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节 火鸦冲阵


  “这就是龟岛?”为首的大汉望着下面翻腾的云雾,yǎn中精芒闪动:“果然好地方”

  “是啊是啊”一位身材瘦小,尖嘴猴腮的修者连声附和道:“大人英明此岛bú显山bú露水,地势之佳,仅次于☆虚灵派**泡!书*”

  他忽然压低声音:“属下用麻衣算法仔细推算shù遍,愈发觉得这龟岛地势极妙,与遗址相距bú远,遗址一chū,这边必有动静”

  “哦,可确定?”为首大汉首次露chū动容之色

  “从推算上来说,的确没错”尖嘴汉子也知道这类事万万打bú得保票,谨慎道:“bú过遗址是远古所建,其中bú确定的因素太多,属下也bú敢保证最近有好几伙人在龟岛附近游弋,想必也是想打龟岛的主意”

  为首大汉露chū满意之色:“嗯,你做得好哼他们也想跟我抢?活得bú耐烦了”

  说到最后,神色转厉,杀气骤然大盛

  尖嘴汉子被杀气一激,脸色微变

  大人杀气之重,果然无人能chū其右啊,bú愧为“屠夫”

  为首大汉,便是有着“屠夫”之名的著名高手,危立天危立天成名在二十多年前,为人最是冷酷无情,双手沾满鲜血他的排名比宁一高,直接杀入云海界前十而他麾下也聚集了一批同样凶残无比的高手,排名前百的便有五人之多,而其他人,哪怕声名bú显,却个个修为都有金丹期

  他们呼啸山林,杀人夺宝,是云海界最著名的流寇

  他们人shù始终保持在四十九人,第五十位便意味着被淘汰,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四十九人,每个人都是金丹,每个人都身怀绝技

  许多势力都想剿灭他们,然而危立天一伙bú仅行事风格狠辣无比,而且狡诈阴险,栽在他们手上的战部bú计其shù,许多都是颇负声名的战部

  危立天很清楚自己队伍的优势和劣势,他从来bú和对方进行阵地仗,而就像狡猾的狼群,bú时在敌人周围游弋,瞧准机会便扑上去,连皮带肉都咬下一大块

  他们这次,也是冲着太阳神殿遗址而来

  危立天知道得比其他人要多许多,因为他们队伍之中有一位精通神算的修者仇灵是所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一位,但却是整个队伍至关重要的一员这个声名bú显的金丹,精通多种神算,是危立天最信赖的左膀右臂

  这次说动危立天的正是仇灵,他bú仅推算chū遗址的位置,还推算chū许多bú为人知的细节比如只有金丹期的修者才能够进入遗址,这点令危立天怦然心动

  他们四十九人,全都是金丹

  换句话说,他们全都能够进入遗址

  其他势力进去的也是金丹,但他们无法做到像危立天一伙人那般配合默契可以说,危立天他有着天然的优势,若论整体实力,除了那三名元婴期修者,他们这伙人毫无疑问能排在第四位

  而且仇灵推算chū这座神殿的来历,它是远古时一个大型部落的神殿,里面有这个部落几乎全部的收藏

  这是一笔价值乎想象的宝藏

  哪怕bú与三位元婴争抢,光一点汤头便足以让他们喝得肚儿滚圆,几年之内bú需要再劫掠若是运气好,那这辈子就bú用愁了

  至于危险,干他们这一行的,本来就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

  他们悄然杀到虚灵城附近,但目睹元婴之间的那场战斗,饶是这群性情如狼的凶人,也bú禁心生惧意,连忙远离虚灵城

  但是他们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把目光瞄向了位置极佳的龟岛

  “硬闯肯定bú行,这▲座大岛阵法bú凡,咱们这点人未必能闯进去”危立天yǎn光毒辣,一yǎn便看chū护岛大阵的bú凡,他转过脸,问一名手下:“阿信,认chū这是什么阵了么?”

  那名唤作阿信的修者只见双目灰白,给▲人死气阴森之感

  “有一个阴阳雷云阵,这个问题bú大,破解bú难bú过它还隐藏了另一种阵法,这种符阵我没见过,bú简单,要小心”

  此话一chū,许多人脸上都露chū惊讶之色阿信天生一双灰瞳,有洞察之能,chū自一个符修门派,精通各种符阵,众人还是第一次听到阿信说他bú认识符阵

  危立天面色凝重起来,他早就料到这是块难啃的骨头,但自恃手中有阿信这张王牌,哪想到连阿信也bú认识

  这让他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忽然笑道:“别急,既然有那么多人对龟岛感兴趣,那我们就让他们去探探路”

  其他人yǎn前一亮

  ※※※※※※※※※※※※※※※※※※※※※※※※※※※※※※

  龟岛附近的修者越来越多,岛上的气氛也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一群金丹修者,bú时地在龟岛周围游弋,所产生的压迫感,令每个人精神紧绷这bú是一个两个金丹,而是shù十位金丹

  说实话,对于金丹,左莫他们根本bú惧,岛上现在也是兵强马壮但是当金丹的shù目过十人之后,他们便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shù十名金丹组成的队伍,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足以决定整场战斗的走向

  一两名金丹,战部能够轻易地缠斗获胜,可当shù目增多到十多名,这便是一股无坚bú摧的力量,除非用同等的金丹相迎

  所有人都在庆幸左莫花费大力气布下的大阵,如今它成为最值▲得信赖的防线

  青罡祭炼过后的子午青罡阵,防御之强,远过阴阳雷云阵十倍

  “这群家伙有什么动静?”左莫问公孙差

  公孙差的昊光宝镜发挥巨大的作用,他们能够清晰地掌握到阵外的情形■

  “蠢蠢欲动”公孙差皱起眉头,秀目间一丝杀意,一闪而逝刚刚被元婴期修者打击的小娘,又飞来一群苍蝇,顿时让他有些着恼

  察觉到公孙师弟语气中的寒意,左莫哑然失笑公孙师弟心高气傲,最bú○服输,哪怕对方是元婴,他都bú愿意认输bú过想想,左莫觉得自己也好bú到哪里去,包括大师兄,虽然嘴里bú说什么,但这些天修炼得越发勤奋,估计心里也憋了口气

  就在此时,忽然天空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轰隆隆

  一只只火鸦,拼命往岛上钻,触动了阴阳雷云阵只见无shù银蛇狂舞,轰在火鸦身上,顿时把火鸦轰成粉碎

  公孙差往昊光宝镜上一抹,只见一位道人,手执一葫芦,葫芦里源源bú断地飞chū一只只黑红色的火鸦

  道人身旁围着几名同伴,显然是在给这位道人押阵

  公孙差脸色黑得像锅底,一言bú发离开

  熟悉小娘的人都知道,小娘怒了

  ※※※※※※※※※※※※※※※※※※※※※※※※※※※※※※

  龟岛上空

  “道长的黑火灵鸦果然非同寻常”一名修者看得目bú转睛,忍búchū声赞道

  那些黑火灵鸦也bú知道用何物炼成,竟然bú惧雷电每每被雷电轰碎,转yǎn又重幻化成形,继续在阵中左冲右突雷电再次击中,再次粉碎,又再次幻化成形周而复始,黑火灵鸦恍若bú死之身

  很快,阵中那些原本粗壮骇人的雷电,变得越来越细,声势也越来越小,反而阵中的黑火灵鸦shù目bú断增多,放yǎn望去,黑压压一片,煞是壮观

  火鸦道人心中得意无比,这些黑火灵鸦是他采集地穴深处黑火,用秘法炼制十年而成,今天是第一次展现在众人面前,便心存一鸣惊人的意思

  只见他猛地一声清喝:“焚”

  手中法诀一变,漫天火鸦突然齐齐火焰大盛,那些滚滚乌云竟然被烧得一干二净

  阴阳雷云阵就这般轻易被破掉

  周围喝采声一片,许多人yǎn中流露chū惊异之色,看向其貌bú扬的火鸦道长目光和刚才截然bú同火鸦道长心中得意甚,目光中浮现几分贪婪之色这龟岛之富饶,这些天可被传得沸沸扬扬今天自己破阵在前,想必也能多捞几分好处

  想想羞涩多年的腰囊,终于要鼓起来,火鸦道长的老脸bú由一阵激动

  “道长神勇破阵之后,当记首功”为首的那名那修者趁势又给火鸦道人鼓一把劲

  火鸦道人精神一振,朗声道:“多谢大人且看在下【火首鸦】”

  只见他神情一肃,口中念念有词,一股无形波动以他为中心,悄然散开

  在空中盘旋的黑火灵鸦此时仿佛闻到腥味般,变得愈得躁动狰狞

  啪啪啪

  一只只火鸦在空中爆裂成一团团黑色火焰

  爆裂的黑火纷纷没入空中剩余的黑火灵鸦体内,黑火灵鸦以肉yǎn可见的度膨胀,它们体形变得加强壮,爪子加锋锐,上面还挂着一缕缕黑色火缕黑色羽毛比刚才加坚硬,上面的红色花纹加明亮清晰,火鸦额头,一缕黑火在缓缓跳动

  空中密密麻麻的火鸦shù目锐减,只剩下三十只火鸦

  但就是这三十只火鸦,带来的压迫感,比刚才漫天火鸦加强烈

  咚咚咚

  仿佛心脏跳动的声音,三十只火鸦额头的火焰按照同一节奏跳动,强烈的压迫感,像涟漪般扩散,掠过每个人的心头

  每个人的心脏bú自主地收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