他的发财大计

  ※※※※※※※※※※※※※※※※※※※※※※※※※※※※※※

  山洞里,顾明公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虫尸,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劈中

  “大……大人……”他的语气颤音明显,舌头就像打了卷yī般,结结巴巴问:“这……这都是谁杀的?”

  “哦,我的灵兽杀的”左莫道,他随即热切无比地问:“这些虫尸能炼制黑澜叶甲么?”

  顾明公以呆滞,灵兽杀的?天呐,这要多厉害的灵兽啊

  深岩叶虫可是五品妖兽啊yī身硬甲,五品之下的飞剑难伤而且深岩叶虫基本没有什么弱点,它们不畏毒,不畏火,不畏寒冰,又是群居,极为难缠

  他从地上拣起yī只虫尸,这只深岩叶虫早就死透,外壳上没有yī丝痕迹,但剥开外壳,里面的虫肉有yī道几乎贯穿全身的剑伤

  好厉害的剑意

  好厉害的灵兽 □
  顾明公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可以炼制可以炼制不怕大人笑话,属下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众多的深岩叶虫,委实吓到了”

  听到能够炼制黑澜叶甲,左莫心头的yī块shí头顿时落地,yī脸喜滋滋的 ☆
  这能炼多少的黑澜叶甲啊说不定能人手yī套啊

  “大人,这洞内搜索过吗?”顾明公忽然问

  左莫yī听,莫非这洞内还有什么玄机,连忙问道:“没有,怎么了?”

  顾明公解释道:“大人有所不知,深岩叶虫还有yī特别之处,它们喜欢吞食地金,以帮助它们强化甲壳所以深岩叶虫居住之所,往往是位于矿脉上,大人不妨探察yī番,若能找到这条矿脉,可是不小的进益”

  左莫闻言,不由怦然心动

  矿脉对于任何yī个势力来说,都极其重要,它意味着稳定的shōu入哪怕再富裕,如果没有稳定的shōu入来源,这个势力也注定不长久龟岛上的条件非常不错,无论是灵田,还是寒蚕洞,都是非常稳定的shōu入

  如果能够再多了yī条矿脉,那可是如虎添翼

  左莫决定探索yī下洞内,而且这件事也提醒了他,岛山未探索的山洞众多,只怕还有许多自己未曾发现的秘密待探索完这个山洞,yī定要把全岛都探索yī遍

  寒蚕洞便没有探索完,里面冰冷彻骨,寸步难行

  出于安全的考虑,左莫没有孤身yī人深入山洞,而是拉着众人yī起搜索果然,他们在山洞内找到yī条岩纹钢母的矿脉

  岩纹钢母是四品材料,广泛用于炼制各种法宝,价格昂贵

  岩纹钢母矿脉、数万亩灵田、寒蚕洞,龟岛的家底之厚,过虚灵城任何yī个门派

  不过关于矿脉的消息,只有跟着他探索的几人知道此时岛上人多口杂,而外面又是动荡不安,若是这条矿脉的消息泄露出去,只怕yī些眼红的家伙,直接杀上门

  这段时间,还是低调点好

  ※※※※※※※※※※※※※※※※※※※※※※※※※※※※※※

  虚灵派不胜其扰,每天都有修者杀上门,气势汹汹地询问太阳神殿的方位,吕震他们不胜其扰

  “哎,上面什么时候才能派人来啊”黄杰呻吟道,满脸苦色若不是忌惮两人背后的实力,他们早就被那些蜂拥而至的修者大卸八块

  “快了”吕震强作镇定

  就在此时,忽然桌上油灯啪地爆出yī团火光,房间里响起yī个威严的声音

  “来迎接”

  吕震和黄杰yī愣之下,旋即齐齐露出狂喜之色,同时飞出只见吕震取出yī小玉编钟,轻敲两记

  悠扬的钟声传遍整个虚灵派

  半晌,只见无数虚灵派弟子从山上鱼贯飞下,他们神色庄严,队形整齐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金丹修者们,此时个个睁大眼睛,想看虚灵派想玩什么玄虚而yī些有心人,神色暗动,想到传闻中虚灵派背后的那个门派莫非,虚灵派背后的势力要浮出水面?

  无数弟子从虚灵派yī直延伸到虚灵城外,恭立成两排,神色肃穆,鸦雀无声,阵仗之大,让虚灵城的那些金丹们面色凝重起来

  吕震黄杰亲自出现在队伍的最前方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之际,天边忽然亮起yī线火光,这线火光初时还不明显,然而眨眼间,它便暴涨无数倍只见遮天蔽日,漫天火光,烧红整个天空

  原本碧蓝清澄的天空,再也不见yī丝碧色

  赫赫火势,吞天噬日

  地面的青草以肉眼可见的度枯黄、焦黑,地面河流好似煮开yī般,水汽蒸腾稍小点的溪流,是直接干涸见底

  恍如末世

  所有目睹此幕的金丹无不露出骇然之色,胆小者两脚发颤

  他们脑海中只有两个字

  ——元婴

  如此威势,只有元婴期修□者才有可能拥有

  漫天火光仿佛找到渲泄口,急朝吕震黄杰两人涌来,当靠近两人时,倏地化形,化作两人为首的是yī名红袍老者,他身旁站着yī位少年

  刚刚还布满烈火的天空青碧如洗,不见yī丝□zhěcáiyǒukěnéngyōngyǒu

  màntiānhuǒguāngfǎngfózhǎodàoxuànxièkǒu,jícháolǚzhènhuángjiéliǎngrényǒnglái,dāngkàojìnliǎngrénshí,shūdìhuàxíng,huàzuòliǎngrénwéishǒudeshìyīmínghóngpáolǎozhě,tāshēnpángzhànzheyīwèishǎonián

  gānggāngháibùmǎnlièhuǒdetiānkōngqīngbìrúxǐ,bújiànyīsī烟火之气

  “弟子吕震、黄杰,拜见申长老”

  吕震黄杰两人恭恭敬敬地拜伏在地,三叩首在他们身后,所有虚灵派弟子齐齐拜伏在地,场面壮观至极

  申长老面色红润,额头有yī肉瘤,目光锐利如火,见如此场面,露出几分嘉许之色:“不错,难得你们干得不错这次虽然出了点意外,但功大于过此次事毕,你们就可以回归本门”

  吕震和黄杰两人欣喜若狂,这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但听申长老的意思,上面并不打算追求他们的这次失误,而且还允许他们内回归本门,多年的心愿得偿,两人不由涕泪横流,齐齐再拜:“谢长老恩典”

  “好了,起来”申长老淡淡道

  “是”两人这才站起来

  此○时申长老身旁的年轻人上前yī步,拱手祝贺:“恭喜两位师弟”

  两人可不敢怠慢,连忙行礼“见过黎师兄”

  若是宁yī在此,yī定能够认出来,这人便是和他密谋过的黎庶黎庶虽然名义上吕震两人★shíshēnzhǎnglǎoshēnpángdeniánqīngrénshàngqiányībù,gǒngshǒuzhùhè:“gōngxǐliǎngwèishīdì”

  liǎngrénkěbúgǎndàimàn,liánmánghánglǐ“jiànguòlíshīxiōng”

  ruòshìníngyīzàicǐ,yīdìngnénggòurènchūlái,zhèrénbiànshìhétāmìmóuguòdelíshùlíshùsuīránmíngyìshànglǚzhènliǎngrén的师兄,但职权要比两人大许多而且两人yī旦回归门派,需要仰仗黎庶的地方很多,自然不敢得罪

  自始致终,他们几人眼角余光连扫都没扫周围的其他修者

  那些嚣张桀骜的金丹们,此时个个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元婴期修者在云海界绝对可以横着走

  那些之前跑去虚灵派逼问过吕震的修者此时个个面色如土,若是对方秋后算账,他们yī个都逃不掉在元婴期修者面前,他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金丹期修者,可以利用人数上的优势,而活活把对方拖死在战场上,金丹期修者的死亡率并不低,便能说明问题

  但是对元婴期修者来说,这个方法就没用只要任何yī丁点,哪怕再细微的破绽,对元婴期修者来说,都足以让他们逃生

  因此在战场,元婴期的死亡率是极低的

  能杀死元婴期修者的,只有元婴期修者

  想想对方刚才那毁天灭地的威势,就没有人能提得起半点的斗志

  之前关于虚灵派有许多猜测,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来的竟然会是元婴期修者而那些有心人是注意到吕震他们的称呼,长老,难道他们的门派竟然还有其他元婴期修者?

  拥有元婴期修者的门派,已经让人需要仰望

  什么样的门派,能够拥有不止yī名元婴?

  混乱无比的局面,因为yī名元婴期修者的到来,而迅稳定下来再也看不到有人在街道上争斗,似乎大家突然间就变得客气和睦起来

  开始陆续有修者离开,他们觉得希望渺茫,便索性离开

  但依然有很多金丹留守,如果说之前还是捕风捉影,那么随着元婴期修者的到来,大家反而相信遗址之事的真实性

  若不是真的,元婴期修者又岂会无聊亲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